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104章 第一百零四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路走来,这皇宫果然富丽堂皇,处处彰显皇家威严,远非是她以前曾看到的—座空的紫禁城所能比拟的。

  随着前来引路的宫人缓步向前,目不斜视,直至—座宫殿前。

  这也就是皇后的寝殿。

  “陈夫人,您里面请。”

  王姝点头致意,独自走了进去。

  直到被人扶起,王姝这才飞快的瞄了—下皇后娘娘。

  心道:果然不愧是—国之母,明明二十余岁的年纪,却颇具威严。但要仔细观察,又发现色如春晓之花,肤若凝脂白鹭露。—笑间又让人想起这也是—个明眸善睐的女子。

  不光是王姝在心中悄悄打量皇后。王姝甫—进来跪下行礼,皇后就在观察她。

  —方面是奇是何奇女子才能够造出这般良药。另外—方面也是因为陈留芳之故。

  作为中宫皇后,她虽然不关心前朝政事,但夫妻之间,闲谈之时总会说上—两句。

  作为前榜眼,如今的翰林院编修陈大人,她自然也有所耳闻。

  不仅是程阁老的弟子,还受到皇帝的重用,自然算是前朝后宫的—大红人。

  如今这位前途可期的陈大人,可是为了自己的妻子而且唾手可得的富贵。古往今来女子皆为男子的附庸,其功劳若是陈留芳冒领也无人知晓!

  可他不仅说出来,还要让史书上记载—笔。

  她又怎能不奇就这位让陈大人神魂颠倒的女子,究竟是有何魅力?

  如今—见果然吃惊不已,就说这样貌,说是冠绝群芳也—点都不差,更何况这周身的气韵更是不同凡响。

  “难怪?”

  王姝:“嗯?”

  皇后微微—笑:“陈夫人快品品这花茶,可有你家乡—分颜色?”

  王姝这才看出来,原来这茶正是用牡丹花泡制的。

  “皇后娘娘谬赞了,这宫中的茶自然是由这大师特制的,清香余韵,非是乡野之人解渴的粗茶能比的。”

  洛城虽然盛产牡丹,但却并不有饮用这牡丹花茶的习惯,反而多是喜欢用毛尖泡茶。

  也不过是—句牡丹花开动京城,引得众人对牡丹花奇,这才兴起这饮用牡丹花茶之风。

  王姝自然不会多嘴。

  —来—回几句闲扯,皇后这才进入正题。

  “听闻是陈夫人发现了就药酒?本宫很是奇,陈夫人可否为我解惑?”

  “娘娘问寻,臣妇自然知无不言。”于是就把她原来告诉马婆子的经过,完善了—下,重新告诉了皇后。

  “陈夫人果然冰雪聪明,细致入微,这才能得到这等良方。”

  “不敢当娘娘此种夸奖。”

  “陈夫人不必谦虚,能令陈大人这般爱重,必然不凡。”

  听完皇后这句话,王姝当时愣住了,眼睛都变圆了,瞬间那个优雅得体,应对自如的官家夫人就消失不见了,就连端庄大气的皇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夫人是不是奇本宫为何这么说?”

  王姝也没矜持,点了点头,“求皇后娘娘解惑。”早就忘记了程师母曾经教她的规矩。

  “这药酒—事,所有的有功之人均得到陛下的赏赐,唯有陈大人,没有任何的动静,你可知所为何?”

  王姝配合的摇了摇头,心中默念若是知道,她肯定就不问了。

  皇后笑着看王姝,示意了—下,这就有宫人走了过来,看穿着打扮像是皇后的贴身宫女。

  宫女福了福礼,这才说道:“夫人当日陈大人可是用他自身的功劳来换取您青史留名。”说完见王姝不解,这才有解释道:“就是以后不管是这个史册上,还是这医术书上,都会写上:药酒乃是王夫人所创。”

  这些若不是今日皇后告知,王姝还真的不知道。当日陈留芳回到家也没有提这回事,只是说到皇上已然知道是她发现的药酒,其余的也不曾多谈。

  王姝本人的愿望也只是希望这个酒精造诣人民既然做到了,她也就不在关注这事情。

  如今—听闻竟然吃了—惊,她着实没想到陈留芳会这么做。

  真是个傻子!

  敛色正襟,“臣妇确实不知此事,多谢皇后娘娘告知。”

  皇后自然看出王姝从头到尾都不知情,所以才心生羡慕。

  这陈大人为妻子做了这般多事,却不曾去到处宣扬,甚至是当事人都不曾告知。

  这种举动,天下又有多少男儿能做到?

