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后作为妻子和天下之母自然要为皇帝分忧:“陛下,不如我传召这陈夫人进宫,再做打算?”

  “也成,那就辛苦皇后了。”

  “为陛下分忧乃是臣妾份内之事,何来辛苦?”

  皇帝搂着皇后坐在一侧的软榻上,感叹一声:“梓童果然是贤后,远非常人所及。”

  皇后低头一笑:“可是那章贤妃又生了事?”

  章贤妃正是原来在潜邸的时候的太子嫔,那时候,先帝的汪贵妃如今的贵太妃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又加上先帝的偏宠,整个太子府都举步维艰。

  许是为了让太子后院起火,于是就说动了先帝在太子婚前就赐了这太子嫔,也就是这章氏,反而是太子妃也就是如今的皇后晚进府了一年。

  也亏得太子知道轻重,在太子妃没进府前,一直也曾让其又孕,这才少了些波折。

  太子妃却是出身诗书世家,清贵自然清贵,但是家有却少了实权,不过太子妃本人却是秀外慧中,端庄大方,不然也过不了朝臣的眼。

  成亲以后,夫妻俩琴瑟和鸣,伉俪情深,而且因为当时处境艰难,两人相互扶持,更是多了旁人比不得的情谊。

  今上登基后,二人也夫妻情谊不减,感情甚笃,处理后宫事务也从不偏颇,故不仅皇帝爱重,群臣也赞其贤后。

  但是这章氏确实完全不一样,她出身也算是不低,但是从小又得家中偏宠,自然性子骄矜,处处爱与人争一时短长。

  皇帝虽不好女色,后宫颇为凋零,但毕竟是自己的女人,平日里也多为关照,就是遇上这章贤妃,吵吵的头疼。

  今日不曾想,一下朝,本来还高兴,这遇上章贤妃来告状,自然是憋闷不已。

  皇帝亲昵的啄了一下妻子的嘴,但是却默然不语。

  皇后悄悄瞥上一眼,自然看出皇帝的尴尬,也就略过不提了,给一国之君留下一点面子。

  她如今最为感兴趣的还是这陈夫人,她可是对这位好奇得很!

  皇后好奇的陈夫人如今正在家里着急呢。王姝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完,就又开始担心陈留芳了,尤其是要看天色都要黑了,更是忧心不已。

  夏天昼长夜短,天黑的时辰差不多到酉时末了,这一趟五个时辰了,可是不短了,也不知外面究竟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夫人您先用餐吧,老姨走之前特意嘱咐过了,一定要让你好好用饭。”

  “不用啦,我等老爷回来一起,你先带着阿源下去用饭。”

  小孩子耐不得饿。

  俩人这么说话间,外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还没等脚步声走近,王姝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不是别人,正是她担心了一天的陈留芳。

  “你可算回来了,我都担心死了。”不是王姝胆小,也是到了这个时代才知道,一句话足以要人命。

  纵然是再多的法条律令,也抵不过帝王一怒,生不得,死不得。

  说完眼眶都还红红的,他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先只是烦躁,如今一见到陈留芳,突然就委屈的想要哭出来。

  知道王姝在家中担心,他一出宫门,就快马加鞭赶回来。只看到王姝微红的双眼,他也心疼的不行。

  低声安慰道:“别担心了,你看,我这不是平安的回来了吗?”

  “以后相信……”话还未说完就看到王姝赤着脚,“怎么连鞋都忘记穿了?”眼里却是慢慢的心疼。

  抱起了王姝往房间里面走去。

  本来就伤心的王姝却被这句话给打断了情绪,嗫喏说道:“嗯?我一时着急就给忘记了。”

  又讪讪的说道:“不是天气热吗?我就这才光脚……”话还没说完,就惊觉自己又说说错话了。

  当时在庄子里建这个房子的时候,王姝为了夏日方便就特意让人制成了木质的地板,每次避暑的时候,王姝就光脚踩在地上,很是舒服。

  可惜就陈留芳这个老古板不同意,非说是容易寒气近身。

  王姝总是偷偷趁他不在,才会光脚在地板上玩耍,反正除了陈留芳外,也没人敢管他她。只是今日一时着急就给忘了。

  陈留芳一挑眉:“夫人怎么不接着说呀?”

  完蛋了!

  陈留芳只有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喊自己夫人。

  王姝正准备认错,突然想起来不对呀。

  “是我担心你呀!你今天是个什么情况?”立即反问回去,掩盖自己的心虚。

  陈留芳自然明白王姝这一招声东击西,只是心疼她今日受到了惊扰,这才没继续追问下去。就顺着她的心思换了话题。

  “夫人这般聪慧,不妨就猜猜看。”

  “我怎么猜得到,我又不是神仙,可没长那千里眼,顺风耳。”说话的语调还故意上扬,表示自己的不满。

  “那夫人前些日子最想做的是什么?”

