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70 章 第七十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叶昀让关魅同情的眼神看得分外别扭,深吸了口气,加快了速度要追上前方的危岑。

  虽说他被危岑拿他游泳的狼狈姿态和小孩做对比的行为刺激得不轻,但叶昀不得不承认,在危岑这极具嘲讽的方法下,他对水的恐惧居然真的稍稍减轻,至少放在以前,他绝对无法持续待在水中半小时之久。

  叶昀努力无视自己颤抖的双手减轻不代表完全消失,叶昀现在依旧不愿待在水中,只是尽量用对危岑的不爽来掩盖那份恐惧不断接近危岑,却没有真的追上去。

  察觉到叶昀追了上来,危岑也重新将悬浮摩托的速度调至适合的速度。

  两人一前一后,默契地保持差不多五米的距离。

  时间进入后半个小时,很明显,众人的速度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危岑逐渐将悬浮摩托的速度调慢,配合众人,让众人能够在他的感应范围内继续游动。

  越是往后,众人越是疲惫,手脚开始不听使唤,时不时有人沉水,再狗爬似的冒出水面,各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大。

  危岑摘下眼镜,不再分心,将注意力放在除了叶昀以外的三人身上。

  这项游泳训练,其实对每一个的训练方向上都有所不同。

  对林业,是在考验他的耐力;对赵留,是针对他的心性;对关魅,到了后期戴上星辰之力抑制器后是在压榨她的潜力。

  而叶昀,则是助他克服对水的恐惧。

  抛开恐惧水这一项,以叶昀的耐力和体力能在银松之岛与他们下水的地方来回游上数十回,所以危岑并不怎么担心叶昀。

  最后十八分钟时,林业双眼发之直,他的体力支持他继续游下去,可疲惫的心理劝说他放弃。

  危岑察觉到林业下沉后许久没有再冒出水面。

  “抓住我。”危岑提醒蔚滢滢一声后扭动车头,悬浮摩托在水面上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蔚滢滢连忙抓紧了危岑的衣服,她其实想抱住危岑的腰的,想到后边的叶昀小哥哥,还是只抓住了衣服。

  蔚滢滢觉得自己已经是大孩子了,要和有对象的小哥哥们避嫌了。

  危岑停在林业沉下去的海域,却没有立即动手救人。

  危岑探出一抹精神力穿过海水感应林业目前的状态。

  林业的确是在下沉,但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看状态,一时半会死不了。

  危岑也不动,就那样坐在悬浮摩托上静静地等着。

  银松之岛的水体治理效果的确出色,这片海域中的海水极为干净澄清,可见度极高。

  蔚滢滢看一眼憋红了脸,手时不时摆动两下,介于挣扎与放弃之间的林业,再看一眼淡定过了头的危岑,蔚滢滢揪紧了危岑的衣服。

  这一回,蔚滢滢没有开口向危岑要求救林业,她知道,危岑不会真的任由林业出事。

  但看着表哥垂死的样子蔚滢滢还是有些怕怕的,只能扭过头不去看了。

  蔚滢滢看得到水下的林业,林业自然也看得到上方的危岑和蔚滢滢。

  见危岑赶来救自己,林业疲惫的精神放松下来。

  终于结束了,他不用再游了……

  林业放弃挣扎,等待着危岑出手救自己。

  他等啊等。

  “咳咳!”

  一串接着一串的水泡从林业嘴巴窜出去,空气越来越少,窒息的感觉袭上大脑。

  “救……”

  林业掐住自己的脖子,已经无法呼吸。

  危岑面不改色,任由林业脸色越来越通红,越来越像真的要溺水。

  “哗啦”

  林业极为狼狈的冒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看危岑的目光充满了控诉,“咳咳!我差点就死在这里!”

  对死亡的抗拒,让林业在昏迷前的最后一瞬用上最大的毅力,拼命地向上游去。

  一出水面,被逼到极限的林业本能地加速心法的运转来缓解疲劳。

  “只是差点。”危岑看了看终端,对林业的怨念视而不见,提醒道,“你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林业眼泪立马就掉下来了,对危岑的怨念一扫而空,完完全全被委屈替代。

  他好委屈啊,他都差点溺水身亡了,危岑居然还要他继续游!

