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108 章 第一百零八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是孙明佑觉得,要么是他眼花,要么是招生办的人脑抽。

  好好的单人房不安排,在这里安排起情侣房。

  是觉得马上要风餐露宿10天,所以特意安排个情侣房让两人好好渡过相亲相爱的最后一晚吗?

  别说,孙明佑的想法还真没错。

  这些情侣房就是特意为即将进入残酷比试的情侣们准备的。

  毕竟,接下来的10天,又是要战斗,又是得应付虫洞的野外残酷条件,现在不好好培养培养感情,万一比试当中感情没经过考验破裂了怎么办。

  只不过,作为一名单身人士,招生办的工作人员的暖心举措孙明佑是体会不到。

  孙明佑一动不动地站在了房间门口。

  那眼神呆滞,面容扭曲的模样,看得叶昀直皱眉。

  “别站在门口挡道啊,危岑等会就能出来。”

  看了眼孙明佑手上提着的酒,叶昀一边说着,一边扭了扭手腕,本来他的身体就出了些问题,又十个小时一直被危岑抓着,即便到了现在还僵硬不止。

  “哦……”

  孙明佑神情恍惚,僵硬着身体走进房间。

  他一进门,叶昀就把门关上了。

  酒店这一层房间住的都是天秤星域的参赛者,来来往往路过的人不少,叶昀可不想被人看见他和危岑同住一个房间。

  多影响他“诱饵”兼与危岑不合的身份。

  孙明佑把自己带来的酒放在了桌上。

  由于要在虫洞内待十天,两人都带了不少的行礼,尤其是危岑,光是换洗的衣物都有十几套,堆在沙发上,只留下了一个位置。

  孙明佑只好走在那到这个位置坐下来等危岑出来。

  见此,叶昀干脆就坐在床上了。

  叶昀正要开口问一问孙明佑带来的是什么酒。

  他觉得虽然孙明佑估计只是来找危岑的,但他都看到了那瓶酒,见者有份嘛。

  然而,还没等叶昀开口,孙明佑像是火烧屁股一般,突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指着叶昀,无比惊讶地说道,“你,你坐在床上!?”

  “?”

  叶昀一脸问号。

  这家伙是这段时间训练过度,练坏了脑子吗?

  之前见这家伙时也没看他的性格这么一惊一乍的?

  “你坐在床上!”孙明佑重复一遍,然后睁大眼看叶昀,喃喃道,“危岑晚上不睡床吗?”

  叶昀被孙明佑的语气弄得莫名其妙,想了好一会才往危岑的洁癖上想。

  就这?

  叶昀暗暗翻了个白眼,觉得孙明佑在大惊小怪。

  “没事,”叶昀无语地摆手,“他睡里面,我睡外面就可以了。”

  听了叶昀的话,孙明佑内心愈发抓狂。

  他们睡一张床!!

  以前他每次想要和危岑同床聊条促进感情的时候,都会被危岑严肃拒绝!

  但是!

  危岑居然允许叶昀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而且叶昀连早都没有洗,衣服也没有换!

  孙明佑突然就有些不爽。

  他和危岑认识多久?近十五年。

  危岑和叶昀认识才多久?顶多两个月。

  结果,危岑让叶昀睡他的床,却不让他睡。

  “不可以,要睡也是我和危岑睡一起。”

  孙明佑坚决拒绝他和危岑的友谊插入第三者。

  “???”

  被孙明佑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叶昀忍不住吐槽,“你的语气仿佛是在抓出轨。”

  危岑:“……”

  洗完澡推开门便听到这微妙的话语,危岑用毛巾擦头发的动作顿了顿。

  平常他洗完头用星辰之力烘干便可,只是,先前一直用星辰之力为叶昀护体,十个小时下来,体内的星辰之力略有衰竭,危岑才用毛巾擦头。

  危岑淡淡扫了叶昀一眼,叶昀耸了耸肩,不说话。

  说实在的,私下里和孙明佑吐槽两句没关系,但被当事人听见了还是怪尴尬的。

  危岑再转向孙明佑,见孙明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是被叶昀的话气到了。

  见危岑的视线看过来,孙明佑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知所措。

  危岑开口转移孙明佑的注意力,“你带了什么酒?”

