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表妹!你在开玩笑吧!?

  林业看向蔚滢滢,神情有些飘忽。

  那家伙就是你说的,边境军出身,斩杀海兽过百,阶级聚星三重,天秤星域月榜第五,此次特招赛拥有报名资格的聚星阶中实力最强,完全可以带我们飞的谢龙??

  你确定你的眼神没出问题吧?

  还是说你找到的资料是假的?

  我怎么看见他正在被一个开窍阶踩在地上打呢???

  是他!

  蔚滢滢捂脸,沉痛地点头。

  她眼神很好的,就算对方一半脸肿都起来了,她还是认出这家伙的确是谢龙。

  不仅如此,她也认出按着谢龙打的那人是谁。

  蓝贝壳酒吧当中,跟在危岑小哥哥身边的那个很有趣的ega就是他。

  危岑小哥哥在受到定元阶攻击时,都要分神护着的人。

  蔚滢滢从手指缝隙之间偷偷瞥向危岑,她看见了一张平静到压抑的面容。

  面无表情的危岑小哥哥虽然帅,但有一点点可怕呀。

  蔚滢滢悄悄地退了一步。

  而得到了蔚滢滢的肯定,林业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这家伙能带飞我们?我怎么不信呢?

  林业看着插在谢龙右手上的长刀,这刀插得再深一些,谢龙的右手手臂都要被斩下来了。

  他再看一眼踩在谢龙身上,摇摇欲坠的那名开窍阶。

  对方脸上的血色纹路有些眼熟啊。

  这是喋血之纹?

  现在这家伙气息渐无,那么他应该没有再攻击之力了吧。

  好歹是最后一个队员,总不能这么放任谢龙被斩废一条手臂。

  废了他,他们的特招赛怎么办?

  林业权衡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阶级差,对方估计才开30几个不到40个星窍,又用了喋血之纹,现在的实力肯定比不过自己。

  “住手!”林业气势汹汹,大喊一声,阻止对方继续用力,“放开我的队员!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蔚滢滢蹭蹭蹭就往后躲在一棵树后,探出半个头,送给自家表哥一个走好的眼神。

  林业:“……”

  林业动作僵硬在原地。

  表妹你在做什么?而且……

  这四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林业的话刚喊完,就发现,四个人从对面树林之中走出来,站在了踩着谢龙的那名开窍阶身边,明显是和对方一伙的。

  完了完了,对方不止一人。

  林业心慌地向危岑求助,大哥,你学校的学生,你认识吗,认识就帮我……

  嗯?大哥你的表情也不对啊?

  林业觉得自己可能喊错话了。

  树木沙沙,氛围沉寂,无人出声,就连刚才还在惨叫的谢龙都闭上了嘴,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叶昀击败。

  一个叶昀就能打败他,再加上蒋名他们,他只能闭上嘴等待那个胖子的帮助。

  “你们的队员?”叶昀缓缓抬头,幽幽地转向林业。

  或许是说,林业身边的危岑,他的眼底迷漫着浓浓的杀意,配上脸上的血色纹路,看起来格外毛骨悚然。

  叶昀看着危岑,喊住手的林业,可叶昀眼中看不见其他人,只有危岑。

  他冷冷出声,声音带着沙哑,听得人不由得心寒,“你要阻止我?”

  直视叶昀过于冰冷的目光,危岑面不改色,沉默片刻,视线移开,落在是谢龙的右手手臂。

  叶昀的刀正插在谢龙肩关节下两寸的位置。

  危岑知道,叶昀的右手手臂同样的位置上,有一圈疤痕。

  曾经,叶昀的手臂差点被人斩断。

  而那个于城墙之上在夏洛抵御海兽时,偷袭夏洛,却因叶昀挡刀而一刀斩在了叶昀手臂上的人,就是谢龙。

  原文当中,林业的队伍之所以被叶昀针对,除了林业几人出生中央,开局就放话剑指第一以外,最终要的原因还是在这个谢龙身上。

  在危岑决定要加入林业的队伍时,危岑就并不打算接受谢龙作为自己的“队友”。

  他不需要一个背后捅刀的队友。

  为了嫉妒而在战斗之中背刺战友的人,在危岑眼中,不配为人。

  特招赛规定5人一队,但若是人员不足,3人,4人皆可为一队。只是,不管几人一队,队中必须至少3人为开窍阶。

  这也算是给一些实力不够,又不甘心的人,参加特招赛,感受特招赛氛围的机会。

  林业的队伍本只有一名聚星阶,其余两人是开窍阶,少了一个谢龙,依然具备报名的资格。

  从谢龙手臂伤口处流出的血液染红他身下的土地,谢龙的脸色越来越惨白。

  感受危岑冰冷没有波澜的目光,谢龙心中浮现一股不详的预感,这股冲不详的预感淡林业突然冒出来阻止叶昀的侥幸。

  蒋名拉住想要拔出武器的孟星,摇了摇头,叶昀没有向他们要求出手,那就交给叶昀自己来处理。

  所有人都在等危岑发话。

  “作为队伍的领队,我是否有资格选择我愿意要的队员?”

