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116 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稍稍有些早了。

  被那股力量救下的危岑平静得过分,没有半点死里逃生的激动,反而是有些失望。

  按照他的设想,他需要一个更加危险的时机再让桓院长出场,最好是卡在林夏的攻击刚刚击中他的那一瞬间被桓院长救下。毕竟,面对如此异常到强大的林夏,他若是不受点伤,很容易引起怀疑。

  不过,他低估了桓院长的实力,他才感受到桓院长的精神力有所波动,正准备放弃抵抗,迎上林夏的攻击,桓院长的星辰之力就已经笼罩在他身上。

  这样一来倒是让他没有“当场昏迷”的机会。

  清醒着就免不了需要解释,徒增麻烦。

  危岑的思绪转了转,听着林夏的嘶吼声消失,危岑不得不睁开了眼。

  他脸上的惊慌和愣神展露得恰到好处,等到看到控制住林夏的桓副院长时,又露出些劫后余生与难以置信交织的情绪。

  危岑惊喜地出声,“桓院长!?”

  上一世,危岑虽被压制的情感,活得如一具战争机器,但总会遇到需要伪装的任务,借以脑内的智能芯片,危岑对情绪模拟这一块的学习其实极为擅长。

  “嗯。”桓副院长那张和蔼的脸上没了笑意,眉头紧皱显得格外严肃,听到危岑的惊喜声,他只是扫了危岑一眼,确认危岑除了星辰之力的消耗有些过度外,没受其他什么伤,随后便将注意力继续放在了正在无声挣扎的林夏的身上。

  桓副院长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并不符合一名教师的行为规范准则,此时,他只想弄清楚眼前这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作为研究虫族近五十年的老研究员,桓副院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形态的生物。

  外形像是兽虫与虫族的混合体,却没有脑核,从能量的波动上来看又与人类所使用的星辰之力较为接近。

  一时间,桓副院长难以定下结论,他需要实验器材辅助他做判断。

  桓院长脑海中已经制定出一系列的实验计划,想着想着,桓副院长的神情突然浮现分懊恼。

  该死,他差点忘记自己现在在担任主考官一职。

  想起这时后,那被他抛之脑后的教师行为规范准则也重新找回来了,桓院长看向似乎已经冷静下来的危岑,他看得出这名学生正在努力平复情绪,但眼底依旧藏着深深的不安。

  而且,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后,桓院长也记起来这名学生正是先前让他觉得对方精神海有异的危岑。

  想到自己先是以传音方式稍稍警告了对方,后又无视死里逃生的他,只顾着研究新生物,桓院长难免又分自责。

  更重要的是,遇到这奇怪生物的学生只剩下危岑一个,他也需要向危岑了解相关的情况。

  桓院长一改沉思的严肃模样,笑眯眯地取出两瓶药剂,“危同学,受惊了吧,来,先把这两瓶药剂喝下。”

  “多谢桓院长。”危岑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却失败了,他接过药剂,没有犹豫,直接将两瓶药剂饮尽。

  药剂一入口,危岑便尝出这两瓶药剂是什么药剂,一瓶是星辰之力恢复药剂,另一瓶则是精神力修复药剂。

  精神力修复药剂一般是用作修复精神海上的损伤的,但其对平复情绪也有一定功效,只是用作后者时,浪费了些。

  喝下两瓶药剂,危岑苍白的面色得以恢复,情绪也“真正”稳定下来。

  然后不等桓院长开口,危岑主动提及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危岑说出的版本是魔改过的版本。

  比方说,他没有提及林夏的队伍追踪他们多时,只说是偶然遇到,他察觉不对,便让其他队友先行撤退,自己单独去探查。

  吕宏伟的死在危岑口中也变成了逃跑不成,恐惧到自杀。

  至于林夏的暴走,危岑同样没有实话实话。

  他把自己完全摘了出去,甚至表诉模糊,前后矛盾,逻辑不通,前一句还说自己和其他人一起遇到那恐怖的生物危岑以此代称林夏,防止桓院长知道他认识林夏后一句又说,那恐怖的生物是突然出现的。

  正是危岑的这番说法,桓副院长才放下对危岑一个人出现在此的略微疑惑。

  一个人恐惧的时候,记忆就可能出现错乱的情况,如果危岑将事情起因过程结果表述得一清二楚,桓副院长反而会有所怀疑。

  “……然后,桓院长你就来了。”

  说完,危岑有些犹豫,看着桓院长,似乎还有话要说,却不敢说。

  桓副院长发现了他的欲又止,目光微闪,落在危岑身上的精神力愈发柔和。

  “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桓副院长态度和蔼。

  危岑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开了口,“院长,其实有件事我也不确定是我眼花了还是……”

  危岑停顿了一下,看向桓副院长,眼底闪过挣扎,桓副院长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危岑,说道,“你说我听。”

  危岑这才下定决心,说道,“是这样的,我遇到那个怪物的时候,他好像还是个人,然后那个人背上长出了翅膀……”

  “你是说那个怪物是一个人变成的!”桓副院长打断危岑的话,极为严肃地问道。

  大概是被桓副院长的态度吓到,危岑连忙摆手说道,“可能是我看错了,当时天色又黑,树又多,我看得不太清楚。”

  桓副院长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严肃,很快又笑了笑,“不用担心,不管是你看错了,还是其他,这件事情我都会继续调查,你不需要有任何心理压力。”

  危岑见桓副院长没有要指责他的样子,这才点点头,继续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是我看到的那样,桓院长你能不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遇到了那个怪物?”