  “是上次我酿的百花药酒,”孙明佑的注意力当即被转移,“有着去除疲惫,维持身体机能的作用。”

  危岑挑眉,“药酒?”

  从接到入围通知开始,他们这些参赛者,在非特殊情况下,一律不许服用提升各项能力的药物,被发现者都会被踢出比试。

  孙明佑晃了晃酒瓶,笑道,“是药酒,淡药效很淡,而且我去问过招生办的工作人员,他们检查后说是可以喝。”

  “嗯。”危岑点点头,打算陪孙明佑把那瓶酒喝完。

  不过……

  扫了眼沙发上堆满的背包,危岑想了想,抽出一个丢在了床上叶昀坐着的那一边。

  孙明佑欲又止,只想说,把背包放在床上?你的洁癖去哪里了!?

  危岑没听见孙明佑内心的呐喊,但看见了他奇怪的神情,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孙明佑懒得提醒危岑,他想,反正都有人不洗澡就坐床上了,再丢一个背包在床上也没什么了。

  孙明佑把拿出两个杯子,各自倒了一杯。

  “明佑啊,做人不能小气啊,总得见者有份吧。”

  酒刚开封,叶昀便问道一股混合着令人舒适的香味的酒香,视线一个劲地往桌上仅有的两个酒杯上看去。

  “去去去,”孙明佑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个不懂欣赏美酒的人别来浪费我的好东西。”

  叶昀无辜,“我就是想喝杯酒,哪里浪费了?”

  他不提还好,一提孙明佑更来气,“你还说,之前我给你两瓶好酒,你就把它们当白开水喝。”

  还是他被人引诱着去对正在闭关的叶昀出手,然后被叶昀狠狠打脸的事,后来他带了一堆东西去找叶昀道歉,其中就有他自己精心酿制的两瓶好酒,谁知道叶昀这家伙口头上说着喜欢喝酒,结果对酒一窍不通。

  孙明佑忘不了这家伙喝了口酒,居然说酒味道太淡,像白开水,当时孙明佑都快被气炸了,要不是叶昀躲得快,他另一瓶酒都要往叶昀脑袋上砸过去了。

  “但那两瓶酒的味道的确是很淡啊。”叶昀语气愈发无辜说道,他喝下去一点感觉都没有。

  孙明佑不想和叶昀说话。

  叶昀眨了眨眼睛,说道,“你生气了?”

  “好吧,我不喝了。”叶昀无所谓道。

  危岑端起酒杯,看了看叶昀,“你去找林业,告诉他们我们的诱饵计划。”

  知道危岑是想单独和孙明佑聊一聊,叶昀倒也没硬要留下。

  叶昀离开后,危岑发现孙明佑眼底闪过了分懊恼。

  “你和叶昀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危岑不由得好奇。

  叶昀那家伙很容易和其他人熟悉起来,随随便便就能够与认识没多久的人称兄道弟。但别看孙明佑性格开朗,实际上这家伙交友的标准甚高,这么多年下来,危岑没见几个人私下里能够和孙明佑聊得这么开。

  孙明佑没好气地瞪了危岑一眼,说道,“还不是因为你。”

  “我?”危岑疑惑。

  “之前我以为叶昀故意从你手上抢夺白琦,所以就去找了叶昀麻烦,然后不是被叶昀教训了一顿,当时要不是你出面我都差点退学了。”

  孙明佑喝一口酒,靠坐在沙发上,回忆过去。

  “后来我意思到自己被坑了,就向叶昀道歉,本来我和他之间就该在此结束了。”

  孙明佑停顿了一下,危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他便接着往下说,“但那短时间你和叶昀好像是闹得挺僵,”说着,孙明佑笑了笑,“也不能说真的很僵,就很奇怪,我以为你会记恨他,结果又不像,你们两个人还是会私下里交流,只是两人都不肯加对方的通讯方式,说什么都要从我这里中转,一来二去就混熟悉了呗。”

  顺着孙明佑的话,危岑也想起来了自己刚重生那段时间的时期的事情。

  那时,他习惯性地将叶昀视为死敌,一遍提防自己因叶昀被林枫算计,一遍想要将叶昀赶出自己的视线。

  谁料,突然得知了abo的设定,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被完全刷新了,要不是周围人还是原本的样子,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虚幻的世界,眼前的一切依旧是他临死前的幻想。

  直到叶昀保佑目的地答应那所谓的强者婚约,他被迫和叶昀绑在一起,又经历了总总与上一世不同的事情,他才渐渐感受到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想到这里,孙明佑继续出声打断危岑的思绪,“不说我了,你和叶昀的关系是不是太亲密了些?你们可是情敌啊?”

