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陈留芳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美人小憩图,白嫩的脸庞因为熟睡而变得红彤彤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看是否真的如苹果那般甘甜。

  陈留芳本来是进来取东西的,想着顺便看一眼王姝,谁知道就看到这副场景,反而舍不得离开了,只是想着外面的人和事,终归还是关上了门。

  只是却不见有离开的脚步声,反而是门“吱呀”又响了一次。

  原来正是去而复返的陈留芳。

  只见他放下手里的东西,移步到床边,快速的掀开了被子。

  陈留芳小心翼翼地把王姝扶起,让她趴睡在自己肩上,这才慢慢脱掉王姝的外衣,又重新把她放回到床上。

  王姝正睡得香甜呢,就感觉有人在摇晃自己,挣扎着睁开双眼,见是陈留芳,就又闭上了双眼哼哼唧唧。

  “你在干嘛呀~”

  陈留芳轻轻拍了拍王姝,低声哄道:“无事,你安心睡吧。”

  王姝正是困顿的时候,大脑根本就没办法转动。

  恍惚中听见陈留芳睡吧,果真就安心的睡了过去。彻底忘记自己和衣而睡是为了一会方便起床去送客人。

  见王姝熟睡,陈留芳这才拿起东西,轻声而出,缓慢地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老爷。”雪碧见陈留芳出来,上前听吩咐。

  “今日人多眼杂,你和可乐务必在这里守好房门。”

  两人应声道:“是。”

  正欲转身,忽然想到了什么,叮嘱两人:“一会也不必唤夫人起床。”也不管两个丫鬟的为难。

  等陈留芳离开后,可乐可怜兮兮的看着雪碧。

  “怎么办?夫人睡觉前特地说让我们一会儿喊她起床的?”

  雪碧也是左右为难,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就听老爷的吧,夫人今天起的太早了,腹中还有小少爷,肯定累到了。”

  她和可乐早上到现在都有点撑不住,更别说是身怀有孕的夫人了。老爷也是心疼夫人,后面的事情肯定会处理好的。

  决定了两人也就不在犹豫,一心守好房门,免得被外人扰了安静。

  等陈留芳返回宴席,桌上正是热闹,一群人正喝的高兴,见到陈留芳,就拉他过来要一起喝。

  陈留芳见推托不过,才干了一杯水酒。

  这些人也不是真心为难他,只不过是想着起个哄,见陈留芳一杯酒下肚,也就放过了他。

  ……

  金乌西沉,落日的余晖洒向陈家的院落,彷佛笼着着一层金光。

  王姝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突然一个机灵,坐了起来。

  “糟了!”

  这时辰一看就不早了,也不知外面是个什么情景?

  匆匆忙忙准备穿鞋,一边大声唤外面的丫鬟,“可乐,什么时辰了?”

  进来的是雪碧,“回夫人,已经酉时了。”

  都酉时了,客人肯定都离开了!王姝不死心的再次同雪碧确认了一下。

  “除了还有一桌在那里喝酒,其余人都走了。”说完去衣架上拿过王姝的外衣,“夫人,您先穿上衣衫。”

  王姝这才注意自己只身着了一身里衣,看着雪碧手上的衣物,“这,这是……”

  雪碧虽然不清楚,夫人要问什么,但是还是向王姝解释道:“夫人,老爷吩咐的,说让您休息一会儿,客人那边您不用担心。”

  王姝这才想起来迷迷糊糊中好像看见了陈留芳,还同自己说了些什么,可惜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看来也只能是陈留芳了。

  正说话呢,陈留饭就端着一碗粥就进来了,“我听可乐说你醒来了,快喝点粥填填肚子。”

  雪碧立马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见房中只有他们二人,陈留芳亲了亲王姝的额头,“快过来吃饭,都饿了一天了。”

  中午其他人还吃了点东西,唯有王姝什么都没有吃,陈留芳特意让游氏熬了粥在厨房温着。

  不说还不注意,一说王姝的肚子就咕咕的叫了起来,声音大的陈留芳都听见了,赶紧舀了一勺喂给王姝,笑着说道:“再不吃,你的肚子都要抗议了。”

  王姝这才赶紧接过碗吃了起来。

  一碗下肚,可算是安抚住了五脏庙,这才有心情问陈留芳,“你怎么不让人喊我?”

  犹豫了半天才有接着说道:“没人问吗?”尤其今天来的有陈留芳的舅家,肯定会挑理的,宴席躲过去了,最后也不去送一送。

  看着王姝皱着眉头,陈留芳也不忍心让她烦恼,哄着她道:“没关系的,孕妇最大,我让娘同他们说你身体不舒服。”

  若是这样还挑理,陈留芳也没办法,当然也不在乎,毕竟对他来说的妻儿父母才是最重要的。

  “那舅母他们态度怎么样?”王姝追问道。

  陈留芳哪里注意这些,不过为了安王姝的心,随口说道:“神色如常,她也是会体谅你的。”

  王姝倒不是真的在意这些人的态度,而是担心陈母觉得自己轻慢她的娘家人,到时候婆媳难处,她也不想让陈留芳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陈留芳不想让她在这里多加纠结,就同她说道:“大伯说二堂哥也快要回来了。”

  这王姝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虽然德和楼的动向,孙茂才也会同他们讲的,但是毕竟通过书信,有很多的事情也不方便讲,第二王姝他们也就是知道一个大致的动向,具体的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这样一算,我们都有半年没有见过了吧?”

