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23章 相遇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拿手捶了捶自己的脑袋,神情痛苦:“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你让我静静!我暂时不想谈这件事……我没有讨厌你,只是不想再见到你!”

  张棉不明所以,听得云里雾里,刚想拍拍郝杨的肩膀以示安慰,却没想到被郝杨直接躲了过去。

  “郝哥……”

  张棉下意识叫他,结果被郝杨瞪了一眼,他眼睛通红,哑声道:“都说了不准再这么叫我。”

  语气不善。

  张棉垂下眼帘,抿了抿唇,没吭声。

  紧接着,郝杨狠狠揉了把脸,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以后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想见到你。”

  好友的态度忽然转变,张棉其实是难过的,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郝杨今天来学校确实有事:带司机老刘专程来学校搬东西。然而趁着间隙,他没忍住偷偷来找了张棉,所以才有了如今这一幕。

  郝杨说完就离开,这一次张棉没有阻拦。

  张棉现在基本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郝杨离开学校的这几天肯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郝杨是他屈指可数的朋友,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张棉都十分珍惜。

  郝杨对朋友好到没话说,身上没有半点官二代的架子,为人很坦率。

  郝杨刚刚的话张棉没听懂,可能暂时也不会懂。

  他不知道的是,郝杨这几天快被郝母的责备压得喘不过起来了,心里的自责和愧疚堆积成山,郝杨一直过不去心里那道槛,所以今天才趁着来学校的空隙来找张棉。

  那些话更像是郝杨的一种宣泄,没头没尾,不在乎张棉听没听懂,郝杨只是想让自己心里好受些。

  张棉被郝杨搅得心事重重,他下意识摸了摸左手上的戒指,感觉它在发烫。

  黑壳手机在裤兜里振动起来,张棉拿出来看了看,短信界面那里更新了一则消息。

  荣藤馆在这时候出任务了,让张棉明天早上到组长那里接受安排。小说首发.xs.m.xs.

  荣藤馆的任务?

  来的真突然,郑少芩刚把戒指给他,任务就来了。

  阿韭早在之前就告诉过张棉,荣藤馆里的事情不需要了解太多,只需要知道怎样照着做就行。

  张棉将阿韭这句话贯彻的很彻底,他心里没起多少波澜,看完信息后将手机重新揣回裤兜。

  晚上,张棉回到寝室,没有发现郝杨的身影。

  原本属于郝杨的床位空置下来,上面的被子不见了,寝室里有关郝杨的东西全部消失。

  张棉本想今晚跟郝杨谈谈,却没想到连郝杨的影子都没见到。

  郝杨的所有东西都被打包带走,一副不会再回来的样子。

  所以,郝杨今天是专程来学校拿东西的?他为什么不回来,要去哪儿?

  张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没想明白,于是在睡觉前给郝杨拨了个电话过去,本想好好谈谈,却没想到那边直接挂断。

  张棉不甘心,又拨了几个过去,结果全被挂断。

  他愣愣看着手机屏幕,有些不知所措。

  晚上失眠,因为想着郝杨的事情,凌晨两三点才睡着。

  醒来后又给郝杨打了几个电话过去,结果不出意外全被挂断。

  然而张棉来不及多想,荣藤馆的任务已经迫在眉睫,他不得不暂时将郝杨的事情放在一边,匆匆洗漱完之后离开学校。

  郝杨的反常不像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解决的,于是张棉只能暂且按捺下心中的焦虑,想着忙完荣藤馆的事情再说。

  他打车去了郊外那栋小别墅,也就是阿韭暂时居住的地方。

  别墅外面,张棉看见了郑少芩。

  女人正在浇花,身上穿着宽松的短袖短裤,别墅外面是一片绚烂的蔷薇花。

  看到张棉,郑少芩放下手里的喷花壶,她抬起头,露出一张艳丽的脸。

  “进来吧。”

  郑少芩带着张棉进屋,让张棉先坐在沙发上,她上楼去换衣服。

  张棉这次没有背书包,只带上了那只黑壳手机。他看了看四周,没有看见阿韭。

  郑少芩很快从楼梯上下来,高绑皮靴落在地上嗒嗒作响,她瞥了眼张棉,随即笑了笑,仿佛知道张棉在想什么。

  “组长在楼上休息,他之前受了点小伤。”

  闻,张棉点点头坐好,嗓音略微紧张:“他没事儿吧?”

  “小事小事,你别担心了,这次任务组长让我这次全面负责,喏——跟我走吧。”郑少芩甩了甩手上的车钥匙,示意张棉跟上。

  闻,张棉松了口气,见郑少芩这幅模样,他知道自己这次是见不到阿韭了。

  不多时,一辆低调普通的小轿车驶出h市,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开向不知名的地方。

  张棉坐在副驾驶座上,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干净斯文的侧脸冷冷淡淡,眉头微微拢起。

  郑少芩手里握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开口:“第一次接任务?”

