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 112 章 生机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陈平芝作为旁观者,出于礼节并没有偷看,很自觉地闭上眼睛。但是,声音无法屏蔽,在听了一晚上动静后,陈平芝不由感叹:年轻人体力真好。

  准确来说是二爷体力好。

  自从日本回来以后,二爷恢复身体锻炼,陈平芝看在眼里,原本还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可终于明白了。

  简直不要太明白,甚至还想夸江文远一句:深谋远虑。

  张棉本来以前就吃不消,现在面对如狼似虎的索取,更加遭受不住。

  然而二爷却不肯轻易放过他,舔了舔少年眼角的泪渍,继续攻城略地。

  张棉跪趴着,膝盖陷进被单里,磨红了一片,浑身汗湿。

  二爷从后面提起他的腰。

  张棉意识有些模糊,往前爬了几下,然而还没爬远就被一把拽回去。

  “不……”

  肚子微微凸起。

  二爷不悦:“你说过要满足我。”

  此后,便是汹涌起伏的浪潮。

  谁也没想到,最后解救张棉的是一只猫。

  此时天已经灰蒙蒙亮,白猫从没关好的门缝里挤进来跳到床上,没有任何预兆,一下子惊到某人。

  俗话说的好: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还没睡醒李特助在凌晨五点钟接到自家老板打来的电话,让他来别墅把那两只蠢猫提走。

  李特助不明所以:“要送回宠物中心吗?”

  男人冷笑:“不,阉了。”

  当然,最后并没有阉掉。李特助抱着两只肥猫下楼的时候看见二爷洗完澡从卧室出来,身上穿着宽松的居家服,头发潮湿。

  大早上洗澡?

  李特助好奇往里面看,然而因为角度原因,只能看一个床角,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

  二爷目光淡淡地暼了他一眼,李特助顿时收回目光,有些局促地笑了两声便下楼去。

  做饭的曾阿姨将饭端上去,进门后眼睛目不斜视,放下托盘就出去,从始至终眼睛都没乱转过。

  对比之下,李特助显得十分八卦且不专业,江文远拿起一杯牛奶,心想:是时候该降降薪资了。

  床上隆起一团,二爷另一只手从被子里把人拎出来,将牛奶杯抵在少年唇边,耐心哄道:“眼睛睁开,吃点早饭。”

  张棉面色酡红,累得连手指都不想动,闻只是撇开脸。

  二爷喝了口牛奶,捏住少年的双颊,俯身。

  “唔——”

  来不及渡进去的牛奶溢出来,二爷抬起指腹擦干净,“再睡会儿吧,等会儿我送你去学校报到。”

  张棉终于睁开眼睛,目光涣散几秒后慢慢凝实,平静地看着江文远。

  二爷笑了笑,又拿起一旁的面包喂给张棉。

  张棉闭上眼睛,忽而又睁开,有些疲惫地强调:“我不吃东西。”

  二爷闻,眼睛里浮现出茫然,他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自己吃吧,我不饿。”说完,张棉忍着疼爬起来去卫生间洗漱,洗漱完,拿了套衣服换上,看着镜子里的红印陷入沉思。

  初秋的衣服是低领,根本遮不住脖子上的草.莓.印。

  以往江文远很少在他身上留下印记,就算有也是在比较隐.秘的地方,这次不但大胆,还格外出格。

  张棉用力搓了搓那块红印,只觉得愈发碍眼。

  衣服下摆撩起来,腰上也有几枚。

  “嘭——”

  张棉不知道想到什么,黑下脸,一拳砸向镜子旁边光溜溜的墙壁。

  又被骗了?

  江文远就是个骗子!

  明明说好的——

  “嘭!”

