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家四兄弟的日子都过得不错,所以大家也都挺忙的,中午吃过饭,大家就各自走了。

  陈家大娃和二娃是因为要上学。本来私塾放假也就三天,但是因为祭祖的事情,又往后拖了这么几天。陈大嫂也不敢让他们耽误太久,吃过午饭就决定回去了。

  陈三哥就更别说了,他的麻辣烫和麻辣香锅也都耽误了三天了,也是着急的不行。

  这两家当天下午就出发了。

  陈母看见后,就叹息道:“以前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大家还能住在一起,如今生活好了,反而却难得聚集在一起。办个事情也是急匆匆的,你忙我赶的。”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任是陈母再多感叹,也没能阻挡住大家奔赴各处的脚步,反而是陈留芳一家人留了下来。

  他们已经算好了,陈留芳入职应该是在六月的下旬,所以王姝他们倒是可以待到五月底,六月上旬出发,到了之后还能休整一段时间。

  趁着这段时间也刚好可以陪陪陈母。

  王姝和陈留芳两人也不是没有商量过让陈母同他们一同进京,只是他们刚提出来,就被陈母拒绝了。

  “我又不是就你一个儿子,非得跟着你背井离乡的,家里还有你兄长和嫂子们照顾,你们也不用担心。”

  陈母说这个确实是一部分原因。

  到了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人家说个啥的她都听不明白,还能干嘛?“我又不是你们年轻人,学什么都快,什么都能接受。”

  王姝拉住陈母的胳膊,“娘您放心好了,他们说的官话,你不是都能听懂。”

  当日程阁老说的就是官话,陈母也听得明白的,“再说,就算是他们说当地的话,咱也是能听懂的。”

  同属于北方的话基本都很接近,快了不一定能听明白,但是只要放慢速度,几乎都不成问题。

  “还可不成,我可不想去了两眼一抹黑,像个傻子似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在村中可是一大群姐妹,说说话,烧烧香,自在的很。

  “谁说没有呀,你忘记了程老夫人?”

  听到王姝这句话,陈母白了王姝一眼,“什么程老夫人,那可是堂堂阁老夫人。”

  上一次陈母听说县令大人会见她,一直紧张的不行,王姝怎么安慰都不行,最后没办法了,只能说道:“娘你觉得阁老大,还是县令大?”

  “当然是阁老大呀!”陈母正紧张呢,王姝还在一边不停的说说说。

  “那你见阁老都不紧张,见县令紧张什么?”

  陈母冷哼一声:“我什么见过阁老了?”梦里吗?

  王姝这才偷偷把程阁老的身份告诉了陈母,“你可是和阁老夫人一同吃过饭的,怕什么?”

  要不是知道儿媳妇靠谱,陈母都以为她疯了。

  做什么白日梦呢,她一个小老百姓怎么会遇见这么大的官?

  直到陈留芳冲着她点了点头,陈母这才真的确信自己就是这个走了狗屎运的人。

  啊呸,不对,应该是鸿运当头的人。

  不过人倒是愣了很久,半天没说话。

  不过后来见到县令大人的时候倒是真的没有那么紧张了。

  “人家阁老夫人那么忙,谁有空天天理我,你们就是说破天,我都不会去的!”

  陈母不去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但另外一方面也是当时分家的时候就说好了由老大供养自己,老大分的地也是最多的,现在也不能因为其他原因就变了。

  而且她觉她去就是给儿子丢人的,自己当父母的不给孩子提供助力就算了,怎么还能拖累孩子!

  “再说了,我还要看着我孙女,免得被她娘给带傻了。”

  陈母说的就是二妞,陈母现在是真的不相信陈二嫂主持家事的能力了。

  以前她就算再看不上老大媳妇,觉得她小家子气,但是人家还知道个四五六数,唯有这老二媳妇,就是个直楞子,啥都不懂。

  “我可不能让他霍霍我孙女。”所以现在二妞几乎都是跟在陈母身边的,陈母一点一点的教她。

  见陈母铁心不去,王姝他们也就不再坚持,反正现在天气热,路上也不舒服,等到天气转凉,再加上孙子的诱惑,王姝就不相信陈母不来。

  现在争论这些也没必要。

  王姝他们还真的就在陈家村舒舒服服的待了近一个月,这村子里的温度可是比县里要凉爽许多,孕妇最怕热,他们又没有存冰,到了县里也是难受的很。

  反而在村子里,有时候还能找到一些山洞,里面舒服的很,陈留芳还特意给她编了一个躺椅,轻巧的很,出门的时候带着,到了地方就躺在上面休息,也是安逸的很。

  中间也就去县里了两趟,一次是因为王姝想要吃冰饮。

  没办法,这东西路途太远,带回来就没成一堆水了,陈留芳只能带她去县里,跑德和楼美美的吃了一顿才回来。

  另外一次则是因为王姝要去看看县里流行的新款式,要制作新的衣衫。

  她如今的肚子几乎可以说一天一个样,简直就是看着它长大,很多衣衫都需要重制了,本来有张氏就足够,可是王姝非要再看看如今店里如今流行的款式。

  谁都拗不过,陈留芳只能带她到城里来,当然又吃了一顿德和楼的冰粥。

  陈留芳都怀疑她是害怕自己不让她吃冰粥,故意找理由来县里的。

  当然冰粥吃了,衣服也没少买。除了买了一些布匹让张氏裁剪,又去成衣铺子,给陈留芳和陈母各买了好几套衣衫,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心里还想着,果然消费就是快乐!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经意间,时间就溜到了五月底,即将是王姝他们远行的日子。

  离开之前,他们特意去看了王大伯和李氏,这一去少则三年,君命难违,再见谁知又会是什么样子?