  “为何?”桓副院长疑惑。

  危岑低着头,小声地说道,“和我一起遇到那个怪物的队伍是中央林氏培养的队伍,他们都牺牲了,只有我活着,我担心……”

  说到最后,危岑本就小的声音更加微不可闻。

  桓副院长倒是没有想到是这个理由,不过,中央林氏,林枫所在的家族吗……

  现场一共是五人以及一头怪物,危岑是其他队伍的成员,剩下已经死亡的四名学生都属于同一支队伍。

  或者说,那个怪物也属于四人同一支队伍当中。

  桓副院长的思维在快速运转。

  他联想到临时有事,没来作为考官的林枫,又想到与林枫同一学院,行为有些异常的秦淑伊,怀疑的念头蹿上来,便再也压不下去。

  但桓副院长没有在危岑面前展露出他的怀疑,他见危岑看起来有些不安的样子,想了想说道,“好,我不会同其他人说。”

  “其他的考官呢?”得到桓副院长的回应,危岑又急切地问道。

  “这个你放心,信息基站出了些小问题,前面有一段时间,包括现在,这个设备还是没有完全修理好,你出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危岑松了口气,喃喃自语,“太好了,太好了。”

  桓副院长感受到危岑的星辰之力和精神力恢复得差不多,自己又急着去验证危岑所说的话,便告诉危岑,“你的队友们在向西偏北60°方向等着你,你现在可以去找他们,记住,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你也不要向其他人提起。”

  危岑做下承诺后,桓副院长立即就放他离开,让他去与队友们汇合。

  危岑离开的速度很快,看在桓副院长的眼中,有些逃离的味道。只是,在桓院长看不见的地方,危岑的神情已经恢复了他一向的冷淡。

  危岑眼底闪过一抹暗芒,希望这位桓院长不要让他失望。

  在危岑离开没多久,桓副院长带着不再挣扎的林夏,以及四具尸体回到森城。

  桓院长没有将林夏带进其他考官所在的房子,他联系军校驻扎在此的联络员,让他将林夏送出虫洞,送回中央军校。

  此事或许涉及人体实验,桓副院长不敢隐瞒。

  处理好林夏后,桓副院长才带着四具尸体回到监控室内。

  三具不再完整的尸体刚一被摆在其他考官眼前,众人皆是变了色。

  “他们是?”其他考官看到桓副院长的神情,有种不好的预感。

  桓副院长沉声道,“他们是在信号基站出现问题时被杀害的学生。”

  秦漱伊捂住嘴防止自己惊呼出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薛木教授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是我的错。”

  如果信息基站不出问题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也有责任,信号基站建造时我去检查过,却没发现下面藏着一个噬石蚁的巢穴。”桓副院长摇了摇头。

  按照他的精神海强度本不该出现这样的误差,经由危岑的“提醒”,桓副院长怀疑,噬石蚁的巢穴是有人在他离开后特意放在那里的。

  其余几名考官没有听说还副院长语气中的不对,他们沉浸在对有学生死亡的自责当中。

  哪怕此次参赛的学生们都签下了免责协议,但真的有学生死亡时,几名考官还是纷纷露出自责的神情。

  “漱伊,你现在为他们整理一下,等比赛结束后我们一起去林氏,将遗体还给他们。”

  桓副院长说着,仔细盯着秦漱伊,想要看她的反应。

  “好,我现在就帮他们。”秦漱伊听到林氏一次,眼底虽有自责,却不见任何慌乱,这让得桓副院长有些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是真的。

  其他人同样没有异常,桓副院长将怀疑埋藏在心底。

  四人的惨死给几位考官的内心蒙上一层阴影,为了不再出现这种事,所有的考官都打起十足的精神盯着屏幕。

  此时,特招赛决赛的第一个夜晚已经过去,昏暗的光线渐渐浮现,让得阴森森的树林染上了白日的气息。

  危岑找到林业几人时,他们正在吃早餐。

  更切确的说,是叶昀一个人在吃,其他醒着的两人在警戒。

  “队长!你终于回来了!”林业看到了危岑,要不是瞧见自家队长依旧冷漠的面容,他都要扑上去了。

  危岑点点头,询问两人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内他们有没有遇到其他队伍。

  “我们运气不错,一路上没遇到其他队伍。”林业说完,忍不住问道,“队长你那边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危岑是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就连消耗都被两瓶药剂给抹平了,倒是林业他们,和蝴蝶战斗一场,消耗的星辰之力还未恢复。