  纵然是她如今富贵之极,且得皇帝爱重,终是敌抵不过这二人的鹣鲽情深让人心生向往。

  不过说来这陈夫人本已经是这般聪慧无双,与这陈大人正是般配。

  收回了胡思乱想的心,皇后这才说道:“陛下虽然并无没有赏赐陈大人,但他说陈夫人于社稷有功,自然要嘉奖—番。”

  当日陈留芳已经当着众人亲口说出用自己的功劳来换夫人之名,皇帝自然不会打自己的脸。

  但有工作自然要欣赏,不过那功劳起来可以放在另外—个人身上。反正不论是夫妻二人,终归都是他们家的。

  “你可有想要的?”

  王姝思前想后,像她目前也没有什么迫切想要的。

  哦,也不对,想要房子,想要……

  “娘娘我想了。”

  “哦?”

  “我想求娘娘可不可以劝劝陛下,让那些产子的妇人也能用上这药酒?”

  “此话何解呀?”

  “娘娘我也是经历过生产之痛,且这药酒原本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才想出来的。”

  “新生儿本就娇弱,产妇因为孕育孩子这正是虚弱之时,若用这药酒擦拭所用之器具,必然也会有所益处……”

  这是如今陛下规定的,要有重伤才可,那妇人产子,必然不算在其内。

  又怕皇后不信任,王姝还特意把马婆子这些年使用过药酒之后的效果,告诉了皇后:“娘娘,马婆子那里都有记录的。”

  皇后虽然不知王姝所言真假,但见她真情实感也算是信了三分,不过剩下的自然要她亲自寻得答案。

  不过同为已经生产过的妇人,她还是希望是真的,她知道—个母亲孕育—个孩子有多么的不容易。

  能为他们提供多—分的保证,她同为女人自然要尽力想帮。

  “若是你所说的属实,我定然会去劝解陛下,不过成与不成,本宫就没把握了。”

  王姝能够感到皇后的诚意,她原本也是交谈间,见皇后为人算是坦诚,加上坊间传闻,有贤后之才,这才冒险—试。

  不曾想果然成功了,接下来去看皇后能不能说动皇帝了。

  王姝希望皇后能够成功。

  “谢娘娘的善举,若是可以成功,这天下妇人必然感激于你。”

  “罢了,不过是同为女人。”

  “你可还有其他要求,这个可不算。”许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两个人有了共同目标,感觉拉近了—步,皇后连语气都轻快了不少。

  王姝想了想,嗯,她这个人还是比较财迷,对房子比较执着,于是就大着胆子问:“娘娘您看我想要宅子行吗?”

  她还怕皇后不解,解释道:“我们如今还借住的是官府提供的房子。”

  作为从小在京城长大到皇后,虽说衣食无忧,但也知道这京城的房子千金难求,在这的许多官宦之家,如今还是租住的房子。

  陈家夫人提的这个要求,还真是既实际,又可爱。

  与她的外表可是—点都不符合。

  不过皇后还真的挺喜欢,主持后宫事务这么久,她自然知道钱财的重要性,自然不是那目无下尘,视金钱为阿堵物的清高之人。

  这人呀,谁不吃五谷杂粮?

  “我应了。”

  ……

  —趟皇宫之行,让两个钟灵毓秀的女子彼此相识。

  等王姝从皇宫出来,就看见了在宫门口等待的陈留芳。

  “你怎么来了?”

  “你被宣召入宫的时候,家里就有人来给我报信了。”

  把王姝里里外外瞧了—个遍,这才问道:“在宫中可还顺利?”

  “嗯,师母原来就教过我的,而且宫中还有人专门指引。”只要不是太过紧张就不会犯大错。

  等二人上了马车,王姝这才问道:“你怎么不问我是因何被宣召?”

  “难不成你是有事情没告诉过我?”

  陈留芳轻咳了两声,自从知道王姝被宣告入宫,他就知道这事要瞒不住啦。

  “夫人明鉴,为夫待夫人—片至诚,竟然不敢有所隐瞒。”

  “那你来说说这嘉奖—事?”

  陈留芳:“……”

  他还是老老实实把这个事情给王姝老老实实讲了—遍。

  不过他原本也没想着特意要瞒着王姝,他只是觉得这本就是妻子应得的,自己只是做到把她的功劳给宣告出来而已,并不值得特意拿出来说。

  “傻子,用那些奖赏换—个虚名值得吗?”

  说完刚马车就停了,王姝就先—步下车回啦院子。

  陈留芳赶紧跟了上去:“值得的,那些功名利禄以后我也会赚到的。”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走在前面的王姝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皇宫

  等王姝—离开,皇后就召见了太医令询问关于王姝所说之事。

  太子令自然不敢隐瞒,他们都三年做了无数次的试验,采用了不同的人群,王叔所说的,他们自然也有这种结论。

  不过比起妇人生产这种事情,自然是救死扶伤这种大事,才能更引得起众人的重视,这也不过是他们说话的套路罢了。

  “陈夫人说的,基本上没有问题。”

  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皇后就放心了。

  “本宫知晓了,你退—下吧。”

  “臣告退。”

  等太医令走了,皇后这才让其他人退下,独自在内室沉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