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90章 第九十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夫人,请恕老婆子冒犯。只是我心中终有一个疑惑需要夫人不吝赐教。”

  “哦,请讲。”

  “不知那日剪脐带之前非让我把剪刀泡在在酒水之中,是何道理?”

  其实不仅仅是剪刀泡在酒里这么奇怪的举动。

  刚进来的时候这家的下人就就让自己用热水洗过手之后,再用酒水洗了一次手。

  而且,她可以明显闻出这酒味道要比一般的浓郁上许多。

  而且每次检查之前都要再重复一遍这些步骤。她委实不懂为何要这般麻烦?

  如果不是当时提前与陈家约好,而且陈家给的银钱又特别大方,她早就不干了!

  “儿奔生,娘奔死。”生孩子本来就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还要接受别人的指手画脚。这要是万一出了事情该怪谁呢。

  只是看到这么多钱的份上,夫妻俩人都同意,她终归是妥协了。

  反正事先已经说好了,她可是不担责任的。

  顺顺利利的接生完,她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母子平安不说,还能拿到一笔丰厚的银钱了。

  她原本以为是这家人胡闹,不曾想,今天来给孩子洗三的时候,却发现这孩子的肚脐远比别人长得好,眼看都要剥落了。

  她终归好奇心重,想要弄明白是不是同陈家的那些奇怪举动有关系,这才犹犹豫豫地上门。

  “可否请夫人为我解惑。”

  王姝当然不介意,如果这个接生婆能把这些用到以后的生产过程中,减少婴儿的死亡率,她当然乐意的很。

  这时候婴儿的夭折率是相当高的,众多因素都有,但是新生儿免疫力低下,肯定是主要原因。

  所以如果处理不好,脐带感染可能会引起许多的问题。王姝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是败血症或者肺炎之类的病,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发烧。

  所以才事先了解了整个接生过程,自己做了一些准备。

  如今接生就靠三大宝,剪刀、蜡烛和热水。

  消毒过程完全不可靠。

  王姝也没办法,唯一的想法就是用酒精消毒。而且这个时候酒里面的酒精含量是相当的低。

  王姝没办法,只能提前实验了多次,用了蒸馏的方法提高了酒精的含量,这也是马婆子闻到的浓郁酒味的原因。

  酒精的制作过程着实艰辛。

  75度的酒精是消毒效果最好的,但是王姝根本就没法自己测量。

  所以就就只能不停的蒸馏,使得酒精的含量达到尽可能的最高,然后按照百分之百来配比成75度的,虽然其中会有些偏差,但是这是能做到最精细的程度了。

  而且为了避免感染,产房所有的东西几乎都用沸水煮了许久,又用酒精消了毒,而用的剪刀通过酒精浸泡之后,还在火上烧一下。

  而且后续孩子的肚脐处王姝都用酒精擦拭过得,这才结痂的快一点,孩子也没有感染。

  这些自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王姝很大方的告知她。

  “是何道理我就不知了,只是我幼时曾见过山上的猎户就是这般处理伤口的。”

  “上山打猎自然有轻伤,重伤,这样处理之后重伤活下来的几率要比其他方式处理过之后要大的多”。

  王姝倒也不担心他们有谁会去细究。

  “我才想着用这酒来泡需要用的器具,大抵也是有用的。”

  王姝讲完见接生婆仍是满脸疑惑,“这酒的作用,我猜测就是能够防止化脓,您不妨回去试一下。”

  说感染太抽象了,不如直接说化脓也好理解一些。

  “那夫人我见您家的酒,与外面的酒味道着实不同,闻起来也更为浓郁一些,不知可有何讲究?”

  说到这里王姝却又卡壳了,她该怎么说,酒是不能消毒的,只有酒精才可以。

  若是只给了那个普通的酒去消毒,完全是没有作用,甚至可能会有反作用,与自己的本意完全是背道而行。

  可是自己已经答应陈留芳暂时先不把这个事情说出去。

  而且就算自己说了,她也不一定能做到,还不如用另外一种方法更加的直接和简便。

  “这酒自然要用最烈的酒,你若是需要的话,可以来我这里拿。”说完突然发现的自己就像是个推销酒的一样。

  “至于方法,这个是我自己制的,请恕我不能告知。”王姝只能借此推托了。

  “不过我曾听人说这些器具,你可以直接用沸水煮一刻钟,效果也大差不差的。不过这手就可以用普通的就酒水洗一下。”器具可以煮烧,手就不能了。

  …………

  王姝把所有她能想到的关于生产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情,能说出来的都同她讲了。

  不为什么,只希望所有生产的妇人都能够母子平安。

  “今日真是劳烦了!多谢夫人大义,能够坦诚相告。”

