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66 章 第六十六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危岑并不是什么温和的训练者。

  他曾经的手下都是生化人,每一次任务都踩在生死的界限上,自然而然地拼劲全力,也不会对他的手段有任何抗议。

  林业三人则完全不同。

  相对于生化人的残酷训练,林业三人天真得仿佛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面对困境,林业他们的第一想法不是去想方设法应对,而是逃避,或者是依赖其他人。

  就像是通过特招赛重回中央星域,他们最初的想法就是找两个厉害的队友带着他们参赛,在危岑出现之前,他们除了找人以外,甚至一点为参加特招赛做提升实力的训练的准备都没有。

  光是这种不去主动努力的心性,危岑就已经肯定现在的他们没有成为强者的资格。

  若非虫洞危机四伏,特招赛又要求全员幸存,危岑真想等到特征赛开始就把他们三个打昏,昏迷的人至少不会在战斗时妨碍他。

  迫于比赛要求,危岑不能真的放任他们三人继续这么无能下去,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三人改造成能够上战场的状态。

  只是看着林业三人极为缓慢的进步,危岑的耐心逐渐下降。

  他自己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待处理,没时间陪这几人玩过家家的游戏。

  于是,危岑选择了粗暴的揠苗助长的方式。

  危岑的手段一向过激,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情况不在少数。

  但他认为像现在这样让林业他们对付一名聚星阶的邪教人员的方式,段比光是使用潜入舱训练带来的效果有效太多。

  人只有在面临困境时,才可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他现在断了谷鸿云的后路,逼得谷鸿云必须下杀手,也等同于断了林业三人的后路。

  摆在林业三人面前,只剩下不赢必死的绝境。

  危岑想知道,在死亡的威胁下,这三人是否能够爆发一次。

  当然,危岑也不指望他们真的能够打败谷鸿云,没谁能瞬间蜕变,一下子就能打败超出自己一个大阶级的对手叶昀不在这个范围内。

  比起战斗的输赢,危岑要看的是几人的态度。

  如果连濒临死亡时都无法刺激出一个人的潜力,那么这个人从根本上就已经废了。

  一个连根本都废掉的人,再用什么办法都救不起来。

  虽然目前三人的表现惨不忍睹,但在赵留逼迫自己战斗时,危岑勉强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丝闪光点。

  而表现最糟糕的是林业。

  危岑将这一次的行动当作对林业的最后一次测试。

  如果林业依旧选择逃避,危岑将放弃训练林业。

  连面对死亡时,都依旧懦弱,何必浪费时间去训练,不如让林业多带几件防御性质的星辰防具,增加些生存能力。

  而且,只是保住一个拖后腿的,对于危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表哥!”

  见林业被丢向攻击的中心,蔚滢滢惊呼,下意识地想要取出星辰防具丢给林业。

  可是她才刚有动作,危岑的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蔚滢滢手臂顿时一麻,取出的星辰防具掉落。

  危岑低头看一眼蔚滢滢,轻声警告道,“乖乖在这看着,若是不想看了,我会满足你。”

  听出危岑的话语中,自己如果再影响表哥他们,他就会直接打昏她的意思,蔚滢滢咬咬牙,选择沉默。

  不行,蔚滢滢你要相信危岑小哥哥,小哥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表哥他们好!

  表哥他,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蔚滢滢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战场,再次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更加用力了。

  危岑再看一眼被他故意丢进谷鸿云的攻击范围的林业。

  林业正连滚带爬从地上爬起,一脸惊恐地拼命远离谷鸿云。

  林业满心绝望,他一直知道危岑不做人,但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做的这么绝。

  突然就将他丢向那个可怕的敌人,这和谋杀有什么不同?

  被丢出去那一瞬间,他的脑袋一片空白,视野中除了逼近的长鞭再无他物。

  等到他被抽飞,身体上,从脸到肚子都火辣辣的痛着。

  林业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就算是本家的那些人,也只是用语羞辱,很少真的对他出手。

  比先前更加剧烈的疼痛终于给林业混乱的大脑带来一丝清明。

  那丝清明无比肯定地告诉他,如果他逃不开,他真的会死。

  危岑不会来救他。

  死亡的气息令林业颤抖,也令林业被恐惧充斥的内心升起了挣扎。

  林业不想死。

  他才18岁,人生还未开始。

  他要活下去!

