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金乌西沉,风骤起,宴席也到了尾声。等所有的客人都离去,陈家的院子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第二日,陈三哥夫妻和王姝他们就一起回了县里,当然一起的还有大娃和二娃两个孩子。既然已经决定要入学了,那不如就果断一点,反正其他的也不需要准备,整理一些衣物就可以了。

  陈大嫂倒是不舍得,“这俩孩子从小都没出过远门,也不知到适应不适应?”

  儿行千里母担忧,陈大嫂一个当母亲的,突然俩孩子都不在身边,可不就难受。

  陈大哥神经大条的很,他虽然也舍不得儿子,但是想着孩子去是学本事的,安慰道:“还有四弟在一旁照料,还能亏待他,你还有啥不放心的?”

  陈大嫂恨不得撬开他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啥,这是亏不亏待的事情?不过也懒得和他计较了,不然非得气死。

  失落的不仅是陈大嫂,还有三娃,平常家里三个男孩都是结伴出去的,尤其是二娃和他年龄相当,就是上个厕所都要一起。

  这突然就剩他一个人在家中也是不习惯,二黑来找他玩耍他都不去。

  逼得二黑只差发誓:“我姑父一点都不厉害,你四叔最厉害行了吧!”

  就这都没能挽回三娃那颗跟着二娃走了的心。

  还是陈母看着他无精打采的样子,“你今年好好念书,明年就能和二娃一起上学了。”

  他憨憨地笑了笑,“奶~”

  陈母一看见他这个表情就忍不住把他搂在怀里,“我的孙子哎~”

  说来陈家几个孙儿中,大娃和二娃都瘦了的厉害,就算是如今生过已经好了很多,也没见有啥变化。

  唯有这三娃从出生就白白胖胖的,长得最为富态,当然也不是胖,就是圆乎乎的,让人心生欢喜。

  一进城,王姝他们就和陈三哥一家分开了,带着两个小的回到陈家小院。害怕两个孩子拘束,王姝特意让陈留芳陪着他们四处转了转,她自己则和雪碧两人去铺床。

  两个人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是同住一个屋子,王姝也没折腾,还是照着在陈家的样子,给他们收拾,刚好也能做个伴。

  等到晚上,王姝原本想着两个孩子头一次离开家,怕他们难受,还准备让陈留芳去陪两个人睡一晚,“挤一挤,应该可以睡下的?”

  陈留芳挑了挑眉说道:“阿姝倒是好大方。”把自家的夫君往外面推。

  王姝噎了一下,“我不是想着怕两个孩子半夜害怕嘛。”这可是你的亲侄子!

  “孩子?”陈留芳拉住王姝的手说道:“阿姝莫不是忘记你嫁给我时也才十六,大娃可是已经十三了。”

  王姝这才想起按照古人的算法,大娃其实已经算是半个大人了,也就过个两三年都可以娶妻了。

  不过是以往王姝总是按照现在的眼光看着,总觉得他还是个小孩,忽略了这些。

  “他也该知事了,我在他这个年纪可是都已经在外求学几年了。”陈留芳虽然疼爱子侄,但也没打算把他们给保护的万事不知,他们陈家可没有这个本钱。

  再说了,陈留芳从来都不认为长在院子里的小树苗能成为参天大树。

  “嗬,你可真厉害!”王姝也知道这番道理,不过还是忍不住想翻了个白眼,最后化为了语言攻击。

  陈留芳一把抱起了王姝,“我还有更厉害的。”

  ……

  陈留芳把大娃和二娃带去私塾报了名字,拜见了夫子。

  不过今天是头一天,也就没让他们上课,先熟悉了环境。

  “以后,大娃记得看着二娃,随着这条路直走就到家了。”陈家离私塾不远,陈留芳带着两人认认路,以后自己直接上学。

  这次不光是三娃没有来,王姝的侄子也没有来,那孩子也才八岁,家里人想再等一年送进私塾,最近就先在村学上些日子。

  王姝也没有意见,反正还是要听孩子家长的,他们就是提供个机会。

  小院的日子又恢复到往常的模样,王姝还是如以前那般晚睡晚起,陈留芳因为取中了举人倒也不用上学了。

  不过这人着实自律,依然是陈家起的最早的人,还给自己安排了时间,看书,写策论。

  当然这题也都是京城那边寄过来了。

  每次来信,程阁老都会在信中留几道策论题目,陈留芳自己安排时间完成,然后一起寄回京城批改。

  两师徒之间全靠书信交流。

  偶尔看书看累了,就把两个小的给抓过来,考察课业,也算是放松一下。

  不过倒是轻松了王姝,再也不会晚上逼着王姝学“诗”了。

  这时间过得可真是快,一转眼就到了腊八节,不过因为私塾还没有放学,他们还要在这里等些日子。

  “师娘说她已经帮我们看好了一处居所,到时候也不用担心没地方住。”王姝看完京城的来信喜滋滋说道。

  王姝他们确定是要年后再进京的,所以房子都要提前看好。

  本来程阁老夫妇是让王姝他们住到程府的,但是王姝想着他们虽然与程阁老夫妇相处的好,也是与其他人并无接触,暂时保持距离为好,就婉拒了程老夫人的提议。

  “那行,我们过了初五就出发。”

