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114 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被一个开窍阶刺穿盔壳,林夏难以置信之余,更多的是困惑。

  对方下手极狠,要不是他的盔壳的防御能力足够,他现在可能就已经头身分离。

  在杀害其他选手就淘汰的规则下,对方直冲他的脖子,眼睛等人体的弱点,林夏不可避免地猜测,对方认识他,而且他们之前就有什么矛盾,否则,再怎么想淘汰对手,也不该下死手。

  更重要的是,如此毒辣的手段让林夏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你是……”

  谁字还未说出口,危岑双手一抬,星辰之力化出的长线锁住林夏,林夏只觉眼前一道人影闪过,他猛地抬头,对方双手握刀,由上直下向他刺来。

  危岑清楚如今自己和林夏在阶级上的差距,给林夏喘息的机会就是在加大他踢林夏出局的难度。

  林夏感受到短刀所蕴含的能量,由于星辰之力化线的威胁,林夏无法原地躲开攻击,只能再次瞬移离开。

  然而,他还未站稳,两把埋伏在此的短刀飞起,他的身后也传来威胁的气息。

  危岑轻易地预知到林夏瞬移的落点,虽然林夏分到他手下只有半年的时间,但危岑对林夏的攻击习惯一清二楚。

  林夏的瞬身在他眼中失去任何躲避的功能。

  危岑操控两把隐刃一左一右限制林夏的动作,手上的隐刀则从后绕至林夏前方,继续攻击林夏的脖子。

  这一回,林夏放弃瞬移,他发现对方似乎能够看穿他发动瞬移后的轨迹,再瞬移下去,也只是浪费星辰之力。

  林夏眼底阴云密布,催动星辰之力,决定由躲避改为迎接击,他的手上多出一根长棍。

  这是林夏的武器,c级星辰武器,双响棍。

  蝴蝶感知到他们追踪的那个ega就停在前方,而这人身上沾染到的信息素的浓度表明两者的亲密。

  他需要用ega的信息素迷惑兽虫,以降低他们拿下矿脉的成本,而杀死一个ega的alpha是刺激ega爆发信息素的最快方式。

  既然这人没有被招揽的可能,那就只能让他发挥最后的作用!

  林夏双手开合,长棍一分二,右手撞向身后,左手拦截刺向自己脖子上的短刀。

  “嘶!”

  林夏倒抽了口气。

  他的上衣被刺开一个口子,火辣辣的疼痛从他胸前扩散开来。

  那人攻击的目标根本不是他的脖子,而是他的胸口!

  他的防御落空!

  危岑一击得手,乘势追击,在林夏注意力转移在刺伤其胸口的那把隐刃时,放开手上那把隐刃,抓起另一把,而后继续以刺的方式攻击林夏。

  林夏却还在注意先前的那把隐刃,待到他察觉危岑的攻击时,他身上又多了一道伤口。

  林夏又惊又怒,他又一次低估了攻击自己的这个开窍阶的实力,他本以为自己都已经取出武器,是该反向压制对方,结果,还是被对方击中了。

  很好,你已经惹怒了我!

  林夏双眼闪烁血一般的色泽,周身浮动着浓郁的血腥味,他整个人的气势在此刻变得妖异起来。

  另一边,正被林业和关魅练手对付的蝴蝶也开始躁动。

  一股带着血色气息的精神力笼罩两人战斗的区域,恐怖,压抑,令人窒息的压迫力涌现。

  林夏放出精神力,想以此威迫危岑,令其在精神力的影响下,行动受阻。

  可惜,他的精神海强度还不到危岑的一半,压迫而来的精神力被危岑视若无睹。

  感受到那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危岑的神情不变。

  闪烁之间,危岑的身影如同鬼魅,飘忽不定,但他手上攻击却极为凌厉,招招果断,打得林夏眼花缭乱。

  左边!

  不对!是右边!

  人呢?人去哪里了!?

  林夏脸色漆黑如墨,眼睛与感知同时失效,他根本判断不出对方攻击的来源!

  对方的身法极为玄妙,似是瞬身,突然消失,突然出现,但又比瞬身更加具有迷惑性,道道残影,不知真假,在他反应之间就攻了过来。

  最棘手的是,对方对武器的应用实在太精妙,令他无从反击!光是地域那些从各个方向各种角度刺出的攻击,就已经让林夏手忙脚乱。

  林夏全力挥动双棍,击飞向自己攻击而来的短刀,盔壳也被他催发到极致,覆盖他的身上各处。

  “叮!叮!”

  不断有刀具与坚硬盔壳或者双棍撞击发出刺耳声响响起,然而,刀具碰撞的声音之中还伴随着多次刀具入体,再抽出的“噗呲”声。

  林夏怀疑自己只挡下了三分之一的攻击!

