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83章 第八十三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段路不长也不短,等回到家中,陈留芳身上的酒气也散了一半,人也没有刚才那么迷离了。

  “我先去洗漱一番。”

  在酒楼里的时候还不明显,这一回到家中,衣服上的味道就彻底让人难以忍受了。陈留芳也怕熏着王姝,万一来个延迟的孕吐,可就不得了了。

  趁着陈留芳去洗漱,王姝干脆自己也重新换了一身衣物,她倒是没喝酒,或者说女眷那边就没有喝酒。

  虽然也上了梅子酒,但是也无一人去碰,大家都矜持的很。

  王姝倒是想体验一番梅子的酒的味道,可惜她有孕在身,为了腹中的孩子,就算陈母不叮嘱,她也不敢乱来。

  所以一身倒是轻轻爽爽,不过今日因为宴会,特意穿戴隆重了一些,王姝感觉不是很舒服,这才想着换一身轻便的。

  “雪碧,备一份蜂蜜水。”王姝进房间之前吩咐道,“一会儿等老爷出来刚好喝。”

  “是。”

  等王姝换完衣物,重新梳过发型出来的时候,陈留芳也都已经梳洗完毕了,桌子上也都摆好了糯糯的小米粥。

  陈留芳给晚姝盛了一碗,“快喝点,先垫垫胃。”他担心王姝中午没吃好,孕妇可是不能饿的。

  王姝接过粥,没看到陈母的身影,好奇的问道:“娘呢,怎么不也一起喝一点?”

  “娘累了,没吃就睡着了,我让他们把粥温着,醒来了直接就可以喝。”

  陈母年纪大了,身体和精力终归不如年轻人,今天中午的一番折腾,人也累的不轻,回来就止不住打瞌睡。

  知道陈母睡着了,王姝就没有再操心,反而担忧陈留芳,“你胃可难受?喝酒最是伤胃了。”

  陈留芳知道王姝也是在关心他,“无碍,刚刚喝了蜂蜜水,都好多了。”

  说完又递给王姝一个剥好的白水蛋,“把这个鸡蛋吃了。”

  王姝把鸡蛋放进粥里,用勺子一点一点碾碎,她也不知道最近怎么喜欢上把鸡蛋掰碎放到小米粥里,尽管这是她以前特别接受不了的。

  ……

  这一天着实累人,第二天陈留芳都起晚了,当然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喝的酒起了助眠作用,总之等陈留芳睁开眼,早已经过了平日起床的时辰了,更别说是给孩子的早教了。

  反倒是王姝比平常醒的还略微早一些。

  王姝也没闲着,吩咐人把东西给收拾了一下,今天已经是初四了,他们下午就要回陈家村,刚好明日回去过个端午节,再呆个一两天,就初九了。

  “可乐,香包这些你可别忘记了。”怕时间来不及,王姝他们就把端午节要用的香包,五彩绳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回去直接就可以用。

  家里现在也只有陈二哥一家和陈大哥,这些东西,两个大男人估计也想不到。

  至于陈二嫂,王姝完全没抱希望。也不是说陈二嫂不好,就是有点不靠谱,平日里也都是对陈二哥言听计从的,看不出来毛病。

  但是遇到了事情,若是没有陈二哥指点,完全都不知道如何行事,既没有陈三嫂场面做的周全,也没有陈大嫂的精明世故。

  以前陈家不分家,待客主持家事这些也都轮不到二嫂身上,她也不用操这份心,也看不出来什么,反而人很勤快,又少说话,陈母还算是在三个儿媳妇中最喜欢她。

  自从分家后,彻底暴露了,在人情世事方面完全是一窍不通,若是在现代倒也是没什么,关起门来独家独户,也无所谓。

  但是在这个时代却完全不同,宗族之间虽然说团结,但也不是没有因为一点小事就闹得两家老死不相往来的,尤其是关于红白喜事方面的。

  好在陈二哥在几人间是最为精明的,这些也都会提前同二嫂说好,二嫂也都老老实实去办好,倒也没出过差错。

  但是有些事情陈二哥就没办法了,如家里来的客人,怎么招待,这都是个问题。

  特别是历来的上门的客人传统都会客气一下,但是主人家肯定不会真的就是当真,什么也不做,人家肯定会挑理的。

  一般人肯定是热情款待,但陈二嫂却不会,这也不是她抠搜,或者是区别对待。

  她对娘家的亲姐也是一视同仁。遇到客人客气说不用留饭,她也就真的不做了,搞得有些远道而来的亲戚自己也很尴尬。

  陈母当时看这样不行,还特意教导了几天,但是发现陈二嫂这人想法就是这么简单,你吩咐的她会做,你不说的她压根就想不到。

  最后陈母都放弃了,想着总有老二在一边叮嘱着,直叹道:这两口子的心眼全都长在老二身上了!