  上次见长柏还是过年的时候,如今已经进入五月了。想到这里王姝就忍不住“扑哧”一声。

  看着陈留芳疑惑不解,王姝这才说道:“听二嫂说上次二哥回来的时候,孩子就不认得他了,非得赶他出去,说他是坏人。”硬是逼着好不容易回来的长柏睡在外面,等到孩子睡熟了,才偷偷摸摸进来。

  明媒正娶的媳妇,弄得给偷情似的。

  陈留芳听完莞尔一笑,“那等他回来,我陪你去看看他。”

  至于是看笑话,还是看人,这就仁者见仁了。

  “我怎么听着外面怎么还有声音?”像是喝酒划拳的。

  “三哥在同他的几个朋友喝酒呢。”都是一同长大的,如今陈三哥一人待在城里,虽然上进,但也是憋疯了,遇到机会,可不就放开喝了。

  陈留芳倒不会,他虽然也是在村中长大,但是因为上学的缘故,在村中都没有玩得好的朋友,甚至说,那些人以前还有点讨厌陈留芳。

  “那是他们不知道你的好。”王姝自然明白原因,任是谁都不会喜欢父母长年挂在嘴边的别人家的孩子,王姝也经历过,简直就是噩梦。

  “不过,如今都已经释然了。”成年之后,自然都看开了,见了面都可以打招呼,甚至有事情也会热心的帮忙。

  不过也仅此而已。

  等王姝他们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地狼藉和几个烂醉的酒鬼。

  陈家兄弟赶紧给他们送了回去。

  “哎,德和楼的银钱你付过了吗?”

  “刚刚他们走的时候就付掉了。”不但付清了,陈留芳还特意让清书多给了银钱,算是他们赏银了。

  “今天也真是辛苦了。”她这个孕妇都感觉撑不过来,更别说这些忙了一天的伙计。

  ……

  第二天趁着陈家人都还在,陈留芳就把所有人都集中在了一起。

  他把所有事情同大家说了,他也同王姝商量了,最好还是趁着今日,不然各家都走了,人都凑不齐。

  陈家人一看王姝一脸认真的样子,就知道有事情要说,陈大哥就赶紧让大娃带着弟弟妹妹们出去。

  “大哥,等一下,今天的事,孩子们也留下听听。”

  陈留芳一说完,陈家的三兄弟就面面相觑,不知陈留芳是要干什么?自来大人商量事情的时候,就没有孩子插嘴的份。

  不过因为事陈留芳说的,其他人虽然纳闷,但是倒也不会反驳。

  陈留芳这才示意王姝拿出一个匣子,“这个是我自己写的一点心得,大娃的年龄也差不多了,可以自己看看。”

  这正是当日陈留芳写给孙茂才的纲领摘要,只是因为那时孩子们还小,这才没有直接给他们。

  “今年就可以考童生,这东西也是有点益处的。”要成为秀才也得经历三场考试,现在最起码先把前两场给考了,成为童生也能进入到县学。

  大娃的基础几乎是他看着打的,也都没有什么问题。

  听完陈留芳的这番话,陈大哥夫妇激动不已,尤其是陈大嫂,一直盼望自己的孩子能像他小叔一样,金榜题名。

  陈大嫂现在最羡慕的人就是自己婆婆了,总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一天,如今陈留芳的话彷佛就是给了她一个期望。

  陈大哥也激动的都说不出话,“老四……”这可真的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陈留芳打断了陈大哥的话,“大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当日大哥他们尽心的供养自己,今日这些也是自己力所能及的。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看孩子,陈留芳直视着大娃,把这个匣子亲手交给了大娃,“拿好。”

  陈留芳倒是没有逼着孩子说一个保证。

  那没必要,能谨记心中,有志气的孩子自然会抓住一切机会,反之就算要再多的保证也是无用。

  “不过,这不是给你一个人,这是你所有弟弟妹妹都可以看的,所以你只是保管。”就算是女孩,如果以后他的家人中有人要科举,都可以复录一份。

  大家听了都吃了一惊,这东西说是传家宝也不为过,特别是在陈留芳金榜题名之后,陈家人虽然也疼女儿,但是……这个可非同一般。

  顿时屋中一片沉默。

  陈留芳自然知道原因,但是他自己的决定,就不会更改,更何况这东西就是死物,只要他在,能指点的远比这个多。

  最后还是陈母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叹了口气说道:“就按照老四说的做吧。”陈家一共也就两个孙女,陈母也心疼。

  陈大嫂没有女儿,就算了,陈二嫂和陈三嫂可都是有女儿的,他们虽然疼儿子,可是也特地让女儿跟着她四婶学了几天字,也想让他们嫁入读书人家,以后这东西也是一份底气。

  “快谢谢你四叔,四婶。”陈三嫂机灵,赶着大妞向前,陈二哥也推了三妞一把。

  “谢谢四叔,四婶。”

