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69章 第六十九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姝怀孕是一件大喜事,尤其还是陈王两家都期盼了这么久的孩子。

  “你先歇着,我去给家里去封信。”好让家里人放心,尤其是陈母,都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山中的寺庙了,生怕陈留芳无后。

  “嗯,你去吧。”王姝也知道家里人着急,只是一直碍于自己不好太过于催促。

  陈留芳快速把两封信写完交给清书寄出,就去厨房找了游氏,“夫人有了身孕,务必要注意饮食,切不可疏忽大意。”

  还把大夫交代不能碰的食材特意同游氏嘱咐了两遍,才算是放下心。

  “若是有不清楚的一定要过来问我。”

  嘱咐完游氏,又特意把可乐和雪碧二人也召来,“家中如有事情,也别烦着夫人,记住了,平日也多注意夫人,千万不要让她累着了。”

  大夫交代前三个月孕妇最是脆弱,陈留芳不得不小心。

  虽然大家都精心,只是他总感觉还是不放心,尤其是家中并无长辈,没有一个人懂得妇人产子的。

  想到这些他就坐不住,“清书,去帮我买……”

  ……买些医术过来。还没说完,才想起来,清书被自己遣出去送信了。

  “老爷,您吩咐。”郭顺听见陈留芳的话,赶紧上前来。

  想想郭顺不识字,也帮不上忙,“算了,等清书回来你让他来找我。”

  陈留芳走进房间的时候王姝正坐在床上发呆,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明明那么怕冷,这大冷天都不知道躺到被子里面。

  王姝摇了摇头道:“就是想着即将见证我们的孩子的孕育和出生,我感到很高兴。”

  从此在这个世界真的有了羁绊,还是一个与她二人血脉相连的孩子。

  等陈留芳坐下,王姝顺势倒在他的怀中,既暖和又踏实,娇声道:“你怎么写了这么久,是不是背着我,讲我坏话了。”

  陈留芳笑着捉住王姝不安分的手,放到被子里,“是呀,就说你不听话,身体不舒服都不告诉一声,胆子这么大。”

  这次幸亏是有孕,那万一……

  这个真的不怪王姝,她是因为自己提前都有了猜测,这才能这么淡定应对身体的反常,但是陈留芳不知道呀,在他看来王姝一个未曾生育的小姑娘,哪里懂这些,明明身体都不适,却忍者不告诉自己。

  转了身子,让王姝面对着自己,一脸严肃的说道:“阿姝,你要明白,考试很重要,但是你比考试更重要。”考试可以重来,但是王姝却是只有一个。

  “我也想高官厚禄,仕途通达,也想闻达天下,名载青史。但是王姝,这些的前提是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这才有意义。

  从陈留芳琥珀色的眸子中,王姝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此刻在他的眼中,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功名利禄,也没有宏图大业。

  她能感受到陈留芳的一片赤诚,她觉得自己就要溺毙在这双清澈的眸子中了,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我以后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陈留芳这才笑了起来,“孩子可是在听着了,你这个当娘的可别食言而肥,带坏了他。”

  王姝连连保证,“不会,肯定不会的。”她可不想以后被陈留芳拿来取笑。

  “老师和师母,你通知了吗?”师母也一直关心王姝,有了好消息肯定要早点跟让她们知道的。

  “还没呢,明天我去他们报喜。”

  “也好,这样也显得郑重一些。”王姝原本还以为是让清书他们过去一趟。

  陈留芳倒不是认为郑重不郑重,而是他还有事想求程老夫人,只有自己去说才有诚意,“不过,你明日就在家中待着,我去可好?”

  “当然不行了,我自然要和你一起去啦~”王姝也已经好久没去程府了,这段时间都在忙着陈留芳考试的事情。

  “那你身体受的住吗?”王姝本来就是小小的一个,现在肚子里面又有一个小小的婴儿,让人感觉脆弱的不得了。

  王姝翻了一个白眼,“没事的啦,我又不是瓷器,动都不能动,放心啦~”

  至少目前为止,除了想睡觉,王姝也没有其他的感受。

  陈留芳虽然心里总觉得不合适,但是也无法反驳王姝,生怕让她生气,只得小心嘱咐道,“那明天一定要谨慎。”

  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王姝不耐烦的打断了,“知道啦。”

