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 88 章 背叛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阿韭不敢相信郑少芩会变成这个鬼样子,还跟堕落种种同流合污,既然这样,荣藤馆里面那个顶着郑少芩脸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不敢想象。

  没皮女人却不给阿韭这么多时间说废话,她的指间凝聚出棄,一股很强的力量扩散出来。

  “你……让开……”她的目标是带走张棉。

  阿韭怎么可能让她把人带走,当即做出防御姿态,目露警惕:“你要做什么?”

  没皮女人不再说话,只是直勾勾盯着他身后的张棉,目的很明显。

  感受到杀意,阿韭绷紧身体,随时都准备反击。

  霎时间,动了!

  没皮女人的棄,飞.射而出,速度快如闪电,阿韭躲开,落空的棄击中地面,溅开一片碎石。

  两人打起来,粗壮的路灯轰然倒塌,灯光闪烁了几下,然后彻底熄灭。

  张棉艰难地睁开眼睛,身旁传来一声巨响,他看着过去,原来是阿韭被撞飞,倒在了地上。

  献血流出来,蔓延开。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画面……张棉的记忆瞬间被刺激。

  他疼得咬住嘴唇。

  卫生间里、绵延的黑暗和幽火、被踩裂的手骨,锐利的尖刀、喉管被割破时的剧烈疼痛、死亡……

  空白……

  空白……

  无尽的悔意和自我厌弃……

  一张面孔渐渐浮现出来……

  旧旧的长衫衣和苍白的皮肤。

  猛的,张棉瞳孔微缩,浑身血液逆流。

  他想起来了,他看见了。

  是蛰君,是蛰君。

  是蛰君杀了他!

  张棉的牙齿打了个颤,然而此时,没皮女人朝这边走过来,渐渐逼近。

  阿韭不是郑少芩的对手,已经深受重伤,额头上的旧疤破裂,血流满脸,看起来有些可怖。他喘着粗气,让张棉快走:“别管我,你现在打不过她!快走,走啊!”

  张棉看着渐渐逼近的女人,忍住心脏的剧烈疼痛将棄凝聚出来,然后抿紧苍白的嘴唇,撑着地面站直身。

  没皮女人目光冰冷:“想……跑?”

  少年擦了下嘴角的残血,斯文苍白的面孔在幽暗的光线下变得有些冷然,“不跑,我陪你玩玩。”

  没皮女人牵动了一下唇角,似乎是想笑,但露出来的笑容却是牵动了脸上纠结的皮肉,变得极为可怖。

  毫无预兆的!她指间的棄飞射而出,奔向阿韭!

  似乎是想将人捉起来威胁。

  张棉目光一凛,悍然拦住!

  两人的棄激烈碰撞在一起,死死纠缠,你进我退。

  在敌人强大实力的攻击下,张棉本就苍白的脸很快就变得更加苍白,额边渗出冷汗。

  喉咙间的血不断往上冒,却被狠狠咬住。

  两人陷入僵持。

  远处,堕落种和荣藤馆的打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江水此时异常汹涌,浪花叠叠,澎湃高昂。

  有人想要打断蛰君的祭祀,却还没来得及靠近,脑袋就爆出了花。

  整体看起来,堕落种占了上风。

  但是很快,外勤组的援军到了,荣藤馆的人像是打了鸡血,局势再次发生逆转!

  这是近几十年来,双方规模最大的一次碰撞。

  荣藤馆的人接到的高密指令上写着:只能胜不能败!

