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常言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古人诚不欺我。

  陈留芳回来这几日几乎都在应酬外面的事情,家中人见他也是屈指可数。

  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就连王姝都是因为早上要为孩子做早教,陈留芳给孩子念书,这才能见着一面,至于晚上,王姝孕期精力多有不济,酉时一到就撑不住睡了,所以每每陈留芳到了家中,她早早就歇息了。

  就这都还是陈留芳推掉了许多宴席,这几天去见的都是实在推托不掉的,如县令大人,以及一些师长的邀请,他自然要赴约,不然就会给人得势猖狂的印象,虽然于他前途无大碍,但考虑到家中的亲人,自然硬着头皮往上赶。

  家中的这些人终须他们看顾一二。

  不过这些事情都与王姝无关,王姝有了身孕,陈留芳可舍不得让她受累。

  虽然遗憾不能时常见陈留芳,但并没有破坏王姝的好心情,她过得可是潇洒舒服的很。

  京城虽然与洛城同属北方,但是饮食习惯终归有些不同,尤其是洛城当地的特色小吃,在京城更是难以吃到,王姝现在有了身孕,尤为嘴馋,想吃东西的时候根本就忍不住,不然难受的想哭。

  陈留芳也没办法,就让让游氏尝试着做一下,好解解馋,虽然游氏如今的厨艺已经很不错了,各种吃食都能做得出来,但是像馄饨呀,这些小吃,但终归不如人家百年老店的手艺。

  这一回来可算是好了,陈留芳虽然白日里不在家,但出门之际都会吩咐郭顺去买些吃的回来,什么独一家的馄饨,还有点心,应有尽有。

  陈母也不放松,特意在这里多留了些时日,自己也会做些家常的吃食给王姝,知道王姝爱吃槐花菜,就特意寻了一处还没开败的槐树,弄了一些回来给王姝蒸菜。

  这东西也不顶饿,如今陈家也不欠钱,陈母也大方的很,特意多做了许多,给王姝当个零嘴吃。

  王姝吃的欢快,心里美美的,“果然还是娘做出来的最好吃!”

  心下不由感叹,时光易逝,想想几年前,她初嫁到陈家,与陈留芳分吃一碗槐花菜的情景犹在眼前。

  陈母没有那么多感慨,看见王姝把碗里的菜吃完就高兴得很,“你喜欢,等改天娘再给你做。”她如今可算是闲的很,有的是时间,这东西也不稀罕,就是花费些时间罢了。

  不光有这些,还有陈母特意做的黄菜,吃起来也酸酸的,分外爽口。这些都是陈母如今同人学的,以前陈家穷,陈母就对付一下,能给家中人吃饱就好,哪有心思去琢磨这些。

  也是这几年陈家变化大,陈母早就不是那个为了儿孙,恨不得一个铜板掰成两半花的人了,反而有心情同人学一些小吃,自己再琢磨琢磨,尝试着做一下给孩子试吃。

  成功的也都有,当然失败的也不少,不过王姝喜欢吃的这黄菜自然算是成功的。

  “这东西就是不能多吃,偶尔吃一两次换换口味。”

  陈母特意嘱咐王姝,她自从又喜欢上黄菜之后,就每天早上让游氏取出来一些,放油翻炒一会儿,再配着小粥,真是别有一般风味。

  所以这夫妻俩,一个在外面忙得脚不沾地,一个在家里被长辈喂养的悠然自得,就连王长柏家的儿子都知道姑姑家有许多新奇的吃食,天天闹着让他娘带他过来。

  许时因为怀孕的缘故,王姝现在正是一片母爱泛滥的时候,看到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真是爱得不行,还想着抱他玩耍,被大家给阻止了。

  王姝腹中的孩子已经近四个月了,虽然她本人纤瘦,外面看起来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小腹有点微微隆起了,谁敢让她抱孩子,这个年岁的小孩没轻没重的,万一踢住王姝的肚子,伤着了可怎么好?