  王姝看着他们都想哭,尤其是看着从来这个世界到现在,王大伯和李氏的变化,五十几岁的人了,这里又没有染色剂,自然白发一天多过一天。

  四五年的时间,头发由原来的黑中夹杂着几缕白,到如今的黑白参半。

  等到三年后,不知道又是何种变化?

  想着想着,王姝就忍不住红了眼睛,李氏一看王姝红着的眼眶,就彻底忍不住了,和王姝抱头痛哭了起来。

  就连王大伯都偷偷的拭了拭眼角。

  这可是他们当亲闺女养大的,以后三年都见不了。

  最后还是担忧王姝动了胎气,李氏才止住了哭声,陈留芳又赶紧在一旁哄王姝,这才让她恢复了一点。

  等作别王大伯,王姝到了家中,兴致依然不高,闷闷的坐在窗前,看着外面。

  她其实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但是又忍不住朝最坏的方面想。

  古代人普遍的寿命都不高。大伯和伯娘以及陈母他们也都已经五十多岁了,身体也开始逐渐衰弱起来了。

  像是陈母以前虽然清瘦,但却也都健康,但是最近确实容易一不注意就会生病。明显体质就差了很多。

  王姝不知道还能有几个三年?尤其是在这个医术不发达的古代,就如她这具身体一样,一场伤寒就足以要人性命。

  陈留芳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双目没有焦距,脑袋放空的王姝。

  陈留芳心疼地跑过去把王姝拥入怀中,他能感受到她的哀伤和无助,但是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

  轻轻地吻了吻王姝的额头,“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说完这些,他能感觉到怀中的人抱的他更加用力了,彷佛这样就可以驱走心头的孤独和难受。

  王姝闷在陈留芳的胸前,哽咽说道:“可是我真的怕,怕时间太快,怕路途太远,怕我们来的太迟。”

  陈留芳又怎么不知道,他远比别人要细心,自然发现孩子在一天天长大,父母在一天天老去,只是他是个男人,自然要承担住这些。

  他矮下身子,与王姝视线平齐,“阿姝,时间的流逝谁也无法阻挡,你不能,我也不能!我们唯有珍惜当下的每一刻时光,每一次相处。”

  “其实最该说抱歉的是我。”我让你经历亲人分离之苦,我让你与我背井离乡,我让母亲高龄还要看着儿子远行。

  “不是的,你没有错的,我们谁都没有错的。”王姝又怎么会把这些事情怪责到陈留芳身上呢,他不需要背负这些。

  陈留芳擦了擦王姝脸上的泪水,“等天气好转,我们接他们去京城好么,慢悠悠的走,让他们体验游山玩水的乐趣。”

  “到时候你也去,就留我一个人在京城等你们行嘛?”

  王姝锤了陈留芳一拳头,“什么嘛。”

  ……

  六月初六宜出行。

  王姝他们在大家的不舍中还是踏上了远行的马车。

  他们比预计的还是早出发了几日,没法办,如今天气太热,中午的太阳几乎都能把人晒成人肉干,没有几个人敢去在烈日下奔走,所以就只剩下早上和傍晚能赶路,只是这样一来,人就容易休息不好。

  王姝这个孕妇本来就觉多,这样一弄,就只能在马车上补觉,尽管这马车再防震,都不如在床上睡觉舒服。

  陈留芳特意放慢了行程,走了半个多月才到了京城,就这样王姝的来脸色都比往常差了很多,人也消瘦了几分,明明七个月的身孕,除了肚子,其他的地方反而还不如原先在家里的时候。

  瘦到让刚一见面的师母就心疼的让人喊了太医院的太医来给她诊脉,生怕王姝哪里不适。

  看着太医换了几次手,大家也都紧张了起来,尤其是陈留芳,平日那么沉得住气的人,都坐不住了,“太医,我夫人如何?”

