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89章 第八十九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婴儿又不会表达,不舒服就只会哭闹,王姝又是第一次做母亲,也摸不清孩子到底是饿了还是拉了,尿了,一开始自然也是手忙脚乱。

  孩子一哭她就着急,要不是因为尚在月子,众人拦着不让她下床,估计早都团团转了。

  所以真得感谢程老夫人帮他们找到了张氏,她以前就是给人家当奶娘的,自然在这上面多花过几分心思,如今照顾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一天孩子喂几次?拉的屎是稀了还是干了?衣服要穿多厚?都是张氏在一旁手把手教的。不然凭王姝一个人光摸索都要好久,更别说摸索的过程中孩子受的罪。

  不过王姝倒也不是完全都听张氏的,她结合自己的知道的适当的调整了一下。

  如今刚出生的婴儿都要绑腿,他们连扎带都弄好了,王姝不同意。

  她自然知道以前人绑腿,说是为了让孩子不会成为罗圈腿。王姝也知道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既然如此,她不愿意束缚自己的孩子。

  “夫人,这家家户户孩子都是这般包裹的,小少爷……”张氏为难的说道,她也不懂是什么原理,但是祖辈流传下来就是这般做的,这贸然如此,也不知对小少爷是好还是坏?

  “无妨,听我的就是。”王姝原以为他们扎紧包裹是怕孩子冷,问过之后却原来是担心孩子以后腿不直,就直接拒绝了。

  刚出生的婴儿腿都是这般蜷缩的,根本就没必要多此一举。

  见王姝坚决反对,张氏等人虽然心里不赞同但也不敢反驳,毕竟他们也只是服从命令的下人,只得点头,“是,夫人。”

  “以后都不必如此。”王姝特地交代了一番。

  “不必什么?”陈留芳匆匆忙忙赶回来,刚好听见王姝的这句话,少不得要过问一句,“可是有什么事情?”

  孩子是两个人的,王姝也不愿意独断专行,自然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给陈留芳,刚好也借机试探一下陈留芳的态度。

  从孩子出生到成人十几年的时间,教养一个孩子势必是一个躲不过去的话题?

  在现代的时候父母和爷爷奶奶两辈之间都会有代沟,关于孩子的教养问题更是矛盾不断,更何况如今,他们两个之间跨越了几千年的时代鸿沟,问题只会多,不会少。

  晃了一下神,王姝才反应过来,“我是跟他们说,以后不要把孩子的腿绑得那么紧。”怕陈留芳误会,又解释道:“小孩子刚出生腿都是那般模样,等慢慢长长就恢复了。”

  这些陈留芳还真的就不太了解,只知道他的侄子们小时候也都是这般过来的,只是面对妻子的的想法他也不忍拒绝。

  “不如娘子说说这其中的缘由?”虽然大家这样做的也不一定对,但是历来已久,也没人反对,所以他还是想听听王姝的理由才好做决定。

  王姝只知道小孩子不用绑腿,又哪里能说得出这其中的具体缘由呢,她也不精于此呀!

  “就像是婴儿刚出生都是没有牙齿的,随着长大自然而然慢慢就会有牙齿,腿也是一样的。”王姝的声音逐渐微弱,她也知道自己的比喻一点都不恰当,可一时也不知道还如何比喻,总不能直接说缺钙吧,他也不知道呀。

  虽然王姝的话风马牛不相及,但其中也不乏一点道理,再加上王姝的坚持,陈留芳就更是忍不住动摇,“那不如这样,我去问过大夫,如何?”

  于孩子一事,他也是珍之重之,不愿有一点失误,“不过现在我们先不绑,可好?”

  见陈留芳没有坚决反对,王姝也就同意了,“那行,等问过大夫之后再说。”反正最后她还是不会给孩子绑腿的!

  闲谈过后,陈留芳最为关心的自然是妻子,“孩子今日可有闹你?”

  “中间醒来过几次,喂了奶,换了尿布就睡着了。”知道是陈留芳担忧自己,这才又说道:“放心了,还有他们呢。”

  这倒也不是安慰陈留芳,今天一天除了喂奶的时候要王姝自己抱着孩子之外,其他的时候,都不用王姝亲自动手,自然会有人代劳。

  “那就好,切记这段时间,不可多抱孩子,也不可多看书,免得日后遭罪。”

  他可是知道王姝最近正沉迷于山野精怪的杂书,生产之前可是熬着夜看的,若不是他拦着,更是夸张,如今月子里,他怕王姝因为无聊重新迷上。

  人都说月子中不可受风,不可劳累,不然以后都会手脚酸痛。

  “好啦,我知道啦。”王姝头一歪,靠在陈留芳的肩膀上。

  她今日也没有梳太过于复杂的发髻,反正在月子中也不用见外客了,不用满头珠钗,沉的很。干脆就让可乐帮她编了几根麻花辫盘了起来,倒也清爽。

  陈留芳正习惯性的摸王姝的头,就被拦住了,“别碰!”经常摸头发可是会弄脏的,平时倒也罢了,但今时不同往日,月子里面前几天是不让洗头发的,尤其是现在又没有吹风机,王姝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

  陈留芳笑了笑,无奈的放下自己的手,“你呀,可真是……”爱娇的很!

