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4章 第四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叶言之 更新时间:2021-10-18 22:0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十五页的帖子,不是在八卦他与白琦以及叶昀三人之间的情感关系,就是在深扒他们的信息。

  往日在天网对战的视频,还有一些抓拍也被人贴上。

  引来一群吹捧长相的,分析战力的,而涉及阶级压迫的内容却一经出现便被情感纠纷的说辞覆盖。

  要说这里面没人引导,危岑没那么天真。

  删贴的操作停下,想了想,危岑拨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马上被接通,一名中年男性的投影出现在危岑面前。

  危氏药剂集团公关部部长申封广。

  危岑没将帖子关闭,申封广接通电话,立刻就看到了那张帖子。

  申封广心里叹口气,麻烦,还是被危少看到了,希望危少不要妨碍他们的工作。

  不等危岑询问,申封广先一步解释,“危少,我知道您对这张帖子不满,但因为一些关系我们暂时不能删帖,还望您能体谅。”

  的确,危岑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第一时间想到删帖有些不妥,凡事越是封锁消息,越是容易引人探究。

  “不必顾及我,你们做好舆论风向引导,不要被人抓到把柄借机攻击危氏药业就可。”

  既然公关部已介入,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在公关方面,申封广才是专业的,他一个擅长暗杀的杀手就不掺合了。

  听了危岑的话,申封广眼中闪过一瞬诧异。

  他以为危少打电话过来是让他删帖的,要知道帖子里多少危少爱而不得,争风吃醋的内容,以危少的性格,怎么能会允许自己和白小姐的事情被人拿出来议论。谁知危岑不仅没提删帖的事情,还看出有人在针对危氏药剂集团,危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不知道申封广的惊诧,危岑挂断电话,正要继续检测,终端接连闪烁,不断有人发信息给他。

  “岑哥,你和白琦分手了?”

  “放心我是支持你和白琦的。”

  “牛逼啊,吃个醋就闹到学校论坛首页。”

  “你突破了?”

  ……

  危岑草草滑动,大多是他曾经的好友们发来的调侃信息。

  民政局的信息?

  危岑点开都没点开,只当是垃圾信息。

  没有重要的事情,危岑随手将信息都标记为已读,然后在自己主页状态改为“修炼”模式。

  瞬间,新信息涌入不再提醒。

  修炼模式下,非紧急号码,一切信息、邮件、视频皆不会显示,以防干扰修炼。

  设置好状态,危岑付了5点功勋点开启精神海波长绘制仪,随后侵入其内部,再次阻断数据传输。

  与此同时,天秤军校校内论坛爆贴的另外两名主人公,一个被家族召回,另一个,反锁了锁着门,充好钱,誓要开启36个星窍,否则绝不出关,至于论坛上的纷纷扰扰,叶昀完全不知道。

  “警告!”

  “您的精神核心破损程度达67%,请立即停止检测!”

  进入精神海波长绘制仪内没多久,危岑满脸大汗地跌了出来。

  用以检测精神海波长的射线传入精神海,却刺激到濒临破碎的精神核心,一下子搅得危岑的精神海更加混乱,危岑被迫停止检测。

  体检室内回荡着痛苦的喘息声,不知过了多久,不亚于精神力自爆带来的痛苦终于消停。

  危岑靠在精神海波长绘制仪上,神情喜悲参半。

  喜的是精神核心还在,悲的是精神核心的破损程度实在太严重了!

  67%的破损程度可不是那么轻易能够修复的,要靠自己修炼来修复,十年,二十年都不见得能够痊愈。

  配合药剂的话,b级、c级精神力修复药剂的药效都不够,要想痊愈,至少要a级以上的药剂。

  危家主业就是药剂,a级精神力修复药剂的价值危岑再清楚不过。

  千点功勋点起步不说,更重要的是,a级及以上的药剂的购买有特殊限制,个人功勋点累计达十万点以上,或是对剿灭邪教、虫族做出重要贡献者才被允许购买。

  就算是危家药剂集团也只进行a级以下级别的药剂交易,因为没有资格生产和贩卖a级药剂。

  “看样子先前高兴得太早,精神核心破损,使用精神力时必然受限。”

