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61章 回击!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在没人能认出他来,这样想着,张棉瞬间淡定不少,他朝男生摆摆手以表示拒绝,然后掉头就往另一边走,去了不远处的商城。

  “诶,别走啊……”男生站在原地失魂落魄地挠了挠后脑勺,颇有些遗憾。

  等从商城出来,张棉已经换了身衣服,被二爷念念不舍的长发剪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干净利落的短发。

  那根粉嫩的兔子发圈被少年收起来,揣进衣服兜里,应该没有再重见光明的一天。

  张棉走进学校的时候一如既往地惹人关注,他知道原因,左右不过是因为一些艳色的流蜚语。他懒得去解释,因为他和江文远的关系确实不怎么上得了台面。

  许樱樱派来的人一看见张棉就立即掏出手机联系她,说张棉回学校了。

  上次张棉回学校没呆多久,等许樱樱抽空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被二爷接走带回老宅了。

  这次没有意外,许樱樱打扮低调地见到了他,于是许樱樱问:“谈谈?”

  少年撑开黑伞遮住头顶的太阳,正低头看黑壳手机上面的内容,闻收回手机,反问:“有事?”

  两人来到一处偏僻地,许樱樱开门见山:“你跟周恒是什么关系?”

  张棉略微一思索便了然了,原来是许樱樱怀疑他跟周恒有什么“不正当”关系。

  “许学姐不要多想,我和他不熟。”少年一句话撇清关系。

  但是许樱樱的神色并不见松缓,反而愈发不善起来:“学校论坛里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张棉解释:“路上偶遇的。”

  照片里的两人太暧昧了,尽管许樱樱相信周恒不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渣渣,但是她不相信张棉是什么“好东西”,主要是因为这人从刚入学开始就折腾出不少事儿,不像是个安分的人。

  张棉只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多说,明明白白划清自己和周恒的界限——仅见过几面的“陌生人”。

  许樱樱见状,深知问不出什么,于是撕开表面和平,目光变得微微凌厉:“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我都不希望以后再看见这种照片,你明白吗?”

  下之意就是让张棉离周恒远点,她可以不管以前两人有什么“特殊”关系,但是在这以后,只要周恒是她的男人,别人都不可以染指。张棉,更不可以。

  许大小姐骨子里到底是骄傲的,要是放在以前和周恒暧昧的时候,她未必会出手管这种闲事,但是现在,周恒既然顶着她的名头,里里外外都得干干净净。

  所以,话里话外的威胁意味不而喻。

  张棉莫名,念及自己和周恒本来就不熟,许樱樱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于是为了削减麻烦,他点头应道:“好。”

  态度十分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仿佛是在对待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暂时打消了许樱樱的部分怀疑。

  许樱樱颇感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良久,弯了弯嘴唇说:“你好像跟传闻中不太一样。”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张棉转动伞柄打算离开,闻顿了顿脚,没有料到许樱樱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按理来说他俩现在是“情敌”,许樱樱不应该厌恶他吗?

  少年歪了歪头,眸色干净:“学姐很在意流?”

  许樱樱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少年继续说:“可惜我不是个在意流的人,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许樱樱掀开眼皮,知道在对方眼里自己被划分到了“别人”那一类,换而之就是张棉不在乎自己怎么看他。

  “既然你都说了是流,破了它又怎么样,还可以为自己减轻烦恼……虽然你不在意,但在乎你的人会在意……”许樱樱若有所指地说。

  她想要张棉主动澄清跟周恒之间的绯闻,既然是流,那么就不应该烧到周恒身上,这样一来,把她放在了什么地方?

  张棉沉吟片刻,没有表明态度,而是提出离开:“如果学姐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许樱樱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忽然对他有点改观……

  黑壳手机的通讯界面在不久前更新了一则消息,大意为张棉更换了新组长,新组长很快就会“走马上任”,到时候他需要去新组长那里重新录入信息。

  这不禁让张棉有些意外,毕竟他以为自己的身份早就已经暴露了。但依据目前的情况来看,阿韭似乎并没有把他的情况上报,或者是说……还没来得及。

  所以他现在明面上还是荣藤馆的人,可要是被新任组长发现自己的堕落者身份怎么办?

  撇开这些,换一个角度思考: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发现了,如果新组长是暗地里来抓自己的呢?

