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60章 戏弄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上,江家大宅院亮起灯火。

  张棉用过晚饭便被带去了客房,江老太爷没有再出现,无中透露出既微妙又古怪的氛围,连带着江裴之都没有再作妖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吃完饭便离席了。

  临走之前,江裴之当着二爷的面叫了几声姐姐,对张棉说:“下次请你喝奶茶。”

  二爷面色无波地看了两人一眼。

  张棉不想被发现身份,直接拒绝。江裴之可怜巴巴地瘪了瘪嘴,没有强求,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膈应二爷而已,既然目的达到了,当然就不用再继续了。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回到客房,张棉洗了个澡,等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发现床上多了一个人。

  “你怎么来了?”

  二爷显然已经洗漱完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此刻正穿着规规整整的睡衣躺在床上,手里握着遥控器懒洋洋地看电视。

  他瞧见张棉出来,便招手让人过来,张棉迟疑了几秒,迈步走过去。

  因为刚洗完澡,脸蛋还是水蒸的白嫩,刚接上去的细长头发披散在肩头,一时间竟辨不出男女,只有仔细观察喉结和胸.脯,才能看出是男孩。

  二爷看着他,神色平静,嗓音温和地问:“今天累不累?”

  张棉摇了摇头,“还好,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这样装着也不是个事儿,他不擅长,呆太久容易露馅儿,要是被发现就麻烦大了。

  二爷倒也没有为难他,说:“再忍忍,明天就好了。”

  闻,张棉松了口气。他真怕自己再在江家呆几天会被江裴之认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江裴之面前总有一种自己被看穿的感觉,希望这只是错觉。

  做完心理建设,张棉见二爷拿出一只盒子,打开,里面居然是衣服。

  二爷侧支着脑袋,笑说:“我特地让李特助重新买的。”

  中午那件衣服被江裴之打翻的饮料弄脏了,按理来说这会儿已经干透了,明天穿回去肯定是可以的,没必要再买一身衣服,于是张棉果断拒绝:“不用,我还是穿之前那件吧。”

  二爷轻咦了一声,两根手指拎起盒里面的衣服抖开,淡粉的纺织裙垂落下来,边角缀着精致的小雏菊绣花,后领半空,有一根系带。

  “怎么了,不好看吗?”他问。

  张棉抿了抿唇,心想这不是好看不好看的问题,而是他不喜欢穿裙子。

  见对方抗拒的样子,二爷没有强求,扔下裙子站起来,就在张棉以为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二爷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才懂照顾自己……”

  说着,他拉过少年的手,慢吞吞地吹起头发来。

  张棉的内心挣扎了几秒,而后任由对方去了,但很快,他注意到江文远的腿脚不是很方便。应该是今天被老太爷打得太狠了,一下午都还没有缓过来,直到现在还有些跛脚。

  “你腿上的伤严重吗?”张棉问。

  二爷满不在乎,淡淡然:“还行,死不了。”

  张棉:“你都这么老了,不也还是不懂照顾自己。”像是在回应二爷之前的话。

  老?

  二爷一愣,随即失笑:“哈哈哈哈,小兔崽子,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他屈指弹了弹张棉的后脑勺,恰逢这时候头发吹得差不多了,于是他拔掉吹风机放回去。

  看着江文远蹒跚的背影,张棉沉默地敛下眼睛。

  二爷重新躺回床上,见小屁孩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有些不是味儿。老实说,他一直觉得这孩子心思单纯,安静得很,很少笑,大多时候都是沉默寡的,不同于同龄人的活泼。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愈发冷漠了。

  二爷转移话题:“怎么,担心我了?”

  张棉下意识摇头,虽然弧度很轻微,但确实是实实在在否定了。

  见状,二爷收敛起笑容,倒没有说什么,而是敲了敲旁边的小药罐:“上来。”

  意思是叫张棉给他上药。

  张棉这才发现他身侧放了几瓶小药罐。

  二爷趴下去,身下垫着枕头,“给我上药。”

  张棉迟疑了下,余光瞥见江文远略微苍白的脸色,最后迟疑地放下手中的毛巾搭在肩上,屈起一条腿跪在江文远身边,小心翼翼地掀开他的衣服。

  睡衣被缓慢地掀开,两侧的肩胛骨形状十分优美,因为半趴的姿势导致其微微其突起,薄而紧实的皮肉在灯光下泛着冷光,肌理分明,质感强烈,唯一的缺陷是此刻遍布伤痕。

  老太爷下手不轻,显然是被气急了,落在腿上的拐杖伤了二爷的关节,落在背上的拐杖则留下了青紫的痕迹。

  张棉抿了抿嘴:“疼吗?”

  二爷微微眯起眼睛,显得有些困倦,没有回答,而是无精打采地看着电视里面嘻嘻哈哈的综艺,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

  张棉上完药后就放下衣服不吭声了,似乎是在等江文远什么时候回他自己房间。

  谁料二爷赖着不动,一副摆明了不走的架势。

  张棉:……

  熄灯时,二爷抱着人睡觉,浅浅的鼻息喷洒在少年后颈,他捏了捏对方的手,“怎么还是这么凉……”

  说着,抱得更紧了些。

  二爷是个天生畏寒的人,连夏天喝茶也要喝热茶,此时抱着张棉倒是不肯撒手了。

  隔天大早,李特助开车返回,吃早饭时二爷一副淡淡然的样子,硬是顶着老太爷的低气压带张棉全程平静地吃完了早饭。

  这回因为亲事被搅黄的缘故,老太爷正怄气呢,二爷走的时候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可见是气得不轻。

  坐在后车厢里,张棉捂着红红的脖子不肯松手,二爷闷笑两声,劝了几句就随他去了。

  “你家客房有虫子,咬我大一块,连衣领都遮不住……”少年声音沉闷地说。

  还偏偏咬在了脖子上。

  二爷单手撑着额头,没有为“咬人的虫子辩解”,而是撩了撩垂在少年胸前的头发,问:“要留着吗,挺好看的。”

  张棉想也不想就摇摇脑袋表示拒绝,捂着脖子冷声道:“不了,谢谢。”

  闻,二爷颇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倒也没强求,将少年送到学校后叮嘱了几句,然后便让李特助开车离开。

  张棉背着书包下车,茫然的在校门口站了几秒,直到有男生过来搭讪:“美女,留个qq号吗?”

  他慌乱地倒退几步,顿时反应过来这是江文远在戏弄他,把他扔在学校门口自己跑了。

  低头一看,身上的裙子都还没来得及换。

  眼神愈发冷漠平静。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