  借以周遭树木悬浮在空中的数把隐刃在危岑手中切换自如,危岑随时放下某一把隐刃以避开林夏的反击,然后又执起其他隐刃。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点停滞,就仿佛他与那一把把隐刃融为一体,他想要切换哪一把隐刃,哪一把隐刃就主动飞至他的手里。

  再加上融合瞬身以及鬼影步的步法,危岑的攻击就没有停过。

  已经不知道被刺中多少刀,林夏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精神力形成的血腥空间受其影响,有所扭曲。但林夏不敢收回精神力,他怕自己收回精神力,对方更加不受限制。

  哪怕林夏比危岑等级高许多,但在这一波如同怒涛般接连不断的攻击下,林夏比危岑更早露出疲态。

  林夏的动作从一开始就在危岑眼里全是破绽,不过,危岑还记得两人头顶上挂着监控设备,并未下死手,若是下死手,林夏身上现在的伤口就不止是划痕,而是一个个血窟窿。

  蝴蝶!告诉我那家伙到底在哪里!

  被一个开窍阶耍得团团转,林夏不得不通知蝴蝶,希望蝴蝶能够分出精神帮助他找到攻击来源。

  锁定攻击来源,他才有机会反击!

  随着一人一兽虫沟通,危岑立即捕捉到那一丝精神力的异常波动。

  危岑目光一闪,精神力顺着一人一兽虫沟通造成的路径,悄然潜入蝴蝶的脑核之中,然后

  狠狠一刺!

  “咔嚓!”

  几乎不可闻的破碎声传遍蝴蝶的脑海,它的力量来源,那枚特殊的脑核出现一道裂痕。

  下一秒,蝴蝶发出一道刺耳的声波,翅膀胡乱扑腾,巨大的身躯跌跌撞撞从空中掉落。

  接受到命令,正不知不觉地朝着这边聚集的兽虫纷纷停下,疑惑地飞向树上。

  它这是在哪儿?它为什么要往那边赶?

  但低阶兽虫狭小的脑容量不允许它们思考太多,没一会兽虫们又扑腾着翅膀

  被退至林业身后的关魅突觉自己的视力猛地提升,脚下光环由两个变为三个。

  “蝴蝶类的兽虫的弱点在它的翅膀根部。”

  危岑直接出声,林夏一愣,猛地看向蝴蝶的方向,就见关魅的身影跃起,极为精准地刺进了蝴蝶的翅膀根部。

  林夏与蝴蝶签订的是平等契约,他提供身体让蝴蝶寄生,蝴蝶为他驱使,两者之间的联系比其他类型的契约更加紧密,蝴蝶承受剧烈的疼痛,直接影响到了林夏。

  危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埋伏在地下的操控线在此刻全部升起,团团捆住林夏。

  林夏急忙回神,可惜,他还是慢了一拍。

  所有的隐刃齐齐射向林夏,林夏的身体早伤痕累累,再被一根又一根的操控线限制,他连躲避的机会都不剩下。

  林夏清晰地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在逼近,一时间他的思绪仿佛不受控制,将进入虫洞前从上级那里接到的警告忘得一干二净。

  他想要杀了这个让他如此狼狈的人!

  就在道道攻击即将落在林夏身上的瞬间,一道红光迸发,染红这一片空间。

  红光之中,林夏的背后突然长出四片漆黑翅膀,他的额头也冒出两根触角。

  “啊啊啊啊啊!”

  林夏仰头大喊,双眼呈现血红色,整张脸扭曲恐怖,犹如恶鬼。

  成功了!

  看着林夏暴露出的翅膀和触角,危岑不知何时略显苍白的面上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

  事情比他预计得要容易些。

  多亏了林夏的无知,他才能够顺利地将林夏的第二形引导出来。

  林夏恐怕是不知道,在与那蝴蝶类兽虫的关系当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其实是那条兽虫,所以在他以精神力攻击那条兽虫的脑核时,林夏会受到刺激,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掌控。

  林夏存在的目的,本就是用来作为那条兽虫的巢穴的。

  对于自己曾经的这位手下,危岑并没有半点同情之感。感受到对方体内的星辰之力在节节攀登,危岑双手向后一收,正在攻击林夏的隐刃齐刷刷地飞回他手中。

  被激发第二形态的林夏实力不俗,危岑也没有把握能够对付得了林夏,故此,危岑当机立断,重新连接缠绕在林业和关魅身上的操控线,下达命令道,“撤退!”