  危岑终于开口了,却不是回复叶昀的那句逼问,而是问向蔚滢滢。

  蔚滢滢脸色微变,随即又收起犹豫,满眼乖巧地说道,“滢滢都听小哥哥的”

  会被开窍阶踩着打的人,好弱呀,她也不想要了。

  她想要那个开窍阶的小哥哥。

  好看!和危岑小哥哥一样好看!

  实力也好厉害!还能帮队伍加分!可惜……

  已经被人拐跑了。

  蔚滢滢幽怨地看向蒋名他们,你们抢了滢滢的人,特招赛的时候滢滢要让危岑小哥哥针对你们!

  “他已经不是我们的队友,你想如何处置,随意。”危岑淡漠说道。

  闻,叶昀笑了。

  血色纹路随着他的笑容,越发鲜艳,在月光之下,泛起妖异的光泽。

  谢龙慌了,话语之中充满了恐慌,“不!我是聚星阶三重!你们不能没有我!”

  危岑对他的恐惧视而不见。

  嘎吱一声,长刀狠狠插入谢龙的手臂。

  “老师,救我!”谢龙惨叫一声,妄图喊出隐藏在小阴木山的老师们。

  只是,无人回应。

  不涉及生死,学生们在小阴木山中打得再激烈,老师们也不会出手。

  手臂被斩断。

  呼啦

  下一瞬,在众人沉默的目光之中,火焰从那只手臂上窜起。

  叶昀斩断谢龙的手臂后,不留任何余地,一把火将他手臂烧毁。

  这种程度,即便以现在的医疗水平,也无法将谢龙的手臂再接回去。要想再拥有右手,只有仿生手臂或是机械手臂这两条路可走。

  孟星脸色不佳,林业直接就扭头,可怕,天秤军校的人都好可怕,他想回中央星域。

  唯独危岑皱了皱眉,似是对叶昀的处理方式不太满意。

  只断一只手而已,对谢龙的惩罚还是太轻了,根本比不上谢龙曾经背叛队友的行为。

  对于背叛者,危岑向来疾恶如仇。

  前世,他的死亡是陷阱,也是背叛。

  跟随他的一名队员为不知听了谁的命令,对其他人下手,并将他一路引到陷阱的位置。

  危岑亲手杀了对方。

  叶昀断谢龙一条手臂,在危岑眼中,显然是心软的结果。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被烧毁,谢龙面容扭曲,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抓住叶昀的脚,猛地把叶昀掀开。

  叶昀已是到了极限,被他这么一掀起了,整个人就要向后倒去。

  “小心。”

  蒋名最先反应过来,准备去接住叶昀,然而,看着叶昀过于妖异的面容,突然想起叶昀是个ega。

  蒋名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

  开窍阶的星辰师,摔一下应该不会出问题……

  叶昀只觉一道力道从腿上传来,完全破坏他维持的平稳,直接将自己掀翻,可切断谢龙的手臂用上他最后的力气,他连翻身的力气都没了。

  “刺”

  倒栽到地的疼痛却迟迟没有传来,伴随着一声轻微的闷响,叶昀倒地的姿势停下。

  一张由透明细线组成的网络,接下叶昀。

  熟悉的星辰之力。

  叶昀神情复杂,他知道,是危岑接住了自己。

  “啊啊啊啊不要!”

  与此同时,谢龙再次惨叫起来。

  这一刻,他捂住的断臂切口处的血肉仿佛沸腾了一般,插在他伤口处的透明小刀闪烁无情的冷光。

  “砰!”

  谢龙的手臂炸开了。

  “艹!”林业暗骂一声,跑到蔚滢滢身边,也躲树后去了。

  “到此为止!”

  一名中年老师突然出现在谢龙身前,抽出插在他炸开手臂处的小刀,迅速射向危岑身后的那棵树。

  没有对准危岑,而是身后,只是起警告的意味。

  “嗖”

  耳边破风声响起,危岑心中一动,缠绕在每一把隐刀刀尾的星辰之力收紧,减弱隐刀被射出的力道。

  危岑抬手,在耳侧一探,被那老师射出的隐刀稳稳落在他两指之间。

  “老师,”危岑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平静,“这是我的星辰武器。”

  没有武器被人乱动的恼怒,也没有被警告后的惊慌,危岑只是在平静地述说一个事实。

  那中年老师看着危岑,脸色不太好,“你下手太重了,作为一名学生,你的戾气为何如此之重!”

