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59章 挑衅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张棉当然不会拒绝,为了趁早打散对方的猜忌和转移注意力,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只见江裴之站在树荫下,搓了搓掌心渗出来的细汗,状似羞涩地架好琴,“那、我开始了。”

  张棉以为他真紧张,于是道:“别紧张。”

  笼统来说两人只见过三次面。第一次是在江家老宅,那时候作为私生子的江裴之刚被接回去,张棉跟着阿韭去江家秘密取走一只羊角鼎,那时候张棉有意遮掩,因此江裴之对他印象不深。

  第二次是在女店长的奶茶店,作为小表弟的江裴之被女店长带去喝奶茶,张棉亲手做给他,他接过手后询问了张棉的名字。

  最后一次是奶茶店外面的意外相遇,江裴之跟在女店长身后,亲眼瞧见张棉上了他二叔的车,因为开车的人是李特助,所以江裴之不由对他多看了两眼。

  综上所述,尽管张棉换上女装后大变样,江裴之还是能一眼将他认出来。

  ……

  悠扬哀婉的琴声流淌出来,宛如情人在耳边低语,带着丝丝幽怨和呜咽。

  江裴之小少年手持琴弓,腰身窄而细,精致的眉眼微微低垂着,发梢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光芒,自从他架起那把琴开始,神情就变得柔和专注起来,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能将之打动。

  张棉屏息凝神,虽然他不懂音乐,也不像江文远那个怪胎一样有什么艺术细胞,但他还是不由得赞叹一声江裴之的水平不错。

  乐声有些哀伤……

  听着听着,张棉的思绪就有些忍不住飘远了,他想到那天阿韭狼狈逃跑的情形……

  那些直扣心扉的话忽然又模糊回响在脑海中,让他冰冷寂静的心跳动了几下。

  ——我知道你还没有完全丧失意识,这些堕落者阴险狡诈,你只能靠自己醒过来,不能被他们掌控。

  ——你还记得你的父母吗?你的兄弟朋友?他们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的!虽然我不是个称职的组长,但绝不会让你跟在恶魔身边。

  ——张棉,你绝不能任人掌控。

  ……

  黑壳手机的隐藏消息界面还是之前那条任务下达通知,自从郑少芩失踪、回归、阿韭消失后,张棉就很少再翻看手机里面的消息,他隐约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东西。

  他将目光落在手指的尾戒上,停驻片刻,随即又移开……

  他一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放走阿韭?

  心软?

  不……不是,他发现自己下不了手,无法轻易抹杀一个无辜的人,更何况这人曾经还跟自己有些微末的情分。

  想到这,他下意识抚上自己停止跳动的心脏,奇怪的是这里竟然蔓延出细密酸涩的痒意。说来可笑,身体死了却还是会感到疼痛,但在这种大部分感官都保留了的情况下,他失去了味觉。

  他的内脏器官已经停止运行。

  这具身体既不像死人也不像活人,以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方式维持着他的思维和行动,不堪一击却又强悍无匹。

  没有谁能真正伤害他……

  也许、也许阿韭说的对,他已经不是他了?他更像一个怪物。

  紧接着,蛰君的话又在脑海中响起。

  ——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事情总是跟你想的相违背,为什么有你在的地方总是厄运不断,跟你亲密的人,总是以各种方式被厄运纠缠……

  ——重生之人违背天钢轮常,不合五行阴阳,对这世界来说你就是驱逐者,错误的、不应该的存在的存在。凡事和你接触亲密的人必定会遭受恶难、苦运的纠缠,通通赶尽杀绝。

  ——想想你朋友的父亲,想想你的小表妹,他们都是因为你才死的……

  ——小家伙,你现在是我的了……

  ——从现在开始,你要记住我说过的所有话,不能违背、不能抗拒,永远臣服于我,忠诚于我,也永远不能背叛我。

  阿韭、阿韭……

  蛰君、蛰君……

  他轻轻捂住脸,感觉自己似乎被分裂成了无数张面孔,一半狰狞一半平静,体内澎湃汹涌的黑气翻腾起来,让他有些恍惚。

  张棉不禁用手指紧紧扣住身下的吊椅软垫,似要将血肉都磨蹭出来,用力极了。

  想到自己竟然有过杀.人的想法,即使那人是江文远,张棉依旧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不可思议。