  王姝摸了摸大妞的头,“好孩子。”这两个女孩也是她看着长大,她也想他们好。

  陈留芳见大家都接受了才又说出另外一件事情,扫了几个男孩一眼,“大娃这一辈,若是谁能中了秀才,还继续耕耘的,我尽力相帮。”陈留芳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说出如何帮助,主要是他不想让孩子被父母逼着进学。

  他对他们的要求是能考个秀才便足以养家糊口了,再往上就要靠天分和意志力。

  若是有孩子像孙兄一样志不在此,或者是没有天分,却因为自己的许诺,被父母逼着向学,最后害了孩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还不如简单的一说,让孩子们有奋斗的动力。

  “不过,谁要是敢出去仗势欺人,那就别怪我翻来不认人了。”

  说完扫了几个孩子一眼,“记住了吗?”

  三个男孩互相瞅瞅,大声喊道:“记住了!”

  陈留芳知道自己的官职,虽然在京城是微末小官,不值一提,但是在洛城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可是很显眼的。

  家中的人他有把握,大哥老实憨厚,二哥虽然精明,但也是小精明,不会犯什么大错,唯有三哥志大才疏,容易被人钻空子,但是有三嫂在,倒也不用担心。

  这群小的反而才是他最为担心的,这个年龄阶段正是关键时期,就怕被人设了圈套,毁了自己。

  这才准备在走之前给他们紧紧皮。

  这些事情都办完,王姝才又提到三娃上学的事情,“二哥,三娃你若是打算今春送过去的话,直接去就好,我都与私塾的夫子说过了。”

  “嗳,好,好。”

  ……

  等陈家人散去,王姝和陈留芳去了陈母的房间。

  刚一进去,陈母就压低了声音,指着陈留芳气气地说道:

  “就你能是吧,就你能!”孩子还没长大就这么大包大揽,别以为她人老了就没听出陈留芳“尽力相帮”的意思。

  听见陈留芳的话,她也高兴,孩子从来都不是忘恩负义的人,重情,他哥哥们对他的好,他都记得。

  可是兄弟各自成家之后就有自己的小家了,这么多的事情直接就决定出来,也不想想自己的小家可扛得住?

  “兄弟是让你们相互扶持,不是让你一个人就逞英雄!”陈母也怕这些事情他没同王姝商量,最后惹王姝生气。

  她特意训斥陈留芳,一方面确实是不想让儿子这么的逞强,另外也是做给王姝看的,不想让小夫妻俩失和,最后让自己的家不成样子,她也是作为媳妇,过来的。

  王姝就装成鹌鹑也不说话,让陈母把炮火都集中到陈留芳的身上。

  果然陈母骂了陈留芳很久,直到口齿干了,这歇了下来。

  看着陈母出了一口气,陈留芳这才同陈母解释道:“娘,您放心,我心里有数,我……”

  “有数,有什么数?松树呀,还是柏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又被陈母蕨了回来。

  陈留芳被怼愣住了,半天没有说话。还是王姝在一边看不过去,这才给陈母沏了一杯茶。

  “娘,您先润润口。”

  等陈母喝了一口,王姝这才说道:“娘,您看你先听夫君说说成不成?”

  陈母本来就因为儿子做的事情对王姝有愧,自然不会不同意,斜了陈留芳一眼,“你倒是说说看,我听着。”

  陈留芳无视了王姝挑衅的眼神,这才同陈母说道:“娘,我知道您是心疼我,怕我拎不清,把自己的日子给过坏了。您放心我心里都有度的,对于家里的这些侄子侄女我都一样,自己的孩子我也不会亏待的。”说完眼睛看向王姝的肚子。

  “好,那你就看着你媳妇肚子中的孩子,那你就告诉我原来你那句想说出口话是啥?”

  陈留芳见陈母揪着这一点,也是没办法了,这才说道:“我原来打算,以后等大娃他们谁中了举人,就把他们带到身边。”说完又补充说道,“就三年。”

  陈母气的发懵,“你想过你媳妇吗?她年纪轻轻怎么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再说,花销呢,这些钱呢?”也亏得他还有点分寸,没说出口,到时候把所有的事情都压到他身上怎么办?

  “娘,您放心,我就是只是有能力的话指点他们一下,剩下的他们成了秀才是也差不多成年了,早该立起来了。”陈留芳可不会无条件纵容他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可不会惯他们臭毛病。

  其实陈母说的最多的问题无非就是关于钱的,但是王姝和陈留芳恰恰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能帮助家中的人自然尽力帮助。

  陈母听了这些还算是觉得儿子没有蠢到家,对于王姝……

  王姝一看陈母瞅向她,就知道陈母的担心,“娘,您放心,我都听夫君的。”王姝本来就不反对,就干脆子在陈母面前装成一副事事以夫君为先的样子。

  陈母听完王姝的话,真的是一言难尽,“得,这俩也是碰上了。”她也不多管闲事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