  “呜呜呜我游就是。”

  林业生怕危岑为了逼他游又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连见死不救都能做出来,危岑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林业含泪继续。

  在林业沉水再浮起来的功夫,其他几人已经游远了。

  危岑冷酷地对林业下命令,“加快速度跟上。”

  濒临死亡带来的小爆发缓解了林业的疲惫,林业一边鼻涕眼泪一起流,一边努力提升了速度。

  要不是危岑,林业都不会发现自己居然还有能力加速。

  蔚滢滢仰头,万分崇拜着看着危岑的后脑勺。

  危岑小哥哥也太会了!

  除了危岑小哥哥,她就没见过谁能够让表哥这么拼命过。

  危岑将摩托掉头,重新追上赵留和关魅。

  关魅套上星辰之力抑制器后,两人的速度差不多,危岑一眼便看见了两人。

  突然,危岑皱起了眉,视线快速向着四面八方扫视。

  海面波澜无惊,虽已快到达银松之岛,不过由于银松之岛偏僻的位置,一眼扫过去看不见其他的游客或者悬浮车。

  空荡荡的海面上,唯有他们几人的身影。

  危岑的视线扫完一圈,脸色顿时变了变。

  叶昀呢?

  危岑一下子骑着悬浮摩托来到关魅和赵留身边,身前有些严肃地问道,“叶昀游在你们前面去了吗?”

  关魅摇摇头,“没呀,他一直在我们……”关魅也意识到不对,睁大了眼睛,扭头担忧道,“等等,他人呢?”

  危岑抿了抿唇,迅速掉头,与此同时,磅礴的精神力涌入海水当中搜寻。

  多亏于千残草的药效,他现在一口气使用大量的精神力也不会遭到反噬。

  精神力进入海水当中,转瞬铺开,一片区域内的丝毫变化都落入危岑的感知范围。

  对于林业的溺水,危岑能以逼迫的方式让林业自行突破,克服耐力不足的缺点。

  但是同样的方法不适合放在叶昀身上。

  林业的问题是能力和心性的不足,叶昀对水的恐惧是心理上的问题,一个不慎,必然会加重叶昀的恐惧。

  危岑的目的是让叶昀掌握弱点,不是加剧叶昀的弱点。

  窒息,黑暗,无力……

  叶昀清楚地知道自己在下沉,那段被他可以遗忘的记忆冲出束缚,浮现在他的脑海当中。

  沉重的海水抽走了他所有的力气。

  一只一只的手臂向他压过来,将他死死地按在水中。

  “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原来我们!”

  “你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自己不懂人情世故,只有你死了,我们才有机会活下去。”

  “是你把我们害成这样不人不鬼的样子,为了我们,求求你去死吧!”

  “是你的错!”

  “死吧!”

  一张张充满了恐惧、排斥、厌恶的扭曲面容在叶昀的眼前一一闪过。

  无数人让他去死。

  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涌进他的鼻子,耳朵,眼睛,嘴巴……

  无法呼吸,无法反抗。

  危岑潜入水中,捞过已经闭上眼的叶昀。

  人一入手,危岑的眉头更加紧紧地皱起,眼底闪过一抹惊疑。

  叶昀的状态很不对劲。

  这不是正常溺水的人的反应。

  一般情况下,人溺水后都会有挣扎的过程,而叶昀却浑身僵硬,半点要挣扎的意识都没有,甚至有放任自己溺水的趋势。

  危岑一开始以为叶昀是曾经溺水过,所以才对水有所恐惧,可叶昀现在呈现的状态绝不单单是曾经溺水过的后遗症。

  危岑压下心底的疑惑,也不敢在水中过多停留,干脆操控星辰之力,破开上方海水,直接飞出水面。

  “小昀哥哥,小昀哥哥……”

  “求求你们放开小昀哥哥,小昀哥哥!”

  “小昀哥哥”

  “别哭……”

  “叶昀,叶昀,叶昀!”

  孩子的哭泣声逐渐被一个熟悉的声音代替。

  叶昀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了面容严肃的危岑。

  叶昀恍惚地看着危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海中,他被危岑抱着坐在了悬浮摩托上。

  “咳咳!”叶昀推开危岑,咳嗽几声,将灌进鼻子嘴巴里的水咳出去,缓了缓才沙哑着声音向危岑道谢,“多谢了。”

  “嗯。”危岑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记得你能飞,为何不直接飞出来?”

