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60章 第六十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乡试的放榜时间大概都是在九月上旬,也就是丹桂飘香的时候。

  距离考试结束也不过二十天左右,离得远的学子也就是往返一趟的时间,所以一般赶考的学子都会在府城等着出了成绩,免得来回折腾,路上花费的银钱也不比在城中的花销少。当然除了那些成绩实在不堪的人。

  这人精神绷紧的太久了了,必然要寻求一个释放。

  这可不,一个府的佼佼者都聚集在一起,又经历了这么紧张的考试,现在可不就是到了释放的时候,哪里还管什么成绩的事情。

  就像是现代高中结束,学子彻夜狂欢一样,这些考生们也四处举办宴席。

  既然有组织举办的,那必然就有乐意赴宴的。当然其中抱着的目的也就各不相同。

  有的是天生豪放想要四处交友,有的则是耽于享乐纯属放纵,当然也有心思细腻的就是为了彼此试探。

  这些学子彼此间都不算熟悉,同乡的优势自然让他们抱团,所以刚开始几乎都是以地域为划分举办宴席的,陈留芳自然而然归属于洛城一支,自然也跑不掉。

  好在大家都是同乡,交往虽然不是很密切,但也都还算是熟悉。也就是小酌几杯或者是茶馆闲谈几句,无非就是关于考试的,或者是本任考官的生平为人。

  当然其中也有那么一丝不和谐,尤其是对陈留芳。

  “陈兄这个解元必然是探囊取物了。”话中带了微微酸意。

  陈留芳拜了程阁老为师的事情还是传了出去,倒不是他们张扬。

  而是程阁老那时候在家中无事,程老夫人又有了王姝作伴,陈留芳平日又要上学,他一人呆着又烦闷无趣,索性就和县学商量,偶尔来给这些学子们上一节课,县学的师长自然求之不得。

  时日久了,自然就有人注意到了陈留芳称呼程阁老的不同指出,寻常的学生都是称呼的夫子,唯有陈留芳称呼的老师,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好奇之心。

  这事情他们虽然没打算大肆宣扬,但不代表就要遮遮掩掩,既然大家已经发现了,索性大大方方就认了。

  这下就有人心里泛酸了,众人虽然不知程阁老的真正身份,但是就单单一个进士出身就足够引人艳羡了。

  毕竟这学堂里的夫子也不过都是举人而已,远远比不上同进士,更何况是进士出身的。

  陈留芳那时候是刚刚考中秀才的,也就是最新的秀才,没想到却得了程阁老的青睐,怎能不招人羡慕。

  尤其是这次考试,他们也发现了,考的时务策虽然不能说是与程阁老的讲述的一样,但是确实相关性很大,更是让他们认识到了进士和举人之间的鸿沟。

  再看看眼前芝兰玉树的陈留芳,作为程阁老的弟子,程阁老肯定是会倾囊相授。

  可不就忍不住心中酸涩,一时冲动,说了浑话。

  当时都安静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谢念德出来说道:“谁人都想桂榜高中,喜获解元。只是不曾想到冯兄竟然还有周易之才,擅于相面,不如你看我有几分可能?”

  一句话把这个事情给揭过了。

  其他人也纷纷要求这人相面,也算是解了围。

  这人本来就是一时冲动之言,说话就后悔了,看见众人给了台阶,自然顺势而下。

  场子也算是重新恢复热闹了,纷纷把酒言欢,推杯换盏。

  只是终归有了插曲,也就没有心思了,早早散了去。

  “陈兄,今日之事,多有抱歉。”谢念德作为今日宴席的组织者,自然对陈留芳心怀愧。

  “冯兄也是一时没有想开……”

  说实话,对于陈留芳的际遇和才华,大家心中也是羡慕中夹杂一些嫉妒。

  只是有人想开了,有的人想岔路了,“但他确实无害人之心。”

  “无妨。”

  陈留芳并不在意今日的话,早在他选择这条路上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这些酸言酸语并不如何。

  不伤身也不动骨,与日后将要面对真正的利益纷争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不知为何,看着陈留芳这张过于平静的面容,谢念德竟然生出一种距离感,连同想要解释的话都被噎在喉间。

  “谢兄,不知二十六日可有时间,来我住处小叙?”