  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关于阿韭的消息,在这里面只提了只片语,原话大概是:十三区第九分组组长叛逃,全力缉拿中。

  张棉看着“叛逃”和“缉拿”这两个字眼,眉头紧锁。

  阿韭的背叛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阿韭体内被蛰君种入了本命棄,迟早会沦为堕落者,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荣藤馆竟然会光明正大地发出缉拿令,而不是暗地里悄悄缉拿。

  依照荣藤馆对堕落者的零容忍态度,阿韭是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地方了,张棉突然想起之前在郊区别墅地下室看见的那一幕……

  被缉拿的两个堕落者被封锁在透明能量球中,高空悬浮着,锁链贯穿身体。

  放眼现在,阿韭应该是凶多吉少了,毕竟上次逃走时受了很重的伤,如果运气不好遇见荣藤馆的人,怕是很难逃过去,说不定很快就会被捉住。

  张棉对他没有多大感触和同情,之前在蛰君眼皮子底下放走他也是下意识之举,如果换做现在,张棉仍旧会选择违背蛰君的命令而放走他。

  这无关乎其它,只是下不去手而已,换做别人也是这样。如果要他举着刀去屠戮别人,他不愿意。

  也正是因为这样,以前的张棉才会对侮辱自己的陈宏几次三番忍耐,哪怕身体被乖戾偏激的阿蒙掌控,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但是现在,张棉却为这种束缚感到不自主,他浑身都在沉默中叫嚣着“打破”、“毁灭”!

  张棉并不知道这是棄在消磨他的本性。

  “可是你现在还想忍耐吗?陈宏那渣宰已经彻底完了,而你,新生才刚刚开始,想想他之前是怎么对你的,尽情去报复吧,你现在已经掌握了足矣让他不能反抗的力量……”

  心底有道声音蠢蠢欲动,将压抑在深处的恶念无限扩大,仿若一道漩涡搅动海水,愈来愈深、愈来愈强……

  夜晚,少年瘦长的背影走出校门,融进外面的长街里,转瞬被人潮淹没……

  门卫昏昏欲睡地打着哈欠,并没有意识到有人从校门口光明正大地走出去。

  穿着黑白囚衣的陈宏从睡梦中惊醒,竟然发现自己的四肢动弹不得!被死死固定在床板上,连动下手指头都不能!

  更加惊悚的是他能听见其他人的鼾声,但自己嘴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

  惊悚感瞬间袭击大脑,他转动了一下眼珠子,忽然发现床边坐了一个模糊人影,轮廓清瘦。

  他只看了一眼便浑身渗出冷汗,很快,囚衣就湿腻腻地黏在身上。

  空气中仿佛被点燃了躁动因子,让他的每个细胞都在冷汗中极度收缩、紧张,凉意一寸寸蔓延进心底,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心凉了半截,涌现出一股难以抗拒的绝望来。

  自从女孩父亲将他告上法庭后,做尽坏事的他再也兜不住,很快就被抓住了线索,曾经做过的坏事一一败露,最终被判十三年。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张棉,他绝对不会忘记!

  每每想起张棉,陈宏就恨不得弄.死他!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陈宏呼吸紊乱,几乎涨红了脸。

  坐在床边的人影动了动,似乎是抬起了手,露出手中一抹寒光:“我说过,我会阉了你……”

  沉静,平淡。

  听着熟悉的嗓音,陈宏惊恐地瞪大了双眼——是张棉!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怎么进来的!不可能,他绝不可能进来!

  伴随着人影的话落,黏稠如墨的黑色丝线在陈宏全身游走,吓得陈宏疯狂扭动,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显然是害怕极了。

  原来刚刚那抹寒光是黑线渗出的光,细长锋锐的丝线足矣割破一切,以至于泛点寒意。

  可能陈宏打死自己也想不到当初那句看似玩笑的一句话,放到现在残酷得令人恐慌。

  他拼命梗起脖子“唔唔”叫,想要大声呼救,可是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忽然,一股子尿骚味蔓延开来,原来是陈宏尿裤子了。

  黑暗中那道纤细的人影轻笑:“这么迫不及待了?”

  “唔唔唔——”陈宏瞪大眼睛,无声流淌下泪水,看起来有点崩溃,眼珠子似乎要瞪出眼眶,爆出红血丝。

  那人冰冰凉凉的手拍了拍他的脸,平淡的嗓音中隐含了一丝愉悦:“你在害怕什么?”

  这特.么能不害怕吗!陈宏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湿漉漉的裤子被尿液浸泡,臊味儿冲天,差点熏死他!只不过比起这些,他更关心眼下。

  冰凉凉的寒意顺着衣服钻进裤子里面,陈宏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失去“小陈宏”,他就忍不住双腿打颤,完全止不住颤抖。

  张棉:“我会轻点的。”

  他愤懑绝望地闭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狱友发现有人被阉了,干涸的鲜血和黄色尿液洒了一地。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