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18章 第十八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深呼吸数次,危岑再次打开终端。

  程序未退出,开启终端,页面跳转至他未读完的条例上。

  条例三:婚约开始一个星期后,双方夜间睡眠时必须处于同一张床上

  条例四:婚约期限内,双方每日需进行亲密接触,包括牵手,接吻,性交等

  条例五:婚约期限内,双方共同抚养至少一只宠物,时间不低于一个月

  条例六:婚约期限内,双方每周至少一次与对方父母共进一餐

  条例七:婚约期限内,双方每个星期至少进行一场户外约会

  条例八:婚约期限内,双方每月至少进行一次星外旅行,旅行时间不低于五天

  条例九:婚约期限内,任意一方单次修炼时间超24小时,则婚约时长顺延。

  条例十:婚约期限内,每日截止24时,条例一到条例八有任何一条未完成,则婚约时长顺延。

  备注:如果婚约者出现消极应对情况,比如,长时间修炼,多次未完成任务,则暂时限制其公民权利,直至正常完成任务。

  界面最下端,甚至还有任务完成进度条,以及倒计时。

  每日完成度:0%(未开启)

  强制婚约期限:090(未开启)

  危岑无以对。

  他就说,都已经到了强制婚约这个地步,怎么会没有其它强制措施?

  看着终端屏幕上七条丧心病狂的条例,危岑做过的自我心理调节,当场就又崩了。

  为了撮合一对所谓的匹配度超50%的ao,这个世界是不是过于丧心病狂!?

  定下这个条例的人,脑子绝对有病!

  危岑现在也知道沈汐交给他们的监测手环是用来监测什么的了。

  它是检测他们是否完成这强制婚约十条例的!

  有这个技术,去监控邪教人员不好吗!

  而且都做到这种程度了,反正是为了“天赋后代”,那还不如干脆设置法规强制alpha与omega□□。

  危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克制自己想要砸烂终端的冲动。

  也就是危岑对这个世界的设定还不够了解,不然他可能会更加崩溃。

  因为,他胡乱的想法,其实真的在某个星域试行过,只是当时的结果不尽人意。

  alpha和omega强制结合诞下的婴儿,大多数从基因上就有缺陷,天赋一个比一个差,根本没有可能成为纵星阶。

  不仅如此,当年的试行过程中,还逼疯了不少omega。

  omega数量逐年减少,每一个都是珍惜资源,在其他十二个星域共同施压,试行很快被紧急叫停。

  那次风波过后,十三星域才正式出台更加柔和一些,也就是现在的三月强制婚约的措施。

  虽说这个措施同样是强制性的,但本就天生一对的alpha和omega日夜相处,亲密无间。

  受信息素的影响,对对方的态度总会逐渐软化,而后成为真爱。

  措施颁布360年来,没有一对alpha和omega在试婚期三个月以后解除婚约,超九成以上alpha和omega在第一个月,第二个月就正式领证,拖到第三个月的都很少。