  叶昀眨了眨眼,垂下眼帘,“我忘了。”

  危岑眉头微跳,连挣扎的本能都忘了,叶昀对水的恐惧程度远差他的猜测。

  危岑有些想知道叶昀经历过什么才会造成他对水的恐惧,了解后以便他接下来选择其他方式让叶昀克服这个弱点,但看着叶昀恍惚且逃避的神情,危岑什么都没说。

  危岑知道叶昀不会告诉他。而且,以他和叶昀的关系,叶昀肯定也不会把自己的弱点的来源告诉他。

  出了这一出后,危岑没再逼叶昀下水。

  危岑将悬浮摩托让给叶昀和蔚滢滢,自己坐上了赵留的轮椅。

  赵留的轮椅本身具有悬浮和飞行的功能,见危岑坐上去,赵留赶忙把自己轮椅的全部权限向危岑开放。

  “叶昀小哥哥不哭,谁都有害怕的东西,滢滢就很怕高,也怕黑。”蔚滢滢感受着前方叶昀的身体出现轻轻地颤抖,慌慌张张地拍拍他的背。

  蔚滢滢经常安慰林业,可碰上了一向强势的叶昀小哥哥,她就慌了,乱七八糟地安慰道,“我表哥怕的东西也很多,我就经常看见他被我姨骂了后躲在房间里偷偷哭呢。”

  叶昀看向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水中的人分外的狼狈,难怪小姑娘都看不过去要来安慰自己。

  叶昀用手指梳了梳头发,挤出一个笑容,回复蔚滢滢的好心安慰,“我没事,我讨厌水,不代表我对水没办法,你看,我能飞,完全可以不用下水就渡过一片海域。”

  “是哦。”蔚滢滢听了叶昀的话,以为叶昀可以不用在意下水不下水的问题,为他松了口气。

  蔚滢滢还是太小,没有听出叶昀语气中带着的自嘲,危岑离两人不远,却清晰地感受到叶昀的不甘。

  危岑从侧方扫过叶昀,目光闪了闪,在躲避敌人时,水下是很好的藏身点,空中则更容易暴露并成为靶子。

  最重要的是,在他们即将参加的特招赛进入的虫洞之中,陆地与水面占比相同。

  如果无法走水路,对他们参赛不利。

  不管如何,叶昀的这个弱点必须克服。

  危岑想不通,明明上一世他和叶昀在水下战斗时,叶昀身上没恐水这一个弱点,叶昀进虫洞后更是多次潜水埋伏对手,怎么现在就对水如此恐惧呢?

  危岑仔细回忆他临死前所看过的星际战神。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本书的记忆在他脑海中越来越模糊,每一次他想要记下备份时,都会出现一股抗力让他忽略这件事。

  危岑此时突然想起,星际战神开头的剧情已经想不起来了,他深入去回忆,回忆的却是他遇到叶昀后发生的种种,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篡改他的记忆。

  “唔!”危岑单手捂头,一阵剧烈的疼痛从精神核心处扩散开来。

  一道道场景在他眼前快速略过又被抹杀。

  没一会,危岑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神情。

  刚才……他在想什么?

  危岑皱眉,想了好几回才想起自己在思考如何换种方式协助叶昀克服对水的恐惧。

  如果能够知晓叶昀对水的恐惧的来源,或者这件事会容易办一些。

  但叶昀不可能主动告诉他,那……

  危岑眯了眯眼,窥探一个人的记忆的方法有很多。

  危岑还记得,在他第一次吸收叶昀的精神力时,就触碰到叶昀的记忆。

  精神海共振估计也能够互通记忆。

  唯一麻烦的是,互通记忆是可操控的,他能够克制住自己不向叶昀放开记忆,叶昀也同样。

  有了最初的那一次触碰记忆的经历,叶昀不会再如此轻易地将记忆暴露给他。

  就在危岑思考时,众人终于来到了银松之岛。

  作者有话要说:危岑超级双标的,虽然他理由充分,但双标就是双标嘿嘿感谢在20210408204118202104091638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食可不肆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微笑00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佩德罗27瓶;脸红soso20瓶;づ─づ15瓶;叹尘缘未了14瓶;4686151212瓶;ll、九九重阳节、yami10瓶;修远6瓶;棋布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