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 111 章 崩溃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江文远知道自己有病,可能没办法长命百岁,所以他想把张棉带在身边,这样时时刻刻就能看见,只是他不明白张棉为什么会这么厌恶自己,甚至想要杀掉他。

  真是不明白啊……

  为什么……

  能不能,不要这么讨厌他……

  喝了酒的脑子缓慢运作,发出“难过”的讯号,江文远觉得自己的心脏在钝钝发疼,磨得他难受。

  二爷声音低落:“我上次说过,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在下面。”

  所以,别这么讨厌他还不好。

  这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如果张棉能够接受,二爷不介意做被动的那一方。

  看着男人眼底认真的神色,张棉并没有感到动容,而是忽然想起之前在日本温泉池,江文远好像说过同样的话。

  不是似乎,而是肯定。

  可是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江文远一开始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躺在了下面,然后——换了个姿势,从下面艹.他。

  深究这句话,老男人像是做出了让步,但是又没完全让步。

  想到这里,张棉神色莫名,总感觉江文远在戏耍自己,与此同时,他深刻地领悟到江文远的不要脸程度之深,简直就是个满嘴谎话的大禽.兽、大骗子。

  自以为作出很大牺牲的二爷见少年满脸阴沉,不明所以,只当是他不满意自己的提议。

  一直旁观热闹的陈平芝看到这里,突然很能理解张棉的心情,嘴里啧啧几声,认同地点评二爷道:“确实禽.兽不如。”

  张棉单手横挡在两人之间,隔开距离,另一只手攀上江文远的肩,从后面攥住男人后脑勺上的头发,用力一扯!

  “嘶——”

  江文远疼得轻嘶一声,眼睛冒出泪花,醉意霎时间清醒不少,但仍然浑身跟没骨头似的将重量都压在张棉身上,被扯痛头发后,竟然露出平日里罕见的委屈神色。

  要是李特助在这里,指不定会瞪出眼珠子来!

  二爷眯眼看过去,但见少年勾了勾唇,皮笑肉不笑地说:“好,我满足你。”

  细听,语气冰冷。

  什么?

  满足什么?

  还没等江文远想明白,下一秒,视线猛地发生翻转,紧接着,后背陷入柔软的床铺里。他没有反抗,而是很快反应过来,知道张棉想要干什么,所以倒下后顺从地开始解起衣服扣子。

  少年将手指搭在自己的裤腰上,低垂下眼,静静凝视着床铺上的人,而后,只听见“刺啦”一阵声——拉开了拉链。

  江文远听见响声看过去,张棉此时已经走了过来,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二爷微微一笑,知道张棉想要做什么,索性乖乖脱掉外套,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仰躺在床上,舒展开自己的身体。喝多酒的他看起来懒洋洋的,就连笑容也是这样,比起平日多了几分漫不经心的味道。

  因为刚经历过剧烈咳嗽,苍白的面色里还泅着一抹嫣红,无端多了丝色.气,这丝色.气掩在严谨规整的黑色衬衫里,被少年轻轻一拽后,便漏了出来。

  二爷双肘往后抵住床铺,微微撑起上半身,贴近张棉的脸,喷出一口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我知道……嗝,有些人觉得自己被男人.上.很伤自尊,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现在我告诉你不是这样……”

  张棉浑身紧绷,努力说服自己不能怂包、一定要让江文远知道其中的痛苦,他稳了又稳,才终于镇定下来,伸出手钳制住江文远的双手。

  江文远全程十分顺从,没有一丝反抗迹象,简直配合的不能再配合。

  这无端让张棉感到很烦躁,忍不住蹙起眉,沉默几分钟后索性松开手。

  果不其然,江文远还保持着之前被钳制的姿势,一动不动,见他松开,还主动央求:“你抓着我吧,舒服点。”

  张棉:“……”

  不,这和他设想的不一样。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陈平芝:“你不用勉强自己。”

  张棉狠声:“我一定也要他尝尝苦头。”

  陈平芝:“……”

  这边,二爷已经解开皮扣,冷硬的白银扣锁在打开时发出“啪嗒”一声响。

  只见男人指着自己说:“来,你上回来,我给你上。”

  张棉仿佛被这句话刺激到了,脑海中紧绷的那根弦瞬间扯断,往日积压在心底的不满和恨意再次涌出。他抿紧唇,带着“牛.逼.轰.轰”的气势覆上去,一不发……

  二爷摸了摸少年毛茸茸的脑袋,目光很包容,时不时指导一下少年接下来该做什么。

  少年大汗淋漓,薄汗浸出来,打湿鬓边的碎发,将细长黑软的头发粘成一缕一缕,凌乱地贴在瓷白的脖颈上。

  二爷为了配合他,特意扭动了几下身体,借以表示少年并没有什么都没做到。

  折腾十几分钟之后,还在努力让兄弟站起来的少年在马上快要成功的时候,猝不及防被扑倒!

  他受惊了一下,刚站起来的兄弟也跟着受惊,然后下一秒直挺挺倒下。

  张棉:“……”

  “哎——”陈平芝长叹一口气,不得不承认张棉竟然在江文远面前ying不起来。

  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在刚才长达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江文远亲眼看见某人充分利用行动印证了这一事实。

  张棉显然也被这个结果刺激到了,大脑一阵接着一阵空白,连牙齿都气得在打哆嗦。

  他怒极了,不知道是在怒谁,有可能是在怒自己不争气,也有可能是在怒江文远,总而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张棉突然抬起头,猛地看向江文远,意外的,他对上一双温柔的眼睛。

  尽管隔着一层薄薄的镜片,也仍然很温柔。

  那双眼里,除了温柔还有无声的安抚……

  至于安抚什么,答案不而喻。

  然而这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张棉彻底崩溃,在他眼里,这无疑是江文远对他露出的嘲笑!

  今晚有一件很荒谬的事情:张棉发现自己竟然对江文远ying不起来。

  更可恶的是,江文远再次欺骗了他。

  整个后半夜,张棉在男人的掌控中被肆意把弄。

  喝了酒的禽.兽,发起情来跟头野狼一样,横冲直撞,没有章法。

  小绵羊扯着崩溃的神经,在极致的对比下越想越崩溃,越哭越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