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前几次,危岑躺在实验床上,只能通过精神力感知实验用材料的各项变化,即便危岑的精神力感知比常人敏锐,可要更加详细全面地了解一项事物,光是如此,还是会有一定的遗漏。

  如今换成旁观的视角,正好让他能够查漏补缺。

  只是,看着叶昀一脸仿佛接下来要走过刀山火海的纠结神情,危岑意识到,虽然叶昀自己要求贴上了更多的传导仪,但实际上这家伙并没有口上说得那么有把握。

  “我能行我能行我能行。”叶昀小声地嘀咕着。

  当然,如果他眼神中的底气再足一些,倒是还像回事,可惜他现在这个样子只会让得危岑有分后悔顺应了增加传导仪的数量的要求。

  被叶昀飘忽的,忐忑的视线扫过,危岑起身的动作停下,思索片刻,危岑决定留在实验房内。

  在实验房内同样足以让他从外部观察实验过程之中,材料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力和叶昀的精神力相性极佳,必要时,至少他可以从旁协助,以便提升实验的成功率。

  大概是危岑对这项实验的贡献不低,再加上薛木教授此时心情颇佳,居然允许了危岑的选择,而且还将实验数据直接同步到危岑的终端上,完全不在意这可能会造成实验室数据泄露。

  “小危啊,要是我家徒儿坚持不住,你记得搭把手,”薛木教授眼巴巴地对着危岑说道,他看出危岑还留有余力,“或者你能坚持的话,直接换你上。”

  不等危岑回复,被看轻的叶昀不爽地瞪了薛木教授一眼,连背地里对薛木教授的称呼都冒出来了,“臭老头,别废话了,开始吧。”

  “好吧。”薛木教授点点头,瞧着自家徒儿斗志高昂的模样,心道,果然,激将法什么的百试百灵。

  危岑眨了眨眼,意外叶昀的态度转变。

  叶昀侧过头去,握拳,叶昀知道自己比不过危岑,但被如此直白地说出,一时间,叶昀已经将心头那丝失败的可能性彻底抹杀。

  叶昀想,危岑能坚持这么多次实验,自己怎么着也必须要扛过这一次。

  一切准备就绪,实验开始。

  危岑靠坐在实验床上,他这个位置,因为离叶昀离得近,甚至能够感受到叶昀输入精神力的速率,更加方便危岑将材料的变化,与精神力输入的强度结合起来。

  实验室内各项仪器记录下来的数据同步传送在危岑的终端上,他一边观察材料的变化,一边记录各项数据,还有精力感受叶昀的精神力,将一心三用做到了极致。

  危岑盯着各项数据的变化,一一对比自己先前的感知,随着实验的进程,危岑对激活基因材料中的活性有了一个更明确的认知。

  “在对材料输入精神力的过程当中,必须保持精神力输入的速率稳定,速率偏低,无法激活其中活性,偏高则容易彻底破坏其中活性。”

  “并不是所有的基因都会被成功激活,好在,只要被激活的基因保持在76以上,实验得出的材料依旧能够进入后续的实验。”

  “艹!”

  身边,叶昀的面容微微扭曲,疼痛开始让他想要放声呻吟,然而,熟悉的幻境之中,一道身影伫立,感受到危岑的存在,叶昀勉强将痛呼吞回喉咙,仅仅是小声咒骂一句。

  没能听到自家徒儿那高亢的痛呼,薛木教授先是有些不习惯,他抽空看一眼绷紧了身体,却学着危岑死死不肯吭声的叶昀,再看一眼专注于基因材料的危岑,随即略带猥琐的笑了笑,嘿嘿,自家徒儿这个不认输的性格真棒。

  有对比才更有动力嘛!

  来了个忍耐力一流的小家伙,不仅给他创造更多有用的材料,还能激发小徒儿的动力,就算小家伙今后不在他的实验室了,小徒儿总跑不掉。

  挺好,挺好,薛木教授对叶昀的表现相当满意。

  薛木教授心情很好,叶昀就不行了。

  该死的,危岑到底是怎么忍过这种疼痛的!