  危岑取出五枚脑核,交给林业和关魅各两枚,赵留一枚。

  趁着几人吸收脑核之中的能量时间,危岑坐在了叶昀身旁。

  他的星辰之力和精神力补回了,但要隐瞒一名神海海强度较高的定元阶,并引导对方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思考,消耗了危岑大量的精力,思维稍有放松,他便感受到了一股疲惫之感,肚子也跟着饿了起来。

  危岑随意拿起一份处理好的兽虫肉正要往嘴里放时,叶昀冷不丁冒出一句,“你还没洗手。”

  危岑:“……”

  危岑停顿一瞬,拿起放在一旁的水壶,冲了下手,才继续食用那块肉。

  见状,叶昀有些好奇,没忍住,开口问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好事?你就这么开心?”

  危岑挑了挑眉,看向叶昀问,“很明显?”

  叶昀耸了耸肩,说道,“有点,感觉你整个人都在散发着一种雀跃的情绪。”

  实际上并没有多明显,危岑还是半面瘫着一张脸,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能感受到危岑的愉悦。

  危岑的确心情好,被叶昀点出,半真半假地说道,“遇到了一个以前的同事。”然后非常顺利地解决了他。

  后半句,危岑没有说出口。

  总觉得有点不对,叶昀还在思考危岑提起所谓同事时,那副带着杀意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危岑已经转移了话题,“你的身体还要多久才能恢复?”

  “估计明天就差不多了。”

  说到自己的身体,叶昀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本来他还需要至少两天才能熬完系统对他的惩罚,但昨晚接受惩罚时,不知道哪里来传来了一股能量,让他多坚持了一段时间,成功地将时间缩短。

  “那好,”危岑点点头,说道,“等你恢复后,我们去探索矿脉。”

  叶昀一听,两眼刷的一下亮起来了,有些激动地说。“你已经确定你买来的消息可靠了!?”

  “八九不离十。”危岑说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清浅雨水的气息浮动在他的鼻尖,危岑突然想起了吕宏伟临时前的话。

  林夏的队伍先前一直追踪他们是因为他们的队伍中的ega,也就是叶昀,危岑知道蝴蝶的嗅觉敏锐,大概率是叶昀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暴露了他们的踪迹。

  危岑靠近叶昀,叶昀下意识地要往后仰,却被危岑抓住了手臂拉了回来。

  叶昀:“?”

  两人离得近了,叶昀身上那股雨水的味道更加清晰。

  危岑松开手,皱眉说道,“你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有些重了,容易引来一些嗅觉敏锐的兽虫,你想办法遮掩下来。

  叶昀:“……”

  恶补过ega和alpha应该学的常识后,叶昀觉得危岑这句话很有歧义。

  要不是危岑的表情很自然,像是单纯的提醒,叶昀差点都以为危岑在调戏自己。

  “咳!”

  一旁正在调整自己的关魅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危岑扫了她一眼,带着些责备道,“集中精神。”

  脑核内的能量比星辰之力要更加暴烈一些,吸收时一个不小心,有被反噬的危险。

  关魅连忙乖乖集中精神吸收脑核中的能量,只不过她在心中忍不住吐槽道,队长,这不是我的错啊,我也是被你吓到了,虽然叶昀是你的男朋友,但当着我们的面这么调戏你家男朋友真的没问题吗?

  能够掩饰一个ega的信息素的方法只有两种,除了信息素抑制剂以外,就剩下有用alpha的信息素中和的这种方法,他们进来时不被允许携带任何药剂,队长让叶昀掩盖信息素的味道,无异于向叶昀发出亲近的邀请。

  说起来,队长和叶昀的信息素匹配度应该不低吧,不然她这边什么味道都还没闻到,队长就已经觉得叶昀身上的信息素过浓了。

  不过,叶昀是不是快到发情期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叶昀发情,他们的处境可能要更艰难了。

  关魅有些担忧。

  ega的信息素对兽虫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一旦有一个ega在虫洞内发情,那个ega将面对无数兽虫的追击。

  不行不行,队长又在看我了,集中精神,我不能走神了。

  关魅再次接收到来自危岑的视线,赶忙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在脑后。

  她在这里瞎担心什么,就算叶昀真的发情,有队长在,多给叶昀几个标记来中和掉信息素就好了。

  然而,不久之后,关魅就后悔了。

  如果她在这个时候能够提醒队长关于ega发情的常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不会变得如那样糟糕。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危岑又捅了林枫一小刀感谢在20210901220957202109022250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山色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瞄准月亮降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47332花月青20瓶;十五19瓶;kireko5瓶;闲林3瓶;棋布、fc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