  所以王姝这次回去,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得备着,免得大过节的什么也没有。

  等陈留芳起来,又同清书几人也忙忙碌碌准备了一早上,这才收拾了七七八八。

  王姝则让游氏提前准备好了午饭,吃完好早点出发,免得回去太晚了,都收拾不过来。

  所以不到午时,一家人就开始用饭,正吃着呢,王姝突然问道:“大嫂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呀?”王姝他们这次回去是赶了他们从京城买的那辆马车。

  端午节私塾也是放假的,陈大嫂自己的一摊生意,几天不做也不影响,就想着趁王姝他们回去顺带就把他们带回去。

  当然一同回去的还有陈三嫂和大妞,不过出城的路上距离他们那里很近,陈三艘又带着两个孩子,不方便,王姝也就让他们在家里等着,直接过去接他们。

  这次陈三哥不打算回家了,他想趁着端午节能再赚一笔,就让老婆孩子先回家里,他初七回家,也赶得上。

  现在的陈三哥真的与以前不一样,像是换了一个人,拼命赚钱,就连陈母都觉得不可思议。

  陈三嫂每次听大家讲陈三哥都笑笑不说话,有些苦都是自己一点点吃过来的,日子也是自己一点点走过来的。

  “大嫂估计吃完午饭就过来了,一会让清书去喊一下。”

  果然,陈留芳他们也都刚刚收拾好,陈大嫂就带着两个孩子抱着行李过来的。

  其实说是孩子也不准确,大娃也就比陈留芳低一个头,但是陈家人都高,走在路上都像是个成年男子,还经常被人认错,也就是看着满脸稚气,才会让人知道这还是个少年。

  陈家这一趟人还真的不少,幸亏他们提前还准备了牛车,到时候女眷们都坐在马车上,陈留芳同大娃几人就在牛车上。

  这一趟折腾下来,等王姝他们回到家中也已经申时了,从匆匆忙忙洗洗刷刷,都已经不早了。

  好在粽子王姝他们早上起来就包好了放在木桶里直接带了回来,晚上蒸一下就好了,倒也不用担心明日连个粽子都没有。

  第二日早上,王姝果然猜测的没错,一大早就不断有人来陈家。王姝心里庆幸自己没有如往常一样睡懒觉,不然就太不好看了。

  陈留芳中了进士陈家村的人也都知道,但是因为他们一直还未曾回陈家村,所以倒是一直没有见面。

  昨天陈留芳他们回来的时候正好一群人都在路边站着闲聊,就见都知道了,不过想着回去忙,也就是打了招呼。

  今日趁着节日就都过来走一圈,陈留芳和王姝自然就是重点的关注对象。

  这两年王姝他们因为备考的缘故也不经常在陈家村,就连平日里都比较少回来,所以这些人一见王姝都楞了一下,甚至有些拘束。

  几位本家的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说话。

  他们从来都知道这陈家的小媳妇颜色好,不然也不会是王家村有名的村花,但是他们的印象里都是虽然出色但却是都不如今日的这般有冲击力。

  这也难怪,这些年王姝都特别爱惜自己的容貌,自己运用她知道的一些方式去锻炼,就连身高都又长高了一节,肤色也都白皙如玉。

  甚至是一些自小养在深闺的女儿家都不如她,再加上程老夫人的一番教导,周身气韵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二十几岁又是容貌最为鼎盛的时候,自然让人不敢直视。

  几为婶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起话头,只得一直同陈母不停的说话,间或带上一两句夸王姝的话。

  王姝倒是落得轻松,还把提前准备好的零嘴给拿出来了,让他们边吃边来聊。

  许是王姝的态度的太过随和,不多时,这些人也都没有之前那般的紧张了,还同王姝问起了这京城的事情。

  京城这种皇帝老爷住的地方,自然是普通老百姓最为好奇的,不然王姝刚开始卖粽子也不会拿着京城粽子的名号来搞噱头了。

  “留芳媳妇,这京城的地可真的像人家所说的一粒土都不曾有?”自陈留芳中了秀才之后,村里就都这样称呼了,很少人喊四郎了。

  “留芳那个媳妇,这京城的人是不是个个都是家财万贯?天天吃肉?”