  以上种种,危岑是半点都不知道。

  此时,危岑只知道,自己是绝不可能去完成这所谓的婚约十条例。

  换作其他人,他还有可能为了不被剥夺公民权利而去稍作尝试。

  但对象是叶昀……

  对于危岑来说,杀了叶昀,都比那十条例中的任一条更容易完成。

  不仅仅是由于他和叶昀之间源于上一辈子的仇恨,那些其实都已经不太重要了。

  关键在于,在这十条例下,他的私人空间被大大压缩,再牵扯上叶昀,很多事情,必将难以顺利进行。

  叶昀心思敏锐无法控制,且破坏力极强。

  再小的事情叶昀也有本事将它闹得人尽皆知,最后,除了叶昀自身,其他势力,无论敌对还是中立,全部损失惨重。

  像是即将到来的中央军校特招赛,往年十二星域一百二十支队伍参赛,取十到十五支队伍进入中央军校。

  到了叶昀参与的那一届,一百二十支队伍,决赛时只剩下叶昀的一支队伍,其他队伍全军覆没,连决赛征用的场地都直接被炸毁。

  又比如,叶昀初下虫洞时,才开窍阶就毁了a兽虫巢穴,引出s级虫族,闹得整个虫洞震荡。

  这种破坏力,不得不防。

  而危岑明知叶昀搞破坏的能力,依旧决定借由叶昀的手,揭发林枫的秘密实验室的存在,正是因为这个阶段,这件事闹得越大,危氏研究越有机会从中脱身。

  再晚一些,林枫就要开始转移研究成果和证据。

  到那时,危氏研究所怕是要和上一世一样,替林枫的罪孽背锅。

  他自己不能亲自出手,一旦引起林枫的疑心,对以后他要报复林枫以及林家的计划会造成不小的阻碍。

  所以,危岑不会阻止叶昀调查危氏研究所,反而会为叶昀创造条件。

  但在其他事情上,危岑绝不想让叶昀参与。

  危岑抬头看一眼叶昀,眼神平静,实则暗藏杀机。

  他在想,再等一段时间,正好让他利用完叶昀打击林枫针对危氏研究所的阴谋,又可以借着林枫在危氏研究所设下的秘密实验室坑杀叶昀。

  两个目标同时进行,一举两得。

  危岑设想的同时,叶昀心头一跳。

  与系统一同出现在他精神海中的特殊精神核心,顿时闪动危险警报。

  先前这警报就不知道帮叶昀逃过多次险情,它一跳,叶昀立马知道,自己有危险了。

  只是这警报跳的不厉害,说明危险没有立即威胁到他的生命。

  对上危岑平静的视线,叶昀却是立马懂了。

  用他多年的战斗经验来打赌,危岑现在绝对在想怎么弄死他,好结束这见鬼的婚约。

  当然,叶昀也没觉得危岑的想法有什么不对,毕竟,他自己也在想,要怎么杀人灭口。

  叶昀清楚,自己身上有太多不能暴露的秘密,尤其是系统的存在。

  系统的事情叶昀从未告诉其他人,连最信任的同伴也不曾提及,更不能让危岑有一丝一毫察觉到异常的可能。

  系统太过珍稀,一旦暴露,他必然会被各方实力盯上,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谁抓走切片研究了。

  叶昀不相信危岑察觉他修炼有异常后,不会彻底调查他。

  他与危岑总共就见过三次,第一次,危岑自爆精神力炸得他头昏目眩,第二次,危岑让人干扰他的闭关,随后他们两打了一场,在叶昀眼中,那次赌约已让他们结下死仇,至于第三次……

  不想也罢!

  从这三次见面来看,叶昀已经确定,他和危岑天生不对付,没有回转的余地。

  总之,不能放任危岑有机会察觉到系统的存在。

  只是危岑比他强上不少,杀人灭口有些困难。

  叶昀微眯眼,想到一件事情。

  说起来,他是不是还欠危岑一套武器?

  呵,居然敢从他手上敲诈东西,胆子真不小。

  不知道非信任的武器师炼制出的武器不能使用嘛。

  他叶昀的武器,拿到手可是会出人命的。

  待他调查清楚危氏研究所,再找机会解决危岑,离开天秤星域。

  叶昀暗中冷笑,面上却不显半分。

  随意把玩监测手环,叶昀语气听不出异常地说,“沈科员,我有些疑问想问你。”

  “你问。”沈汐见两人盯着终端看完,脸色一个比一个平静,心里有些意外。

  通常,他们信息素科施行强制婚约措施时,最后这一步是最大的难关。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把软件和监测手环一分为二,又总是都拖到最后才让那些alpha和omega看到他们定下的十条例。

  信息素科定下这些条例的人也知道,没有人喜欢被强迫去爱一个人,这一条一条的强制性规定太容易引起双方的逆反心理。

  不过,没有这些条例,本来敌对的两人怎么可能会有心动的机会。

  有了这些条例,再逆反着,也会在亲密相处当中找到对方的闪光点,从而一步步沦陷。

  先前两人分明是抗拒的态度,一个逼他给十瓶药剂,另一个听完直接揍了他一拳。这样的两个人看见十条例居然没有拍桌反对,沈汐总觉得不太对。

  事实证明他的感觉是对的,就听叶昀语气好奇,仿佛只是一场普通的询问地出声,“如果在这三个月内,我们两人之中的任一个人,受到一些不可抗拒的外力的影响,以至于无法完成这些条例。“

  “比方说,受了重伤无法移动,进虫洞时失去音讯,精神海破碎理智全无,在这种情况下,三个月的期限会顺延吗?”

  沈汐:“……”

  左越:“……”

  “这个……”沈汐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虽然知道不会一直那么顺利!

  但这些问题也太目标明确了吧!

  你好歹也掩饰掩饰啊。

  这么说出口,我很难处理的!

  危岑挑眉,不愧是叶昀,知道如何在困境中给自己添加上保障。

  危岑很明白叶昀问出这些问题的目的。

  叶昀不蠢,他们两人的实力差距放在这里,叶昀比他更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几句话把敌意摊开在表面,其实并非表达有要对付他的意思,而是让沈汐知道,如果有一天叶昀出了事,他的嫌疑最大。

  同时,也在借此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

  似乎是怕其他人没有听懂他的真实意思,叶昀又说,“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我毕竟才开36个星窍,很容易出意外,我担心,一旦我出了意外,会白白浪费了危岑同学的时间。”

  语气无辜,听起来是怕麻烦到他,实则强烈表明自己实力差,很容易出意外。

  这都快明说了,沈汐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看了危岑一眼。

  危岑嘴角微扬,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一副我就静静看你表演的样子,叶昀眨了眨眼,怎么是表演呢,我这是为了危岑同学你好才提出这些问题的。

  呵!

  看懂叶昀的眼神,危岑嗤笑,很想为叶昀鼓掌。

  叶昀当初没进表演系可惜了。

  这两个人,一个微笑,另一个脸上挂满疑惑和担忧,皆是没表露出对对方的半点杀意。

  表面功夫做得一流,只是,都是狐狸转世,谁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想法。

  沈汐嘴角抽搐,好累,心累。

  他以为先前两个人打起来时他就够为难了。现在才发现,是自己太天真,不打起来,表面祥和才是真正的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