  叶昀维持着精神力输送的同时,努力克制自己不被疼痛打到,他瞳孔渐渐有些涣散。

  减小了材料的大小,的确也减少了所需的精神力,另一方面,有了危岑的成功在前,叶昀也清楚地认知到,当精神力的输入达到一定程度时,材料中的活性会被完全激活,他现在要做的是全力坚持到那个点。

  比起过往毫无目标地承载疼痛,现在知晓成功的界限在何处,更容易接受这份疼痛并坚持下去。

  这也是叶昀为何愿意再上实验床的原因。

  “嘶!痛!”

  突然注入的电流,让得叶昀的身体大幅度地抽搐一下,再控制不住,喊出一个痛字。

  一声痛字喊出口,压抑的呻吟仿佛找到了突破口,叶昀先前的努力顿时白费,一句接着一句的痛呼从叶昀唇边倾泻。

  其他人都见怪不见,今天叶昀喊得还算压制过的,以前,他们经常一边实验,一边听这家伙在实验床上发出渗人的痛呼,那呻吟,就像是被狠狠折磨过的人才会发出的。

  唯独第一次听到的危岑愣住了。

  掩饰不住其中痛苦的呻吟响起,危岑下意识地扭头,视线落在了实验床上大汗淋漓的叶昀。

  此时的叶昀,全然没有平时的震惊,若不是被一根根传导仪拉扯着,危岑怀疑叶昀会直接从实验床上痛得跳起。

  那一声声不再能够压抑的痛喊在耳边回荡,看着叶昀面容带着扭曲和狼狈,危岑却有种捂住叶昀的嘴,让叶昀无法发出如此虚弱无助的声音的冲动。

  危岑的手颤了颤。

  “别看我!”

  就在危岑缓缓抬起手时,一声模糊不清的低吼传入危岑耳中。

  危岑抬手的动作戛然而止。

  危岑神情复杂地看向叶昀,而叶昀口边只剩下痛呼,仿佛刚才那一句充满不甘和抗议的话语是危岑的错觉。

  但危岑清楚,自己没有听错。

  在叶昀的眼中,危岑看见了动摇、虚弱,还有倔强……

  一秒,或许是两秒之后,危岑的手轻轻盖在了叶昀的双眼之上,而不是像他一开始打算的那样,捂住叶昀的嘴。

  仿佛有一股细小的电流从被危岑的手捂住的地方窜起,叶昀的身体猛地僵硬住,精神力的输入出现了波动。

  “闭上眼,试着在幻象之中构造出一个屏障,或许能够屏蔽幻象带来的部分影响。”

  在叶昀的精神力出现更大了波动之前,危岑的传音稳住了叶昀。

  以往,危岑常常用这种的方式降低精神海波动带来的疼痛。

  不过,在精神海中筑起屏障等同于主动降低精神力的感知能力,危岑只有在实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才会去尝试。

  至于这种方式对幻象起不起作用,危岑还没试过。毕竟,实验过程之中产生的疼痛并不及他一直体验的那种痛,他可以直接抗过去,无需用这种方式。

  好在很快,危岑便知道了这种方式是否能够起到作用。

  耳边回荡的痛呼渐渐降低,手下颤动的身躯,也跟着平复下来。

  遮住了眼睛,叶昀的状态看起来没那么碍眼了。

  危岑回过神,一只手盖住叶昀的眼帘,另一只手调节终端的屏幕,继续探究实验材料的数据变化。

  “原来是这样。”

  看着数据的变化,危岑眯了眯眼,终于明白为何之前薛木教授都没能得到完成激活活性的基因材料。

  “实验之初,激活基因材料的活性所需要的精神力,与材料中的基因的密度呈正比关系,密度越大,所需精神力也越强,但是,当材料被完成激活时,又瞬间转化为反比关系。这也难怪先前薛木教授他们以为材料无法自主产生精神力,或许他们也曾经发现到那个固定的突破点,只不过未能及时停下精神力的输入,导致材料中的活性被破坏了。”

