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67 章 第六十七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如此近距离地承担一名聚星阶的自爆,叶昀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

  叶昀当机立断,用力扭动手腕,拼着手腕扭伤也要强行脱离谷鸿云的束缚。

  至此,叶昀的两只手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手腕传来的刺疼被叶昀强压下,他的脚下已在向后,脚踝处两串细链同时亮起,带动身体迅速远离谷鸿云。

  危急时刻,叶昀还不忘赵留。

  双手暂时失去活动的能力,叶昀一脚踢向谷鸿云掐住赵留的那只手,另一只脚钩住赵留的轮椅。

  幸亏我今天穿了双硬皮的鞋子。

  被赵留轮椅上的金属压住脚趾,叶昀苦中作乐地想着。

  就在叶昀匆忙拉过赵留的轮椅,全速蹿向后退去时,谷鸿云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

  便见适才还一副疯狂要拉所有人一起去死的谷鸿云周身的气势一敛,竟是转身向着叶昀相反的方向撤退。

  这一变故让得正在强行逃离对方自爆的叶昀一愣,整个身体在空中停滞一瞬,不受控制地跌倒。

  上当了!

  那家伙根本不想自爆!

  叶昀跌坐在地上,管不了赵留被他带着连同轮椅一起翻倒。

  好在,翻倒的时候,赵留用身体护住怀中吐血昏迷的关魅,不然关魅就要被轮椅砸得伤上加伤。

  因着这一个愣神,叶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谷鸿云一掌击碎悬浮列车原本的上方的玻璃,再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哈哈哈!一群天真的小孩,居然真的以为我要自爆!

  谷鸿云内心嘲笑,行动上也不慢。

  若是自爆,他完全可以将那几个小子弄死,但也会让他错过逃离的机会,如果执法队的人赶来,他绝对没有好的下场。

  这一次就先放过这几个小子,等到他的伤势养好,再来对付他们!

  谷鸿云冲向悬浮列车的车外。

  突然,谷鸿云心中一跳,让他逃离数次死亡的战斗本能阻止了他的动作。

  空无一物的碎玻璃出现一道道交织在一起的星辰之力凝聚的线。

  没有实体,却足以产生巨大威胁的线让谷鸿云的脸色大变。

  谷鸿云猛地侧头。

  他意识到了,自己再一次忘记了最重要的人。

  这个人,才是最危险的!

  看着淡然而立的青年,谷鸿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你做的不错,帮了我一个大忙。”

  危岑点动手指,早已经布下的天罗地网终于显露出来。

  一把把隐刀浮动在谷鸿云,封锁着谷鸿云的每一个可能逃离的方向。

  谷鸿云眼神阴翳地看着危岑,明明对方是开窍阶,谷鸿云却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可与其为敌的力量。

  这青年很强!

  尤其是他的精神力!

  谷鸿云用余光扫一眼周围若隐若现的一把把短刀以及那些星辰之力凝聚的细线,要是他没被那颗子弹打中,他或许还有可能离开,但现在,他已经没有再和对方缠斗的力量。

  谷鸿云颤抖着声音说道,“你要怎么样才会放过我。”

  危岑右手向前一推,一把隐刀抵在谷鸿云的下颚,“将你账号中的功勋点和信用点都转给我,记住,是所有的账号。”

  危岑记得,上一次他解决完谷鸿云后,从谷鸿云的终端只转出了60点不到的功勋点,事后,他才听说,谷鸿云为人谨慎,开通了近50个账号,每个账号内存储少量功勋点,最后加起来竟有2000多点功勋点。

  危岑能够通过一些手段找到谷鸿云的账号,不过那样一来太过麻烦,还不如干脆让谷鸿云自己转账。

  “呼”

  听到危岑这个要求,谷鸿云稍稍吐了口气,答应下来,“好,不过我转完账,你要放我离开。”

  赵留抱紧了关魅,喊出声来,“你不能唔唔……”

  “闭嘴。”一旁的叶昀一把捂住赵留的嘴,打断他的话。

  叶昀心想,危岑那家伙怎么可能把人放走,绝对是先榨干对方的全部价值,然后再弄死他。

  危岑淡淡地看了谷鸿云,眼底几颗星辰闪烁。

  没等危岑开口,谷鸿云仿佛认定了危岑已经答应了他,“把你的账号告诉我。”

  得到危岑的账号后,谷鸿云低头迅速地将自己一个又一个账号中的功勋点和信用点转进了危岑的账号。

  他转得很快,生怕自己转慢了,执法人员就会出现。

  待到最后一个账号内的功勋点和信用点转出,谷鸿云抬头,“我转……”

  不对!