  陈留芳特意选的这个时间,那时候这些人估计也疲于参加宴席了。

  “自然,必定造访。”

  陈留芳不只是请了谢念德,还请了张淮山和孙茂才二人。

  他与张谢二人同窗多年,还是一起考中秀才的,自然不同于其他人。孙茂才这几年因为生意之事又是来往频多,自然也是要邀请。

  更何况这些日子备考,孙家还特意托人打听,送来了一些吃食的注意事项,虽然老师也已经在信中交代了,但是也是一番心意。

  不过距离二十六还有时间,陈留芳也不想去参加什么宴席了,他要留出一部分时间陪王姝四处逛逛。

  说来王姝来府城的原因之一就是可以四处看看,见见不同的风景。

  但是从来到府城如今已经近两个月了,几乎都没有踏出过大门,就连前几天的中秋节也因为陈留芳的考试而呆在家中。

  若不是今日的宴席是同乡相邀,推辞不得,陈留芳今日就陪王姝游玩去了。

  想到这些,陈留芳就赶紧同谢念德作别,加快回家的步伐。

  回到家中,王姝正在和可乐二人取下晾晒衣服。

  说来秋日果然多变,前些日子还是艳阳高照,最近几天,气温就明显下降了。

  王姝趁着今日天气好,把秋日的衣衫给取出来晾晒,免得天气一冷,来不及整理。

  正收拾衣服呢,就看陈留芳走了进来。

  “这么快可回来了?”这可真的是少见得很,至少在她和小姐妹之间就都没见这么短的。

  “无事,大家又都累了,也就早点散了。”陈留芳伸手帮王姝把架子上的衣服给取下来。

  这个晾衣服的架子稍微有点高,王姝得踮起脚尖才行。

  两人一个取,一个整理,速度可是快了不少。

  “明日你可有想去游玩的地方?”陈留芳把架子上的最后一见衣衫递给王姝说道。

  “嗯~夫君的想法呢。”王姝一时也想不到要去哪里,干脆把决定权交给陈留芳。

  陈留芳沉吟了一会说道:“我听人说城东有个绿倚湖,夏日能见到莲花满湖的情景,如今虽然只剩下残荷,但也别有一般趣味,不如去那里游玩吧。”

  不管是洛城还是府城都是北方。江河倒是也有,但是湖却是少见。

  唯有富贵人家自己在府内引水设湖,自然形成的很是难得。

  这绿倚湖也不过是因缘际会,才形成了,后又被人种满了莲花更是难得。

  当然最为难得的是此时算是莲藕成熟的季节,那附近恰好有一对老夫妇做得一手的糯米藕。

  想着王姝看到糯米藕的样子,陈留芳弯了弯嘴角。

  王姝当然不会反对,虽然她在现代的时候早已见过各有特色的湖泊,但是都是和朋友一起的游玩,如此身边的人不一样,感觉自然也是不同。

  “嗳,那我们要带些什么吗?”

  “不用,把娘子自己带去就好了。”说完就挨了王姝一记白眼。

  第二日,两人一大早就出门了,他们至今也不喜欢出门带着别人,觉得偶尔亲密的举动都有一点尴尬。

  只是平日为了安全,王姝身旁都离不了人,今日有陈留芳陪在一边,自然放心。

  把可乐等人都给留在了家中,当然也说了他们可以自己出去游玩。

  半个时辰时路程。

  绿倚湖确实不大,但是游玩的人却不少,都是一些年轻的夫妇,或者是结伴而出的友人。

  还有脑子活络的人,做了那种小小的木船,荡在湖上,吸引客人。

  这船不大,一次也就坐两个人,还是有点拥挤,但是也架不住大家的好奇之心,尤其是这个时节,正是乡试期间,大家都忍不住跃跃欲试。

  王姝也忍不住好奇的望着,想看两个大男人怎么挤得下。

  陈留芳还以为王姝想要玩,特意走上了前去,挑选了一个看起来年长的问道:“老人家,一次要几钱?”