  “按照这样的方式,只要确定每一种材料的突破点,便能够得到相应的基因材料……”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目前要激活材料当中的活性,只有输入精神力这一种方法,很明显,这种方法只能制作出少量的材料。如果真的要完成薛教授的科技进虫洞的设想,这点材料远远不足。”

  “一定还有其他激活材料当中的活性的方法,不然星际战神当中的双煞也不会被制造出来。”

  危岑陷入沉思当中,反复回忆星际战神当中有关双煞的内容,试图从中寻找到薛木教授遇到的“意外”。

  与此同时,停下实验的叶昀乏力地躺在实验床上,根本不想动弹,连实验结果都没力气去看。

  第一次尝试这么长时间的实验,叶昀感觉自己都要虚脱了。

  另一方面,突然失去要对抗的疼痛,身体上的疲惫和心理上的空虚一同袭来,视线被人遮盖,反而给叶昀带来微妙的安心。

  等到危岑整理好数据,带上自己的结论准备去找薛木教授讨论时,危岑才发现,叶昀已经睡着了。

  见叶昀一脸疲惫,危岑便没有打扰他,随手取过一旁的白大褂罩在叶昀身上。

  “薛教授。”危岑对着薛木教授汇报激活基因材料的活性所需要的精神力,与基因材料密度的关系,并指出突破点的存在。

  薛木教授自然也注意到这两点,两人关于此次实验结果展开了相应的讨论。

  危岑提起用输入精神力来激活基因材料中的活性的这种方法,存在不便利性和难以操作性,薛木教授给出了他的另一项实验的结果。

  “我之所以会选用精神力来激发基因材料中的活性,是想以精神力代替兽虫和虫族的脑核中的能量,按照我的设想,脑核中的能量才是激发基因材料中的活性最适合的能量。”

  薛木教授说着,打开了一个视频,视频的内容是薛木教授正在激发一枚e级脑核,传导其中能量向基因材料的演示。演示最开始十分顺利,可没过多久,基因材料开始迅速崩坏。

  然后,视频中的薛木教授换了一块体积更大的材料进行同样的能量输出,这一回,基因材料崩坏的速度更快。

  “就像实验结果显示的这样,脑核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可以激发基因材料中的活性,但是,哪怕是能量最少的e级脑核中的所蕴含的能量强度,对于基因材料来说,都超出其承载范围,过于暴躁的能量很容易就会将基因材料毁掉。而人体内的精神力与脑核中的能量较为相似,且更为柔和,所以才能够支持我的实验。”

  完全激活基因活性的材料让薛木教授看到了实验的曙光,然而,他的实验还面临着不少巨大的阻碍,无法批量制造合格的基因材料是其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一点。

  薛木教授叹口气,无奈道,“我们人体本身是能够利用脑核中的能量,只是,这种能量一旦进入人体内便会化为星辰之力,我用了数种办法,都无法找到直接利用,而非转化脑核中的能量的方式。”

  其实,最好的激活基因材料的活性的能量就是脑核中的能量,它是兽虫和虫族力量的来源,而基因材料本身模拟的正是各种兽虫和虫族的基因,奈何,目前没有一种手段,能让人类直接提取脑核中的能量。

  “如果……”

  听完薛木教授的叹息,危岑脑海之中冒出一个想法,他捏了捏钻进自己口袋中的球球,球球扭动小身子,半睡半醒地抬起身子,感觉是危岑在捏他,又乖乖地闭上眼,任由危岑捏着。

  危岑想了想,说道,“直接利用兽虫来激活基因材料的活性呢?”

