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70章 第七十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位奶娘姓张,刚刚经历了过大劫,面色苍白,见到王姝,“多谢夫人大恩,奴婢感激不尽。”说着便下跪磕头。

  王姝让可乐扶起她,“快起来吧,以后用心当差就是。”

  “是,奴婢自然竭尽全力。”她自然感不尽,能在牙行少待一日,自然也是少受一次罪。

  王姝看她整个人面色疲惫,就让可乐直接带她去梳洗了。

  ……

  自从有了张氏照顾王姝,陈留芳也算是少了一丝担忧,这段时间他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一时不察,让王姝受到伤害。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二月末,距离放榜的日子也就只剩下几天的时间,王姝也不欲让陈留芳分神,“你回书房看书吧,我没事的,有这么多人照顾的,你就放心吧~”

  会试结果眼看就要出来,用不了多久,就要殿试,时间也是紧急的很。

  陈留芳看了看围在王姝身边的人,就没再坚持,“那我就先回去了。”只有自己尽力,拼得一个好前程,才是对得起妻儿,才能保证给他们最好的生活。

  王姝算了一下时间,这个孩子差不多就是过年的时候有的,低头微微一下,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肚子,心中庆幸自己腹中的孩子尚算坚强,从洛城到京城这一路颠簸,就连一个成年人都叫苦连天,何况一个未成形的胚芽。

  就连陈留芳也不由为先前的鲁莽行为后怕不已,这可是他们夫妻二人期待了许久的孩子,若是有个什么,肯定后悔终生的。

  陈留芳疼爱孩子王姝并不意外,看他对子侄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尤其这次王姝怀孕后,陈留芳害怕自己没有经验,特意搜寻了一些医书回来,虽然忙于学业,但还是特意抽出时间看这方面的书籍。

  尤其是听了王姝顺口的一句孩子要胎教的话,他初始还不明白是为何物?

  听王姝解释了一番,还觉得颇有道理,每天还特意早起半个时辰,给孩子读书,当然读的就是他正在看的。

  可惜他的一番心意王姝却固辞不受,“孩子现在还小,还听不懂,要再等等,三个月之后吧。”

  看着陈留芳半信半疑的眼神,王姝接着道:“你想想刚出生的婴儿是不是要大量睡觉,他现在还听不了这么久的。”

  当然不是孩子听不了,而是王姝,陈留芳的读书声又不是音乐能助眠,那些之乎者也,反而在早上的时候扰人清梦。

  王姝可不想孩子还没生下来就因为没睡好觉成了黄脸婆。

  她还好奇问陈留芳,“为什么非要在早上读书?不能改成晚上吗?”如果晚上当成听故事也挺有趣的。

  “一日之计在于晨,自然晨起的效果最佳。”陈留芳认真的说道。

  王姝恨不得抽自己一下,为啥提到胎教二字,任是她睡得再是沉稳,陈留芳的声音再是动听,王姝也不同意。

  最终在王姝的努力下,时间改为了晚上入睡前两刻钟的朗读,本来王姝还企图把内容改为故事呢,陈留芳死活没同意,最后协商下改成了史书。

  “行吧。”王姝叹了口气,至少也算是个小故事,总比一堆之乎者也有趣的多。

  心里默默吐槽:孩子,为娘可是为了你牺牲良多。

  小夫妻俩就这样在匆忙之中习惯了一边备考,一边过孕早期生活。

  三月初三,本来是踏青的好时候,此时却正是会试的放榜日。一大早就已经汇集了万千学子,在榜单附近等候。

  陈留芳这次倒是没有留在家中,同样也是早起和清书二人去候榜了,王姝本来还想着也去凑个热闹,但是因为身怀有孕,怕这人太多,一个没注意,磕着碰着了,那可不得了。

  不过她在家中也好,张罗着大家把该准备的就按照乡试的时候再重新准备一遍,这些他们也都有经验了,不会像是第一次的时候手忙脚乱了,反而还有心情说笑,“也不知这次老爷能不能中个会元?”也并非是他们胆大,而是上次乡试给他们信心。

  王姝可没有他们那么乐观,“这话可不要随意说出去。”尤其是这个时间节点,传出去了就成了自大了。

  可乐他们也是无心之言,听了王姝的话后,自然不敢再多言语,纷纷称是。

  王姝在家中走来走去,不时的催促,“去门口看看有人回来了吗?”

  来回几次,都没有消息,王姝的心就更是纠着了。

  直到门口传来“吱呀”一声,王姝推门而出,后面跟着生怕她摔倒的雪碧,“夫人,您慢点。”

  可是王姝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个,快步走向前去,只见正是陈留芳。

  “如何?”王姝并未从陈留芳的脸上看出什么。

  陈留芳没有回答,反而扶住王姝,“走路小心一点才是。”直到把她带回房间才说:“第四名。”

  陈留芳并未太过失望,之前老师就已经同他讲过他的文风并不适合这个主考官了,能取得第四名的成绩也算是不错,基本上也符合他和老师的猜测范围,算是无惊无喜吧。

  但是王姝却不知道,她真的是非常高兴,嘴上不停地念叨:“这可是第四呀~”

  也不怪王姝高兴,在她所在地时代,高考状元已经是相当厉害了,如今的陈留芳可是全国第四,她怎么能不激动。

  拉着陈留芳的胳膊,崇拜的看着陈留芳,“你怎么这么厉害!”希望以后他们的孩子也能如陈留芳这般,王姝就心满意足了。

  陈留芳微微一下,“多亏了我有位贤妻,才能如此。”说的王姝都不好意思了。

  正当她欲再争辩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吹吹打打的声音,清书站在门口道:“老爷,夫人,应该是报喜的来了。”

  既然人已经来了,自然要好好招待,不过因为有前一次的打底,陈府的下人也算是得心应手了。

  王姝他们走出去的时候,院子中已经堵满了人了,清书他们也都忙得不亦乐乎。

  喜钱这些王姝也都是提前备好了,直接拿出来分发就好了。

  果然不出王姝所料,这次和乡试的时候也没差多少,区别就是这才反而没有乡试的那么忙碌,送走报喜的人和看热闹的人群,倒是也无事了。

  不过陈家从上到下都是都喜气洋洋的,走起路来都神采飞扬的,本来王姝怀孕就是大喜,又遇上了陈留芳中了会试,可不就是喜上加囍,双喜临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