  引爆星窍带来的结果,比先前另一名学生烧毁断臂还要狠。

  断臂还可接生化手臂和机械手臂,而这处星窍爆炸,意味着这名同学的手臂彻底废了,永远无法使用星辰之力,且之后的修炼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人体的108个星窍当中,有6处为基础星窍,分别遍布在眉心,双臂,心脏,双腿的位置。只有开启这6个星窍,体内星辰之力才能够达成循环,为成为星辰师打下基础。

  一旦6个星窍之中的任一星窍被炸毁,则体内星辰之力循环出现断口,再要吸收星辰之力,却会白白流走许多,修炼速度事倍功半。

  星窍一经炸毁,无法复原。

  炸毁他人星窍的人,都是冲着毁了对方修炼的道路而去。

  对于星辰师来说,修炼受阻,或许生不如死。

  所以,那中年老师才会说危岑下手太重。

  危岑却是不以为意,不死,学校就没有理由惩罚他。

  危岑回复那中年老师的质问,“我的所作所为在学校规则允许范围之内,未到底线。老师,你与其在这指责我,不如将这位同学带去医务室,再迟,连机械手臂恐怕都没法接上了。”

  “唉,”那中年老师叹口气,眼中带着不赞同,可危岑的所作所为的确没有超出学校的底线,“这位同学,有些事情,还是要适可而止。”

  最后一句劝说,那中年老师抱起痛昏过去的谢龙,飞出小阴木山。

  看都没有看那中年老师和谢龙一眼,危岑收回放出的星辰之力凝具的细线,将叶昀放在地上。

  “我不会谢谢你。”叶昀坐在地上,闷闷地说道。

  明明是他自己解决的谢龙,危岑不过是补刀,到了最后,其他人恐惧的却是危岑。

  不就是炸了谢龙的星窍吗,他本来还想炸掉对方的精神海,被危岑一打乱,引出了老师,才不便下手。

  “不需要,我出手只是因为他会拖我的后腿。”

  危岑也不需要叶昀的道谢,他的目的是为了将谢龙踢出队伍。

  语毕,危岑走向原本的道上。

  蔚滢滢扯着林业跟了上去。

  身后,叶昀在心中嗤笑一声。

  弱?

  聚星阶三重在危岑眼中都算是拖后腿的存在,危岑对自己的实力越来越自信了。

  无所谓,是危岑所说的也好,不是也罢,谢龙有一段时间无法来找他麻烦,这就够了。

  叶昀强忍喋血之印带来的反噬,他现在全身星窍半闭,气息不稳,连站起都有些困难。

  闻来见状,推了推自己队中唯一的女队员孟月,扶他。

  为什么要我?孟月见其他人把视线移开,只得上前扶起叶昀。

  叶昀借着孟月的力道起身,一头长发披在身前,影响视线。

  “学姐,借根头绳给我吧。”叶昀扒了扒快及腰的长发,喋血之印提升实力是在加速身体的成长,头发自然也跟着一起疯长了。

  孟月是短发,给了叶昀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叶昀已经把头发用手指梳顺,见孟月的眼神,想了想说道,“那帮我捡根树枝当发簪好了。”

  一头长发以树枝简单盘在头上,脸色苍白,却多了分潇洒的味道。

  蔚滢滢目光一闪,被脑海中浮现的美色迷了眼。

  “小哥哥”蔚滢滢立马凑到危岑身边,“我们队里少了一个人,现在再去找已经来不及了,你可以让叶昀小哥哥加入我们吗?”

  她知道危岑小哥哥和叶昀小哥哥的关系肯定不一般,想让叶昀小哥哥加入,还得危岑小哥哥出面。

  “4个人够了。”危岑拒绝。

  叶昀本身就是个麻烦,不仅如此,麻烦也会自动被叶昀吸引。

  有叶昀在,必有源源不断的炮灰、反派冲出来,想要找叶昀麻烦,然后被打脸。

  危岑的重心并不在特招赛上,他要做的是处理危氏研究所地下实验室。

  让叶昀入队?

  别闹。

  蔚滢滢失望,撇了撇嘴,好吧,4个人就4个人吧,谁让危岑小哥哥现在是他们的领队呢。

  先前处理谢龙的时候,危岑小哥哥问过她的意见,但蔚滢滢知道,无论她的回答是什么,危岑小哥哥都会动手。

  明明是为了叶昀小哥哥出手,干嘛不让叶昀小哥哥加入啊!