  薛木教授摇摇头,“这一点我们也做过相关的实验,不过,兽虫和虫族的力量比人类的精神力更难以控制,根本无法操控它们来进行实验。”

  “契约兽虫也不可以吗?”危岑继续问道。

  薛木教授摸摸下巴,“不行,低阶的兽虫就算与人类签订过契约,以其智慧很难独立进行实验,而高阶的兽虫所具备的能量过强,再怎么压制,也超过了一般材料的承载上限。”

  危岑不死心,试图借助外力来过渡,以便利用上脑核中的能量,“利用药剂减轻脑核中的能量的暴躁程度呢?”

  薛木教授依旧摇头,危岑所说的方法都是他之前就想到,并测试过的,可惜,到目前为止,有且仅有输入精神力这一种方法起效。

  提出一种方法,立马被否决,危岑皱起眉,对这个项目的好奇心再次加深。

  了解到材料中活性被激活的原由,他就更加想要探寻合适的方法。

  人类和兽虫在精神力的运用上是相同的,脑核中的能量无法利用,那么最好的突破口还是在精神力上。

  精神力……

  突然,一个念头窜上危岑的脑海,就在他要深入思考时,薛木教授的声音打断了这一闪而过的念头。

  “我看你对我这个项目上挺感兴趣的,而且也蛮有天赋,”见危岑皱眉沉思,薛木教授忍不住又说道,“真的不打算做我的学生?”

  危岑稍稍分神,再次拒绝,“多谢薛教授的认可,有些事情不是我感兴趣便能够选择的。”

  纵使今后危岑真的走向研究基因材料的这一条道路,他也不可能成为薛木教授的学生。

  左青绝不会允许他那样做。

  危氏研究所的继承人,不去专攻危氏研究所擅长的药剂学,反而成为元晶研究所所长的学生,说出去,岂不是狠狠地打整个危氏研究所的脸,让外人更加以为危氏研究所比不过元晶研究所?

  本来,他这一次会进入两院联合实验室,归根结底只是因为左青需要一个让他和叶昀好好相处的环境,如果没有强制婚约的那一出,左青再怎么样都不会让他进两院联合实验室。

  听着危岑略显低沉的话语,薛木教授顿时想起来左青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薛木教授打了个寒战,“好吧,有左院长在,看来我是挖不走你。”

  薛木在心中摇头,难得遇到一个能忍痛且思维能力不错的家伙,真可惜。

  说起来,我家徒儿呢?

  薛木教授四处一看,在实验室房内找到蒙头大睡了叶昀。

  薛木教授:“……”

  “唉!”薛木教授重重地叹口气,他时常因为自家徒儿不把实验室当实验室的行为而叹气,但他能怎么办,自己抓来的徒儿,除了不影响他打游戏外,其他都随便吧。

  一天下来,实验室共得到六块可用的材料,危岑在薛木教授的允许下,拿了一块单独研究。

  危岑手上的这块材料的结构类似于金属钨,危岑简单地切下一块,制作成钨丝,搭配玻璃得到一个最基础的灯泡。

  拿着灯泡,危岑进入了虫洞模拟舱。

  随着他握住灯泡,将星辰之力转化为电能,手中灯泡亮起明亮的光芒。

  过了一会,危岑取出一枚从实验室取来的e级脑核,激发脑核中的能量为灯泡充能。

  完全激活活性的材料的结构彻底稳定下来,接触脑核中的能量不再会导致材料崩溃。

  让一盏灯泡亮起来所需要的能量极少,危岑感应下来,预计这一枚e级脑核中的能量足够这盏灯泡亮上十天半个月。

  危岑看着在虫洞的辐射下,发出光芒的灯泡,眼底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寻常的钨丝,因为虫洞的辐射,无法导电以及任何能量。

  在虫洞的夜晚,众人要么是利用火把照明,要么是燃烧星辰之力来制造光芒,而这种照明方式消耗太大。对于驻扎在虫洞中的星辰师们来说,每一丝星辰之力都需要应用在必要的地方,怎么可能会为了照明就燃烧星辰之力。