  如果蛰君在这看到这副情形,大概会感慨一句他的思想竟然有了复苏迹象……按理来说他应当被同化的,在悄无声息中,成为一个真正的、邪恶的、污秽的、充满恶趣味的堕落者。

  放眼看去,拉琴人轻瞌着眼,恬淡安然,窝在摇椅上的人却好似要被肉眼不可见的黑气吞噬了。

  过了良久,张棉体内翻涌的棄重新归于平静,他一动不动地窝在吊椅上,就像只被遗弃的可怜虫。

  真的好像快要死掉了……

  他精神恍惚地想着,呆滞的目光从指缝里看出去,视线中浮现出虚景——他仰躺在血泊里,蛰君抱着他的头颅,长衫浸染上鲜血。

  在他耳边说:记住,不能背叛我哦……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我不会背叛你,我将永远忠诚你——主人。

  眼前的虚景浮现出蛰君模糊不清的脸,明明看不清,张棉却觉得他应该笑了。

  紧接着,蛰君留下一抹背影消失在无尽黑火中,像一根漂浮不定的柳絮,慢悠悠地远去……

  张棉眼中亮起一点光,随即成燎原之势簇拥成一团炙热的火,泯灭之前的点点清明,随着蛰君逐渐消失的虚影,慢慢归于平静……

  执着于自己是谁已经不重要,张棉只知道自己答应过那人,要完成他的嘱托。因为他说过:我现在很虚弱呢,小家伙,要拜托你了,为我寻找新的棄。

  ……

  不知道什么时候曲子结束。

  江裴之小少年放下琴问了几遍“好听吗”,可惜始终都没有等到回复。

  他见张棉一动不动地呆坐在吊椅上,于是一扫之前的羞涩之感走到张棉跟前,用力掰开对方覆在脸上的手,重复问:“好听吗?”

  张棉被对方这么一搅和,顿时回归现实,他默了默,沉下思绪,原本粗重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当然不能说自己根本没怎么听,而是夸赞道:“很好听。”

  嗓音不复之前尖锐刻意模仿出来的女声,反倒是略有些喑哑。

  张棉在这种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就这样简单地暴露出了男声,然后又在电光火石间反应过来,见江裴之没反应,他连忙补充:“你拉得很好,我刚刚听入神了。”

  这回不动声色的夸赞(拍马屁)倒是显得真诚不少。

  张棉见江裴之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自己那副男性嗓音,顿时安心下来,又吹了几波“彩虹屁”。

  江裴之作为被吹捧对象,当然能感受到对方的敷衍,于是他可怜巴巴地瘪了瘪嘴,指控道:“姐姐你骗人,你刚刚明明走神了。”

  张棉浑身一僵,差点没被这声姐姐给送走,只觉得浑身别扭:“咳咳咳,是、是吗……”

  即使如此,依旧难掩尴尬,他被江裴之的那声姐姐叫出了满胳膊的鸡皮疙瘩。

  江裴之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他余光瞥见二爷往这边走过来的身影,于是眼咕噜一转,磕磕绊绊地朝张棉说:“姐、姐姐……我想.亲.亲.你可以吗?”

  说着,靠近几几分。

  张棉冷漠的面色浮现出一缕古怪,灵敏地跳下吊椅,避开对方的靠近。

  “不行。”

  这要求放在熟人身上尚且觉得过于亲昵,更何况是才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张棉当然是拒绝了。不过再怎么亲昵的话从江裴之腼腆羞涩的嘴中说出来,都有种小孩子才能带来的纯情感,让人产生一种“自己拒绝他就是心思龌.龊”的错觉。

  “唔……好吧。”被拒绝的江裴之小少年明显有些伤心,难过地垂下眼睛。

  就在张棉准备安慰两句的时候,冰冷的手忽然被一只大手从旁边轻轻裹进去。

  温热,厚实。

  赶来的二爷斜瞥了江裴之一眼,带走张棉。

  那抹目光犹如实质般落到江裴之身上,跟之前的警告意味不同,这次裹藏了几缕微不可见的冰冷和玩味,像是在看一个跳不上戏台的小丑,又隐含着淡淡的危险和不以为然。

  仿佛被看透了心思的小·江裴之·丑悄然攥紧手中的琴弦,风一吹过,细长柔软的发丝飘逸起来,随即垂落在眼睑上遮挡住晦涩的目光。

  “嗤……”他冷漠讥诮一声。

  江文远迟早会被他赶出去。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