  “皇帝老爷是不是真的就是有数不清的媳妇?”

  一个接一个,王姝都回答不过来,他们最是好奇这天下最为富贵的地方是个什么样,是不是真想戏文中所说的那般如神仙住的地方。

  王姝一一同他们解释。

  “哪里都是有穷富之分的,不过大体上京城的百姓是要比洛城的好上一些。”

  “那皇帝长什么样,是不是像是山上神像那般?”

  虽然说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但是那是对官宦世家更有威慑,他们这些普通百姓虽然知道皇帝最大,但是时常口头上也并无多少敬畏之心,反而是对父母官更为畏惧,不然也不会有那种:县官不如现管。

  王姝自然知道皇家之事不可妄言,自己夫妻俩私下讨论也就罢了,出了门自然要慎言。

  陈母也知道轻重,赶紧就嗔了几句,“尽是胡咧咧,这话咱能说?皇帝老爷管着这天下人,自然就是戏文中所说的,龙威虎目,威震八方了。”

  这一群人才又讨论一些陈母不在这些天新生的八卦。

  男人那边也不遑多让,但好在有族中几位长辈坐镇,其他人也不敢胡言乱语。

  陈家村的人都是一个祖上,因为战乱从其他地方流落到此地,恰逢新朝建立,百废待兴,颁布诏令,让百姓休养生息,这才在这里扎了根。

  如今到了陈留芳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七代了,自然算得上枝繁叶茂,人丁兴旺。

  “今日你能取得这般佳绩,理应告慰祖宗,我陈氏三百余年也是有麒麟儿了!”族中辈分最的的一位叔公看着陈留芳欣慰道。

  陈氏有族谱,自然也会记录这些族中优秀子弟的生平,可惜查阅过后,几乎都在其他的方面,但是于科举之上都是少之又少,最多也是止步于举人。

  说来那人还于陈留芳有些关系,应该称之为高祖父,也算是颇具天赋,年纪轻轻就取中举人,可惜身体羸弱,中举也不过三年,还未曾进京赶考,就英年早逝,也幸亏留有一子,延续了血脉,才不至于让父母万念俱灰。

  这在族中都有记载,如今陈留芳进士及第,光耀门楣,自然要记载其中,不过要在祭祖那日,才能打开族谱,记录其中。

  陈三哥是初八回来的,特意晚回来一天,带这宴客需要的材料一起回来的。如今已经是入了五月,天气已经开始大热起来了,害怕太早准备会坏掉。

  只是这样一来就很匆忙,陈家村的席数可是要多的多,把清书和郭顺加到里面人手都有些紧张。

  虽然宴席都差不多,但是村中人肯定是要吃饱为上,陈留芳干脆省了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加大了分量,反正材料也是自己备的。

  初九早上,天蒙蒙亮,这些人就开始在陈家小院忙活起来了,陈家人连同附近的人家也都来帮忙了。

  祭祖这事情是不需要女人去的,甚是连祠堂都不让女的踏进,所以尽管陈家的男人忙碌,他们这些女眷落得清闲。

  祭祖虽然准备的要多,但都是由族中长辈经手的,年轻一辈的人反而没事,当然除了陈留芳这个主角。

  王姝早上一睁眼就没看见人了,都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起的,等再见到他已经是天光大亮了。