  孙明佑当时被左越带去报名点的时候,叶昀是危岑的ega的信息已经过去了,蒋名闻来他们都不是什么八卦的人,虽然知道叶昀是个ega,但也没对孙明佑提起过。

  这家伙对两人的关系的印象还停留在最初,以为危岑和叶昀是情敌关系。

  危岑眯了眯眼。

  亲密?

  他和叶昀的关系看起来很亲密吗?他自己怎么不觉得?

  “难道!”见危岑不回答,孙明佑一惊,“你打算借着特招赛的名头折磨叶昀?”

  危岑回过神,用看白痴的眼光看孙明佑,“你脑子没问题吧?你觉得是我会为了报复一个人,不把自己的前途当回事的人吗?”

  “这倒不是。”孙明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没折磨叶昀的想法,还有,”危岑认真地说道,“从那场模拟战以后,白琦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已经不爱她了。”

  危岑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任何故作镇定的因素在其中。

  孙明佑愣了愣,这还是危岑第一次用如此平淡的语调提及白琦,在以前,危岑的情绪虽然也不常外露,可是说起白琦,整个人都和说起其他人完全不同。

  看着危岑没有波澜的眼神,孙明佑坐直了身体,严肃地问道,“你是认真的?”

  危岑饮尽杯中剩余的药酒,淡淡说道,“没错。”

  孙明佑拍了拍危岑的肩膀,想要安慰一些,却觉得危岑淡定得根本不需要他的安慰。

  “喝酒喝酒。”孙明佑干脆往危岑杯中再倒酒。

  两人一边喝一边聊天竟是聊到了半夜。

  等到叶昀回到房间时,看到的就是危岑靠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叶昀放轻了脚步,孙明佑带来的药酒的度数似乎不低,危岑脸色浮现些微醺的红晕,头发没有梳理,有些凌乱却不失柔顺地散下,整个人都透着些慵懒的气息。

  叶昀靠近了危岑,危岑缓缓睁开眼,看着叶昀,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道,“你回来了。”

  叶昀有分晃神,此时的危岑看起来过于柔和。

  “嗯。”叶昀不由得也跟着放低的声音。

  “我醉了,”危岑对叶昀抬了抬手,理所当然地说道,“扶我去床上。”

  叶昀:“……”

  叶昀仔细辨别危岑的眼神,瞳孔涣散,确实是迷迷糊糊的样子。

  为了明天的比试,叶昀嫌弃地扶起某人,往床上带去。

  就在叶昀就要将人丢上床,突然听到危岑嘀咕道,“第二权限是什么意思?”

  “啪!”

  叶昀心中一跳,下意识地松手,危岑直接被他丢在了地板上。

  “我不睡地板。”

  危岑睁着双迷迷糊糊的眼睛,抱怨道。

  叶昀惊疑不定地看着危岑,刚才……危岑提到了第二权限?

  危岑歪了歪头,不解地看着叶昀,口上嘟囔道,“地上冷。”

  叶昀没在危岑脸上看见什么异样,这才再次把人扶起来。

  危岑醉得有些厉害,被扶上了床,闭上眼,呼吸很快就平稳规律下来。

  叶昀却睡不着了。

  危岑刚才那句第二权限在他脑海中反复刷新。

  危岑怎么会知道第二权限的事情?

  当时他明明用药剂把危岑放倒了啊。

  操!

  叶昀看着睡过去的危岑,烦躁地抓头。

  叶昀不确定刚才危岑是装醉故意试探他,还是真的醉了才问出来。

  但能够肯定的是,危岑对“第二权限”有所疑惑。

  叶昀懊恼地倒在床上,很想一脚把某人踢醒,直接问危岑。

  但想归想,叶昀没这么做。

  反正目前危岑仅仅是对“第二权限”好奇,没有真的向他询问相关事宜,他也干脆假装什么不知道算了。

  叶昀决定自欺欺人。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被系统拉入另一个空间,床上的身体才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似乎醉酒睡下的危岑睁开了眼。