  “表妹,我们就真的这么听这家伙的吗?”林业悄悄给蔚滢滢发信息,他觉得自家表妹对上危岑乖巧得不可思议,危岑说什么都答应。

  虽然他承认危岑实力不凡,但一个危岑带他们三个,真的能够在那么多人当中拿下特招赛的第一名吗?

  表妹是不是太高估这家伙了?

  “当然要听呀,危岑小哥哥绝对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厉害的。“真实之眼”说了危岑小哥哥是名战将呢。”

  林业面露崩溃,“什么?他是战将??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要问林业这辈子最讨厌的一次词语是什么,那非“战将”莫不可数。

  除了林业,他全家都是战将,而他也从小被逼着为成为战将而奋斗。结果,战将没当成,反而逼出了一身的毛病,不敢战斗,拒绝血腥,看见虫族就胆小如鼠星辰之力运转不顺畅。

  “早点说,表哥你肯定不会同意危岑小哥哥加入呀。”蔚滢滢笑眯眯地打字,见林业瑟瑟发抖,踮起脚拍拍林业的手臂,另一只手继续打字,“表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哟”

  林业捂住心口,他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被表妹气死的。

  两人跟在危岑身后疯狂发信息的时候,特招赛的报名点终于到了。

  中央军校招生办在这块角落里特意搭建了个单层建筑,危岑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8点45分,在他们前面还有三支队伍在准备报名。

  “小哥哥,”蔚滢滢看见了报名点,立马小跑到危岑身前,指着坐在报名点前的一男一女说道,“那两位就是我们队里的最后两名成员,关姐姐关魅,赵哥哥赵留。”

  危岑顺着蔚滢滢的手指方向看了过去,蔚滢滢口中说的两人也正好看了过来。

  名为关魅的女子用她那双空洞洞的双眸在危岑身上停留片刻,随即推动身前轮椅,带着赵留一同走向危岑三人。

  “赵哥哥,他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小哥哥”蔚滢滢站在双方中间,为双方互作介绍。

  “危岑。”危岑说出自己的姓名,并伸出手。

  赵留坐在轮椅上,温柔地笑了笑,握住岑伸出的手,“你好,我是赵留。”

  握住赵留的手的一瞬间,一股寒意从两人皮肤相接触的地方就要向危岑体内入侵。

  危岑不动声色,手上覆盖淡淡一层几乎不可见的白光,星辰之力萦绕,寒气还未入侵,就被化解。

  赵留眼中闪过意外,触电般地迅速收回手,放在轮椅把手上。

  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那只与危岑相握的手掌掌心化为寒冰。

  “危岑同学,很期待你在特招赛中的表现。”赵留温柔的笑容中莫名透着一股令人不舒服的寒意,给人一副很虚伪的感觉。

  不过,危岑看过原文,清楚这不是赵留故意的。

  赵留患有基因病,双腿不能动弹,体内寒气聚集,不由自主地就泄露出冷意。

  赵留本人实际上算是个温和的老好人,因为基因病总被误解,特招赛后期听信林枫的妄,服用特殊药剂,导致全身星窍自爆,差点带着叶昀一起下了地狱。

  危岑对他,有一丝被林枫蒙蔽的同病相怜之感。

  如今,有他在,他不会给林枫送药剂的机会。

  太好了,危岑小哥哥没有对赵哥哥的腿露出其他情绪,蔚滢滢笑弯了眼,她就知道危岑小哥哥人很好

  见两人互相认识了,蔚滢滢又拉过关魅的手,向危岑解释,“关姐姐还在睡觉,关姐姐身体不好,每天只有两个小时是清醒的,等关姐姐睡醒了,我再介绍关姐姐给小哥哥认识吧。”

  危岑看了眼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般的关魅,说道,“可以。”

  “好的我们去报名了。”

  报名的速度很快,扫描队员信息,输入队伍名称便好了,所以等危岑和赵留关魅都勉强算是认识后,很快就到了他们。

  “咦?你们打算4个人参赛吗?”负责报名的人有些惊讶,尤其是看见赵留还坐在轮椅上时。

  负责报名的人心想,估计只是来体验体验特招赛的氛围的一群学生吧。

  蔚滢滢看见负责报名的人看向赵留的目光,笑得格外灿烂,“对呀,我觉得我家哥哥姐姐们用4个人就能够打败全部参赛者,拿下第一呢。”

  她话一说完,刚报完名和他们后面准备报名的队伍顿时把视线投射过来,看清他们的造型,然后有人就笑了,“哈哈哈哈小妹妹,虽然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但还不到做梦的时候。”

  “滢滢才不是在做梦呢,”蔚滢滢将笑了人都记在心中,“队长,你说是吧,我们队绝对能够拿下这次特招赛的第一名!”