  危岑在思考对应方法,他不打算在黑市求购a级精神力修复药剂,林枫已经盯上危家,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给林枫带来攻击危家的理由。

  “也不能被其他人发现精神核心的存在,至少在离开天秤星域之前,自己不能妄动。”

  精神核心太过特殊,要不是重生,整个十三星域都没有在开窍阶就拥有精神核心的星辰师。

  危岑不想有再次成为实验品的风险,只能隐瞒精神核心的存在。

  “这样一来,以后必须尽量少使用精神力。同时还需多囤些b级、c级精神力修复药剂。”

  确认精神核心的存在,一旦他精神海中自爆的余波完全平复下来,他便能沉入精神海中,到那时,再服用药剂更能发挥药效。

  不管如何,精神核心上的破损能修复一些算一些。

  危岑看了眼功勋点余额,越发觉得现在的自己太穷了。

  c级精神力修复药剂200功勋点一支,b级500功勋点。

  他身上的功勋点只够买两支c级,一支b级,对于67%的破损,杯水车薪。

  难怪星辰师之间流传一句话,自爆精神力最好的下场就是死亡。

  修复精神核心破损所付出的代价巨大,如果放弃修复,迟早会被精神海中无时无刻的痛楚折磨疯,那种滋味生不如死。

  危岑暂时没这种被逼疯的危险,脑中植入智能芯片的痛楚不必现在轻。

  没想到曾经体验的折磨,到现在成了一件好事,至少他已经习惯了源于精神海的痛楚。

  危岑自嘲地想着。

  不过,还是要找个时间将暗网号注册回来,不接些高风险任务,他这点功勋点根本不够用。

  星辰之力涌来的速度逐渐加速,危岑通身只剩下三个星窍未自动张开。

  精神核心的事情没有他法,危岑维持现状,他将精神海波长绘制仪中留下的数据摧毁,这才离开体检室。

  临近期末,闭关修炼的人不少,关上门,隔音效果极佳,外边倒是静悄悄的。

  危岑转了一圈,选择一间靠近自助超市的空房间进入。

  房间内摆放着一套桌椅,一张简陋的床铺,以及一个淋浴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不再耽误时间,危岑盘腿坐下。

  心法运转,通身星窍全部开启,星辰之力大肆涌入,比起之前,星辰之力的流转出现规律。

  在心法的引导下,吸收的星辰之力按顺序逐一流向68个星窍。

  只是,流经各个星窍时,星辰之力忽快忽慢,并不流畅。

  心法出了问题。

  很快,危岑发现原因。

  他曾经使用的是a级心法《聚力决》,而如今使用的是在基地学得的s级心法《养星决》,身体还未习惯新的心法。

  心法亦有高低之分,运转s级心法,不仅吸收星辰之力的效率高于a级心法,也便于定位新的星窍。

  事到如今,危岑不可能换回原来的心法。

  压制开启新的星窍的冲动,危岑运行《养星决》牵引星辰之力一遍一遍地流转全部星窍。

  星辰之力的流转耗时逐渐减少,微微躁动的星窍平静下来。

  又是一圈,星辰之力流经最后一个星窍时,周遭星辰之力突然极速汇聚而来,全力冲击某处。

  “噗——”

  一声微响,危岑右手手腕处仿佛出现一个空洞,大量星辰之力涌入其中。

  第69个星窍,开启!

  这还不算结束。

  《养星决》以星辰之力链接68个星窍,此时,正努力将第69个星窍纳入循环。

  修炼室外,朝阳升起。

  危岑体内69个星窍终于形成一个整体。

  顷刻间,69个星窍微微颤抖,经由星窍压缩后更加凝实的力量向五脏六腑,经脉血肉中扩散,开始强化危岑的□□与骨骼。

  一层黑色物质从危岑皮肤渗出。

  12个小时过去了,危岑还未停下,身体不到饱和,这一次,他还能开启更多星窍。

  精神海中,星辰点点,已经熄灭的星辰碎片缓慢聚拢,遍布裂痕的精神核心幽幽转动。

  《养星决》运转数百遍,再次冲击新的星窍。

  日出日落,危岑一动不动。修炼时,星辰之力源源不断洗刷身体,无需进食。

  第70个,71个,72个……

  第74个!