  陈留芳是真的忙,都没睡多久,等德和楼的伙计以来,先要安排他们,又怕他们缺少东西,特意同陈二哥交代了,让他看着点。

  这才有时间去见族中的长辈,族中的事情安排好,这才又急急忙忙的赶回陈家。

  今日祭祖之前他们肯定要先祭拜陈父,等他到的时候,陈家这男男女女,子子孙孙也都已经到了,就差他一人。

  本来还算是空旷的地方,愣是被陈家人挤得满满当当。

  陈家四兄弟给陈父上完香,这才同陈家的其他人一起跪下磕头。

  王姝就这样见了陈留芳一面,话都没说就分开了……

  辰时,祭祖正式开始。

  陈家村的男丁,无论大小都已经到了祠堂,甚至因为人丁兴旺,有些人都是远远站在祠堂的外面。

  “永安二年,陈氏第十七世陈留芳,系陈发财第四子,于四月春取中……今告慰祖宗。”

  待到唱和人完毕,陈留芳才在族中的长辈带领下进香。“

  ……

  祭祖就是前期的准备时间长,一些繁文缛节,但是真正开始也不过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这,也还是增加了一项给族中新一代孩子上族谱的事情。

  族中的祠堂是每年都会开一次,但是上族谱就不确定了,有时候三五年才一次,这次族中的长辈也是趁着时机把这些孩子的名讳记到族谱上。

  这些都有族中专门的人士负责,陈留芳倒也不用管。

  他该回去宴客了。

  今日来的都是陈家同族和各路亲戚,王姝的大伯一家除了还在外的王长柏其余也都来了。

  回来这段时间伯母李氏王姝倒也经常见,反而是大伯她就见了一面,还是匆匆忙忙的。

  李氏也是不停的同王姝抱怨,“你看你大伯,不就是当了一个跑腿的,每天忙得脚不沾地的,比县太爷都忙!”

  王贵礼自从当上这个里正,整个人都焕发着活力,干劲十足,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用来处理事情。

  李氏拉过王姝看了看,“你这肚子怎么一点都不显?”这都快五个月了,身材还和一个姑娘似的。

  王姝笑了笑,“伯娘,你别担心,大夫说是正常的。。”王姝人就瘦,腹中的胎儿也不算大,再加上张氏的巧手制成的衣服,层层叠叠的,稍加遮掩,一打眼还真的就看不出,尤其是没经历过生产的人。

  那天在德和楼待客的时候,一众男人就没有发现,不让县令大人也不会让她站那么久了。

  还是女眷们看着陈母小心提醒王姝哪些忌口的,这才被大家知道了。

  不过这肚子也真如大夫所说的,就要开始快速长了,也才过去几天,王姝就觉得肚子大了一圈。

  李氏听完王姝的话,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留给两人说体己话的时间也没有多少,转眼间陈家就宾客云集。

  王姝也不能一直和娘家人待在一起,同两位嫂子问候过,就去寻陈母了。

  还没走近,远远就听见陈母的屋中传来了阵阵笑声,煞是热闹。

  等王姝推开门,只见不大的一间屋子硬是挤满了十几人人,王姝还真没有一个脸熟的,只能笑着示意。

  陈母这才拉过王姝,指着正当中身着蓝色衣衫的夫人说道:“这是你三舅娘。”既然是舅娘那必然是陈母的娘家人了,王姝问好。

  随后陈母又同她一一介绍了屋中的人,可惜王姝有点轻微脸盲,除了那位正经的亲戚三舅娘之外,一个都没记住。

  不过也不重要,反正有陈母在,王姝也不用特别担心。

  一群人无非就是围绕着陈留芳有出息,陈母以后享福的话展开,王姝也插不上话,扮作乖巧样子在陈母身边陪着,遇见有人问话就答一句,不问就默不作声,间或递些茶水,倒也无人觉得王姝不好相处。

  还都夸陈母运道好,媳妇这般听话,王姝只做娇羞状。

  不多时宴席正式开始,王姝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可算是要挨到结束了。

  王姝就露了一个面,陈留芳就使人同陈母说王姝身体不适,回房休息了。

  反正这个时候的宴席是真的宴席,大家都在品尝这县里独一份的德和楼的美食,对于王姝没在自然不会多加关注,就算是谁提到了,陈母都以身怀有孕,闻不得这个饭菜味,打发了。

  王姝回到房间后整个人都塌了下来,早上天不亮就起床,一直到现在,平日习惯了晚起的王姝是真的困得都睁不开眼了,能坚持到现在都是全凭着一股意念。

  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和衣而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