  这次胜负关系重大,不容闪失,如果败了,地底下的东西就会跑出来。

  张棉和没皮女人僵持不下。

  终于,两人的棄从死死纠缠到松开。没皮女人欺身而上,再次发出猛烈攻势。

  张棉左右抵挡,渐渐的,体力有些不支,露出破绽。没皮女人见状,趁机钻进空子。

  棄缠住张棉的身体,四肢。

  张棉被女人掐住脖子,微微悬空。

  没皮女人目光幽幽,将想要挣扎的少年死死钳制住,阿韭本想上前帮忙,却被一下子拍飞出去。

  后背撞上江边的护栏,直接令护栏凹陷进去一块。

  阿韭有些迟钝地眨了下眼睛,陷入昏迷。

  “你……逃不了……了。”没皮女人从喉咙里发出古怪的笑声。

  慎人得慌。

  张棉脖子上的皮肉被勒得凹陷下去。他剧烈挣扎了几下,然后像是放弃般垂下头,挣扎的动作弱下来。

  后颈的浅沟随着下垂的动作弯出诱人的弧度,黏着几缕汗湿的头发。

  没皮女人正欲将人带走,却看见少年隐藏在阴影里的微微上翘的嘴唇。顿时,心中警铃大作,预感不妙!

  可是还不待她反应过来,整个胸膛就被少年的棄贯穿!

  霎时,鲜血淋漓!

  虽然死不了,却让她造成了重伤。

  她喉咙里古怪的笑声停止,钳制张棉四肢的棄也因为虚弱而渐渐消散。

  张棉争脱开束缚,双脚落地,将没皮女人捆成粽子。

  一边克制地咳嗽一边查看阿韭的伤势,确定人没有生命危险才放心下来。

  他正准备将人藏好,却猝不及防对上男人突然睁开的眼睛。

  张棉愣了一下,没想到阿韭这么快就会醒过来,“组长你、咳咳咳……没事吧?”

  阿韭将眼皮上的血擦开,声音有些虚弱:“没事,我们快离开这里。”

  “好。”张棉扶起他,紧接着,后颈一痛。

  视线里最后残留的是阿韭看向他的复杂目光,张棉有些不可置信,但意识很快模糊。

  阿韭接住少年软软下滑的身体,重新将人抗在肩上。

  荣藤馆的人因为援军到来而微微逆袭了局面,不再那么被动,可事实上他们□□凡胎,和堕落种打起来仍然处于下风,伤亡更为惨重一些。

  黯淡的月光下,血流成河。

  荣藤馆的人像是不要命,打得誓死如归。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江边大批堕落种在层层阻扰下,飞蛾扑火般献祭自己,将自己沉入江底。

  蛰君掐着手诀,江水已经淹没他的腰际。

  万俟佝刺穿一个堕落种的脑袋,将堕落种扔进江里。

  随着献祭的堕落种越来越多,一股不属于活人的气息就越来越重。

  阴寒、粘稠。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股陌生的力量,从江底渗透出来,让人感到难以呼吸,甚至是……恐慌。

  是的,恐慌。

  来自对未知的恐慌,更是对强大力量的恐慌。

  梁酿本来已经跨过护栏了,正准备跳下去献祭自己。

  可是当他抬起一条腿的时候,心脏突然刺痛了一下,紧接着,断断续续的记忆浮现起来。

  上一秒,他衷心于蛰君不惜背叛原来的组织准备跳江。

  下一秒,他收回跳江的脚,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操,你个傻.逼!”

  他是傻了吧,才会跳江。

  意识到自己被掌控了心智,梁酿面色阴沉,余光瞥见江中熟悉的身影。

  他定睛一看,竟然是闫狮子!

  身边还有不断往下跳的堕落种,梁酿知道现在下去救人已经晚了,而且情况危急,时间来不及了!

  梁酿红了眼睛,折身回去。他要马上联系上级,这是堕落种的一个天大阴谋!

  这不单单是一场祭祀,而是一场死祭。

  祭祀品是今天晚上的所有人,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他们只会一败涂地,让堕落种阴谋得逞。

  地底下的怪物快跑出来了,他们已经阻止不了。

  除非……除非……

  死祭顾名思义,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祭祀范围内的所有东西都会成为祭品。

  荣藤馆内部非自然武装部的刘部长是个中年男人,因为今天晚上的剧烈消耗,腿间挂着的特制.枪已经用完了一半的子弹。他面容严厉庄肃,带了些疲惫,压住神情激动的梁酿,陷入沉思。

  万俟佝的肩膀有伤,伤口深可见骨,在梁酿说完“天大的阴谋”后,他给自己上药缠绷带,接着问:“除非怎么样?”