  老船公比划了个手指,陈留芳看了一眼,手掌部位布满老茧,一看就是经年摇橹的,才算是放了心,毕竟水火无情,他们又不擅水。

  王姝看见陈留芳付钱才知道他要干什么。

  她原本还以为陈留芳只是好奇特意走上前去观察,毕竟以陈留芳的为人,并不喜欢如此高调的在众人的注意下游玩。

  王姝本来还想拒绝,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陈留芳平日少有如此举动,王姝也想让他开心。

  就这样在两人都以为彼此喜欢的误会下,在湖上溜了两圈,还不到一刻钟……

  王姝也算是知道为啥有莲花满湖之景了。

  当然一天中最让人感到快乐的事情就是王姝终于吃到了已经好久没吃过的糯米藕了,果然是软糯香甜。

  王姝吃得欢快,还时不时瞅着没人注意,给陈留芳投喂一口,“好吃吧?嘻嘻。”

  陈留芳看着王姝开心的笑容说道:“很甜,很甜。”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两人四处游玩,把这附近知名的景点给逛了个遍。

  当然北方的景点定然离不开山,山上自然也少不了庙宇。

  说来王姝也是感到奇怪,自从他们两个决定要孩子之后,就没有刻意避孕,但是却一直都没有怀上。

  他们两个也都年轻,身体也健康,当然嘛夫妻生活也是很和谐,可是孩子就是没来。

  王姝心里倒是也不着急,不过见到寺庙也不介意参拜一番。说是参拜,王姝的诚心估计也就是一个绿豆那么大,准备见到寺庙就拜拜,反正也是顺便。

  还是陈留芳拦下她说道:“我们已经告诉神明了,不用再多一次了。”

  王姝很是纳闷,不过拜不拜也不重要,但是还是想逗陈留芳:“那我们多拜几次,不是机会更大嘛。”

  她自己不太信,但是陈留芳作为古人应该也是信的,怎么会拦下自己,王姝很是好奇。

  陈留芳这才说道:“我听人说,神佛也不是无欲无求的,许愿自然要还愿,你四处拜佛,最后忘记了还愿怎么办?”

  陈母平日也就只去一家庙宇,带着王姝去的也是。

  陈留芳自己其实不太相信神鬼,但是一旦牵扯上王姝,他就丝毫不敢轻心,他不想有一点点的闪失。

  王姝确实不知道还有这个说法,心里还想着,难不成是自己以前游玩的时候许愿太多了嘛,忘记还愿,惹怒神佛,才被仍在古代了不成?

  陈留芳看出王姝的漫不经心,就再同王姝强调了一次:“以后不要随意许愿,许过了也一定要告诉我一声。”

  说完还特意记住了这家庙宇的名字。

  王姝虽然答应了,但是心里其实还不太在意。

  直到她身怀有孕后,陈留芳一个人辗转跋涉,特意绕道这里拜谢。

  那时候的她才知道原来这般稳重之人,却愿意为了自己做出这般的憨傻之事,从此她再也不随意拜神佛。

  当然此时的王姝还不知道,还在同陈留芳四处游玩,心里还纳闷,“你不需要出去结交一些朋友吗?”

