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58章 露馅了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像是无声读懂了少年眼中的意思,二爷借着夹菜的姿势压在张棉耳边说:“把屁.股抬起来。”

  张棉一愣,以为他又想做什么,顿时胆战心惊地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注意他们,于是稍微镇定下来。

  “干什么?”他问。

  二爷挑了挑眉,示意他看下面。

  张棉顺着他的手看过去,霎时间愣住,微抬起屁.股。

  原来是他之前坐下去的时候没注意,将裙子的边角压进去了,以至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露出了腿。

  二爷放在他腿上的手将被压进去的裙摆捋出来,随即坐直身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小崽子,你见过哪个正常人会在餐桌上发情?”

  他淡淡调侃着,余光瞥了眼少年愈发薄红的耳朵尖,以及那双向来平淡冷静的眸子被打破和谐,泛出丝丝涟漪来。

  以至于二爷觉得那副眼镜有点碍眼。

  张棉知道是自己误会江文远了,心下别扭,于是又开始走上自己跟自己怄气的道路,捏着筷子埋头苦吃。

  注意到两人小举动的江裴之夹了根青菜,忽然,胳膊肘碰翻玻璃杯,里面的橙汁瞬间飞溅流淌出来,打湿旁边人的衣服,也就是张棉。

  埋头苦吃的少年恍如一条被殃及的池鱼,瞬间变得脏兮兮,他捏着筷子楞楞抬起头,看起来有些呆。

  过了两秒他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抖落身上残余的果汁。

  “啊对不起,都怪我太粗心了!”

  江裴之一边拿纸来擦一边道歉,神色间既有不小心犯错后的懊悔,也有丝丝胆怯和害怕,像是害怕张棉会责备他。

  张棉本来想抚开他的手,却见小少年的神情认真且固执,于是犹豫两秒后捏着嗓子说:“没、没关系……”

  声音干瘪瘪的,像是死鸭子被掐住了喉咙。

  这是张棉第一次模仿女声,声音出口后便被自己吓了跳,顿时冷汗直冒,害怕自己被认出来。

  不过还好,这在其他人耳朵里跟感冒发烧的声音差不多,于是他们便直接以为张棉这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并没有抱有过多的关注。

  倒是二爷的眼皮,在听见少年如粗噶老树皮般的“劣质女声”后微不可见地跳了跳。

  江裴之闻,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不过很快又顶着副无辜的表情继续去擦张棉的衣服,嘴中道:“不,还是让我来吧,都怪我不小心打翻了杯子……”

  张棉抵不过他,便任由对方去了。

  拉扯间,江裴之似不经意般扯下“少女”脖子上的丝带,瞬间,张棉感觉到凉嗖嗖的。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在一旁默默看戏的二爷终于站起身,大手揽上“少女”的肩头,像是无声宣誓主权般硬生生插.进两人中间,冷瞥了江裴之一眼,并且同时阻隔了众人的视线。

  张棉连忙重新系上丝带,遮盖住微微凸起的喉结。

  “失陪。”

  二爷极为彬彬有礼的退席,而后带着张棉离开,徒留江裴之一个人在原地尴尬。

  刚刚江文远那一记眼神,冷淡中含着警示,像是知道江裴之要做什么,但又念在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找事儿的份儿上,二爷没有说破,算是绕过他了。

  被警告了的江裴之丝毫不以为然,虽然被人看破小心思,但他一点也不慌乱,甚至还有心思继续留在原地装可怜。

  相处这么久,老太爷已经对乖巧聪明的江裴之产生了怜爱之情,于是,他招招手对江裴之说:“坐吧,让你二叔忙去……他现在有心上人了,宝贝得紧。”

  语气间,听得出来对江文远颇有些不悦。

  闻,冰释前嫌的李父跟老太爷碰了碰酒杯,淡淡道:“就让小辈们谈去吧,有些事儿咱们大人就别插手了,我看文远他很有主见,跟我们家清竹不是很合适,之前说的那些依我看就算了吧……”小说更新最快手机端:sm.xs.

  老太爷没回话,闷头抿了一口酒,看得出来对张棉不是很满意,心底还是更钟意李家女儿,不过经过江文远这么一搅和,心高气傲的李父肯定是不会再同意了。

  想到这,老太爷重重叹了口气。

  李清竹倒是没什么想法,她本来今天就只是来看看而已,“相亲”这事儿是长辈的口头词,她可没承认。

  下午,李家人回去,没有继续在江家逗留,老太爷深知这门亲事吹黄了,因此没有强求,爽快地送人离开。

  送完人,老太爷一杵拐杖,压抑许久的怒气再也抑制不住,对打扫卫生的阿姨说:

  “把那孽.障给我叫出来!我倒要看看现在这个家是谁做主,他今天到底知不知道错……这个孽障、孽障!”

  在江家工作这么久,这还是阿姨第一次瞧见老先生这么生气,不由得暗自为二爷抹了把汗。

  ……

  换了身新衣服的少年窝在吊椅上无聊地玩着手机,阳光透过后花园顶端的缝隙洒进来。

  裙子被阿姨拿去洗了,他穿的是江家专门给客人准备的衣服,没有什么性别之分,简单舒适的短衫短裤而已。

  游戏里面的贪吃蛇吃了很多“小点点”,长得十分粗.长。

  江裴之还没走近就看见吊椅外垂着的一截小腿,白皙修长,在阳光的晕染下仿佛能白瞎人眼。

  他拿着小提琴过去,窝在椅子里面的“少女”抬起眼睛朝他看过来。江裴之乖巧地打了声招呼,然后状似无意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闻,张棉心中一紧,瞌睡虫瞬间跑了个干净,他沉默几秒,捏着嗓子问:“在哪儿?”

  江裴之其实早就想起他是谁了,不然也不会有故意将果汁打翻的举动,不过这些他肯定是不会告诉张棉的。

  于是他假意摇了摇头,像是故意钓张棉胃口般道:“记不太清楚了,只觉得看你有些面熟。”

  闻,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认出来的张棉瞬间松了口气,继续捏着嗓子说:“那应该是你记错了……”

  江裴之听着他的声音,古怪地笑了笑,低头嗯了声,道:“我给你拉琴听,好不好?”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