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49章 揪头发!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裴之身上的棄虽然不如江文远那样浓郁,但也是极为难得的。要知道,不是每个活人都具备棄,这玩意儿存在于阴世,活人只有在恶欲达到一定程度后才会产生。

  棄作为一种力量,能为阴世人所用。存于活人体内的棄,对于邪恶贪婪的堕落者来说,是精纯的力量来源。

  他们对棄,有种本能的渴望,并且无法抗拒。

  那天晚上光是嗅着江文远身上的味道,张棉就有些蠢蠢欲动了,连带着抗拒和厌恶都淡去许多。

  这样一来,张棉对见过几面的江裴之就自然而然有种好感。

  钓鱼地在乡下,李特助开车驶出市中心,刚开始还是宽阔的大马路,直到后来,路越来越窄,越来越泥泞,崎岖不平。

  值得一提的是绿色越来越多,树木茂密,下车的时候,还可以看见半山腰隐着农家。

  车子没办法直接开到目的地,他们走了半个小时的小路。

  当到达目的地时,一股草木清香扑面而来,不远处扎着几个帐篷,几条原木长桌,桌上摆放着精致的西式甜点、剔透水果、开了木塞的红酒、垒成小金字塔形的高脚杯……

  五六个人在湖边钓鱼,头上戴着棒球帽或草帽,躺在折叠摇椅上,周遭全是清凉的树荫,偶尔侧首交谈,闲散适然。

  江文远也在其中,躺在最中间的摇椅上,背对着张棉,只露出一个后脑勺。

  不得不说,这副钓鱼的场景只体现出了两个字,不是接地气,而是:讲究。

  另外几个人明显是跟来伺候的,张棉看了看,没有熟面孔,倒是看见了之前在马场见过的那个大肥猪。

  贾总看起来有些落魄,前几日意气风发的模样消失无踪,他没有钓鱼,而是捧着一盘葡萄弯腰从帐篷里出来,站在江文远身边说着些什么,神情间有些谄媚。

  李特助带着张棉过去,贾总恰好离开。他和江文远虚与委蛇这么久,不就是想让江文远手下留情、不要针对自己的公司了嘛!可这孙.子就是死活不松口,说什么吃了的豆腐要连本带利吐回来,以后有事儿没事儿别在他儿子面前晃悠!

  当然,张棉不知道这些。

  二爷瞧见来人,直接将人拉到腿上。

  “坐。”

  看到这一幕,李特助的眼皮跳了跳,不停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老太爷不会知道的、老太爷不会知道的、老太爷不会知道的……

  少年身体略微有些僵硬,挣扎了一下,反扣住江文远的手从他腿上站起来,顺便解释:“不用,我不累。”

  二爷的手腕被扣住不能动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挣脱不开少年的钳制。

  这让他微微有些意外,正欲说什么时,其他几个钓鱼的老狐狸突然出声,指着江文远的那根鱼线,笑说:“……刚刚动了,又被你吓跑了……”

  “欸,江总,钓鱼专心点儿……”

  “□□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可惜了刚刚那条大鱼……哈哈哈哈……”

  众人纷纷调侃,语气诙谐,颇有几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张棉哪能听不出来,沉着脸红了耳朵。

  李特助一边做心理建设,一边到别处忙去了,安排中午的野炊烧烤。

  今天这场钓鱼是江文远安排的,除开贾总,请来的都是交情不错的世家朋友,或者经常有商业往来的集团老总。

  大多穿着低调,看起来平平无奇。

  二爷被众人调侃,脸上笑意淡淡,表情不变,将鱼竿搁在摇椅扶手上面的固定架上,微微抬起头,优越的下颌线拉长,寡淡温和的目光跃出来,落在张棉脸上。

  略有几分探究。

  “这孩子最近有点叛逆,老跟我唱反调。”眼睛虽然在看张棉,话却是对众人说的。

  有上次在马场的人反应过来,笑呵呵地说:“□□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既然收了人家做干儿子,就不能老训他,我家那混球就是个不听话的主儿,你说往西,他铁定往东!”

  话落,众人哈哈大笑。

  二爷收回视线,又恢复成之前懒漫的模样:“小孩有时候该捧着,不过捧之前要好好磨磨爪子……”

  这话似乎意有所指。

  张棉不笨,他听得出来,因此有些窝火,不过面上并没有显现出来,只是在江文远说完之后悄咪咪揪断了他的一撮头发。

  江文远应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理发了,头发有些略长,尽管戴着棒球帽,但是后颈窝处垂顺着不少头发,一揪一个准。

  呼……

  舒坦了。

  少年这样想到,捻在指腹间的头发被无情抛弃,洋洋洒洒落到地上,心间徒然胀大的恶趣味也随之消散。

  粗略一看,这撮头发似乎还不少。

  不过很快张棉就愣了愣,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刚刚那一刹那,满脑子都被报复心理所占据,只想不计后果让得罪自己的人付出代价,不论以何种方式,也不管会产生什么后果。

  被揪断头发的二爷猛地吃痛,一向风轻云淡的表情微微裂开,眼睛里泛出生理性泪花,掩藏在干净的镜片下面,罕见的有几分滑稽。

  今天把人叫来,本来想让他磋磨磋磨贾总,有自己撑腰,他想怎么报复都可以,只要不闹出什么大乱子。

  但万万没想到,这小屁孩竟然敢揪他头发!

  金枝玉叶了三十几年的二爷还从来没有被人揪过头发,这一揪,可把“细皮嫩肉”的老男人给疼坏了。

  换谁谁都疼!

  好在动静不大,二爷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默默瞥了少年一眼,对旁边人说:“给他拿副钓具,搬个板凳来。”

  于是很快,张棉就被迫坐在江文远身边的小板凳上,手里握着鱼竿开始钓鱼。

  他作为一名合格的透明背景板,完全符合其特性,十分称职合格,简而之就是:话少、静静、不吭声。

  偶尔,躺在摇椅上面的大佬们会谈谈钓鱼经验,谈谈企业上的事儿,又或者跟八婆似的谈谈豪门间的“狗血大剧”。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相衬之下,坐在小板凳上面的少年看起来就有些可怜兮兮的。

  好吧,其实这只是李特助一个人以为的,张棉本人并不这么觉得。

  他握着鱼竿,望着平静的水面微微有些晃神,只记得上次像这样钓鱼,还是小时候和父亲一起。

  虽然这些记忆已经随着□□死去,但回忆起来时竟还有些滚烫,直直烫进他心底。

  恰逢这时二爷扭头看他。

  张棉坐在小板凳上仰起头,一个荒谬的念头浮现。

  他竟然从江文远眼睛里看到了……慈祥?和他爸一样?!

  少年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到了,差点从小板凳上滚下来。

  二爷挑眉:“凳子太小了?”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