  “你说是不是呀?”抱着孩子说的道,只是这语气虽然是对着孩子,但不时瞥过来的眼睛,分明是看着王姝。

  王姝欲要反驳,就见陈留芳抱着孩子走过来说道:“你看孩子是不是变白嫩了一些?”皮肤都不似昨日那般发皱了,而且红色也褪去了几分,看起来要漂亮许多。

  “真的!”从陈留芳手里接过孩子,仔细瞧了瞧。

  王姝早上就发现孩子有点变化了,但她想着孩子不会变化这么快的,还以为是自己的亲妈滤镜,看久了就觉得孩子都好了。

  如今见陈留芳是一样的想法,这才高兴,还有心情说笑两句,“这我就不用担心他以后丑的都找不到媳妇了。”说完还轻轻碰了碰孩子粉嫩的小嘴,煞是可爱!

  “他眼睛这般神似于你,又怎会丑到哪里去?”昨日孩子睁开眼,他二人仔细端详了一番。

  忽略肤色不计,孩子眼睛明显是随了王姝,其余的地方都随了陈留芳。他们二人外貌都算是上上之选,孩子自然也不丑,只是如今奇奇怪怪的皮肤加上肿肿的眼睛,看起来却是丑的惊人。

  好在过了一日,孩子就漂亮了许多。

  “那洗三的时候就能见人喽。”

  洗三他们也没有打算大办,孩子还小,见不得风,也见不得太多人,他们也就邀请了程府一家子,自己一起热闹,热闹。

  其余的同僚就等到满月的时候宴客。

  孩子出生那天是二十八,不巧这个月正好没有三十,所以这洗三自然就到了十月一号这天。

  正逢月初,翰林院的事情倒也不多,陈留芳就干脆又多请了一天假。

  是日,程家两位夫人连同年幼的公子一大早就来了。

  “都说儿像母,女肖父,这孩子除了一双眼睛其余都不像你。”

  王姝气哼哼,“谁说是不是呢?我辛辛苦苦一场,结果全都像了他爹,全都白忙活了。”着实是心里不平衡。

  看着王姝这般模样,逗得两位夫人哈哈大笑起来,“等下一次再生一个,都像你。”

  吓得王姝连连摇头,“还是算了吧。”她暂时可是不想生了,孩子虽然很可爱,但过程太折磨人了。

  程大夫人见王姝这般作怪的模样,“你还年轻,都是这样过来的。”

  “婆婆今天原本要过来的,谁知早上起来有点风寒,怕传给了你和孩子,这才没来。”

  “可看过大夫?”程老夫人也算是高龄了,可也经不起一点伤风感冒。

  “已经请过大夫了,歇息几日就好。只是她老人家记得孩子洗三,特意托我们带了一些东西过来。”不过东西倒是没拿出来,要等一会洗三的时候,添盆。

  一事不烦二主,洗三还用的是原来的接生婆。

  祭拜过包括痘神在内的十三位娘娘之后,这才开始接下来的仪式。

  陈母虽然远在洛城,但也早早备好了这添盆之礼,一对银质的手镯和一个豌豆样式的坠子再加上一个长命百岁锁,也都是满满的祝福。

  正当主角出场的时候,他却睡着了,还是收生姥姥把他放到盛满艾草水的盆子里面,这才哭闹了起来,也不知是在控诉众人打扰到他休息,还是因为刚入水身体不舒服?

  可惜,注定是没有人能理解得了他了,反而他哭的声音越是响亮,周围人就越是开心。

  甚至还有隐约的声音说道:“这孩虽然看起来不算壮实,但看听声音就中气十足,身体也必然康健。”

  在孩子的啼哭声中,收生姥姥不停的念叨中,以一颗葱点头的方式结束了这次洗三仪式。

  大家都高兴,就连因为人少而导致收入颇少的接生姥姥看起来都是喜气洋洋的。

  等送众人离开之后,张氏这才来禀告王姝,“那接生婆马氏求见夫人。”虽然她也觉得莫名其妙。

  “哦?这是所为何事呀?”

  “这……奴婢不清楚。”张氏私下悄悄已经问过了,但是接生婆一直没说。

  “那就让她先进来吧,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这孩子她又哄睡了,也刚好见见别人,换换心情。

  等着接生婆一进来,王姝就立马问:“听说您找我?”

  “是。”

  “所为何事呀?”

  “这……”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