  她可是见大家都是呼朋唤友,到处游玩的。

  “不用,没到时候。”陈留芳自己也去过,见识过。

  说实话,真正有实力的现在都还在默默潜伏着呢,而不是像如今最为张狂萧周的二人。

  这两人本就是府城人士,以前也算是小有名气,又恰逢周围都是其他地方来的人,名气不显,自然有人捧他们的狗腿,打压其他地方的人,最近真的是愈发的放浪形骸。

  就连谢念德都受到了他们的打压,陈留芳心里冷哼一声,也不是这二人是怎么想得,莫非真的是被下了降头?

  既然陈留芳自己不想出去,王姝也就不多过问了,他用比自己更了解情况。

  既然如此,就让陈留芳陪着他去了府城的德和楼一趟,两人美美的用了一餐,不过倒是没有惊动李掌柜。

  “这府城的生意确实要比县里好上不少呀!”

  王姝感叹道,不然以李掌柜的本事,想要避开他的眼睛可是难得很。

  这次也没有见到孙茂才,说来这次来府城之后,他们并没有见过几次孙茂才,上次还是陈留芳宴请这他们三人的时候。

  “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陈留芳勾了勾嘴唇说道:“慕少艾罢了。”

  王姝睁大了眼睛,她知道孙茂才能来府城也是因为用了婚姻大事换来的,只是没想这姑娘家竟然是在府城。

  “不然,孙老爷怎么会大方的放行?”那可是打下一片基业的人。

  王姝想着孙茂才虽然在做生意方面确实机敏,但和老狐狸似的孙老爷一比果然稚嫩。

  “孙猴子,还真的翻不出这五指山呢。”

  不光翻不出,这不都陷进去了!

  “好了,不提其他人了,阿姝不是一直想生小孩?”

  轻啄了一下王姝的耳朵,“不如为夫多加努力,以后也不用求神佛了可好?”

  说完翻身就压倒王姝身上。

  王姝在昏睡之前的唯一想法就是,孩子不是你最先想要的嘛!

  翌日,陈留芳终于接到了京城的来信,他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毕竟这封是老师的评语,远比其他人的重要许多,他也不想让老师失望。

  “怎么样?”王姝看着陈留芳一直盯着信,也逐渐变得不安。

  可别是受打击太大,反应不过来。

  陈留芳抱住了王姝:“老师说很好!”

  当然信中的原话就是:解元可期!

  王姝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那可太好了,我这就让游嫂多买些菜。”有好消息,当然要庆祝一下啦~

  陈留芳也没有多加阻拦,他虽然对自己有自信,但得到老师的肯定确实值得可贺。

  “对啦,师娘给你写了什么?”京城来信向来是两封一起,一封是陈留芳的,另外一封则是程老夫人写给王姝的,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王姝笑嘻嘻的但却不回答。

  哼,她才不会告诉陈留芳连师娘都催生了,免得某人借口胡作非为!

  王姝不愿意说,陈留芳也不勉强,拉着王姝的手就去了院子里,“不是说今天要庆贺一下吗?”

  王姝这才不情不愿走了出来,喊清书陪着游氏一起去菜市场买菜。

  王姝想到昨天的事情还是心气不顺,“把这个给洗了!”把从游氏手中接过桂花扔给了陈留芳。

  九月桂花飘香,住在这个胡同的人为了吸引借住的学子,到处种的都是桂花树,寓意为桂榜高中。

  当然中不中王姝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她的鼻子已经快受不了了,整片都是桂树,就连院子中都有一颗,香味又是浓郁的很。

  无法,征求过房主的意见后,王姝让郭顺把院中这颗桂花都给打落了下来,看能不能好一点。

  不过这花扔掉着实可惜,王姝就想起做桂花茶。

  这桂花茶嘛,第一步就是先要清洗花朵。本来是游氏在做,现在自然落在了陈留芳的手上,至于可乐,早在王姝生气地把东西扔给陈留芳的时候就赶紧躲了。

  陈留芳也知道自己理亏,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舀水冲洗,王姝就在一边监工,不时还说一句,“这才叫桂榜高中。”

  桂花都在手中了,能不中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