  解决这个敌人,他就可以活下去!

  终于,对活着的渴望突破了林业内心的恐惧,林业站起来了。

  危岑脸上的寒意稍稍回温。

  不错,至少林业没有彻底失去求生的欲望。

  “你的防御力不差,如果你能抵挡住对手的攻击,你的其他队友才有反击的时机。”

  林业耳边闪过危岑曾经对他的提点。

  “啊啊啊啊我跟你拼了!”

  就在谷鸿云甩动鞭子要抽走赵留手上的黑色长弓时,林业泪流满面地滚在了谷鸿云与赵留之间。

  只见林业双腿迈开,双手互握住摆在胸前,身体突然迸发一股气势,皮肤的颜色染上了金属的色泽。

  a级战技定山诀,第一式,引山!

  作为林家传承百年的特殊战技,定山诀算是a级战技之中防御力最强的战技。即便是由开了54个星窍的林业使出来,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谷鸿云的攻击不受控制地向林业飘来。

  引山,引山,顾名思义吸引所有的攻击。

  打偏了?

  不对,是这小胖子做了什么!

  谷鸿云皱起眉,要收回鞭子,却发现自己的鞭子仿佛粘在了那个小胖子身上,他扯了扯居然没能收回。

  赵留松了口气,他以为刚才那一击铁定会击中自己,还好林业挡在了他的身前。

  关魅还在判断眼前发生了什么,突然听见危岑的声音直接响在了她的精神海。

  “关魅,趁现在,攻击他的左臂。”

  危岑作出第一次的提示。

  左臂……

  关魅下意识地照着危岑所说看过去,身体也在多次听从危岑的训练养成的习惯下,快速逼近谷鸿云。

  尖锐的指甲间凝聚一圈星辰之力,关魅直接攻击谷鸿云的左臂。

  可惜,她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拍。

  在关魅即将接近谷鸿云时,谷鸿云放弃武器,双手在身前一转,迎上关魅。

  “唔!”

  关魅躲避不及时,左肩与下颚各中一掌。

  关魅连退数步,再要运转星辰之力,被击中的位置疼痛翻倍,星窍仿佛被人用锐利的武器狠狠地扎了进去。

  危岑认出谷鸿云打出的招式正是他的成名绝招,封辰掌,攻击对手星窍所在,截断星辰之力的运转。

  此时,谷鸿云已经接下三人各自的招式,身经百战的他从三人的这几招判断出他们的实力。

  两名开窍阶,以及一名聚星阶。

  谷鸿云的目光投射向关魅,先从实力最强的一个下手。

  谷鸿云也没有忘记被自己击飞出窗外的那小子,留有几分警戒后,谷鸿云冲向关魅。

  “魅儿!”赵留焦急,急忙拉弓射箭,这回,每一支箭都附加了他所掌控的最大程度的星辰之力。

  谷鸿云微微侧身,轻松闪过袭向自己的箭。

  关魅通得冷汗直流,手臂已经无法抬起,她不断使出飞云神腿,却怎么也无法拉开与谷鸿云的距离。

  两人在不算宽敞的悬浮列车内一追一赶,空间限制了关魅的战技的发挥。

  谷鸿云脚下一蹬,突然加速,双手凝聚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他即将使出的是封辰掌的最后的一招也是最强的一招,一掌封锁对手全部的星窍。

  一旦被这一掌击中,关魅恐怕就危险了。

  危岑第二次提醒,“关魅向林业靠近,林业发动不动如山。”

  不管林业此时有多怨念危岑的狠诀,当危岑的提醒响起时,他依旧乖乖地照做。

  “不动如山!”

  林业大喝一声,关魅躲在他的身后的同时,运转星辰之力在自己身上形成一层厚厚的能量罩。

  “碰!”