  张棉嗯了声。

  郑少芩又问:“紧不紧张?”

  张棉摇头。

  郑少芩:“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吗?”

  张棉又摇头。

  郑少芩拧起眉,“阿韭那家伙没告诉你?”

  张棉把头转过来,指了指自己的手机,说:“组长昨晚发消息,叫我跟着少芩姐做就行了。”

  郑少芩闻,不再说话,暗地翻了个白眼,高贵冷艳的脸瞬间被拉低几个格调。

  张棉是第一次做荣藤馆的任务,自然不知道阿韭口中的“清扫工作”是什么,等到了目的地他才明白。

  这是一座跟h市一样繁华的城市,他们俩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了。

  郑少芩停好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提出一只行李箱,看起来有些沉重,张棉伸出手道:“我来吧。”

  郑少芩自然不会客气,爽快地给了他。

  张棉的力气本来就大,提着这只箱子毫不费劲。

  郑少芩带着张棉穿过喧嚷的街道,进入一家五星级酒店入住。

  她前几日就提前预约好了房间,但只预约了一间,此时带着张棉乘电梯上楼,看着就像是富婆在包.养小奶狗。

  ……

  张棉进去不久后,酒店外面停下一辆车子,李特助哭丧着脸从里面出来:“老板,你少喝点行吗?我会被老太爷骂死的。”

  李特助停好车,打开后驾驶座的车门从里面搀扶出一个男人,步履蹒跚地进入酒店。

  酒这玩意,多喝伤身。

  江文远其实也没喝多少,主要是今晚气氛好,旁人来劝酒的时候他忍不住多喝了两杯。

  李特助是跟自家老板来这出差的,这会儿扶着江文远虽然不费劲,但心里面负担重。

  少喝少喝……多喝伤身啊,要是让老太爷知道了还不得骂死自己!

  呼呼呼……

  总算到了,等李特助进了酒店,乘上电梯,刷了房卡,这才把人扶进去。

  江二爷倒在沙发上,雪纺衬衫解开了两颗纽扣,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起身坐好。

  二爷喝醉后酒品很好,不哭也不闹,除了现在头发有点乱,脸有点红之外,看起来跟常人没什么区别。

  李特助忙前忙后,不知从哪儿端了碗醒酒茶回来。他一只膝盖跪在二爷身侧,举着瓷碗,看样子是准备亲自给二爷喂下去。

  江文远:“……”

  一只手夺走醒酒茶,二爷取下眼镜对李特助说:“行了,你出去吧,我现在好多了。”

  习惯听老板话的李特助,许是天生被奴役惯了,很听话地站起身,他犹犹豫豫地松开手,果真一步三回头地准备离开。

  “等等。”二爷忽然出声。

  刚一脚迈出门槛的李特助,脚一缩,又乐颠颠地跑回自家老板身边。

  二爷喝了口醒酒茶,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再睁开眼时多了几分清醒。

  “看看这几天能不能空出行程,我想去见见艾达。”

  艾达是条苏格兰牧羊犬,江二爷年轻那会儿的“挚友”,本来有十几年的寿命,却因为前几年的车祸,落成现在这副样子。

  医生说最多再活三个月,它之前内脏损坏严重,全靠用药物延续生命。

  闻,李特助立刻掏出手机,调出行程安排表看了看,回答道:“可以的,后天有时间。”

  听到“艾达”这名字,李特助原本高高兴兴的表情收敛了些,他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自家老板,那男人已经放下瓷碗仰躺在沙发上,露出来的喉结微微耸动了几下。

  “老……老板。”李特助上前几步。

  江二爷这半生养过两条狗,一条为他而死,另一条也为他而死。都说牧羊犬很聪明,这条牧羊犬也不例外,它在前几年那场车祸里护在主人身前,让主人平安脱险。

  二爷扬起脑袋,手腕上的大木佛珠颗颗圆润,他对准备上前的李特助说:“出去。”语气冷淡。

  二爷前几年信佛的原因,李特助是知道的。

  李特助自己是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约莫比江文远还要大上几岁。

  他不是很明白,一条狗和一个人之间的感情能深到哪种程度。也不是很明白,那些把狗放在心尖上的人是怎么想的。

  扪心自问,他做不到像自家老板这样,能够把狗看做自己的挚亲。

  或许是因为狗狗独一无二的忠诚,人类付出的感情有时候也有着超乎想象的纯粹。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