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 113 章 撑腰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a大开学这天,校门外豪车云集。

  为避免交通事故,交警专程赶过来指挥现场。

  作为承包过一年校园热点的八卦人物,纵使张棉淡出大众视野许久,可是当他从豪车上面下来,和周恒许樱樱这一对同样从豪车上面下来的金童玉女相碰时,场面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火花!

  一时间,学生们的八卦之魂瞬间被点燃,开始熊熊燃烧!

  只见下一刻,经典的一幕诞生了——

  a大众人皆知的豪门贵女·许樱樱挽着金融系荣誉榜上的系草大帅.逼·周恒从嚣张娇艳的红色玛莎拉蒂豪华跑车上下来,同一时间,对上了无数绯闻缠身名声恶臭的草根少年·张棉和他身旁那个周身贵气面容清癯十分好看的男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一看就很有钱!

  两两相对!

  众人:!

  俊男靓女,从来都不缺关注,更别说是现在这种情况!

  周恒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见张棉。

  许樱樱同样也愣了一下,认出张棉后,嘴边下意识挑起一抹轻蔑,然而还没有完全露出来,就看见他身旁那个男人将手搭在他肩上。

  像兄弟一样。

  在这种公众场合,二爷不想让别人窥知他和张棉之间的亲.密关系,所以只是将手搭在了张棉肩上,而不是惯性的地方,腰。

  他知道,那样只会给张棉带来麻烦。

  既然是可以省去的麻烦,那就避免掉。

  许樱樱顺着这只手看过去,看见一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熟悉脸庞。

  她当然认识,江文远。

  只见许樱樱嘴边的轻蔑顿时抿下去,然后恭恭敬敬地朝江文远打了声招呼:“江叔叔好。”

  话落,一石激起千层浪。

  离得近的,当听见这句带有长辈性质的“江叔叔”时,瞬间看向江文远的目光就变得不一样。

  而离得远的,就算听不清许樱樱刚才说了什么,但看她恭敬的态度,也能察觉出来江文远的身份不一般。

  许樱樱是什么人?

  她是顶级豪门的千金大小姐,在整个a大现有的富人子弟圈中可以横着走的存在。

  而能被她叫上一声叔叔的人是什么存在?

  尽管可能没什么血缘关系,但也足够从侧面印证一件事情:这个男人不简单!

  与此同时,站在一看身份就不简单·十分尊贵·的二爷旁边的张棉就显得格外扎眼!

  ……

  “张棉跟他身边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张棉怎么会从豪车上下来?”

  “许樱樱跟张棉旁边那个男人又是关系?”

  ……

  不止旁人惊讶,就连许樱樱也很惊讶,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人。

  江文远和她父亲有些交情,许樱樱以前经常在茶会上看见他和自己父亲一起喝茶。

  那时候还是小女孩心思,难免怀春,突然遇见这么一个优雅绅士的男人,不可抑制地生了些爱慕。

  再加上江文远长相显年轻,十分清俊,许樱樱更是萌动不已,尽管父亲曾指着江文远说:叫叔叔,要恭谨礼貌。

  可惜,现实不太如意。

  有次雨夜她追出门送伞,滂沱大雨哗哗而下,面对少女的怀春示好,男人轻笑婉拒:“不用,谢谢。”

  一道惊雷闪过,许樱樱骤然看清楚他眼底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冷漠和无情。

  似寒冰,彻底冻住她萌动的少女心。

  从那以后,许樱樱死心了,不再对这位“江叔叔”抱有向往。

  因为冰川上的雪莲生得太高,令人望而却步。

  然而,死心归死心,却不是那么甘心,或许是因为周恒身上有江文远的影子,同样俊朗的外表,同样温和的气质,许樱樱几乎是第一眼便迷恋上。

  在和周恒交往的日子里,她令周恒臣服于自己,就像是在驯服宠物一样,她让周恒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这个过程令她十分愉悦。