  他的眼底一片清明,哪有半点醉酒的样子。

  侧头看向仿佛一具没有了灵魂的傀儡般的叶昀,危岑眸色暗了暗。

  果然,第二权限这个词语对叶昀来说很重要,叶昀丝毫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情。

  如此强烈的抗拒,恐怕第二权限这个词语真的涉及到系统。

  看到叶昀的反应时,危岑脑海深处浮现了一个猜想。

  但他的猜想过于惊悚,危岑第一次有些不愿意去探究真相。

  如果真的如他所猜测的那样……

  他或许是欠下了叶昀一个天大的人情。

  危岑心情十分矛盾,若不是明日特招赛开赛,他今晚都无法顺利入眠。

  第二天,在吃过早餐后,所有参赛者在招生办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前往塔克星虫洞的入口。

  一百支队伍集合,吸引了不少看凑热闹的人。

  危岑坐在车上,精神有些不太好,身旁叶昀更是脸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众人的行李一半由林业背着,另一半放在了赵留的轮椅上。

  关魅还未清醒过来,危岑打算在有人踩进他们的陷阱时再喊醒她,以节省她那每日为数不多的清醒时间。

  “好偏僻啊,虫洞都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么,而且还好冷。”

  “咦?你第一次来虫洞吗?因为辐射原因,虫洞入口周围的温度常年在零度以下,你看,外面的树上都挂了寒霜。”

  “嘶这些树这么都是黑色的?”

  越是靠近虫洞,温度越低,而且环境也越发凄凉。

  漆黑的土地裂开,一棵棵黑色的巨木狰狞生长,枝头挂满了寒霜。

  空气中漂浮着一股腐烂的血腥味。

  动物的声响从出现黑色树木起,就开始绝迹了。

  一眼向前看,入目所见,只能让人想到一个词语

  死气沉沉。

  “虫洞的危害……这么严重吗?”

  这还是叶昀第一次靠近虫洞,当他真正靠近这里,他才发现那些在天网上模拟出的情景完全不及现实的残酷。

  听见叶昀的低喃,危岑露出沉重的神情。

  “这只是开始。”

  虫洞的辐射对周遭一切生物的生存环境都造成了不可磨灭的损坏,哪怕虫洞被彻底毁灭,对这片土地操作的破坏也不会消失。

  他们所要前往的虫洞仅是d级虫洞,就已经早就塔克星四分之一的星球遭到腐蚀,那些等级更高的虫洞所波及的土地则更多。

  三分一,二分之一,一整个星球,甚至周边多个星球。

  只要虫洞存在一天,对星球的侵蚀就在不断地向外扩张。

  渐渐的,车上的议论声小了下去,学生们的眼底浮现了复杂。

  陪同众人前往的招生办的工作人员皆是叹了口气,这样残酷的场景无论多少次去看,都会被震撼到。

  招生办的工作人员有意让众人更近距离地接触虫洞辐射带来的危害,驾驶的都是敞篷车。

  呼啸的冷风吹过,林业打了个寒颤,刚要运起星辰之力抵御,却被危岑阻止了。

  “现在还不是使用星辰之力的时候,在虫洞内无法自然回复星辰之力,你把星辰之力浪费在这里,接下来哪里还有战斗的能力。”

  林业连忙停止自己下意识的行动,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队长,我一时间给忘记了。”

  危岑没有压低声音,他的话被车上其他人听见。

  不少没什么虫洞经验的学生也赶紧停下,像危岑道声谢。

  叶昀却翻了个白眼,心道,这家伙又在装模作样算计人了。

  危岑将车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对他们的道谢只是笑了笑。

  很快,众人来到了一堵巨大的金属门前。

  巍峨的大门由两片不经雕琢任何花纹的组成。

  “这是辟寒矿石铸造的门!?好大!”

