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夫妻二人回到家中,阿源已经睡着了。

  “可还哭闹得厉害?”

  “今日少爷可是乖巧了,许是新得了宠物,玩得高兴,最后都累的睡着了。”

  王姝还是不放心,同陈留芳一起来到儿子的卧室,果然睡得正是香甜,小嘴微张,一只手还搭在脸上,连薄被都被踢到了一侧。

  帮儿子重新掖了掖被子,两人才又轻手轻脚地出来了,“一会儿备些温水。”这孩子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喝水。

  “放心吧,他们会照顾好孩子的。”陈留芳牵着王姝的手朝外面走去。

  王姝也知道,可就是不放心,尤其是把孩子丢在家里半天,更是愧疚不已。

  尽管他玩的高兴的很,丝毫没有想起自己这个老母亲。

  王姝:“……”

  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人也就不再提了,清淡过着自己的生活。王姝只希望皇后娘娘能够给力一些,能上皇帝应允此事。

  皇宫

  “绿柳,去看看莲子粥好了没?”皇后半躺在凉榻上,整个人显得愈发的懒散,但是眉宇间却又仿佛掩藏着许多心事。

  “是,娘娘。”丫鬟看向自家娘娘欲言又止,随即又咬了咬牙说道:“您又何必趟这趟浑水呢?”但是又想到主子一旦决定的事情别人都劝不了,这才打住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她自然知道自家娘娘这几日愁眉不展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那人应承陈夫人的话。要她说自家娘娘把这话告诉皇帝就好了,至于皇上答不答应,自然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了。

  娘娘又何必耗费心力去帮陈夫人筹谋此事呢?

  皇后睥了绿柳一眼,从小伴自己长大的丫鬟,她也了解,无非就是不想让自己沾染其中,免得落得一个染指朝政的罪名。

  “陈夫人一弱女子尚能想到为天下女人考虑,本宫身为皇后,不仅是天下之母,又同为女人和母亲,又怎能因惧怕这些无谓的罪名而退缩呢?”

  绿柳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于她而言,十几年朝夕相伴的皇后娘娘,自然要远重于天下其他人,焦急道:“可是,娘娘……”

  皇后止住了她的话,“去把粥备好,近日天气烦闷,这莲子最是清心,消火。”

  绿柳这才不情不愿地退下。

  等丫鬟退去,皇后接着闭目养神,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两侧的扶手。

  也不知这冯贤妃几时生产,算算日子应该也就到这几天了吧。

  但愿……这冯贵妃能够一展神威才是。

  有些事情就是经不住念叨,上午皇后还正在想冯贵妃的事情呢,没想到下午就有人慌慌张张进来,“娘娘,冯贤妃要生产了。”

  皇后当时眼睛一亮,“走,我们快点过去!”一面让人去准备好肩與,一面让人去禀告皇帝。

  一行人过去的时候,贤妃宫里正乱成一团,嫔妃丫鬟走来走去,看见皇后来了,才有了主心骨,纷纷上前请安。

  “臣妾/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不必多礼,照顾贤妃生产才是头等大事。”吩咐宫人去查看贤妃的情况。

  其他人自然就安心坐等了,她们本来就是来摆个态度,说有多真心实意,那怎么可能?

  同为皇帝的女人,谁还真能亲亲热热成为姐妹。

  如今皇后娘娘来了,事情也不用他们操心,而且这贤妃又是头一胎,可有的要磨。

  其他人也没有意外,他们倒不担心皇后会不怀好意,毕竟皇后膝下已经有了一位皇子,又得皇帝敬重,稳坐中宫,无人能撼动。且宫里已经有其他嫔妃产下龙子凤女,也不差贤妃肚子里的这一个。

  里面不时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声,不禁让在场的诸位知道这生产之痛。

  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宫女,看样子像是平日里随侍在贤妃旁边正在拉扯,面有难色,“皇后娘娘,贤妃娘娘她,她……”

  那个年轻的宫女恨恨地盯着产婆。

  “她要让我用酒……”产婆哆哆嗦嗦的把事情给说了清楚。原先只是让他们自己用酒洗手也就算了,只是眼看着小皇子要出生了,他们也让自己剪脐带的时候用酒精泡过的剪刀。

  她自然不肯,这龙子凤孙的,出了事儿,可是抄家灭族之罪,她哪儿敢呀?

  趁着皇后娘娘在外面,这才跑出来求皇后做主。

  除了皇后,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心里暗道也不知这贤妃又是发了什么疯病,平日里娇柔造作也就算了,如今生产之际,却又这般使性子,也不怕折损了这福气?

  “皇后娘娘,不可呀。”众人纷纷劝阻。

  然而皇后并没有他们以为那样遣人去阻止,反而命人召了外间的太医进来,凝眉问道:“吴太医,这方法可取?”