  后来,在出席江家的葬礼上,许樱樱亲眼目睹了至今还在广为流传的笑话:江文远为了跟一个男人结婚不惜被老太爷逐出家门,后来还被那个人甩了。

  那一段被当众打脸的画面直到现在还为整个上层圈津津乐道。

  许樱樱至今也忘不了,那个跺跺脚就能让潭州抖三抖的业界泰斗江文远做出疯狂举动的人竟然是张棉。

  她当时震惊极了,甚至还有些嫉妒。

  不过,幸好,这些都被她掩盖的很好,谁也不会察觉到异常。

  事后,当她看见张棉狠狠甩了江文远时,觉得很痛快。

  两个讨厌的人互相残.杀,没有什么比这更快乐的事情了。

  许樱樱没想到时隔几月不见,两个讨厌的人又走在了一起。

  她从来都不觉得江文远会是那种心软大度的人,当初张棉不留情面地羞辱他,现在他还能毫无芥蒂地护着对方,不得不说,简直震惊许樱樱一整年!

  于此同时,她还有些不可抑制的眼红、酸、嫉妒……

  种种复杂因素混合在一起,在脑海中炸开一朵小蘑菇,许樱樱的大脑陷入短暂空白,被各种负面情绪充斥。

  直到被周恒捏了一下,她才缓过神来,说出上面那句问候的话。

  江文远淡淡颔首,看到许樱樱身旁的周恒后不由皱起眉,扶着张棉肩头的手紧了紧,像是宣告主权一般将人往怀里带了两分,不过动作并不明显,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许樱樱没有发觉,倒是周恒似有所感,察觉了出来。

  两个男人的视线十分有默契的在空中一碰!

  ——“刺啦”。

  交织出激烈的火花。

  众人隐隐约约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火药味,视线几经转移,最后锁定到张棉身上——罪魁祸首。

  一旁的许樱樱:……

  她怎么感觉自己是多余的那一个。

  在面对众人的议论和腹诽时,张棉一直都表现得很平静,始终面无表情地提着书包。

  ……

  “我怎么感觉去年那传闻不像是假的,就这情况、这眼神、这火药味……你要说张棉和周恒之间没点什么,谁信啊?”

  “嘘,你小声点,别让许樱樱听见了。”

  ……

  十分不巧的是,许樱樱还真就听见了。

  她本来就心情不愉,再乍然听见这种话,目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冰冷下来。

  周恒察觉到许樱樱的情绪变化,十分快速地移开自己和江文远互相对视的目光,再握住许樱樱的手,带着一些安抚意味揉了揉。

  他刚才是在做什么?

  见鬼,为什么会突然和那个姓江的对上?

  就像一个吃醋的外室见了正室,针锋相对。

  见鬼。

  许樱樱不生气才怪

  周恒不知道的是,刚才率先移开视线的那一幕落在众人眼中就变成了——他实力不敌,在眼神抢夺战中惜败给情敌!

  周恒仔细回想了一遍自己刚刚做的蠢事,感到既幼稚又可笑。

  “两位再见,我们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叙旧。”

  他知道许樱樱和江文远认识,江文远是许樱樱的半个长辈,所以拜别话说的十分客气,看不出来丝毫不以为然。

  二爷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临走前,周恒暼了张棉一眼。

  几个月不见,他觉得张棉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说不上来,他只是觉得……似乎比以前更吸引人了。

  就像一朵被滋润过的花,纯白干净——含苞待放。

  周恒走后,人群的议论并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上个学期,张棉被富豪包.养的传闻在今天算是彻底落实,不少人开始寻着许樱樱的背景去猜测江文远的真实身份。

  然而猜来猜去,全都像隔了一层雾一样,无论怎么猜都不得劲儿。

  江文远此前从来没有在a大学生面前露过面,来历神秘,各大财经报纸上也没有出现过他的照片,一时间无从猜起。

  他一出场就让许樱樱毕恭毕敬,真实身份肯定不简单。

  那么,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来了——他跟张棉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也是众人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反观二爷这边,他无视所有人的打量和猜测,扶着张棉的肩膀进入学校。

  今天,他就是来学校撑场子的。

  “抬起头,挺直背。”

  二爷微微眯起眼睛:“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命令我做一件事情,比方说……当着a大所有学生的面,以你的名义捐十栋实验楼。”

  他知道张棉在学校过得憋屈,以前是因为打着坏心思才没有出面管,现在却不得不管了。

  他心疼。

  他要给张棉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