  老太医这才慢悠悠的说道:“尊夫人无碍,不过就是劳累过度,身体消瘦,慢慢补补就好。”老太医与程家也是熟人,自然不给人兜圈子。

  “药方我就不开了,药补终究不如食补,尤其是对孕妇来说,回家好好用饭比什么都好。”这下大家才放下心来。

  离陈留芳去领差事,还有一旬呢,他干脆哪里也不去就在家里盯着王姝吃饭。

  太医嘱咐过多用的食物,他就让游氏想着办法换着方式做,免得王姝吃腻味了,饭后就带着王姝出去遛圈。

  一段时间下来,王姝还真的长了些肉。

  可还没长到陈留芳满意的时候,他就要去领差事了。

  翰林远编修,听起来就很清闲,确实刚一上任,他们这一甲的三人都分到了一起,不同就是状元要比他们高一级,剩下的就是三人也没区别,天天待在翰林院。

  陈留芳趁着这段时间,赶紧去申报了房子,他也不想每天跑么远来当值来了。

  无论闲忙,当差了就是得去点个卯,反而这样一来王姝倒是轻松了,每日在家中吃吃喝喝睡睡,一开始倒也还好,时间长了倒也觉得很是无聊。

  想了想,今年新的美食菜品还没有给孙茂才,干脆就让郭顺上街买了材料,回来试验新得菜品了。

  虽然也都是王姝以前都吃过的,但是有些没有做过,也就知道个大致的过程,或者有的就是直接缺少相关材料,王姝只能寻找替代品。

  所以每个菜品都得经过重新的试验调整才行。

  不过如今好一点的是,王姝有了帮手,都是游氏按照王姝的方法做好,给王姝品常。

  厨房真的热的不行,王姝倒是不用受这个罪,不然她一个孕妇,非得疯了不可。

  最后成功的产品,王姝再把方子给一一记录好,书信给孙茂才。

  当然还有一点好处就是,把游氏的手艺□□的炉火纯青,现在可以做出王姝想吃的任何菜。相当于王姝直接拥有了一个德和楼大厨,还是为她独家服务的,把王姝给开心的。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们来的晚,也没买存冰,做不了冰饮之类的夏季解暑圣品。

  当然陈留芳确是在心里庆幸没买到冰,不然他不在,没人管她,一个人都不知道吃多少冰的。

  日子就这么慢悠悠的过着,有时候心情好了,王姝就会让人做些小点心之类的,给陈留芳带着,做个茶点。

  翰林院都是同僚,自然也瞒不过别人,陈留芳也不好吃独食,只好都分一点给大家尝尝。

  这时间一久,谁都知道翰林院陈大人家的点心为一绝,在外面都吃不到。

  直接演变成了每日大家都盯着这陈大人又从家中带来了什么吃食。甚至还有人设了赌局,当然就是用一顿饭作为花头。

  无伤大雅,所以也没人计较。

  不过最后,王姝知道了以后,就特意让游氏每天多做了一些,免得陈留芳给别人尝完自己就没得吃了。

  兴许是他们的好心,带来了好运,将将一个月,陈留芳就等到了他的“廉租房”,而且地理位置相当不错,就每日当差的路程都少了一大半。

  陈留芳一拿到凭证和钥匙,就忍不住了,可惜一直没有休沐,这才老实等着。

  等到休沐这天一到,一大早就同王姝朝这边赶了过来,还碰巧遇上了他的同科,状元苏常宁苏大人。

  “陈兄,你这是?”如今他们也都相熟了,就不再客气的称呼大人了,又是同科,直接以兄相称。

  陈留芳这才轻咳了一声,“我刚刚申请的房子,就同内子过来看看。”

  苏常宁刚刚在忙着叮嘱人搬动东西,还真的没有注意到王姝,陈留芳一提醒,赶紧拱手,“嫂夫人,刚刚多有得罪了。”

  刚说完就咳嗽了两声,原来正是有人再搬花木,扬起了灰尘。

  苏常宁这才尴尬一笑,“抱歉,抱歉。”

  “苏兄,今日这是搬家之喜,还没恭喜呢?”陈留芳说道,他以为自己速度就够快了,已入职就申请房子,等到休沐了,就过来看,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人家苏兄都搬进来了。

  苏常宁:“等暖居的时候,还望赏脸光临。”说完复又问陈留芳,“不知陈兄的住所哪一处?”

  陈留芳指了指旁边,“正巧,友邻。”

  可不是,这个地段最好的房子就是这一排了,地段好,朝向也好,自然先紧着他们前三甲。

  苏常宁开怀一笑,“那就请陈兄以后多多包涵了!”

  陈留芳和王姝也没有在这里多加耽误,他们还要去房子里面看一下格局和大小,好决之后如何归置。

  这可是他们至少要住三年的房子,王姝也不想将就。

  陈留发芳打开门,看了看房屋保持的还挺完整的,看起来像是经常有人经常来检修的样子,甚至还有一些基本的家具,倒也保存得完好。

  整座院子倒是比他们现在租住的院子要大上都多,采光啊什么也都相对比较好,可惜美中不足的就是院子里没有井。

  若是想要吃水,只能去巷子口的那个井里去打,也幸亏这套房子离井近,不然吃个水也是麻烦。

  这房子看起来不大,但是也有了官家的雏形了,完全同他们住的房子格局就不一样,基本的倒座房呀什么都是原来的普通民房没有的。

  粗略的看了一遍,王姝他们就决定回去了,反正心中就有了数。

  也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