  “轰隆”

  危岑的话语刚落,一团能量从林夏身上炸开,无形的能量波动向外扩散,所经之处,腐蚀性的黑烟冒起,枯叶化灰,漆黑树木轰然倒地。

  “滋滋滋”

  “卧槽!那是什么东西!!?”林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危岑拉着撤离,听着身后滋滋滋的声音,林业忍不住回头,一眼瞧见人不人,虫不虫的林夏,林业吓了一哆嗦,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都要栽倒在地。

  好在危岑及时将人拉向前,不然林业的后脚跟大概会被那团黑雾腐蚀掉一部分。

  “不好!队长他暴走了!”

  落后林夏许多的队友们终于快要赶到林夏和危岑几人交手的地点,结果他们看到了红光窜起,随即,四人的终端都开始发出警报声,四人脸色大变,也顾不得隐藏实力,纷纷全力运用星辰之力,冲向林夏所在。

  他们要去阻止队长,不能让事态变得更加严峻!

  不管怎么样,队长的第二形态不能暴露在其他人眼前!

  要是危岑在这里,而且能够听到他们的心声,必然会嗤笑。他耗费大量星辰之力,又探出精神力损坏那条兽虫的脑核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让林夏身上的异常暴露出来,他已经做到这一步,不达成他永远踢林夏出局的目的,危岑是不会满意的。

  但危岑此时是有些疑惑的,危岑本以为林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头顶上的监控设备会发出警告,可监控设备至今未有反应,笼罩在特招赛范围内桓院长的精神力同样没有对这边的情况有所反应。

  说起来,他所能够感受到的桓院长的精神力减弱的许多。

  危岑一边拖着林业和关魅,一边思考。

  情况不太对劲。

  危岑抬头看了眼监控设备,监控设备依旧在兢兢业业的工作着,随着他们的快速撤退的动作,努力在后边赶上来。

  他们再加上林夏,至少四个屏幕内出现异常,森城内有五名考官,绝不可能全程没有任何考官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

  只能是监控设备,或者屏幕那边出了问题!

  这样下去不行!

  借助留在蝴蝶脑核中的那丝精神力,危岑发现,林夏的队友已经赶到。

  上一世,林夏被叶昀刺激得变形后,就是林夏队伍中的一名成员让林夏恢复人形并救下林夏的一条性命的。

  危岑清楚,自己绝对不能让上一世的事情重演,他今天必须让桓院长注意到林夏身上的异常,否则让林夏活着离开,他就危险了。

  他对付林夏的手段多是来源于亚特兰蒂斯,林夏不属于暗杀部门,对相关手段接触不多,但如果林夏活着离开虫洞并被亚特兰蒂斯回收,等到亚特兰蒂斯察觉到他和林夏的战斗,那么他很有可能会引起亚特兰蒂斯的注意。

  危岑先前不担心会暴露他“来自”亚特兰蒂斯是因为,这些监控设备并不能录像,只要没有亚特兰蒂斯暗杀部门的人在,他就不会有暴露的危险。

  现在不一样了,他必须彻底解决林夏!

  危岑瞳色幽深,突然停下动作,“你们两人去喊赵留,带着叶昀先走。”

  林业和关魅超过危岑,听到危岑的话,两人具是一惊,林业急急忙忙问道,“队长,你要做什么?”

  “服从命令,不要多问。”危岑简单回复,平静地看了两人一眼。

  林业不甘低头,“是。”

  他或多或少明白队长让他们撤退是为了他们好,他们留下不仅会让队长担心叶昀的安危,也会拖队长的后腿。

  感应到两人顺利和赵留汇合,危岑才转身似是要回到林夏的方位。

  这一回,危岑不再掩饰,精神海中,精神核心高速旋转。

  一个个星辰具现,残破的精神海在阴木林内铺开。

  危岑在试图引起桓院长的注意。

  对付暴走的林夏已是难事,更何况还有一头c级兽虫,以及林夏的那四个队友,危岑不认为自己能够一打六。

  危岑从不自大,他对自己的实力了解得详细,一直很明白自己能够对付何种程度的对手。超出他能力范围,凭借实力无法对付的对手,那他就需要换一种方式。

  危岑眼中星辰沉浮,在黑夜之中,瑰丽而又充满了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我周末去逛街,第一天在商场买了件外套,第二天换了个商城,在同一个牌子的店里发现我昨天买的那个外套有活动,比我买的便宜了快80块,搞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太惨了qaq就隔一天做活动感谢在20210827231308202108302314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衍生z2个;山色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棠扇、孤芳一世、豚骨拉面、楚如、衍生z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2瓶;寿春上30瓶;少女的梦28瓶;晨曦26瓶;依依、北云、楠木、微墨夏夜20瓶;番茄蛋汤拌饭19瓶;豚骨拉面18瓶;衍生z16瓶;一叶蔽风月15瓶;唯墨浅、pxwd2015、微叶、闻舟渡我10瓶;别忘了兑换六枚晋江币、人性多面3、374644265瓶;蛋黄派3瓶;zanr2瓶;fc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