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12章 羊角鼎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郝杨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两把,他闻毫不客气地挑眉,霸气侧漏:“你个小弱鸡仔哪来的肌肉,健什么身,郝哥会罩不住你?”

  郝杨像一坛被打翻的醋坛子,有些不甘心地酸了一会儿,还是最后店主把菜端上来,他才埋进了美食的海洋里畅游,暂时放过张棉。

  店虽小,却干净,菜又好,辛辣酸爽,很能满足年轻人的胃口,所以客源多。

  等张棉吃完放下筷子,郝杨已经干掉三碗米饭了。

  饭后,郝杨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再一抹嘴,喝了口茶清清胃,神情舒坦。

  郝杨知道张棉的性格,爽快地aa制,没抢着一个人付钱。

  郝杨在饭馆老板那结完帐,扭头一看,发现张棉站在店门外面,靠着墙,前面有一个可爱瘦弱的女孩。

  郝杨走过去,隐隐听到女孩在说话,“对不起”、“那封情书”……

  女孩的声音并不大,很快被淹没在鼎沸的人声,郝杨只听到了几个字眼。

  他走过去,拍拍张棉的肩,看清小女孩的脸,青涩稚嫩,十六七岁的样子,衣着简单朴素。

  女孩见到陌生人有些局促,她不安地低下头,两根手指下意识搅在一起,“那……棉哥哥,我先走了。”

  张棉点点头。

  郝杨看见张棉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女孩柔顺地笑弯眼睛,褪去几分不安,看起来很腼腆,两人十分亲近,举止自然。

  不像朋友,更像亲人。

  女孩走后,郝杨拐了拐张棉的胳膊,两人往学校走,郝杨问:“那小姑娘是你谁?”

  张棉掳了掳衣服帽子,将它戴上,瘦长的身体裹在黑色外套里,“我表妹,现在读高二,比较内向,郝哥你刚刚吓到她了。”

  闻,郝杨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两人一起回到寝室。

  他们俩吃了个午饭回去,发现寝室里的人都差不多到齐了。

  自从陈宏搬离寝室后,多了一个空置床位,学校就又安排学生住进来,是个大一学生。

  有人向郝杨和张棉打招呼,和往常一样,约郝杨下午打球,郝杨爽快地答应了,然后扭头问张棉去不去。

  张棉拒绝了,他脱掉衣服躺到床上,从枕头底下摸出黑皮笔记本。

  笔帽扭开,细尖渗出墨。张棉皱着眉,在纸上写下这么一段话。

  ――那晚没想过答应,但心里一直有道声音在蛊惑。后来想了很久,我的确受到了蛊惑,可那道声音告诉我:蛊惑是善意的。

  张棉背来的布包放在床脚,里面除了书本外,还有两部手机。

  一部是半旧的翻盖手机,还有一部是崭新的黑壳手机,外壳略厚,样式普通,上面没有任何标识。那是阿韭给他的。

  初春来临,柳条抽枝,许多人都换上了两件套。张棉的下半学期生活,开始了。

  h市,叁搽道古玩拍卖会。

  李特助提着包从车上下来,司机老刘打着方向盘,开着低调的保时捷慢悠悠地去停车。

  江二爷踩着小皮鞋走进会场,立马有工作人员迎上来带他去雅座。

  李特助跟在江二爷身后,每逢熟人打招呼说“江老板好久不见”,李特助出于职业素养都会跟自家老板一块看过去,然后笑眯眯地听那些人跟二爷寒暄。

  有人问:“老太爷最近身体怎么样?”

  江二爷坐在大椅上,双手摊开微扣放在膝头,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深灰色裤管往上缩,露出半截棉袜和脚踝。

  他回答:“身体不错,前两天还跟几个老朋友一块去爬了芽淼山。”

  那人闻便笑起来,夸江老太爷身子硬朗,不减当年。

  两人没聊多久,因为很快,拍卖会就开始了。

  一件件呈上来的古玩千奇百怪,圆台上的拍卖师敲着小锤子,底下传来一声又一声报数。

  等到差不多后半场的时候,江二爷旁边有人问:“江老板还没有钟意的?”

  二爷淡淡嗯了声。

  那人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见江文远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也就识趣地息声了,端正坐好。

  李特助瞄了瞄手里小册子,俯身在江二爷耳边说:“老板,那只鼎马上就来了。”

  他说完不久后,一只四方羊角小鼎出现在圆台上。拍卖师用戴着白手套的手轻轻描绘着羊角小鼎上的兽纹,口里介绍着相关信息。

  底价两千五百万,每次报数不低于两百万。

  那只小鼎两个巴掌大小,浑身乌黑,古朴厚重,鼎身兽纹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不辨牛马,不似蛇鸭。

  刚开始报数的声音此起彼伏,后来江二爷下场,人就慢慢少了。

  等李特助把东西拍下,价格刚好卡在六千万,在这诸多古玩中,提不上多出众。

  羊角小鼎在这场拍卖会里算不得什么,偏偏入了江文远的眼,旁人不解:“江老板买这鼎,是有什么特殊寓意吗?”

