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杏榜高中虽然是喜事,且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洛城,但是陈留芳也不欲把自己待客的事情弄得尽人皆知,所以就特地定了德和楼二楼的雅间。

  说来这个也多亏了王姝,当日德和楼改造的时候,为了增大房间的功能性,王姝特意让人把部分间隔做成了活的。

  平日里是几个单独的私人小房间,几桌客人也互不影响,若是需要可以直接拼成一个大的场地,方便接办稍微略大的活动。

  德和楼重新开业以来,还真的就接待过不少次这种宴席,一楼还可以正常待客,二楼也不受影响。

  陈留芳他们除了女眷单独一个雅间,剩下的客人刚好拼成的大房间可以安置的下。不然陈留芳这次要么选择累一点在家中待客,要么就只能在一楼大堂举行宴会了。

  一楼人来人往的,见过陈留芳本人的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这样一来完全与陈留芳的行事风格背道而驰,再说,洛城县令一会儿也必然亲至,也不方便。

  至于把酒楼直接包了,他们就三四桌人,且不说没必要,王姝他们又不是钱多咬手,烧得慌!

  不到午时,除了洛城县令,其他的宾客都已经到了,陈留芳安排大家一一入座。

  洛城就这么大,大家都还是读书人,在场的诸位要么是学子要么就是学堂的夫子,也都或许或少见过。

  尤其是夫子,除了一位是以前教过陈留芳现在教导大娃的外,其他的都是县学任教的夫子,就连孙茂才的哥哥也是见过的。

  在这些夫子面前大家也都不敢太过放肆。

  尽管陈留芳已经把夫子单独列了一桌,其他人也不敢太过大意,就连孙茂才这个夫子眼中顽劣不堪的也都小心谨慎。

  男人们那边是刻意的规矩,女眷们这边就是刻意的熟络了,大家本就是全靠男人之间的感情联系的,不过大家也都是知礼的人,你来我往倒也还是热闹。

  不多时,雪碧就走了进来,“夫人,老爷说县令大人到了,请您和老夫人出去一趟。”

  别的女眷倒也罢,作为这场宴席的主人家,王姝和陈母不出面自然说不过去,更何况刚刚县令大人亲口说要见见这位培育出人中俊杰的母亲,王姝自然得陪着。

  王姝整理了衣衫扶着陈母往外走去。

  推门进去的时候,县令大人正在同县学的几位夫子谈论治学之事。

  教化一方既是身为县令的职责,也是一项政绩考核,所以他平日里也对县学颇为关注,恰好今日来的一位夫子也是县学的执掌人之一,他自然也要嘉勉一番,尤其是今年还出了一位榜眼。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夫以身……育我子弟。我当代洛城百姓敬诸位一杯!”说罢一饮而尽,余下诸人自然回敬。

  王姝正是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看到这个场景还愣了一下,还犹豫要不要同陈母先退出去呢,就听见人喊道:“这位夫人是?”

  宴席上的座位历来都有讲究,今日这尊位县令大人自然当仁不让,所以视线也最好,其余的人因为要回敬县令,反而背对着门,所以王姝他们甫一入内,自然他最先看到。

  听见县令的话,陈留芳赶紧放下手中的杯子,解释道:“大人,这是学生的母亲和内人。”

  他知道王姝他们要过来,自然留着心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说完便去越过人群,走到门口引王姝他们过来。

  陈母虽然紧张但是想着前一日儿媳妇说的话就定了心神,言行举止也算是得体,看起来倒是比寻常妇人要镇定三分,“见过大人。”

  县令这才明白这二人的身份,心中也感叹,陈家果然卧虎藏龙,这陈榜眼自己是人中龙凤不说,这家中的女眷也非同寻常。

  不说这陈夫人周身的气韵已远比常人,让人惊艳之余却不敢轻易冒犯,就连陈老夫人这上年纪的妇人都如此泰然自若,丝毫不见慌张。

  作为县令,城中的寻常百姓见了自己虽不说是战战兢兢,但是也都紧张万分,说话也是经常前言不搭后语,哪是陈母这样的?他可是知道的陈家的背景的,也是乡野出身,接触的人也都是寻常人家。

  心下不解,难不成这陈家人还真的就是得天独厚,优于常人?