  自己本是冒昧造访,不曾想夫人竟然把这些可以称之为不传之秘,能够告诉自己,可谓是高风亮节,侠肝义胆。

  “不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

  沉吟了一会儿,王姝才又说道:“你若是真的要感谢我,不如潜心研究这妇人生产之术,才是正理。”

  “待到学有所成,何不著书立名,造福后人。”

  这产婆徐氏王姝自然也是让人打听过的,对她的生平也算是知之甚详,世代靠接生为生。若是现在说一句杏林世家也不为过。

  本来著书只是随口一言,但想到这徐氏的经历,突然觉得还是挺有可能的。

  几十年的从业经验,远比任何理论要扎实的多,再系统的总结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越想越有可能,王姝彻底激动了,“我说的话您不妨考虑一下,万事皆有可能,铁杵还能磨成针呢。不试一次你甘心放弃吗?”

  徐氏听完更是激动,只是冷静下一想就觉得是天方夜谭,“她一个小小的产婆又怎么敢与圣人比肩,敢于著书呢?”

  “夫人说笑了。”

  王姝笑了笑,“莫要这么急着拒绝,不妨回去想一想,如有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王姝还是很乐意与徐氏探讨一番的,她虽然不擅长于此道,但是大致的理论还是有的,说不定自己的只言片语能够帮到徐氏。

  还不待徐氏说话,孩子就哭闹了起来。

  “估计是饿了。”王姝把孩子抱了起来。

  “那夫人我就先告辞了。”待了这般久,已经是太过打扰了。

  “去吧,顺便把那酒带上些,你回去用,不过,切记不能饮用。”王姝也没再挽留,她一心正扑在儿子身上,顺口嘱咐了这些。

  …………

  也不知这孩子是不是怪王姝下午没有看顾他就故意使坏,刚吃完奶就尿了一泡。

  这一泡可是足足的,连王姝的衣服都湿了,不得不又重新去换了一件。

  “你呀,是不是故意使坏?”王姝轻轻点了一下婴儿的鼻尖。

  如今的婴儿已经是越发的白嫩了,丝毫看不出刚出生时候小老头的样子。

  手脚还不停的挥来挥去,像只小乌龟似的。

  小婴儿的精力果然有限,逗了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着了。

  “小猪精。”

  把孩子放到摇篮里面,看着他睡沉稳,张氏这才同王姝说道:“夫人为何对这徐氏如此的另眼相待?”张氏委实看不明白。

  她一下午都在仔细的听着,按说王姝一个官家夫人,身份地位都摆在这儿,还能对这个马婆子以礼相待不说,还用了一下午的时间为她答疑解惑。

  还答应让马氏以后有问题都可以来陈家找她。

  听完张氏的话,王姝陷入了沉思,复又看着张氏道:“不过是为了天下如你我这般的妇人能够多一份生存的几率罢了。”

  这时候关于妇产的书少之又少,就连陈留芳四处寻来的书籍中提到生产的几乎也都是寥寥无几,最多就是关于安胎的。

  这生产之事也不知是羞于启齿还是怎样,相关的书籍不多见,甚至连专业的大夫都很少。

  整个孕期就是割裂的,大夫负责安胎,生产确是由社会地位最为低贱的六婆中的接生婆来负责。大夫还会收个学徒,继承自己的医术。接生婆几乎都是世代相传。

  所以对生产之事,最为了解的还只有这些产婆。马氏又是他们中的佼佼者,自然是最为符合的对象。

  自己能推一把,何乐而不为呢?

  “哦,对了,下次马氏再来,就直接把她带进来。”反正她月子中正是无聊的时候,陈留芳又不让她多看书,能与人说说话也挺好的。

  “是。”

  …………

  天天总是睡,孩子睡她也睡,王姝睡得一塌糊涂,快要懒散了,整个人都要废掉了。

  想了一圈躺在床上,又不能动,又不能玩孩子又不能看书,也不能干点啥。

  王姝闷闷不乐的叹了口气:“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看着王姝这般无精打采的样子,几个人也心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可乐站了出来,“夫人不如我教你翻花绳吧。”这个也不需要动,也不需要力气坐在床上,用一根绳子就可以玩耍。

  说完可乐就拿出一条细细的绳子,打结后弄成一个圈,十指翻飞,舞动了起来。

  “夫人,你看就这样的很简单的。”

  可乐先做了一遍,示意了一下。

  “这个倒有意思。”

  …………

  两个人你来我往,不停的变化着图案倒也消磨了一下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