  一旦这种钨丝能够大量投入使用,必定能够大幅度提升星辰师们在夜晚的虫洞中的作战能力,以及生存能力。

  想必没有一个驻扎在虫洞内的军团,能够拒绝这种低消耗的照明工具。

  完全被激活其中活性的基因材料,不仅有着绝佳的研究价值,更能创造巨大的财富。

  危岑的目光闪了闪,他看着手上的灯泡,仿佛看到源源不断的功勋点和信用点。

  这一切的前提是,找到更加便捷的利用精神力的方法,使得稳定的基因材料能够大量生产。

  验证了稳定的基因材料制作的物品在虫洞中的可行性,危岑继续将精力放在对基因材料的基础的了解上,为此,危岑把睡得好好的叶昀喊醒了。

  危岑觉得,一场实验而已,已经休息了这么长时间,足够了。

  “我先去吃个饭。”叶昀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睡醒后他有些饿,更主要的是,他想找个地方冷静冷静。

  叶昀被危岑叫醒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想到自己当着危岑的面惨叫不止,然后筋疲力尽地睡过去,叶昀恨不得给自己一拳,锤到自己失忆。

  “营养剂。”危岑递给叶昀一瓶营养剂,这营养剂是危岑中午喝过的那种,他为了省事,喝的是一瓶抵几天的,这几天都不需要另外进餐,当然了,多吃点也不会撑着就是。

  叶昀嫌弃地看一眼那瓶营养剂,“除非是进死穴或者虫洞,我绝对不会喝这东西,喝它是对我的专业的侮辱。”

  危岑:“……”

  危岑默默收回手,差点忘记,叶昀是厨师系的学生。

  “吃饭?我也要去吃饭!”

  这时,球球迷迷糊糊地从危岑口袋里爬出来,一听到吃,这团球也醒了。

  “不带你。”叶昀戳了戳球球,翻了个白眼,拒绝带上这团球。

  他中午好心带这团球去厨房,没想到这团球居然宁愿吃生肉,也不肯碰他做出的食物,在料理上,叶昀还没受过这等侮辱,叶昀差点没把这团球也一锅炖了。

  球球看清戳自己的是谁,威胁性地张嘴就要咬身前的手指,讨厌鬼,又戳它!

  叶昀挑眉,“你家主人说过,不准咬。”

  “呜呜呜”球球转头蹭着危岑哭唧唧地抱怨,“岑岑,他欺负球。”

  危岑拿出直掉眼泪的球球,象征性地摸了摸它以示安慰,随即看向叶昀,“以后别随便挑衅,”停顿一下,危岑又补充一句,“你打不过球球。”

  扎心了!叶昀顿时闷闷不乐,穿好衣服匆匆去食堂。

  球球在危岑的手心里打个滚,眼泪融回体内,开开心心地求喂食。“岑岑,我们也去吃东西好不好”

  “你吃些脑核就可以了。”危岑同薛木教授说一声,取出几枚脑核给球球。

  球球,“……”

  看着危岑给完脑核,便把它塞回口袋,球球抱着那坚硬的,没味道的,吃完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能充饥的脑核,又想哭了。

  这个主人和讨厌鬼一样,一个给他被破坏口感的熟肉,一个给脑核,都不让它吃好的!

  它想吃肉,生肉才是兽虫的食物!

  作者有话要说:小叶子还是忍不住喊痛,虽然丢人,但受到了温柔安抚哦感谢在20201119000429202011232356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食可不肆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这本小说真好看3个;孤芳一世、司马大拿2个;转码、yami、九九重阳节、天网灰灰、冷冽之夏、水墨画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坟头蹦迪103瓶;chuya的黑帽子30瓶;现不发18瓶;叹尘缘未了、厄勒忒10瓶;なんでもない9瓶;廿九5瓶;s尼桑4瓶;没事人、丙、净土、紫语轩、腐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