  我为什么要给他转账!

  谷鸿云的瞳孔一缩,一股奇特地力量从他的精神海中被剥离,他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

  谷鸿云勃然大怒,瞪着危岑,厉声道,“你对我使用了精神力影响!”

  “现在才发现,迟了。”

  危岑淡定勾动左手的手指,抵在谷鸿云下颚的隐刀向前推进。

  谷鸿云艰难地向后,躲开即将刺入他体内的短刀,可他向后,他的身后又有两把隐刀向着他攻击而来。

  如同弹奏一曲激烈的曲子,危岑的手指在空中快速弹动,优雅的动作带起无边杀意。

  蔚滢滢不由自主地盯着危岑的手指,两眼放光,危岑小哥哥的这一招好帅!

  以前怎么没觉得危岑这武器这么装逼呢。

  叶昀盘起腿,把刚刚故意扭伤的手腕按在一旁翻倒的椅子上用力一提,将手腕扭回正常,他一边运行心法吸收星辰之力为自己疗伤,一边在心中吐槽着。

  一把把隐刀攻击着谷鸿云身上各处弱点。

  头部,脖子,心脏……

  刀柄上牵连的细线越缩越紧,谷鸿云很快就遍体鳞伤,直至无法动弹。

  “我死了,你们也别想活!”

  谷鸿云身上的伤口血流不止,他惊恐又愤怒地提起浑身仅剩的星辰之力,冲击着身上星窍。

  下一瞬,一把隐刀刺入谷鸿云的心脏。

  “你……”

  谷鸿云不可置信地缓缓看向自己的胸前。

  他不想死啊……

  “砰!”

  谷鸿云的尸体倒下。

  一场突然发动的打斗,以谷鸿云的死亡,关魅林业昏迷,赵留和叶昀重伤为结束。

  危岑收回隐刀,随后目光扫向众人。

  包括叶昀在内,每个人都显得十分狼狈。

  如果说,众人在战斗的过程当中有些地方勉强算是让危岑觉得他们还有救,那么他们在结束战斗后的行为,危岑又开始不满了。

  在他解决谷鸿云的时候,其他人处于安全的状态,可赵留完全没有要修复伤势的做法,甚至任由其他两人伤势加剧。

  这几人离真正能够进行死生打斗与极限生存还差太远。

  危岑第一个来到了赵留和关魅的身前,看着赵留死死抱住关魅,危岑微微皱眉,命令道,“松开她。”

  赵留身体一抖,目光不敢直视危岑。

  他在内心吼着:明明危岑才刚杀过一个人,怎么立马就能恢复自然呢!

  赵留更加惧怕危岑了,但见危岑要抓住关魅的手,赵留本能地抗拒着,抱着关魅向一旁转去。

  危岑,“……”

  危岑冷着声音说道,“如果你不想她留下后遗症的话,就把她交给我。”

  “笨蛋赵留,危岑小哥哥是要为关魅姐姐治疗。”蔚滢滢连忙提醒赵留。

  赵留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发现自己想多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啊,哦,给,给你。”

  没有理会赵留涨红的脸色,危岑接过关魅,并将她盘腿放在地上。

  危岑先是向关魅口中灌入一瓶d级星辰之力恢复药剂,然后一只手按在了关魅的左肩上。

  关魅的左肩被谷鸿云的封辰掌击中,星窍被封,影响了体内星辰之力的循环。

  危岑手中聚集一股星辰之力,直接打进关魅的星窍之中。

  “啊啊啊啊!”

  剧烈的疼痛让还在昏迷的关魅猛然被痛醒。

  “运转心法,让星辰之力进行循环。”

  危岑用力按在关魅的肩膀上,痛得想要挣扎的关魅被按在原地,没法动起来。

  见关魅没有听进去他的话,危岑厉声,“快点!”