  “能有什么呀,我又心无大志,不就是吃喝玩乐呗!”

  能和皇上扯上什么关系?

  被王姝怼了一句,陈留芳也就不再卖关子了,“今日皇上召见我,就是为了关于酒精的事情。”

  “酒精?!”王姝万万没想到是关于这个的,“可是有何问题?”

  “太医院那边传来好消息,这种酒精,也就是药酒,对伤口恢复十分有裨益。”

  那必须的呀,消毒灭菌一条龙。如果没用的话,那就太对不起现代医学的发展了!

  王姝并不吃惊,他她只是想知道朝廷最终会如何处理这个事情。

  毕竟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这也是她一开始的目的——帮助人们。

  “这些将由朝廷掌控,除了提供给军营外,剩下早有各地的官府掌管,定期少量的发给各个药铺,价格相对来说应该不会过高。”

  虽然是这样说,但肯定所有的使用都要记录在案,而且肯定必须要是伤口比较严重才能够使用。

  这些王姝自然懂,如今是农耕时代,粮食大部分都用来食用,都不是很充足,更何况用来酿酒,还是高浓度的酒。

  “当然这是一开始,因为生产跟不上,要是后续供应量大的话,就会向普通药铺子大量开放。”

  这个王姝就不敢确定了,也不知道这供应量什么时候才能上来。

  “而且太医院那帮人依据你的方法,还做出了更烈的酒。”这可是让户部那帮人高兴坏了。

  毕竟这药酒既然是为了医用,就没打算赚什么钱,几乎就没什么利益可图。

  但是这喝的烈酒完全就不一样了,利润高的让人无法想象,自然有一群人为它前仆后继。

  户部这帮人就等着收钱好了。

  王姝呵呵一笑:果然利益让人疯狂。

  转念一想,也对,要不然以前的的灯塔国历史上也不会有禁酒一说了。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眼看天色不找早,太晚了吃饭就容易难受,“摆饭吧。”

  这样一说,陈留芳还真的就饿了,“他午饭本来就没有多少,又一路奔波,往返于庄子和皇宫之间,之前也是因为心中担忧,这才没注意到,他一放松下来,发现腹内空空,咕咕直叫。

  等菜色上来,就是因为饿的久,两人齐刷刷的把这顿饭吃个干干净净。

  酒精的事情已经解决,王姝也就没有再过问过,包括陈留芳说的奖赏。

  不曾想这天早上,突然就被皇后娘娘传召入宫了。

  说实话王姝有点紧张,于她而言,这后宫的女人犹如豺狼虎豹。

  可能言谈间字字珠玑,刀刀见锋。她这一生斗小民,可不想入这龙潭虎穴。

  可惜身不由己。

  让雪碧等人服侍着按制给自己上妆,她也算是有品级的,自然不可大意。

  就是这个衣服管厚重,一套下来满身大汗,也不知平日里陈留芳是如何忍受的。

  正出门呢,就遇见了来寻娘亲的阿源,他并不曾见过娘亲这般打扮,直接愣住了,犹豫了半天:“阿……阿娘。”

  “看夫人漂亮的,小少爷都快认不出了。”这红色的品服最是压人,脸上的妆容自然不能淡了。

  王姝的样貌竟然是顶佳的,天虽然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如今的大妆以上,却反而有一种华贵艳丽之感。

  王姝本来就想避着阿源,好去宫里一趟,免得他哭闹,谁知这么不凑巧就遇见了,只是也不敢多加耽搁。

  对下去与阿源平视,“阿源乖,在家里乖乖听话,娘亲一会儿就回来陪你玩好不好?”

  见阿源不吭声,王姝就牵着他的小手走了出去,指了指前面:“阿源看,那是什么?”

  只见一只雪白的小羊出现在面前,分外可爱。

  “哇!”

  “要不要和它玩?”

  “要!”

  “去吧。”

  看着他兴高采烈的跑过去,王姝就让几个人赶紧跟上去,自己就在一旁偷偷的溜走,免得惹他哭呢。

  这只小羊原本就是王姝让人买回来陪他玩耍的,如今庄子里面并没有年龄相仿的幼童,一直跟着他们长大的茗树又比他大了许多。

  王姝也是怕他一个人孤单,才让人寻来了这些动物过来,只是猫呀狗呀,害怕他们咬人,现在又没有狂犬疫苗,这才最后选中了小羊。

  看起来可爱又安全。

  本来还打算过几天再给他呢,但是今日怕他哭闹,这才让人提前牵了出来。

  王姝可算是知道,有了孩子出门一趟真是不容易呀!

  等马车快要驶到皇宫,王姝的心思才从孩子身上抽了回来。

  她不明白皇后娘娘为什么突然召见自己,按说自己一个微末之流的小官的妻子,又何德何能劳动一国之母。

  思前想后,只有这药酒之事与自己扯上关系。可是这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