  宫妃生产自然要有一名太医在外坐镇,今日不巧,正是吴太医当值。吴太医正是太医令的徒弟,也算是跟着太医令经历了药酒的整个过程,且他还算是对妇科一道有所心得。

  皇后问话,他自然不敢欺瞒,“娘娘圣明,应,应当可取。”说完就用袖头太大额头上的虚汗。

  “哦?既然如此。”转头吩咐绿柳道:“你随这位……”

  “回娘娘,奴婢白烟。”

  “你同白烟去问问贤妃,果真要如此吗?”

  待两人离开,余下众妃焦急道:“娘娘,不如请皇上来定夺如何?”

  “自然是要问过陛下的,只是如今迫在眉睫,要取非常办法。”说完眼睛扫过众人,“谁有意见吗?”

  再没人敢公然与皇后唱反调,纷纷低头不语。

  心中想到,难不成平日里慈善大方的皇后终于忍不住动手了?

  几位嫔妃在打眉眼官司,皇后只做不知,静待里面回话。

  不过片刻,绿柳连同那位唤作白烟的宫女就走了出来,“回禀皇后娘娘,贤妃娘娘她说她愿意。

  “好,那你们就去准备吧。”

  “准备什么?”只见一明黄身影,踏步而来。

  “参见陛下。”

  皇帝看了看眼前这一众人,扶起皇后,这才又道:“平身。”

  “贤妃状况如何?”

  大家自然不敢多言,纷纷看向皇后,“陛下,宫女产婆正在接生,还请您放心则是。”

  微微一笑,“不过就是……如今听闻太医院有药酒,正是对产妇和胎儿又益,这才想着遣人取来。”

  这皇帝还真不知道,只是皇后与贵妃都同意用这药酒,又见这太医说确实有其妙用,自然也不会多加阻止。

  “吴太医,务必要保证贤妃和小皇子的安危。”

  “臣领旨。”

  这头胎果真艰难,直到第二日傍晚时分,才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生了生了,是位公主。”

  在这的诸位嫔妃,听闻贤妃诞下的是位公主,反而又真心实意了不少。

  一扫两日来的疲惫。

  皇后也高兴,不是因为生女,而是因为贤妃平安生产了。

  “快去禀告陛下。”

  而她也要准备她自己的事情了。

  贤妃诞下公主是皇室的大喜事,皇帝膝下子嗣并不多,带上刚出生的小公主也不过是三男三女,这洗三也足够热闹。

  皇帝虽忙于前朝政务,但也抽出了时间参加自己女儿的洗三。

  能做宫妃的,相貌无一不是万里挑一,这三公主又随了母亲贤妃,自然是玉雪可爱。

  皇帝抱了都爱不释手。

  等帝后二人回到寝宫,皇帝这才又握着皇后的手说道:“梓童,我们也该生个如你这般公主才是。朕一定视她为掌上明珠,让她成为大夏最为尊贵的公主。”眼中满含着笑意,仿佛在憧憬着两人的女儿到来。

  听着皇帝的描绘,她突然也心动了,如今她膝下只有一子,倒也真想有一个长乐无忧的小公主。

  “臣妾也愿意的,不过臣妾希望她一生平安健康就好。”

  “也对,平安就好,这也不过是为人父母对子女最大的期盼了。”皇帝感叹道:“说来贤妃这次虽然胡闹,但也算是歪打正着。”

  那日是用泡过药酒的剪刀剪的脐带,皇帝自然也是关心,吩咐太医院的众位太医盯着,以免出现意外。

  如今虽然才过了三天,但这群太医也说孩子的脐带恢复的更好,更何况还有太医令那番陈词呢。

  皇后莞尔一笑,“为母则强,贤妃也不过是想给孩子最大的保障,天下父母无不是如此。”

  “陛下,您不也如此吗?这几日也是盯着小公主那边的情况。”

  皇帝拉着皇后得手道:“皇后说的是,朕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说来还真得是要好好赏一下太医院这帮人。”

  “那既然如此,臣妾不妨也讨个赏。”

  皇帝很是疑惑,“哦?朕甚是好奇皇后有所求?”

  “陛下,公主之平安,是您之所愿。但这天下婴孩平安长大,同样也是其父母所盼。陛下是天下之主,四海之内皆是您的子民,这妇人孕育之痛又非常人所能及,还请陛下看在他们于国有功的份上,能允许这些妇人在生产之时,可以取用这些药酒。”一口气说完就紧张的盯着皇帝。

  皇帝挑了一下眉,“于国有功?”他很是好奇自家皇后如何解释?

  原本与皇帝并立的皇后却突然跪了下来:“陛下常言:边陲小国,不敢犯我大夏,乃是惧我十万雄师兵,强马壮去。”

  “何为兵强?何为十万大军?他们都是母亲之子,如今在沙场浴血奋战,守卫大夏的每一寸疆土。”

  “陛下敢说这些母亲不值得?还是这些正在沙场征战的好男儿不值得?他们都曾是一个个的婴儿,如今成了这般一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每日夭折的婴儿不在少数,既然这药酒有作用,何不也怜惜这些生产的妇人,全了她们的爱子之心,也让我大夏有更多的好将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