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八月十六,历时九天的考试终于画上了句号。

  一大早王姝就带着郭顺和清书来到了贡院,不过王姝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坐在了附近的一家茶馆等候。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考生本来就多,来接的人也不少,还都是男性,挤来挤去,也不方便。

  倒是清书仗着身体灵活,拖着郭顺七拐八拐钻到了人群的前排,占据了有利视角,可以看到从考棚里走出来的每一个考生。

  只是似乎还没等这些考生走出来,就先是有几个差役抬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喊了声书生的名字,就有人出来背着晕倒的书生转身就走了,连话都没问。

  不过两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几天王姝为了以防万一,就让两人轮流在茶馆等着。茶馆这种地方本来就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自然有人到处说些趣事轶闻。

  这正值秋闱,最近的话题可不就是关于考试的吗?

  两人也算是在这里听尽了考场上闹出的笑话,除了因为作弊被赶出考场的,剩下什么因为紧张发晕的,还有因为分到临近茅房号子被臭晕的,等等千奇百怪被送出考场的理由,虽然不致命,但也成为茶馆众人茶余饭后的一次笑料。

  又过了半个时辰,才陆陆续续有考生走了出来,看起来脚步虚浮得厉害,走路都一晃一晃的,有家人的就赶紧过来扶着。

  陈留芳的号子在中间地段,等他走出来的时候,考生几乎也出去了一大半了,清书一眼就看到了,赶紧跑过去接过陈留芳的篮子,郭顺本来还准备直接背着陈留芳走的,被他拒绝了。

  陈留芳虽然外表属于清瘦那一挂,但是作为农家出身,农忙时节一样也是要去地里帮忙的,体质虽然比不得陈大哥几人,但是比起其他人要好上许多。

  这几年虽然不做农活了,但是这半年又被王姝督促着锻炼身体,这九天的煎熬他还是能撑得住的。

  三人刚挤出人群,就看到王姝在不远处站着。

  陈留芳快步走过去,拉住王姝的手说道:“不是说好在家等我吗?”

  王姝看着陈留芳状态还行才放下心:“我在家中也是担忧的很,还不如来这里等你呢。”

  笑了笑又说道:“放心啦,我刚刚一直在茶馆等你的,也是估摸着差不多了,才出来。”

  他们租住的地方离考场近的很,王姝也就没有雇马车,干脆走着回家。

  “用不用让清书二人去接一下你的同窗?”王姝也是刚刚想到这个,之前一直把心思放在陈留芳身上,自然无暇顾及他人。

  “不用,他们也都安排有人的。”作为同窗,陈留芳自然也是关心的很,早早就问过了。

  也就几步路就到了住处。

  一场考试下来,陈留芳感觉整个人都酸臭了。再加上考试的时候,小便是直接在自己的号子里面解决的,陈留芳总觉得身上有股异味,恨不得立马去洗漱。

  王姝却不让,就简单的让他洗了个脸,“先吃饭,一会再沐浴。”

  考试本来就累人心神,何况是连考这么久?就更是耗费体力,再加上这几天估计饭也没吃好,身体再强壮也受不了。

  还要猛一下沐浴,不晕过去才怪。

  她出门的时候就让游氏把粥给熬上了,现在直接就可以喝了,“多少吃一点先垫吧一下,我这就让人给你烧水。”

  陈留芳也不欲在这些事情上和王姝争执,再说他也知道王姝是为他着想,“好。”

  说完就捧起皮蛋瘦肉粥喝了起来。

  他本来因为疲倦胃口不是很好,没想到带点咸味的粥,刚刚好提起了食欲,又搭配着包子,一下子喝了两碗才停歇。

  王姝这才唤郭顺和清书把水给抬了进去,“好了,可以沐浴了。”

  八月的天气又不算是凉,尤其还是在白天,浴桶里的水也不易变凉。陈留芳躺在里面,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舒服的直眯起了眼睛。

  他们两个都有个习惯,就是沐浴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身边伺候,总感觉浑身不自在。所以见陈留芳这么久还没出来,王姝也是担心的不行,也顾不得其他就冲了进去。

  “夫君,夫君!”

  王姝推开门,就看见陈留芳躺在一米多深的浴桶里面,刚刚好可以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整个人闭着眼睛犹如睡着的娃娃一样安静美好。

  王姝轻轻地走过去,看着陈留芳的脸上突然窜出的胡茬,好奇地伸出手摸了摸。

  说实话,王姝从未见过这样的陈留芳,在她的印象中,他不论是初见时干净美好的少年,还是后来稳重有担当的夫君,但都是干净而又清新的。

  如果用一种花来形容就是冬日的腊梅,总是让人感到冷冽却又沁人心脾,与此刻满脸胡茬截然相反。

  但是手上传来的微微刺痛感,却反而让王姝觉得踏实。

  看着陈留芳眼底的青黑,王姝不由责怪这个考试一点都不人性化。

  只是她虽然心疼,但也知道泡澡时间不宜过久,还是轻轻地推了一下陈留芳的肩膀。

  陈留芳正睡得香甜,突然感觉肩膀一沉,就醒了过来,这才想起来自己正在沐浴呢,不想竟然睡着了。

  睁开惺忪的双眼就看见王姝正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开玩笑道:“阿姝是几天不见太过香想念我吗?”

  王姝翻了个白眼,“我是看你胡子都长出来了,变丑了!”

  陈留芳也没生气,反而捉住王姝的手说道:“那不如劳烦阿姝帮帮我?”

  王姝本来想要拒绝,但是看到他疲倦的面容,就不忍心了,“你快点穿好衣服,我去准备东西。”

  说是准备其实也就是一把小小的弯刀,王姝见平日陈留芳就是这样刮自己的胡须的,以为应该很简单。

  王姝先让陈留芳躺下,用热毛巾敷了一会,才拿起弯刀。只是平日在陈留芳手中灵活的刀到了王姝的手中确是怎么也不听使唤。

  王姝又害怕伤到陈留芳的脸,就特别小心翼翼,这样一来根本就刮不下来胡须,甚至还把陈留芳地脸皮磨得生疼。

  自己找的就要自己受着,陈留芳只能慢慢地指导王姝,一点点处理,折腾了小半时辰,才算是弄好,弄得王姝都是一头大汗。

  虽然过程曲折,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挺满意的,“今日真是辛苦阿姝了。”

  王姝本来不想说话,不过突然想到这个时代男子很多就是满二十二之后就要蓄胡子了。而陈留芳今年已经二十有一了,也就只差一年了,不由紧张道:“我以后都帮你剃胡须可好?”

  王姝一点都不喜欢什么美髯公,特别不喜欢俊秀男子变成了沧桑的大叔。

  “好呀,阿姝愿意帮忙,我自然乐意至极!”

  王姝像是怕陈留芳反悔似的,“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二十年我都帮忙你剃胡须。”

  王姝留了个心眼,特意加上了二十年,至少这段时间就不用看见长胡子版的陈留芳了,至于二十年后陈留芳都已经四十岁了,可能她自己也就不太在意了。

  陈留芳像是没有听出王姝的言外之意,郑重拱手道:“那就拜托阿姝了。”

  考试着实耗人心神,陈留芳和王姝嬉闹了一会儿,就再也忍不住疲倦沉沉地睡了过去。

  王姝自己无事,就轻手轻脚地躺在了陈留芳一侧,安静地看着陈留芳的睡颜。也许是睡意也会传染,也许是此刻的氛围太过美好,没过多久,王姝竟然也慢慢地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自己也是第一次设置,也不知道抽奖成功了没,后悔自己没去评论一个试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