  “是!”关魅疼痛之余下意识地回答,虽然带着浓浓的哭腔,一旁赵留心痛不已,恨不得自己代替关魅受苦。

  将关魅肩膀上两个被封锁的星窍打通后,危岑依法打通林业被封锁的星窍。

  林业全身54个星窍皆被封印一半,解封的过程更加不容易。

  一股股星辰之力冲进林业的体内,让林业痛得死去活来,重复着痛醒,然后又痛昏的过程。

  危岑故意加重了力道,就是要让林业牢记住这一次的教训。

  林业的惨叫从一开始的高声,到后来沙哑发不出声音,听得其他人都不由得缩起了脖子,而造成林业如此状态的危岑全程保持同一个表情。

  赵留侧过头,捂住耳朵,关魅干脆两眼一闭,痛痛快快地沉睡过去。

  蔚滢滢只能在心中为林业祈祷。

  表哥,危岑小哥哥是为了你好……

  就连发现异常赶过来的几个执法队员都有些被危岑的治疗手段吓到了。

  一名执法队的队员向危岑提议道,“同学,要不我把你们送去医院吧。”

  “不必,把我们应得的功勋点打给我,你们就可以走了。”危岑打开终端,显示自己的账号。

  “哦哦。”执法队的队员下意识地顺着危岑的要求将解决谷鸿云应得到的悬赏点数转给了危岑。

  执法队的几人带着谷鸿云的尸体离开一段时间后,已经坐回了办公室的执法队的几人才回过神来。

  “等等,我们是不是把几个重伤的学生丢在了邪教人员可能再次出没的地方!?”

  “糟了!我都给把他们忘了。”

  “都怪那个小子看起来太过淡定了!”

  “走,我们快回去。”

  执法队的队员骂骂咧咧地起身,可当他们再回到原地,原地只剩下侧翻的悬浮列车,哪里还看得见危岑他们的影子。

  此时此刻,危岑已经带着众人返回至水下隧道入口处。

  这水下隧道是多年前,这片水域污染严重,从水上飞过看向下方风景令人作呕才建立的。近几年,水域治理妥善,水质大幅度提升,连在立马游泳都没问题了,所以水下隧道正处于半废弃状态,平时只有公共悬浮列车会从那驶过,其他的车子都从水面上直接飞过。

  从水下隧道离开,危岑没有急着找车继续前往隐松之岛。

  鉴于有两名昏迷的伤者,危岑允许众人稍作休息,消化服用的治疗性的药剂。

  等到林业清醒过来时,危岑看一眼远处小到几乎看不见的隐松之岛,开口说出他对众人下一个训练。

  “接下来你们要做的就是从这里一直游到隐松之岛。”

  虫洞内不仅有陆地,也有湖泊河流,对水中的作战能力和生存能力的训练不容遗忘。

  林业目光呆滞,喃喃地道,“我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咳咳咳!”

  危岑收回脚,看着被自己一脚踢进水中,狼狈地浮在水面上的林业,危岑面无表情地说,“现在睡醒了?”

  林业瑟瑟发抖,连连点头,“醒了醒了。”

  危岑又看向赵留,他的视线从赵留的双脚上滑过,“你的双脚不会影响你游过去,对吗。”

  赵留有种自己失去知觉的脚久违的跳动了一下,被吓的。

  “我,我可以游。”赵留惨白着一张脸,神情恍惚地点头。

  “我就不需要做这样的训练吧。”叶昀笑得勉强,“而且我的左胳膊粉碎性骨折了,使不上力气。”

  叶昀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用系统将肩膀上的骨折治疗好,不然连借口都找不到。

  然而,危岑接下来的动作打破了叶昀的庆幸。

  危岑直接握住叶昀的肩膀,转化成温和的星辰之力涌入叶昀的骨头中,加速骨头的修复。

  没一会,危岑额头上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危岑很不擅长治疗。

  别人治疗骨折消耗一层星辰之力,危岑至少要消耗三层。

  让他解决谷鸿云,都比替叶昀治疗这小小的骨折来得轻松。

  危岑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你也必须参加。”

  听着危岑这惯例的不容反驳的音调,叶昀只恨自己刚才怎么没有伤得更重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危岑:功勋点我要,命我也要感谢在20210404214608202104060108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大大今天更了吗、4725110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个朋友140瓶;给我一块红豆糕40瓶;修远6瓶;棋布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