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帝听完愣了一下,他原来只是存心逗弄一下皇后,不曾想她竟然说出这样一番惊天动地之语。

  本欲扶起皇后,谁知竟然纹丝不动,顿时敛眉正色:“皇后为何突然这般言语?又怎会想到这些?”

  夫妻相伴几载,他对身边人也算是了解甚详,作为皇后能统御后宫,赏罚分明,作为妻子,恭谨贤德,温婉良淑,堪为天下之表率。

  整个人如庙里的菩萨一般,从不出错,没做过一件逾矩之事,循规蹈矩。

  他很是好奇是什么驱使着她竟然会如此反常,置平时的形象于不顾,竟然甘愿冒着沾染朝政的的风险来劝自己呢?

  “陛下说笑了,臣妾幸得皇家垂怜,与陛下结縭数载,复又得陛下恩重,以后位相待,承制于萧氏,自是夙兴夜寐,恐负陛下之所托,又惧坠皇室之威名。”

  抬头见皇帝的脸色如常,这才又接着道:“臣妾见陛下体恤百姓,轻徭薄赋,鼓励农桑,又因为这天下黎民,日夜辗转,心中也想替您分忧。只是臣妾蠢笨,既没班婕妤之才,又无长孙之贤,自然不敢妄言。”

  “如今机缘巧合之下,发现这药酒的妙用,自然想着能尽臣妾一分心力,才不辜负陛下厚爱,不负陛下所托。”

  皇后很清楚皇帝这个人因为幼时就被赋予重任,被教导江山社稷为重,又经过先帝一朝的波折,登基后自然勤于政务,宵衣旰食,于其他事情上并不上心。例如这后宫诸事,基本上不过问,都由她这个皇后主持。

  但是皇帝也有禁忌,那就是不能插手朝政之事,尤其是经历过前汪贵妃和汪阁老的事情之后。

  曾经有一位后宫嫔妃仗着是潜邸的老人,在陛下登基后不久,因不满父兄政绩考核,就妄想干扰陛下,使其父兄升职,就被皇帝厌弃,直接贬为了最低的份位。

  从此以后后宫诸人再也不敢肆意妄为。

  皇后一直恪守这个界限,但是这次却破例了。

  四周一片寂静,沉默的可怕,就连来换茶水的宫女都不敢耽搁,踩着比往日轻上十倍的步伐退了出去。

  皇帝叹了口气:“起来吧。”

  “臣妾,不敢。”

  “不敢?!你刚刚怎么那般伶牙俐齿?”上前一步扶起了跪着的皇后,“朕都不知道自己的皇后竟然有魏征之才,往日还真是小瞧了。”

  皇后动了动跪麻了的腿,低眉道:“魏征直谏也是得遇明主,臣妾自然不敢与魏征相提并论,但也知陛下宽厚仁慈,最是体恤百姓,这才大胆妄言,还望陛下赎罪。”

  这话也不假,今上登基后,广开言路,积极纳谏,从不因私心就治罪于他人。皇后也是赌一把,知道这不是内帷私事,自己也不是为了私利,若是说有私心,也是为了这天下所有的妇孺罢了。

  皇帝就算怪罪自己,最多也不过是个禁足,值得了。

  皇帝听完神色不明,瞧了瞧低眉顺眼的皇后,轻嗤了一声,“若是怪罪于你,朕岂不就是一个昏君不成?”

  皇后立时脸就白了,纵使她再是镇定自若,也承受不起皇帝的一句昏君,“臣妾不敢!”又要再次跪下,只是动作太过迅速,身体突然有一些摇晃,原以为要摔倒。

  却没成想被皇帝一把抱住了,“不想要腿了?”明明是责备,但带了丝丝心疼。

  皇后这才小心翼翼的看向皇帝,见他脸上竟然无丝毫怒气,甚至还双眸含笑,正看着自己。

  这才大着胆子试探着说道:“陛下,您,您没有生气?”