  瞧着大门,叶昀忍不住舔了舔唇。

  辟寒矿石是制作c级及以上星辰武器的不可或缺的材料,这种矿石只会出现在经受虫洞辐射的区域,也就是说虫洞内部,所以辟寒矿石价格一向不便宜。

  咋一眼看到这么巨大的两块辟寒矿石,叶昀两眼发亮,恨不得扑上去,砍不下来一点,摸一摸也是好的啊。

  “你流口水了。”

  危岑看了眼叶昀,神情不虞,淡淡地警告道。

  “切,我看我的,要你管。”叶昀翻了个白眼。

  危岑拉开了和叶昀之间的距离,冷笑一声,“丢人。”

  叶昀磨牙。

  哪怕知道危岑在做戏,还是有些不爽。

  好在,几句话下来,不熟悉的人看到听到,免不了猜测这两人在闹什么矛盾。

  首先上当的就是他们身边的人,尤其是林业,脑子都不会转的,一看到两人之间气氛冷凝,立马缩了缩脖子,全然忘记昨天叶昀对自己的嘱咐。

  倒是赵留还记得,赵留张了张口,干巴巴地配合两人,“队长,你也别这样说叶昀,他毕竟从小在偏远的星球长大,没见过什么好东西……”

  好吧,赵留说不下去。

  叶昀嘴角抽了抽,扭过头,不去看几人。

  一时间,整个队伍内,除了沉睡的关魅,四人的脸上的神色都不太好。

  不远处,配置为三女两男的一支向着这边看了几眼。

  其中一名留着黑色短发的女生皱眉,“林业他们找的都是什么队友?”

  “这不好吗,他们的队伍越差,我们越省事。”个子最矮的男生笑眯眯道。

  扎着双马尾的女生点头,“是啊是啊,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几个废物上,我的目标是中央星域第一名呢。”

  个子最矮的男生又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一进虫洞就将他们淘汰出局。”

  黑色短发的女生较为谨慎,提醒众人切莫情敌,“还是小心点,林业他们虽然愚蠢了些,但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回到中央星域的机会,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说不定那两个人敌对都是装出来的。”

  “好吧,微微姐姐说的对。”扎着双马尾的女生撇了撇嘴,“我会小心的。”

  黑色短发的女生目光一凝,“门要打开了。”

  其他几人也将视线转移到正在开启的大门上。

  “记住那边那支三男两女的队伍,他们应该是要阻止你们回中央星域的队伍之一。别转头,看门!”

  叶昀恨铁不成钢,赶紧拍回林业的头。

  叶昀和危岑在大门口表演这一出,一来,是让更多人知道他们队伍内部不合,二来便是要试探针对林业他们的队伍。

  叶昀敏锐,失去了星辰之力和精神海,照常能够捕捉到一些不怀好意的视线,轻易地就察觉了那支队伍的目光在林业他们身上停留的时间较长。

  危岑自然也发现了。

  原著中林业的队伍是标准的炮灰队伍,在特招赛的这段剧情当中着笔较少,仅是提了句有人针对他们,具体的队伍并未写出。

  危岑存了速战速决的心思。

  虽说比试场地已经异于原著的内容,但队伍中有叶昀在,危岑本能地就觉得必定会发生意外。

  实际上,他和叶昀一起行动,每一次都出现预测之外的变故。

  危岑习惯了,但该做准备的还是要做准备。

  他昨天查看了参加特招赛的其他队伍的资料。

  其中最强的队伍是由两名聚星阶三重,以及三名开窍数皆超过70个的开窍阶组成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危岑认为,即便是实力最强的队伍也不会对自己的队伍造成威胁。

  而唯一能够影响到他们胜负的,恐怕还是“意外”。

  所以危岑打算一开始就将那些针对他的,针对林业几人的队伍通通解决,留足精力处理未知的变故。

  即便叶昀的惹麻烦体质消失,先处理掉麻烦的队伍也不影响他们之后的进程。

  大门开启的那一刻,一股阴森森的寒风从连接塔克星和虫洞的隧道当中吹来。

  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的寒风吹过,林业脸色白了白,胃部在抽痛,想吐。

  没等危岑开口,赵留扯了扯林业的袖子,“忍住。”

  林业为自己辩解,“我现在没那么胆小,就是讨厌这个味道而已。”

  危岑满意点头,这些天,不管是林业还是赵留关魅都进步飞快。

  “我们就送你们到这里,接下来由飞跃军团带你们去他们的驻扎地,这次特招赛的监考官们已经在那里等待你们。”

  “在此,我们预祝各位取得自己满意的成绩。”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23171756202106232301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练好赵云不改名、秦易、yami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tars、卡兔麻麻10瓶;番茄蛋汤拌饭5瓶;阿亚3瓶;夜泊2瓶;丙、岁寒、岁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