  王姝也就只能在一帮看看,逗逗小孩,再算了算腹中这个孩子出生日子大概就是在九月底的时候,算是深秋了,天气虽然微凉,但是正适合坐月子。

  陈母还笑着说:“这可是个体贴孩子,大人可不用受罪。”这要是生在六七月,正是烦闷的时候,月子期间又不让洗澡,真的是非人的折磨。

  王姝也心下庆幸,这时候可没有空调,若是真的生在六七月,那可真的是难受死啦,她可是知道老人对月子的诸多要求的。

  什么不能洗头,不能抱重物等等。王姝虽然没打算完全照遵循,但是也还是会参考的,这可是祖宗留下的经验,听了也不会吃亏。

  说到坐月子,陈母就轻拍了自己一下,“你看我,都忘记准备艾蒿了,我可是得去瞅瞅哪里有?”时下也对坐月子的人洗漱的水,都要用特制的。

  洛城当地的人有晒艾叶习惯,每到艾草成熟的时候,就会收集大量的艾草晒干,收起来。

  这个东西非常有用,用来泡脚或者熏屋子都行,就连即将要到的端午节,香囊中填充的也是艾草,驱蚊除湿。

  尤其是产妇坐月子的时候,不能用其他的水,就用这个艾叶煮水,用来洗漱和洗头。

  所以有孕妇的人家都会提前准备好这些,用不完的还可以给婴儿洗澡的时候用,总之处处都是宝。

  陈母之前也有准备,不过上次陈三嫂生孩子的时候都用了,家里剩的也不多了,好在等王姝生之前,家里肯定还能收一波艾草。

  心里想着这些事情,陈母手头的活计也没有停下来,手指翻飞。

  她正在做孩子的包被,虽然也知道王姝身边的张氏针线比自己还要好,但还是想为孩子做些东西。

  “这包被得多做一些,好换洗。”陈母这几天一直在赶着做,她也不知道儿子他们还能在这里停留多久,早些做好,等他们走的时候刚好可以带上。

  说完陈母就继续和张氏一起研究花样了。

  王姝在一边吃东西,心里还反思是不是太过于悠闲了,寻思着要不要也去帮忙补两针,不过看了看陈母两人的动作,果断放弃了,想着就算自己有心也无力,干脆还是咸鱼躺了。

  这个时节果然足够安逸,王姝在院子中躺着看他们做针线活,谁知道不小心就睡着了,等再一睁眼已然躺在床上了,还想着怎么就到了床上来着,正准备起床。

  扭头这才看到身边还躺了一个人,正是早出晚归的陈留芳。

  王姝本来打算喊醒陈留芳的,正准备出声,就看到陈留芳眼下的一片青黑,想着这些时日他的辛苦,这才作罢,挨着陈留芳躺在一侧。

  不过王姝确实已经没有睡意了,但是又怕惊动陈留芳,干脆就侧着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陈留芳。

  这人确实得天独厚,浓密的睫毛弯又翘,像把小扇子似的,映在下眼睑,让人想要深入想想,当主人睁开双眸的时候又是怎样一副灿若星辰的眸子。

  高挺的鼻梁处处写满了此人的坚毅,还有那不点而红的朱唇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许时小时候晒伤的缘故,陈留芳这些年虽然没有在户外劳动,但是皮肤也一直是这个颜色,称不上肤白如玉,但也看起来尚算白皙,称得上一句温润如玉、陌上无双了。

  还是一位安睡的公子。

  让人更加心动,更加想要惊醒这沉睡的人,反正当王姝回过神来,她的手指已经碰到了陈留芳的脸上。

  轻轻的按了一下,弹弹的触之细腻生韫。

  王姝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指,企图掩盖自己的罪行,谁是就这这么巧,陈留芳就醒了过来,正好看见王姝尚未回去的手指。

  陈留芳对着王姝一笑:“娘子这是被我给迷住了?”

  说完就抓住那只企图犯罪的“手”,轻轻使了一点巧劲,让王姝挣扎了半天,也没有从他手中逃脱。

  王姝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就是看你秀色可餐怎么啦!”王姝索性直接坦白,看他能怎么着。

  陈留芳沉思了一会儿才又说道:“秀色可餐?”头又一点一点逼近王姝:“那不如娘子教教我什么叫真正的秀色可餐?”

  王姝看着陈留芳的眼睛,大脑都已经失去了控制,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既然娘子不说话,不如就我来教娘子吧。”用轻佻的语气说出娘子两个字,而不是阿姝,有种说不出的肆意风流。

  陈留芳带着王姝的手不停的游走,穿梭,慢慢的感受,三个月的清修生活,让王姝一时承受不住,感觉整个人就要炸了,彷佛下一秒就要分崩离析。

  “不行……孩子……”王姝断断续续呓语。

  陈留芳安抚道:“别怕,我问过大夫的,相信我。”眼中一片炽热。

  缓缓地引导着王姝一步一步地深入其中,当王姝真正的碰触到一片火热,吓得她立马缩了回去。

  可惜此时已经由不得她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陈留芳掌握了主导权,一点一点蚕食着王姝的意念,直至和他共沉沦。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