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日从陈家离开的女眷对这火炕都是心心念念,不讲究好不好看,关键是有了这个,不仅房间内温暖如春,再也不用在室内裹着厚厚的衣服,一点都不舒服。

  “真有那般好?我们那里只放了炭盆也是暖和的!”家中的男人表示怀疑。

  别是人太多的缘故吧!

  陈家装了火炕的也就那一处,也算是平常活动较多的地方,用来招待女眷尚可,男客自然就不方便了,都安排在了其他地方。

  所以女客这边暖意盎然,男客那边虽然有炭盆,虽然温度不如女眷这边,但是因为男人天生火力大,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倒也暖和。

  所以最后陈留芳虽然把图纸给了大家,但是却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的。

  “嗯,可是暖和了,让人待在里面都不想出来了。”能不好吗?

  见丈夫不相信,妇人赶紧说道,“人家孩子在里面就穿了一件薄薄的棉衣,还是开档的,也就是出去见你们的时候才又换的衣服。”

  “那,看起来还真是暖和……”他再是不管家事,也知道这种天气,这般大小的孩子谁不是厚厚的棉衣?更别说还是开裆的?

  见丈夫信了自己的话,妇人终于高兴说道:“咱家里也这般弄一个,等明年,家中的孩子也可以放肆地玩耍了。”不用担心他冷,穿得像是个团子似的。

  这一幕几乎在今日来的每一家里都上演着。

  不过可惜,因为天气的缘故,今年终归还是赶不上了,只能期待来年了。

  小孩子就是喜欢热闹,就算他是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也是一样。

  昨天晚上除了中间喂了几次奶和换尿戒子,几乎都没有哭闹,甚至早上都比平日晚醒了半个时辰。

  看着孩子滴溜溜转个不停的眼睛,王姝就忍不住亲了一口,“娘亲的小宝贝呀。”果然是最可爱的,要是能记录下来该有多好!

  可惜自己不会素描,不然也能画出其中三分神态。至于陈留芳就更别说了,为了出人头地,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读书上。画画也是因为书院有课程,这才堪堪能动笔。

  普通的也就罢了,但是人物肖像就太难了,再加上如今的画作讲究意境,与王姝想要的写实风完全不同。

  这才作罢!

  “宝宝,我们起床喽。”王姝把孩子从摇篮中抱了出来,用棉布沾了点水,把他的小脸擦了擦。

  不知是不是王姝的动作轻柔,孩子也没有反抗,反而还笑嘻嘻的,露出了牙龈。

  王姝轻点了一下孩子的鼻头,“又笑成一个小老头了,是不是,阿源?”孩子的名字就叫做陈源。

  “源”,既有起源之意,喻为一切之始也,又有源泉,连连不断的水也,象征着蓬勃的生命力。

  “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希望他未来能有这源泉一般甘甜和强大。”这是当时陈留芳起名字的缘由。

  陈家这一代并无从字,几个孩子名字也都是取得各不相干,相同的也就是都是单字。

  大娃名字叫陈呈,二娃陈恪,三娃陈丰,四娃陈崇,这自然也是由陈留芳起的名字,那时候他也已经入学了,自然也明白些道理,所以孩子的名字也就不像陈家的几位兄弟那般随意。

  “那为啥你的名字就不同几位兄长一样?”王姝一直都很疑惑。总不成是父母一看陈留芳从小就与众不同,才取了个这样的名字?

  又不是神话传说,能人现世,就天降异象吧!

  “咳咳”陈留芳轻咳了两声说道,“自然不是,我原本也随着大哥他们的。”说着耳朵就红了起来。

  王姝还略微有点惊奇,“那这叫什么?总不会是江河湖海吧?”

  原本只是顺口而出,没想到陈留芳竟然点了头,王姝突然大笑了起来,“陈大海?”