  “生气?”皇帝一挑眉,“朕的皇后这么关心天下百姓,朕还敢生气?”

  见皇帝不像是反讽,这才又回到原来的话题:“那药酒的事情,陛下?”

  皇帝看了一下向来温婉贤良的妻子,如今满怀期待,就连眼睛里都闪着星光,脱口而出:“朕允了。”

  “谢陛下。”皇后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扩大了几分。

  皇帝趁机揽过皇后,在耳边低语:“既然朕允了皇后所求之事,那梓童是不是也要满足朕所求?”

  看出皇帝不怀好意,皇后娇笑一声,“陛下,臣妾还没说完呢。”

  “改日再说也是一样。”说完就抱着皇后朝内室走去。

  皇后梗了一下,“陛下,你让臣妾问询陈夫人之事,臣妾已经……”

  话还没说完就被皇帝堵住了嘴,室内只剩下一片喘息声。

  清晨待皇帝离去,一群宫女太监这才轻声走到室内,侍奉皇后起床。

  一阵儿环佩叮当,才算是结束了皇后的梳洗打扮,诸人退去,只留下皇后贴身侍奉的绿柳。

  眼见四周无人,绿柳这才说道:“娘娘,您真是太过冒险了。”

  她没想到昨晚娘娘这次竟然做得这么大。

  她之前以为娘娘听过就忘记了,也就怕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不曾想,娘娘还真是不声不响就把事情给做了。

  先是命人私下把药酒的消息泄露给冯贤妃,又故意装作封锁消息,激起冯贤妃的好奇之心,让她自己一点点去抽丝剥茧,得出“真相”,以为是自己发现的药酒秘密。

  就这样一步步把冯贤妃引入局中,从而引出这药酒之事。

  可以说从皇后应允陈夫人之事的时候,就一步步做好了这个局。

  虽然从始至终皇后并无害人之心,但倘若被皇帝或者是其他人发现,这是皇后做的一个局。必然少不了一番是非,甚至可能会被皇帝厌弃。

  “娘娘,您可还有小皇子呢。”何必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知道绿柳也是为自己考虑,于是安慰道:“好啦,别皱眉头了,不会有下一次啦。”

  “奴婢才不信呢。”

  “你这小丫头,别胡闹了,快去同陈夫人传个信。”皇上已经答应,自然最先通知的就是陈夫人。

  “是,奴婢这就安排。”

  “哦,对了,同陈夫人说,房子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昨晚虽没同皇帝说房子的事情,但是这个要求的话,不会不答应的,何况就算皇帝不答应,就凭自己的私产,她也可以给得起的。

  皇后的消息来的时候,王姝正在陪孩子玩耍呢,说是玩耍其实也不算是,总的来说应该算是寓教于乐吧。

  当听闻酒精的事情被皇帝采纳之后,她一时兴奋的都想蹦起来,像阿源那般。

  当然如果不顾及周围眼光的话。

  “真的?!”

  得到了周围人的确定答复,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了。

  “陈夫人,娘娘说房子的事情也有眉目了。”

  “哇。”这就叫好事成双吗?

  等宫人离去,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王姝才算是冷静了下来。

  她当时说要房子,这本就是随口一言,没抱什么大的期望,没想到皇后却把它放在了心上。

  不久的将来,可能真的会得到一座房子。

  等到陈留芳回来,这又他说起此事,“没想到呀,皇后娘娘果然信守承诺。”这才是一诺千金。

  拍拍胸脯道:“以后家里吃的、用的、住的、穿的都由我包了。”

  没想到来到古代,竟然还能成为一个地主婆,可是赚大发了!。

  陈留芳发作拱手拜托状:“好,那以后我们父子二人就辛苦夫人了。”

  “好说,好说。”表情甚是得意。

  一旁的陈源看了也模仿着,“好说,好说。”

  明明嘴都不利索呢,就学着大人的样子,说话也是慢悠悠的,显得蠢萌可爱。

  王姝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你这小鬼头有什么钱?还好说?”

  逗得他呵呵直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