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然遗憾不能与亲人相伴团圆,但是不得不说,这是王姝过得最为轻省的一个年了,也不用走亲访友,就一家三口待在一起吃吃喝喝。

  额,不对,应该是夫妻二人,毕竟陈源还小,除了吃奶其他也吃不了什么,反而因为有了三个多月,每天都被这对无良的父母逼着学习翻身。

  家里暖和,也不用担心孩子着凉,王姝就给他套上了薄款的棉衣,方便他大展拳脚,“宝宝,你现在多活动活动,晚上咱就别使出十八般武艺了行吗?”王姝认真同孩子商量。

  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出生就没有怎么被束缚,这孩子晚上睡觉的时候特别不老实,简直就是手脚并用,到处乱踢,尤其是吃奶的时候,王姝困得都睁不开眼,都是陈留芳把孩子抱过来放在王姝身侧吃奶。

  本来母子两个配合的也挺好,吃奶的吃奶,睡觉的睡觉,等结束了,陈留芳把孩子给抱回去就好了,谁知这孩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吃嗨了就猛地一脚,虽然不疼,但是一下子就把王姝的睡意给踢走了。

  气得王姝想骂他,他又听不懂,打他又舍不得,又看到陈留芳幸灾乐祸的样子,怒道:“既然精力这么旺盛,人又常说三翻六坐,他如今也有三个多月了,你就去教他翻身!”这才有了今天这件事。

  说是让陈留芳去教孩子,王姝也不敢真的就放手,反正闲来无事,夫妻俩就在矮台上一起陪孩子。

  既然要教孩子翻身,王姝就把孩子放在上面,从一侧看着他,“来,宝宝,过来,过来。”让孩子抓住自己的一只指头,给他借力。

  他却傻兮兮的望着王姝,一动不动,任是王姝使出了所有办法,都稳如泰山。

  “你说他怎么这样呀?让他动却动都不动,晚上又是不消停。”

  折腾了许久,父母两个都毫无办法,却累得满头大汗,反观主人公陈源小朋友,在父母都放弃了之后,还美滋滋喝了一顿奶,这才呼呼大睡。

  陈留芳和王姝彼此对望一眼:“算了,随其自然吧。”

  孩子还没学会翻身,倒是上元节来了。

  来了这么久,王姝自然也知道上元节是什么了,其实就是元宵节,也是每年正月十五的时候举行,大夏朝历来的习俗,各个地方也都会举行上元灯会。

  说来也是不巧,王姝来这个时代这么久了,都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导致没有逛过一次上元灯会。尤其是那次陈留芳都打算好了,谁知王姝就碰巧遇上了别人去坟上的灯,吓住了,也就错过了这次机会。

  趁着这次机会,陈留芳当然想带王姝好好看一看这京城的上元盛景。

  “那阿源怎么办?”王姝担忧问道,“孩子还小,可是离不得我的。”

  如今还不能用辅食,所以隔上一段时间,王姝就要给孩子哺乳,这若是把孩子放在家里,必然是不成的,但是若是带着孩子,今日又是上元灯会,人山人海,自然怕不小心碰着了。

  她虽然期待这才出行,但是孩子更为重要,“还是待宝宝大一些再去吧?”

  看着王姝艰难的决定,陈留芳轻轻拂过她的头顶,“无碍,我在附近定了家酒楼,让张氏诸人带着孩子在里面等着就是,我同你出去游玩。”这酒楼就在灯会附近的街市上,王姝可以放心游玩,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我们中间回来喂一次奶就行。

  “能行吗?”王姝还是不放心。

  “相信我,嗯?”

  终归是出去玩的心占据了上风,王姝点头同意了,“那,行吧。”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干脆就早早收拾好了东西到了酒楼,先把孩子和张氏安置好,“若是有事,就让郭顺几人去寻我们。”陈源小朋友正在睡觉,离他睡醒估计要有许久。

  他们俩今日出行也没打算带人,所以把人手都留在酒楼里照看孩子,这样若是有事情也可以看顾得过来。

  “是。”

  见陈留芳把事情都安置妥当,王姝这才有心情去认真看看外面。

  他们为了避免人群来得早,那时天色也还亮着,所以也不见与往日有多大不同,如今却完全不同,只见漫漫十里长街,大大小小各式不一的灯笼早已把四周照得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人群更是增加了这节日氛围。

  “卖汤圆嘞,便宜又好吃的大汤圆哟。”

  “快来瞧一瞧,看一看,冰糖葫芦错过真遗憾!”