  他们这里离京城还算是近,倒也能在正月中下旬赶到京城。

  陈留芳已经提前联系了商队,到时候和他们一起出发。不过这也多亏了孙家,孙父商场的朋友多,特意打听了那个时间出发去京城的商队,让他们随行。

  “说来这个,年底了也是该清账了,也不知今年德和楼的盈利如何。”

  自从府城的德和楼开了起来,因为交通不便,虽然账本还是按月整理的,但是银子并没有给王姝,主要是两地来往也不便,又不放心其他人,所以干脆就三个月清一次账。

  “也不知,今年的收入能不能在京城买得起一处院落。”长安大居不易呀。

  “阿姝果然是小瞧了自己。”今年德和楼没有新开分店,所以没有大笔支出,王姝他们几乎都是净利润,收入是相当的可观。

  “真的?”她确实对京城的房价一无所知。

  “不过嘛,买得起但不一定买得到。”好的院子谁都不想出手,都是祖辈留下来的,以后还能留给后代。

  王姝丧丧的,“白高兴一场。”这可是京城呀,如果在现代的时候能在首都买到一处房子她都要高兴死了,结果却是空欢喜。

  陈留芳从后面环住了王姝的腰,在她耳边轻语:“别急,总会有的。”房子也不是只能买才行。

  又哄着王姝道:“咱家的吃喝穿戴都是靠阿姝赚的,已经很厉害了,你看看谁不羡慕我。”

  陈家的宴席许多的菜品款式虽然没变,但是味道却大为不同,大家都赞不绝口,就连陈留芳的那些同窗过了这么久,对这些菜品记忆犹新。

  他们自从知道这些都是王姝改良的,都纷纷羡慕起了陈留芳。

  只能心里暗叹老天可真的偏心,不光给了他才华,还让他得遇名师,更让人不平的是在这乡野之中也能娶到一位如此秀外慧中的女子。

  “哎,对了,他们不参加会试吗?”王姝可记得他们中几人是也中了举的。

  “他们还准备再等三年。”见王姝不解,才又解释到:

  “进士分为进士及第、进士出身、同进士。”

  前两者没有关系,最怕的是中了同进士,那处境可就尴尬了,“不然怎么会有,同进士,如夫人这句话。”

  陈留芳也是因为老师摸了他的水平,才敢放手一搏。

  “那他们等着也没用呀,兴许他们连同进士都没有。”王姝疑惑问道。

  “名次靠前的自然有这个担忧,靠后的呢,也不在乎多等三年。”陈留芳缓了口气才又说道:“三十少明经,五十少进士。”这三年他们等得起。

  “不说这些了,我陪你出去转转吧。”把披风给王姝穿好,就带着她出去溜达了,雪后的景色也别有趣味。

  ……

  “路上一定要小心,到了京城就托人带个口信儿回来。”陈母拉着王姝的手,却看着陈留芳依依不舍。

  今日就是程留芳和王姝启程去京城的日子,陈家和王家都来人送行。

  “到了就会让人带消息回来的,娘,您放心。”

  王姝赶紧也凑上来:“还有其他人的,娘,您就放心吧。”

  说完转头同李氏说道:“伯娘,你也安心,我肯定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你和我大伯也要注意身体。”

  王大伯今日倒是没来,他刚当上里正没多久,本来说好今日送他们的,谁知一大早就通知王大伯要去收个什么东西,李氏也没搞明白。

  商队都是有时间的,陈留芳看着时间差不多就让陈母他们先回去,免得喝了冷风生病,陈母自然不答应,非得等他们走了再回家。

  陈留芳无法,不过走之前特意同陈大哥说道:“大哥,两位老人就拜托你了。”

  “自家兄弟,有啥客气的。”陈大哥受不了自家弟弟这般见外。

  陈留芳这才扶着王姝上了马车,与大家挥手作别。

  “娘,大伯娘,咱走吧。”已经看不到马车的影子了,陈大哥才再次劝两位老太太回家。

  这次两个人倒是没有再坚持,不过一路上还是在不停的念叨着,怕这两个人一路受罪。

  等快到陈家,俩老太太才分开。

  从洛城到京城,他们走的是陆路,一路颠簸的厉害,王姝还是提前让人缝制了些厚的坐垫,也没有起到大的作用。而且商队又急着赶路,把整个路程给缩短成了十天。

  当王姝看到城门口那硕大的“京城”二字之后,泪都快流下来了。

  可算是到了,不然她的屁股是真的扛不住了。

  程家早就知道了出发的日期,算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就遣了人来城门口候着,就怕他们提前到。

  所以王姝他们一下马车就立马有程府的人过来了。

  也不是别人,正好是他们的老熟人,杜嬷嬷,连同几个以前也在洛城的几个小厮。

  “可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老夫人这段时间天天盼着呢。这不,时不时还遣个人过来问我,你们来了没,这一路可顺利?”

  “劳您挂念,尚算顺利。”这一路确实算是平安,也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们在这说话,那边程府的小厮已经开始推行李了。

  杜嬷嬷看了看说道:“那我们就先去程府吧,老夫人一直都在担心着呢。行李他们会直接送过去的。”

  “嗯。”

  陈留芳让郭顺随着他们一起把行李给送过去。

  大约半个时辰,他们走到一座宅院听了下来,上书烫金的“程府”二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