  张棉气不过,恨自己没用,又砸了一拳。

  墙面龟裂开。

  陈平芝打趣:“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想教训某人,结果反被教训。

  张棉很快冷静下来:“再给我一次机会,下次我一定……”

  一定能ying起来,到时间,他一定会让江文远经历和自己一样的痛苦,折磨他,摧毁他的自尊。

  陈平芝鼓励:“你一定可以。”

  张棉深信不疑。

  二爷平日里的穿着大多都比较休闲,难得打扮隆重,这点李特助最为清楚,除开重要场合,二爷很少系领带,戴袖箍。

  今天不仅穿戴整齐,袖箍、领带夹都上全乎了,复古英伦深灰马甲,西装裤,小皮鞋,袖箍勒出紧实的手臂线条。

  眼镜一戴,妥妥的斯文败.类,就差梳个大背头。

  张棉出来的时候,二爷倚在书桌旁边等他,抽空看了几份文件,张棉刚踏出来,他就说:“过来把早饭吃了。”

  不知道为什么,二爷对于让张棉吃早饭这件事情格外执着。

  张棉平静地看着他,确定他没有开玩笑。

  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能消化,吃进去的东西会吐出来,也仍旧要求他吃饭。

  是在不满吗?

  不满他昨天晚上的抗拒。

  张棉下意识抿了抿唇,挺直脊背,脸色愈发低沉。

  这顿早饭终究没吃,二爷无可奈何,有些头疼地捏了捏额角,算是作罢。

  他显然已经遗忘张棉不需要吃早饭这个事实,而是像个老父亲一样操心自己叛逆的儿子。

  临走前,二爷在张棉身上扫视几圈,去衣帽间拿了件外套出来递给张棉。

  “穿上。”

  今天依旧是江文远开车。

  二爷有个车库,在别墅负一层,很大。

  闸门打开全是车,他年轻的时候爱玩,所以收集了各种各样的款式,只是这几年愈发低调,平时出门多开低配奥迪、宾利之类。

  然而今天,出乎意料地选了辆迈巴赫。

  市场报价九千万一辆的豪车,从车库里开出来的时候晃了下张棉的眼睛。

  车身流畅,漆面铮黑,内奢低调。

  二爷已经过了开跑车的年纪,那些在年轻人眼中很炫酷、价格也很昂贵的帕加尼、兰博基尼、布加迪、劳斯莱斯系列、玛莎拉蒂、科尼塞克等等在车库陈列多年,慢慢成了摆放品,每年定期给车保养的花销能在魔都三环内买一座商品房。

  他现在虽然很少玩车,但还是愿意花钱收藏。

  ——有钱人的通病。

  张棉坐上去,把书包放在膝盖上,手刚碰上安全带就被江文远握住。

  江文远侧过身子给他系安全带,“我让李特助打了一笔钱进你的卡,平时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就买,你现在还是学生,好好读书,其他事儿别多想,和以前一样。”

  二爷想要张棉有一个正常的生活,既然那边已经许诺把人交给他,他就要斩断张棉和以前的所有联系。

  余生平平安安,无病无灾。

  闻,张棉愣了下,有些晃神,乍然听见“读书”这两个字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只觉得陌生,但很快,这股陌生便被涌现出来的更加复杂的情绪淹没。

  虽然只是短短几月过去,他却觉得自己活了很久,这半年来,他一直过着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生活。蛰君已经死了,荣藤馆的人也没有再联系过他,仿佛这些日子以来经历过的事情只是一场梦镜。

  梦过无痕,了然无迹。

  耳畔回响起父亲生前常对他说的一句话:我们老张家这几辈就只出了你这么一个读书人,你可要给爸争口气,好好学习,以后读研读博,出人头地……

  张棉倏地攥紧书包带,纷乱的思绪笼罩着他,再加上这些日子以来陈平芝对他的影响,张棉没有再像以前一样拒绝江文远送到他面前的钱,而是平静接受。

  “好。”

  他会好好读书,完成父亲的遗愿。

  一颗漂泊不定的心在那刹那安定下来,仿佛突然有了目标,并从此开始焕发出蓬勃的生机。

  宛如行将就木之人忽然逢春,少年眼底有了温度。

  第一次,他感受到了重生的意义……

  二爷就着侧身的姿势吻了吻他的眼睛。

  “你笑起来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