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 115 章 订婚请柬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几天后,二爷收到了这份烫金的订婚请柬,待一目三行看完上面的内容后便随手将这份请柬扔进办公桌的抽屉里。

  李特助问:“要加进行程里面吗?”

  二爷不置可否,撇开周恒,他和许樱樱父亲有些交情,于情于理都应该去参加这个订婚,“加上,再备一份随礼。”

  李特助点头应是。

  张棉的生活从开学后便步入正轨,除了上课就是泡图书馆。二爷再没有正当理由把人拴在身边,只能放任张棉在学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即使二爷有心把张棉叫到公司天天陪自己吃午饭,李特助也会阻止,并且委婉地表示:不能这样残害祖国未来的花朵。

  无奈,二爷只能退步,只是每天下午叫司机开着劳斯莱斯把张棉接回来,因为a大的大二大三没有晚自习,所以下午上完课后就是自由时间——二爷很清楚张棉不需要全天呆在学校里。他认为学生应该劳逸结合,不能只顾着学习,更不能为了学习而不回家!

  对此,一心向学的张棉以浮夸为理由拒绝二爷每天下午让人开着劳斯莱斯来学校门口接自己的这种浮夸举动,并且表示自己想要住在学校宿舍里,以便更好的学习。

  二爷颔首答应,扭头却让人在别墅清了几间房出来,打通墙壁,重新装修,单独建了一个大书房,根据张棉的专业放进各式各样的学习资料。

  俨然就是一座小型图书馆的架势。

  劳斯莱斯换成低调的宾利。

  老二转动了一下手腕上的佛珠,微笑:“这样行了吗?回家学吧,效果一样,来往车程总共半个小时,不耽误时间。”

  完全没有拒绝余地的张棉:“……”

  他无反驳,只能捏着鼻子将自己关进江文远为他准备的书房里面,开始走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道路。

  人一旦有了目标,就格外专注。

  有句话叫:专注的人最迷人。

  二爷觉得这句话很对,他下班后从抽屉里拿出周恒和许樱樱的订婚请柬回家,敲了敲书房的门,推开门进去。

  只见张棉正坐在书桌后面做笔记,低着头,露出一个发旋。

  自从别墅里面没了那两只肥猫,二爷的心情就无疑愉悦了许多,回家时笑容满面,如沐春风。

  尽管在这之前,张棉问他那两只猫去了哪里,他回答说:死了。少年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他有些心虚地移开眼睛,深怕自己心慈手软会再给那两只猫可乘之机。

  但好在并没有,他笃定的语气让少年信以为真那两只肥猫真的死了,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二爷走进去,没有出声打扰,把请柬放到桌角上后干脆抱手站到张棉椅子后面,就像检查作业的老父亲,带着挑剔的目光来回巡视张棉落在书页上的笔记。

  张棉大学专业选的经济学,成绩一直不错。二爷作为一名合格的商人,对此当然有所了解,早在出国留学深造之前,他就涉猎了相关经济学、投资学、金融学、税收学、财政学、工商管理、资产评估等等,对于张棉做的笔记,虽然寥寥几句字数不多,却字字都戳重点,他看完后嘴角带笑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很满意。

  更似乎,还有些小骄傲?

  张棉对此毫不知情,他写完最后一句话,抬起头,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人,扭头一看,果不其然看见江文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站到了他后面。

  “回来了?”

  本来是随口一问,却不想戳中了江文远的某根神经。

  二爷很喜欢这句话,即使只有区区三个字,却让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心间不可抑制地涌出一股暖流,他忽然觉得这座别墅顺眼了许多,不再那么空荡荡。

  男人弯下腰,温热的掌心顺着少年的头发抚了抚,声音下意识放轻:“嗯,回来了。”

  张棉放下笔,注意到桌角上多出来的烫金请柬,用眼神询问了一下江文远。

  江文远直起身,道了声:“你看看。”

  说罢,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张棉的脸,似乎是想从这张脸上找出什么异样情绪,然而遗憾的是什么也没有,张棉从始至终都很平静,即使是在看到周恒的名字的时候。

  “恒峰新能源的董事长千金许樱樱下个月会和你同校的学长订婚,这是请柬,到时候我会参加,你要一起吗?”

  二爷笑了笑,并没有掉以轻心,反而别有深意地发出邀请,眯起老狐狸似的眼,更加仔细地去揣摩张棉脸上的表情。

  任何细微的表情他都不想放过,他要搞清楚周恒那人和张棉之间到底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每次见面他都能从周恒那个人身上感受到敌意,至于到底是什么敌意,答案不而喻。

  听到江文远的问话,张棉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下,因为他从中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其实他对周恒和许樱樱的订婚并不是很在意,周恒于他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人,只是认识而已,所以去不去都无所谓。

  如果换做往常,陈平芝这时候早就冒出来调侃他有长进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拒绝江文远了,然而今天,却不见踪影。

  张棉察觉出异常,眉头微皱,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能够顺利将陈平芝赶出自己的身体那么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但他心底总缠绕着一股不好的预感,总感觉陈平芝不会那么轻易就被赶走。

  最近这段时间,他能够明显感受到陈平芝的力量在削弱,但与此同时,他也更担心这是陈平芝的刻意之举,故意释放出错误信息误导他。

  二爷见少年皱起眉,以为他是在为难,于是刚刚上扬的唇角重新抑下去,原本还算不错的好心情瞬间消失。

  果然,两人关系不单纯,要不然张棉怎么会露出这种表情来。

  ——其实并不是很夸张的表情,张棉只是皱了一下眉毛而已,且幅度并不大,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微弱,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在张棉回答之前,二爷打断他,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语气缺不容拒绝地道:“算了,你跟我一起去吧。”

  他倒要看看,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