  危岑猛然睁眼,眼神明亮,周身气势大盛。

  开74个星窍,开窍阶12重,比之他前世最后开启90个星窍,只差16个。

  开启星窍的过程比他预计的轻松太多,危岑自信,开90个星窍绝非他所能够达到的终点,自己最终开星窍数会超过前世。

  人体全身总共108个星窍,纵观十三域历史,765年间全星窍晋升者不过50。

  那么自己呢?

  这一世,自己的极限会在哪里??

  危岑很期待。

  震去身上的污垢,危岑结束这一次的闭关。

  去自助超市买了一身新衣,危岑回到房间内,洗了个澡才离开。

  “感谢您的使用,本次使用时间为91小时48分钟26秒,不足一小时的部分将在下次扣费时补足,总计收费92功勋点,功勋点余额1006点。”

  三天半开5个星窍,危岑满意点头。毕竟是重走曾经的路,精神核心破损的影响意外地小。

  卧槽!

  还真让他开窍成功了!

  而且看这气势满满的样子,不止开了一个星窍吧!

  这学弟晋升的速度太快了!

  吕游看着危岑从身边路过,惊得咬断了口中的筷子。

  想当初,他最快也花了半个月才成功开启一个星窍。

  又土豪又天才,长得还帅!

  吕游目光幽怨,上天对他太不友好了,干嘛要在他为临近突破又卡在最关键的时候专门派人来打击他。

  刚开窍,星辰之力未能全部收敛,危岑比平时更敏感。

  被诡异目光盯上,危岑顿时一阵恶寒,手臂上起满了鸡皮疙瘩。

  这家伙还在?

  余光瞥见某学长盯着自己,那目光仿佛饿了几天的狗看见一块肥肉,危岑嘴角抽了抽,视线直视前方,身体却往旁边走去,靠墙绕开某学长。

  盯着危岑,吕游咬碎了筷子往肚子里吞,是真的被打击到了。

  18岁的小学弟三天突破,开启多个星窍,而自己,卡了快一个月才断断续续进步一点。

  而且,现在功勋点已经见底,至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有机会突破,若是没功勋点让他继续待在这里,之前的花费也会白白浪费掉。

  不行,这一次他必须突破,否则研究所下一批裁员名单必有他。

  吕游咬咬牙,要不…就这学弟了?

  反正那个消息留给自己没什么用,卖给其他人,还能换些功勋点。

  正好这学弟是药剂集团的继承人,肯定是个识货之人,情报卖给他,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想着,吕游放下盒饭,直接堵住危岑离开的路,语气幽幽,“学弟……你想要天残草吗?”

  危岑停下脚步,心中一惊,天残草!?

  他知道天残草,s级精神系草药,对强化精神海、恢复精神核心破损有莫大成效。

  “你有天残草?”危岑眼露怀疑地上下打量吕游。

  这东西只生长在强者陨落之地,还得是那种精神海强度过千星的强者死亡后,尸体长期停留的地方才有机会长出天残草。

  “不不,我手上没有,”吕游摇头,他要有,哪里还会在这里为突破苦恼,“但是,我知道在什么地方长有天残草。你要是感兴趣,我可以将这个情报卖给你。”

  危岑挑了挑眉,怀疑加深,“我怎么能确定你不是在骗我。”

  “这个好说,我给你……”吕游四处看了看,有几人在走道徘徊,吕游压低了声音,样子有些猥琐,“走,到修炼室再细说。”

  总觉得这位学长像个骗子。

  思索片刻,危岑最后还是决定跟去看看,天残草极为罕见,又恰好是自己所需,万一对方说的是真的,自己就不能错过。

  危岑点点头,正要跟着吕游再回到修炼室。

  就在这时,一旁突然窜出一个人,挤开吕游,笑眯眯地站在危岑身前。

  “危岑同学你好,我是民政局信息素科的沈汐。”来人加重语气,“我在这里等你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