  陈留芳无奈地笑了笑。

  果然程老夫人一听见王姝怀孕的事情就高兴的直说:“阿弥陀佛,可算是有了好消息。”感叹完,才又问道:“怀相可好,可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呢,师母,我现在和眼前没有什么两样,你看看。”说完还站了起来,吓得陈留芳赶紧在一旁虚扶了一下。

  “那就好,不过也要多加小心,有不懂的就差人过来问我。”有的妇人三个月的时候能吐得灰天暗地,整个人都瘦的不成样子,到了后面问题更是多多。

  “师母,留芳有一事相求。”陈留芳一说话,王姝就好奇盯着,她还真不知道陈留芳要干嘛

  见程老夫人点头,陈留芳这才接着道:“家中长辈暂时无法前来,我二人都没有经验,还请师母帮忙寻一个生育过的妇人,能指点一二。”

  陈留芳在写信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些,本来是想让陈母过来的,也能看顾一二。

  但是路途且远,陈母来回奔波不说,往日家中几位嫂子生孩子的时候,陈母的做法他也算是明白一些。不是陈母刻薄,而是农家人历来都是如此,但是事情到了王姝身上,陈留芳就接受不了,看着王姝娇娇弱弱的身体,那些方式都不适合,这真的要把陈母请来了,陈母的话,王姝是听还是不听?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程老夫人帮忙寻摸一个,放在身旁,也不容易闹矛盾。

  王姝还真不知道陈留芳想了这么多,连整个孕期过程都想到了,还提前为自己避免了许多的麻烦。

  “是我没想周全,不如先让杜嬷嬷在你们身边照顾着。”

  陈留芳和王姝赶紧推辞,“不用,师母,您用惯了杜嬷嬷,还是让她伺候您吧,就是劳烦您留意一下。”王姝可没打算夺人所爱,再说王姝却实不太有感觉。

  见王姝她们是真心推却,程老夫人也没有勉强,“那我就让人留心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

  “那就多谢师母了。”陈留芳拜谢。

  也并非是他多事,自己不能寻找,而是京城地界,藏龙卧虎,就连小小的牙行都捧高踩低,对他的要求必然不会尽心不说,他一时也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但是对于王姝,他是一点风险都不愿意冒。

  既然如此还不如通过程家帮忙寻一个,程老夫人也能帮忙把把关。

  既然这件事情已经敲定,陈留芳也算是放下一部分心来,还有了心思看让清书买回来的医书。

  不过也不知是清书挑选的不对还是书中对妇人产子过于避讳,关于妇人生产之事提及的非常少,陈留芳简直就是像在大海捞针一样。

  不过也算是有用,至少书中也提及了妇人生产之前要多加运动,这才没有限制王姝的自由。

  王姝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吐槽道:“你就听我的吧,我知道的绝对多。”她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看过许多公众号关于生孩子的一二三事。

  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自然知道生孩子也不能一动不动,还是需要多加运动,才能有利于生产。

  不过说到这些,王姝突然想到她一直忽略了一个东西,那就是等月份大了可能会长妊娠纹,王姝可完全不想。不过现代的时候有一些产品,或者是橄榄油涂抹来防止,王姝一时还真的想不到用什么来替代,急得她走来走去。

  陈留芳看着王姝坐立不安的样子,“怎么啦?”

  “没什么,说了你也不懂。”说自己在乎自己的肚子吗?

  陈留芳碰了一鼻子灰,还是耐心地安抚着王姝,“我陪你出去散散步吧?”

  没过几天,杜嬷嬷就带着一个年约四十几岁的妇人来了,“这是老夫人托人找的,也是命运坎坷。”

  这人原来也是大户人家的奶娘,自己生的孩子夭折了,丈夫去世,就到了大户人家做奶娘,可惜主家犯了事就被流放了,她们这些奴仆自然就是被再次发卖。

  程老妇人一直在托人打听,见遇到了就赶紧买了回来。

  “夫人放心,她家的孩子当时是因为意外夭折的,倒不是她照顾的不周到。”杜嬷嬷悄悄说道。

  王姝自然高兴的很,杜嬷嬷还特意送来了这人的卖身契,“夫人收下吧。“

  王姝也没有客气,让雪碧把银钱也拿了上来,“还请嬷嬷替我谢过师母,劳她费心了。”

  杜嬷嬷接过银钱,这个钱自然不能拒绝,不然这人该说是程府的下人,还是陈家的,这也也不合适。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