  “糖人,糖人。”

  “……”

  王姝刚走出酒楼的门,远处的摊贩吆喝声就传进了耳朵中,伴随着小孩子嬉闹的声音。

  “小心!”陈留芳一把拉过王姝。

  原来正是几个追逐打闹的小孩子,王姝恰好正吃惊于外面的繁华,以及明明处处嘈杂确又不时透露出的婉约朦胧之美,这才没注意到刚刚的危险。

  “刚刚恍惚了,没注意。”

  陈留芳自刚才拉住王姝的胳膊就再也没松开过,甚至是用左手牵着王姝,右手又绕过王姝把她与街上的路上隔开一点距离,小心翼翼护着她。

  王姝还想着陈留芳今日怎得这发大胆,正欲问出口呢,这才见到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也不时有男女依偎在一起。

  原来这上元灯会之所以这么盛大,除了因为每年赏灯的人络绎不绝之外,还有就是因为这个节日几乎都是可以称之为情人节了。

  出来游玩的大部分都是年轻的男女,有的是新婚的小夫妻,自然动作就赤裸奔放的多了,明目张胆的牵手,有的则是未婚却又情投意合的男女,在这拥挤的人群中借着广袖的遮掩,摒弃了平日里的娇怯,悄悄牵起对方的手。

  夜色,就是这些有情人最好的保护色!

  见此,王姝也变得大胆了起来,扯着陈留芳就往前直走,她要去看看这一路上所有的旖旎风光。

  “嗳,前方那是什么,怎会那般多人?”人都喜爱凑热闹,王姝也不例外,拉着陈留芳就一拐一拐的往里面挤进去。

  只见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敲锣打鼓喊道:“三文钱十个竹圈,想要什么就套什么!”

  王姝这才看到地上摆了一大堆各种图形的灯笼,以及其他的小物品,分列在附近,周围人都被这些东西蛊惑的跃跃欲试。

  甚至时不时还有“哎呦”的憾恨声音。

  这不就是套圈嘛!

  王姝并不新奇,她以前见得多了,中的机会太小了几乎都不可能,直接越过了。

  “我看你很是好奇,不要玩耍嘛?”

  王姝拒绝了陈留芳的提议,虽然三文钱也不多,但是王姝也不想白白浪费。

  “走吧,去别处逛逛。”

  只是不曾想刚挤出人群没多久,就听见有人招呼道:“这位公子和夫人快来看看我家好看又便宜的头饰。”

  王姝本来并没有兴趣,她如今的头饰通过陈留芳不断地努力可算是不少了,甚至因为手头宽裕,时不时还去京中有名望的饰品铺子里面定制了几套头面,家里的珠钗带都带不完。

  有了那些精美的巧夺天工的头饰,又怎么会在乎这些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呢。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角落里那一只带着梅花样式的木簪,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店家,这只珠钗要花费多少银钱呢?”

  “不多,不多,也才将将一两银子,夫人可真是眼光好,这可是技艺精湛的老师傅亲手做的。”

  说完还怕王姝不买,又同陈留芳说道:“公子,绾青丝,挽情思,这位夫人这般适合这是珠钗,价格又公道,您就带走吧。”

  公道!只怕确是最为不公!

  明明都是放在不起眼的角落,怎么还就成了大师特制的呢,这手艺一看还不如陈留芳的当日给自己做的那个桃花木簪呢。

  只是因为去岁有孕在身,又逢夏季天气酷热,王姝为图方便,简单用那只陈留芳送的木制的桃花簪子挽发,轻松又自在。

  不成想,王姝孕期多疲倦,最后也不知把这没簪子弄丢了,一直都没有找到。

  今日有缘碰到一个类似的自然想要买走,尽管知道终归不是同一个。

  只是却不欲做这个冤大头,和陈留芳使了一个眼色后,假做离开,“夫君,真是太贵了,还是算了吧。”

  “好,走吧。”配合地去牵过王姝的手准备离去。

  这摊贩本来就是看二人穿着富贵,又见他们确实喜爱这只珠钗,这才漫天要价。只是眼看着生意不成,这才又说道:“公子,夫人,咱们好商量嘛,好商量。”他也不欲丢掉这笔生意。

  狠了狠心说道:“不如我再送两位一盏花灯。”王姝这才看到旁边另外一侧有一个摊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河灯。

  “两盏。”

  “好嘞,夫人。”王姝算了一下,应该没吃亏。

  “这般喜欢这只梅花簪吗?”陈留芳看着王姝高兴的样子问道。

  “那当然喽,这个可是同你第一次送我的那只很像。”都是木制的,一个梅花,一个桃花。

  陈留芳这才明白王姝对这只珠钗喜爱的原因,当日丢了之后,陈留芳到处都找过了,但是都没有找到,这才作罢。

  不过后续是陈留芳为王姝定制了许许多多的珠钗,当然有些也是亲手去做的。

  只是对王姝来说,第一只终归是不一样的。

  陈留芳看了看王姝,“你呀,喜欢就同我说,我再重新给你做一只就是了。”

  “没关系的。”王姝笑着说道。

  陈留芳也没再争辩,不过心下却在寻思哪里可以找到这些工具,好去做只珠钗。

  “走吧,去放河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