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77章 牌局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赶在七月初,天气酷热,二爷刚过完三十岁生日没多久,h市里刚组建起来的私人牌局就特地邀他过去一起玩玩。

  和往年一样,邀了些明星、模特、网红和漂亮的小鸡小鸭,地点在去年冬天的老地方。

  因为到了期末考试周,所以学校基本没课,张棉花费几天时间复习完所有科目,然后闲了下来。二爷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去玩,张棉想了想便跟着二爷去了。

  沈梦也去了,他到的比较早。

  许久没有见到沈梦的贾总在进门后眼睛一亮,然后又笑呵呵地搓了搓手,走过去和沈梦打招呼。

  沈梦不咸不淡地回了几句,转身欲走,却不想被贾总伸手拦住:“那个……小梦啊,你别这样,这么冷漠会让我伤心的。”

  沈梦懒懒撇了眼这个还没自己高,但却有自己两个吨位这么重的老肥男,面上依旧颓,不耐烦地问:“你能不能别这么说话,有话直说。”

  贾总说想和他再续前缘。

  沈梦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拒绝:“不行。”

  贾总最近混迹于各种慈善活动,瞧着倒是慈眉善目了许多,起码那双吓人的眼睛不会再时不时暴起了,但还是恶心依旧。

  “别着急拒绝,你会答应的。”他裂了裂嘴唇,笑得慈善,眼睛里却爬出令沈梦熟悉的变.态兴奋,虽然比起以前淡化了许多,但仍旧令他反胃。

  沈梦没忍住,握起漂亮修长的手指抵在唇边,飞快从贾总身边跑过去:“抱歉,去趟洗手间……”

  贾总愣了愣,随即有些失落地转身,正当他准备往里面去的时候,余光突然瞥见走过来的两人。

  一高一矮。

  是二爷。

  然后贾总被无视了,不过他并不生气,而是赔着脸笑。

  二爷姗姗来迟,带着张棉坐下,还特意拍了拍身侧的位置。

  众人寻着他的动作看过去,只见江文远这次带来的伴儿确实勾人眼,倒不说有多好看,而是那股子干净味儿。

  看起来应该年纪不大,很小的样子,面庞白皙清俊,身板笔直,穿着略保守的长衣长裤,勾勒出流畅高挑的身形,与这地方有些格格不入,因为太闲散了。

  当然,在场也有认识张棉的,毕竟二爷之前将人带出来骑过马、钓过鱼。好歹见过几次面,倒不至于面生,于是均笑眯眯地打招呼,个个跟老狐狸似的。

  “江老板好久不见啊,我到现在还十分想念您亲手烤的鱼……”

  “□□什么时候结婚呐,咱们几个老家伙还可以好好聚一聚……”

  “江总去年在这里的时候也坐的是同一个位置,这位置风水好啊!去年他连糊四把,我坐在他对面,输得连裤子都快不剩了!”

  ……

  一阵闹哄哄的寒暄过后场面逐渐热起来,那些有经验的明星嫩模已经找到金主挨着坐下了,一个面相阴柔的年轻男人被揽住肩,他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却没有推开。

  沈梦这时候已经回来,望着江文远和张棉的方向撇了撇嘴。

  众人先是玩闹,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局。

  二爷神色寡淡,等众人玩过两轮后才慢吞吞地出手,有些懒洋洋的,似乎是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桌上放着刚泡的新茶,二爷喝了口,将青花瓷杯推到旁边,自己则是翘起腿,对张棉说:“太烫了,吹吹。”

  少年没什么表情,犹豫两秒后把茶端过来吹了吹。

  真的就只是吹了吹,前前后后不到十秒,二爷直接在张棉脑袋上送了颗爆粟。

  “小兔崽子,把你爹的茶就这样?”

  张棉下意识抓住头顶的手腕,然后紧紧攥住,动作很快,快到二爷都没有反应过来。

  二爷回过神后微微眯了下眼睛,镜片后看向张棉的目光似有深意。

  两人暗暗较劲,不相上下,直到最后牌桌上的人催促:“□□,该你了!”

  二爷倏地收力,再一个反转。张棉被这股力道带得扑进他怀里,鼻尖撞上男人宽阔的胸膛,顿时撞出生理性盐水,亮晶晶的水光转瞬覆盖住冷漠的瞳仁。

  男人清汤寡水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说:“你老子的牌本来要胡了。”

  但被张棉这么一打岔,他也没注意,随手摸了张牌就扔出去,现在胡不了了。

  张棉捂着鼻子面无表情地坐起来,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二爷斜斜瞥他一眼,然后收回目光。

  张棉感受到指缝间的湿意,默默掏出纸巾。

  这时,二爷将新摸到的牌往上一翻,顿了顿,摊开自己的牌面,对同桌几人道:“胡了。”

  猝不及防的,同桌几人惊呆在原地,然后哀嚎:“这也能胡,□□你那座儿还真是块风水宝地啊,手气好成这样……”

  二爷扭头看张棉,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欠揍的话:“虽然打错了一张,但还是不小心胡了。”

  他嘴边本来噙着淡淡笑意,却在张棉放下手露出满下巴鼻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微变,笑意渐渐消散。

  他倾身过去,大手捏住少年的下巴左右看了看,随即,皱眉:“身上也没几两肉,怎么鼻血这么多?”

  同桌几人也跟着看过去,见状,纷纷道:“还是小年轻啊,年轻气盛的,这怕不是刚刚被磕到了吧……”吧啦吧啦的没完没了。

  “你的肉真硬。”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张棉拍开二爷,起身去洗手间,用纸巾堵住鼻子。

  二爷对剩下的人说了句失陪,然后也跟着起身。张棉前脚刚进洗手间,他后脚就跟着进去,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包纸巾。

  可能是怕张棉鼻血太多,纸不够用。

  二爷将纸包放在洗手台上,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胸膛,嗓音醇厚:“我这里要是没点肌肉还能叫男人?”

  怎么能怪太硬呢?

  他整个人侧倚在墙壁上,身上穿着宽松的棉麻衬衫,下摆扎进了裤子里,低奢简约的皮带缠住腰,愈发显得肩宽腰窄。

  本来腰上有以前练出来的腹肌,只不过现在懒了些,原本的八块腹肌只剩下六块。

  张棉泼了把水在脸上,洗干净鼻血,闻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只是对江文远说:“你来干什么,先出去。”

  二爷本以为他还在对刚刚的事情耿耿于怀,正准备说话,却又在下一秒顿了顿,察觉出些不对劲来。

  少年洗干净脸,揉了两个纸团塞进鼻子里,又对他说:“你先出去。”

  因为堵住了鼻子说话,所以听起来有些瓮声瓮气的。

  二爷没有出去,而是直起身走到少年旁边。镜片下面,那双略带警惕的眼睛朝洗手间里侧看过去。

  果然,不多时,一个面相阴柔的年轻男人双手背后从里间走出来,长相漂亮却冰冷,气场强大。

  他沙哑地开口,径直无视二爷,直直看向张棉,目光很死寂,宛如在看死人一样,说:

  “很高兴见到你,今天特意来取你的小命。”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