  “嗯。”

  王姝不知道为啥,这个时候特别想唱《刘海砍樵》。最后嘴还是比脑子快,一句“刘海哥,你把我~比作什么人呐?”脱口而出。

  眼见陈留芳脸色都黑成墨了,这才作罢,不过后来偶尔喊陈留芳的时候,时不时就故意喊成大海哥,还是用那种戏腔。

  所以听到陈留芳给孩子起名陈源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大海呀,都是水。”父子俩人一个海,一个源,全都是水,一点也不用担心五行缺水。

  陈留芳不知道王姝的脑回路,接着说道:“男孩女孩都可以用,也不用再想名字了。”

  从王姝怀孕开始,两个人就开始研究孩子的名字取啥。陈留芳写了一大堆,两人挑挑拣拣。不是嫌弃这名字太寻常,要么就听起来太软弱,要么就是听起来太刚直,总之是哪里都不如意,一直到了快生的时候,才算是选定了名字。

  说起孩子,王姝就想着家里的几个孩子也不知怎么样?尤其是陈灿和陈欣两位侄女也不知怎么样。

  王姝还是很喜欢这两个女孩的。

  “噢,噢。”许是见王姝眼睛没有看着自己,陈源小宝宝觉得委屈了,发出奇怪的声音,试图去吸引娘亲的注意力。

  “哎呦,娘错了,给宝宝道歉好不好?”王姝轻轻地颠了两下,把孩子给喜得直笑。

  有孩子的陪伴真的过得快,不知不觉间就又到了岁末。

  陈留芳也已经放假了,如今官员的待遇还是不错的,除了正常的休沐,遇到大的节日也会有假期,尤其是春节,几乎已经算是小长假。

  腊月二十五之后几乎就已经不用当值了,当然只是他们这些微末小官,如两位小程大人那般的地位就不同了,更别说程阁老了,随时都有可能会被皇帝召见。

  等到年后十五再回去当差。时间确实够久,有些近的人,都可以回家过个年了。

  王姝他们不算多远,但也不算近,自然没必要奔波,一家三口干脆在京城过年。

  这是他们来京城的第一个年,也是他们独自过的第一年。

  与往日欢声笑语的陈家相比,着实有点冷清,尤其是陈留芳本来就是个寡言少语的人,孩子又小,还不会玩闹,就只剩下王姝一个人在说,就更显得清冷。

  “也不知娘他们在家中可好?”

  “他们现在定然都围在娘的房间吃饺子呢。”

  “肯定是三娃和二娃最先吃完,信不信?”

  “不对,漏掉了,应该是大妞,她最喜欢去看过年的衣服了,一定是第一个吃完,回去把新年衣服取出来的人。”

  “还有伯娘肯定在唠叨大伯,让他不要操心那么多了……”

  王姝倚着陈留芳的肩膀,想象着此时洛城家里的过年场景。

  陈留芳左手抱着已经熟睡的孩子,右手轻轻揽过王姝,“阿姝果然观察入微,为夫都想不到。”

  “不过,三娃他们如今正是吵闹的时候,若是在眼前,非得头疼不可。”

  王姝想了想,“也是。”

  “所以我们也就得珍惜陈源小时候这几年,长大一些就是人嫌狗厌了。”

  “胡说,我们源宝宝才不会呢,他以后肯定是最听话,最乖的孩子!”王姝不服气地争辩。

  “好好好!一定是最好的。”陈留芳无奈地摇摇头。

  “必须的!”王姝头一扭,早就忘记了刚刚的伤感。

  眼看着夜已深,王姝的眼睛也已经耷拉了下来,陈留芳这才招招手,让张氏过来把孩子抱了起来。

  挥了挥酥麻的左手,这才一把抱起王姝朝房间走去。

  王姝本来还昏昏欲睡,被陈留芳这一抱倒是清醒了几分,“不再守一会儿吗?”

  京城有守岁的习惯,他们自然入乡随俗。

  “已经快子时了,歇息吧。”说完就把王姝放到了床上,“我去把孩子抱进来。”

  因为王姝要亲自哺乳,所以孩子晚上都是跟着他们俩睡的,也好方便晚上照顾孩子。

  等把这一大一小都照顾好,陈留芳也没了睡意,干脆就躺在一侧静静的看着王姝,复又转头看看摇篮里的孩子。

  娇妻,幼子,人生快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