  谷鸿云的掌击正中林业挺起的肚子,两股能量对击,林业肚子上的赘肉一圈一圈地波动。

  在不动如山地加持下,林业的身体仅仅是后退了半步。

  “噗噗噗!”

  一道接着一道的焖响从林业的身体中传出,林业全身上下的星窍都被冲击。

  林业两眼一黑,眼泪和鼻涕一同流了下来。

  “啊……”

  因为实在太痛了,痛得林业声音哑了,痛都喊不出来。

  谷鸿云磨牙,这个小胖子用的是什么战技,竟将他的攻击力度化解一半。

  这时,赵留射出的箭又一次逼近谷鸿运。

  依旧是偏离目标,甚至差点射中关魅。

  那箭就在关魅的手臂边擦了过去,箭身附加的星辰之力划破关魅的衣袖。

  危岑眼底闪过今天来第一个满意的情绪。

  便见关魅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从自己身边擦过的箭,鲜红的血液从她的手心溅出,溅在了谷鸿云的脸上。

  “死吧!”

  关魅面容扭曲,无视手上的伤口,抓住箭,准确地,也狠狠地插向谷鸿云的眼睛。

  那股子狠劲让危岑点了点头。

  “啊!”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关魅的手臂呈现一个不正常的曲折。

  “嘶!”谷鸿云也倒抽了一口气,他摸了摸眼角,一道深深的血痕从眼角一直延申到他的耳朵前。

  只差一点,他这只眼睛就要瞎了。

  “死女人!”谷鸿云抬脚对准关魅的腹部。

  林业想要去拦,星窍被半封锁的状态,身体根本不受控制,仅仅是挪动一小步。

  蔚滢滢的下唇被她咬出血,她孟地看向危岑,可是她没能在危岑的脸上找到一丝紧张的情绪。

  关魅只觉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冲进她的体内,几乎要将她的五脏六腑震碎,然后她喉咙一热,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赵留两眼发红,手下疯狂按动轮椅上的按钮,冲了过去,接住倒下的关魅。

  谷鸿云双手画圈,无形的星辰之力在他的手掌的引导之中,聚集在他的手掌心。

  “正好,你们都来我面前送死了。”

  “趴下。”

  两道声音不分先后地响起。

  紧接着消失一段时间的叶昀跳进车内。

  危岑眼前一亮,叶昀出现的时机恰好好处。

  “林业,定山!”危岑高声提醒。

  “定……定山……”

  林业逼出最后一口气,身体颤颤巍巍地变大两倍。

  刹那间,叶昀一脚踩在了林业后背,直接将他踩得向下倒去。

  糟了!

  谷鸿云的攻击蓄势待发,偏偏那胖子庞大的身体就向他倒来。

  一掌打出,林业两眼一翻,昏死过去。多亏了定山诀抵消少数攻击,使得林业没有被打死。

  林业逐渐缩小的身体在叶昀的力道下,砸向了谷鸿云。

  体重加定山诀的效果,压得谷鸿云气血翻涌,星辰之力的运转被打断,喉咙传来一阵腥甜。

  谷鸿云大怒,浑身一震,震飞林业。

  叶昀放出精神力,全力压制谷鸿云,口上喊道,“攻击!”

  谷鸿云的身体僵硬一瞬。

  “砰!”

  抢响,箭起。

  这般近距离,赵留的准头再差,也击中了谷鸿云的左手手臂,位置正在关魅手臂扭曲的地方。

  彼岸花的子弹紧随其后,穿透谷鸿云的右胸。

  谷鸿云身形摇晃,眼底充满了怨恨,“是你们逼我的!”

  谷鸿云一手抓住叶昀的右手,另一手掐住赵留的脖子。

  下一瞬,谷鸿云周身气势越来越强盛。

  叶昀脸色大变,这状态他再熟悉不过了。

  “不好,他要自爆星窍。”

  作者有话要说:危岑:我是个木得感情的训练机器,不达目的不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