  李特助听到这句话,在心底默默嘀咕:还能有什么,不就老太爷喜欢么,老板孝顺,要把这鼎送给老太爷祝寿……

  李特助已经收好小册子了,没打算再用,反正今天跟自家老板来这里的目的只是拍下这只鼎,现在任务完成,他已经没什么事情要做了,只等退场。

  江二爷这时靠在椅背上,单手拨着手里的大佛珠,淡淡道:“为人子孙,多尽孝道而已。”

  江老太爷不慕文人字画,不爱青白古瓷,只钟意鼎,总说有“兴盛”之意。

  那人了然地笑了笑,约莫是想到江家老太爷不久后的大寿,没有再问下去。

  拍卖会结束后,江二爷离场,李特助跟着自家老板回公司,司机在前面开车。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本来拍鼎这件事交给李特助就好,但二爷还是亲自走了一趟,看得出来他对江老太爷的上心。

  江家百年望族,子孙辈中能得江老太爷欢心的,唯江文远一人。

  ……

  开学后一个月,张棉找了份工作,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快没钱了。工作地点在一家奶茶店,离学校不远,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

  a大图书馆,木制桌椅排排罗列整齐,书籍万千,不少学生坐在里面看书。

  一个靠窗的位置,张棉将桌上的空牛奶盒扔进垃圾桶,他把书合上夹在胳膊里,在图书管理员那里完成了登记。

  然后他单肩挎着背包出了学校,在奶茶店里开始干活。

  不轻不重的活,每天兑制奶茶和打扫卫生。

  店主很满意张棉的踏实能干,特别是在张棉来后,店里的生意明显好了不少。虽然那些来买奶茶的小女生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店主还是很高兴,给张棉发工资也发得爽快。

  刚开始三千二,现在三千六。

  奶茶店里忙活的少年脱了薄外套,脖子上系着店员专用的橘色围裙,在柜台后面有条不紊地应付客人,兑制奶茶的时候手法娴熟。

  橙色围裙上有卡通熊,张棉瘦长的手指落上去,有时候会不经意扫过熊的鼻子。

  捧着奶茶的女孩们临走时,会看见一个斯文秀气的少年用他干净的眼睛注视自己:“欢迎下次光临。”

  等买卖高峰期过去,成群结队的女孩们依依不舍地走出店门,她们转瞬被人潮冲散,四散而去。

  奶茶店一下子清净起来,张棉拿了抹布,到前面去擦小桌子。

  那只被张棉丢在柜台底下的书包传出手机提示音,张棉原本擦桌子的动作一顿。

  他洗干净抹布后回到柜台,拉开书包拉链,从夹层里拿出一个黑壳手机。打开,看到一条没有任何注名的短信。

  ――我来找你。

  张棉知道这是谁发来的,阿韭走前跟他说过,这部手机除了荣藤馆,只有组长有权限发消息。

  阿韭手里的第九分组原本有四个组员,现在多了一个张棉,一共五个。

  阿韭在寒假天训练张棉时提到过荣藤馆几次,但没有多说,张棉只知道那是一个神神秘秘的组织。

  阿韭所说的基础训练在前期只是简单的体能训练而已,张棉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奇特的地方。

  张棉那时提了一句,没想到阿韭听完之后瞥了他一眼,先是笑了笑,然后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不满足现在所接触到的吗?没办法,你级别太低了。”

  阿韭说馆内等级森严,所有成员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一般而,组员为丁级,掌管一个分组的组长为丙级。

  比如说张棉,他就是普通的丁级。

  当然也有例外,荣藤馆里的少数特殊组员可以跟组长同为丙级。

  在荣藤馆派发的任务中,一个一级任务只会出动两个丁级组员。

  张棉还记得自己当时问过阿韭,问他是什么等级,那个高大男人在沉默一瞬后,把手伸出窗外。

  绒雪落在男人粗糙的掌心里,他脸上的黑纹似乎动了动,沉闷低缓的声音回答说:“乙。”

  寒假天结束后,阿韭神秘消失,只告诉张棉训练还没有结束,他会来找他的。

  这不,真来了。

  张棉动了动手指,在屏幕上敲下几个字:我在h市,a大惠覃街的一家奶茶店,对面有家银.行。

  他刚发完消息不久,手机就振动起来,那边很快回复了消息。

  ――抬头。

  张棉下意识抬起头。

  奶茶店的玻璃又大又光滑,阳光撒进来,不少小巧的桌椅都蒙上暖色。少年站在柜台后面,整个人都沐浴在了阳光里,抬头的那瞬间,带着懵懂和呆愣。

  黑壳手机握在张棉骨节细长的手里,每一寸往上卷的长袖都褶皱分明,毛绒绒的发顶似乎有光晕。

  张棉看见了从门外走进来的阿韭,他身上依旧穿着那件黑色风衣,脸上戴着口罩。

  两人视线在空中短暂相撞。

  阿韭朝张棉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两个多月不见的时间,阿韭脸上多了道伤疤,不深不浅的伤口落在额头正中间,已经开始结痂了,不过依然很骇人。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