  蔚滢滢第一次喊危岑队长,而不是小哥哥。

  危岑看了眼蔚滢滢,小姑娘目光坚定,带着一股破釜沉舟的气势,向他看来。

  而危岑却从其中看见了焦躁和不安。

  蔚滢滢在向他寻求一个承诺,一个孤注一掷的承诺。

  危岑这才明白,蔚滢滢是真的将所有的希望压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为何,危岑想起了自己的曾经的队员们。

  突然,危岑抬手。

  他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看一圈正在嘲笑他们的人,许下他的承诺,“这是自然。”

  他知道这届特招赛的赛制和未来或许会发生的剧情,又独享两年后的战斗经验,若是连第一名都还拿不下,那他有何资格去向林枫复仇。

  “小哥哥!我真的太喜欢你了!”蔚滢滢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自她见到危岑以后,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而那些嘲笑他们的人之中,似乎是有人认出危岑来,嘟囔几句就跑了,“大话倒是挺会说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进预赛。”

  负责报名的人多看了几眼危岑,这一队其他人不说,这位同学给他的感觉还是很强的。

  “身份信息已经输入,现在来取一个队伍名称。”负责报名的人说道。

  林业抢话,“叫重返中央星域队!”

  蔚滢滢孟地摇头,“不要,好难听哦!队长来取。”

  危岑扫过报名已经录入的信息,他们四个人的队伍积分,在天秤星域已报名的1035支队伍当中,排名第895。

  危岑淡淡说道,“895。”

  “啊?”蔚滢滢一愣,负责报名的人也愣,“你们要叫895小队?”

  “没错。”

  “我反对。”

  前一句是危岑,后一句是林业。

  林业不开心,895和他的重返中央星域相比,更难听好不好!

  蔚滢滢含泪支持危岑,“反对无效。”虽然她也觉得这个名字难听。

  最后,小队名字定下了,就叫895小队。

  “从明天开始,我会在天网当中对你们进行特训。一方面,进行队伍磨合,另一方面,提高队伍积分,距离预赛截止还有一个月,我们要在这一个月内将队伍排名提升至至少90名以上。”危岑瞬间进入队长的状态。

  此次特招赛,每个星域取队伍积分排名前百的队伍,进入初赛。

  这几人的天网确实是低,他一个星榜第十,硬生生地被拉到近900名,危岑有些无奈。

  队伍积分占比最重的聚星阶,是关魅,但关魅的积分是四人当中最低的一个,所以更加拉低了他们的积分。

  “我十点之后有空。”林业想了想自己的睡眠时间,提醒危岑训练归训练,不要让他早起啊。

  危岑假装没有听见他的话,继续说道,“明日我上午有两场考试,我们从中午开始特训,12点你们在校内机房等我。”

  林业苦恼,12点啊,他一般12点才吃饭呢,还有,“午休怎么办?”

  “不需要。”危岑冷酷无情。

  “我做不到!”林业惨叫一声。

  蔚滢滢立马给了他一脚,“队长,我们保证准时到达”

  名报了,该说的也说完了,是时候解散了。

  危岑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却突然想起,叶昀与自己并非同一学院,他们战争学院的宿舍在天秤军校的中心区域,而后勤学院的宿舍在学校最北边。

  两间宿舍距离超千米。

  扭动手腕,看着手腕上的监测手环,危岑目光沉了沉。

  他和叶昀都有手段处理这个监测手环,但……

  危岑不会让叶昀知道自己的黑客技术,也清楚,叶昀更不会暴露系统的存在。

  也就是说,他们装也要装做必须遵守千米的范围限制。

  要让叶昀到他的宿舍来住吗?

  危岑停下脚步,往回走,这个时候叶昀应该还在报名点报名。

  就在危岑再次回到报名点时,却听见蒋名疑惑的声音,“什么?报不了名?”

  “是这样的……”负责报名的人犹豫了一下,招手示意叶昀自己看屏幕。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规定,叶昀的脸色刷的一下阴沉了。

  该死,又是民政局信息素科的规定!

  作者有话要说:危岑:让叶昀加入我的队伍?别闹

  叶昀:我要杀了民政局信息科的人!感谢在20200802210250202008032102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ndsir、清宸依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kk20瓶;何尚szd10瓶;是真爱没错了5瓶;冷2瓶;曼陀铃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