  梁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除非把祭祀者杀了。”

  停止这场祭祀的唯一办法就是把祭祀的主持者杀了,那个叫蛰君的堕落种。

  刘部长看过蛰君的档案,这个堕落种掩藏得很深,最近才被信息局的人查出身份,竟然是堕落种的领导者。

  实力深不可测。

  梁酿作为外勤组的一个前任分组组长,任务时不幸被抓走,按照规定,已经算作叛变荣藤馆。

  刘部长不能轻易相信他。

  梁酿自知会面临被捕的局面,可还是要来通风报信,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以前的兄弟们都死在这里,更不能眼睁睁看着地底下的那些怪东西都跑出来。

  他目光悲切地看着刘部长。

  刘部长不想被蛊惑,冷冷地看了半晌,最后索性移开眼睛。

  见状,梁酿的心慢慢沉下去。

  虽然刘部长不想被敌人轻易迷惑,但是他知道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不能放过任何有效信息。

  如果事情真像梁酿说的这样,他简直无法想象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信不得。

  也要信得。

  “万俟,赶快通知总部。”刘部长说,让人暂时把梁酿看管起来。

  万俟佝包扎完伤口正在擦自己的刀,闻,他斜瞥了一眼刘部长,嘴唇似笑非笑,手指上的戒指泛着冷光。

  万俟佝说了声:“好。”

  刘部长转过身,正准备往外走,却猝不及防地被一把尖刀从背后刺破心脏!

  他的身形顿时一僵,脸色倏地变得惨白,仿佛极其不可置信,声音有些颤抖:“万……俟……”

  万俟佝站起来,走到刘部长跟前,黑皮俊美:“抱歉,部长,我手滑。”

  刘部长指着他,“你……你……叛徒……”

  心脏处的窟窿太大了,万俟佝拔出刀后,鲜血一汩汩地往外流出来。

  “放心,我刚才已经把你们安插在堕落种里面的眼线都清理干净了,等大人完成祭祀,我再向您赔罪,亲自把你的尸体扔进江里面。”

  说完,万俟佝转身往外走,却不想一抬眼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外面。

  阴柔男人冷冷地看着,数把手术刀滑落至指间,杀意顿现。

  万俟佝认识他,这个男人是非自然武装部里面的老人,具体活了多少岁不知道,反正和蛰君大人一样也是个老怪物。

  实力很强,万俟佝不敢掉以轻心。

  阴柔男人将手里的手术刀转了几圈,模样有些懒散,“你以为把部长杀了,你还能顺利离开这里吗?嗯?小黑炭?”

  万俟佝取下戒指,摘下薄薄的手套,露出手上漆黑如墨的水纹,轻轻笑了下:“老不死,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阴柔男人不置可否:“是吗?倒是让我见见你的本事,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不然吹牛皮会闪掉大牙。”

  万俟佝:“你确定要跟我打?要不先看看刘部长还有没有的救?”

  阴柔男人有些冷酷和漠然:“我认为抓住你的价值比救活老刘的价值大多了,毕竟,你不是知道一些秘密吗?等我抓住了,我会让你乖乖吐出来的,再让你教教我你是怎么瞒天过海、混进来的。”

  万俟佝顶了下后槽牙,神色自若:“你倒是不怕吹牛皮闪掉大牙。老东西。”

  阴柔男人微笑:“小黑炭。”

  ……

  张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冰冷,鼻尖萦绕着浓烈的血腥味。

  随着意识越来越清晰,水流从身边流动滑过的触感也就越来越清晰。

  他感觉到自己仿佛被束缚了起来,手脚全都无法动弹。

  终于,那种眩晕感从脑海中褪去,意识回笼。

  他睁开眼睛,月光有些幽暗,但这并不妨碍他看见周围漂浮的数不清的尸体。

  自己正泡在冰冷的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