  任是心中百转千回,面上也是不动声色,口中道:“陈榜眼能有今日这般佳绩,您可是举动甚伟呀!”这也是个人精,遇到陈母就特意说的简单明白。

  人家夸你是客气,但是自己可不能就晕,陈母活了这么多年,可比谁都明白,赶紧摆手道:“都是夫子们用心,我儿才有今天。”

  这也不算是场面话,她心中也是真的这样的想的,他们也没能给孩子什么,都是靠夫子们的教导,尤其是程老先生的栽培,自家儿子才有今日。

  县令在同陈母说话,王姝就在后面默默站着,也不插嘴,还是陈留芳担心她站久了腰酸,这才借着袖摆掩饰,在后面扶着王姝的腰,好让她借力缓一下。

  县令也无非就是几句夸赞,陈母应对的也算是得体,县令原本也就是为了表示自己对陈家的看重,当然不是真的就为了见陈母,意思到了就行了。

  陈留芳这才松开王姝,向前一步说道:“大人,那我就送家母和内子去隔壁了。”

  这才同陈母和王姝三人走了出来。

  一走出房间,陈母就呼了一大口气,拍着胸脯刻意压低声音说道:“可算是结束了。”这滋味还怪不好受的,一点都不自在。

  王姝和陈留芳相视一笑,这可不是嘛。

  等陈留芳返回屋中的时候,房间里的人可算是都坐下啦,大家也算是松了口气。

  刚刚敬酒大家都站了起来,等陈母他们走进来,县令大人都站着,他们这些人肯定是要陪着的。这不,刚入座。

  宴席的主角是陈留芳,自然少不了围绕着他来,虽然有县令和夫子在,大家都还有顾虑,一开始都还是正常的祝贺,什么鹏程万里,青云直上的。

  但是年轻人再是小心,也都初出茅庐,几杯酒水下肚,也都敢调笑陈留芳两句了。

  他们都是在县令来之前就见过王姝了,他们家中的女眷还是王姝接待的,自然见到那时陈留芳对王姝的呵护,说是当珍宝也不为过,与他们说话的时候,眼睛都还盯着夫人,可真的是能腻死人。

  “陈兄和嫂夫人可真的是鹣鲽情深,就连这么近的距离都要送一送,可真的是慕煞旁人呀。”

  他扪心自问,他和妻子也都算是年轻夫妻,虽然感情好,但也没有陈留芳夫妻这般如胶似漆。

  也不光是他一个人能这般想,陈留芳最为交好的谢念德也是这般想着,他向来以为自己和妻子已然算是举案齐眉,是难得的模范夫妻了,但和陈留芳比起来,也多有不及。

  可他可是比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熟悉陈留芳,在府城乡试那段时间,也算是亲眼见到这夫妻二人平日里的相处,还不算事吃惊。

  陈留芳倒没有否认,不过也不欲让人过多的关注,这才又转了话题到今年的春闱之上。

  在坐的诸位除了县令,无人不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这可是他们的目标,自然想要多了解一二,当然学子是为了自己能够有一日金榜题名,夫子则是为了学生能在今后的春闱中多做一些准备。

  一群人的话题就又回到了家国天下上了。

  县令并未久待,统共加起来也就半个时辰,不过大家也不在意,本来就是一种态度。

  随后几位夫子也都提前告辞了,有他们在,这些人终归还是拘束,他们也不想讨人嫌,干脆把这场合留给年轻人!

  不过走的时候还是叮嘱了两句,免得这些人无法无天。

  果然这些师长刚离开,这些人就彻底放飞了。

  尤其是孙茂才,他这段时日都是为酒楼的事情奔波,昨日才刚到家,也都累瘦了,今日遇见这个场合,可不正是彻底兴奋了,

  拿着酒杯到处敬酒,他大哥孙大少拉都拉不住,到了最后醉的都不省人事了,嘴里还喊着,“喝!喝!”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平日里都是翩翩君子,如今一个一个烂醉如泥。

  也就还有陈留芳和孙大少清醒。孙大少是因为常年在外跑生意,酒量不错才能坚持到现在,陈留芳纯粹是自己克制。

  前面虽然也被人灌了不少酒,但是后面一群人喝疯了之后,就彻底成了自己灌自己了,反倒放过了陈留芳。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女眷那边也都坐不住了,过来一看,“得,一群醉鬼!”

  一个一个扶起自家的男人,嘴里不停念叨着,“也不知为何今日喝着如此发疯!”

  为何?孙大少笑了,当然是高兴,同时也是心酸!

  高兴同窗金榜题名,从此乘风而起,直入青云;心酸自己如今依然前路未知,寒窗苦读,也不知是否有这一天。

  可能从此一宴,他日再见,已是物是人非。

  再看着身边的弟弟,孙大少有点无语,这才是真的傻子吧!

  陈留芳也不放心这些醉酒的人,不说没有家眷的,就是女眷今日在场的,估计也弄不动一个大男人,干脆让郭顺和清书也去帮忙送他们回家。

  就这也不够,还唤了德和楼的伙计帮忙,一人一个把这些人安全送了回家。

  陈留芳自己虽然清醒,还能有条理的安排人手送他们回家,但是也是凭着一股信念。等事情安排结束,自己就楞了半天,最后干脆陪着陈母和王姝他们走了回去。

  刚好也醒醒酒,散散酒气。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