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弘景十二年的秋天注定不平静。

  朝堂风云变幻莫测,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就牵扯进去这皇家之事,成为冤死鬼。

  毕竟谁也不是屹立朝堂几十载的汪阁老,明明已经为圣上厌弃,却能东山再起,官复原职。

  汪阁老背后还有贵妃和四皇子以及一众党羽,他们这些可是什么也没有了,一招不慎,必然赔上全家的性命,枉做出气筒。

  皇上病重,太子代为主持朝政,按理说此时应该尘埃落定了才是。

  太子已经稳操胜券,四皇子一系也应该低调示弱才是。不曾想,两派依然在死磕,双方互有折损。

  搞得许多人都是一头雾水,也就几个老狐狸,明白这不是太子在和四皇子争,而是太子和皇帝之间的博弈,最后谁胜谁负,就看谁棋高一筹了。

  其他人虽然不清楚,但不妨碍他们小心翼翼地在夹缝中求生存,以求平安度过这场争夺。

  整个京城从上到下彷佛都笼罩在一种暴风雨来临前压抑的氛围中,差的就是那临门一脚的电闪雷鸣。

  是以当象征着帝王崩逝的丧钟从皇宫传来,大家反而隐隐松了口气。

  可算是要尘埃落定了。

  这场危机四伏,诡秘莫测的博弈最终呈现在史书上的不过是十余字:

  弘景十二年秋,帝崩逝,太子旭继位。

  远在洛城的一众人自然不知道京城的一番波澜,对他们的最大影响,不过就是一句三月内不得宴饮,嫁娶。

  寒风萧萧,落木无边。

  是日,洛城门外,一行人在长亭处依依惜别。

  程老夫人看着依偎在身边的王姝,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好孩子,师母也舍不得你,不过来日方长,我们京城见。”

  王姝也知道,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而且就算是顺利,也要得一年多之后才能再次见到。

  陈留芳正在嘱咐管家一路注意事项,程家其他人不在,他作为老师的弟子,自然要担负起这个责任。

  说来这个时间也是不巧,正是多雨之季,路上泥泞难行。但是晚了就更不好走,等到冬日,北方寒气逼人不说,雪天路滑,才是真正的艰难,二者取其一,自然还是选前者。

  “有劳程管事了,只是秋日多雨,还请路上多加小心。”说完拱手示意。

  “陈公子放心。”

  也亏得这还有程管事在一旁,不然陈留芳和王姝可真的不放心让程老夫人独自出行。

  陈留芳把事情都给交代了之后,把王姝从程老夫人身边揽了过来,“师母,一路顺风。”

  程老夫人看着陈留芳的举动,笑了笑,“师母希望你来日能金榜题名,也能不忘初心。”

  说完视线又在王姝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陈留芳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师母放心,我必然不做陈世美之事。”

  “我依然信你。”说完,程老夫人也不再多耽误,在丫鬟服侍下,转登上马车。

  他们还要抓紧时间,要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落脚之处。

  等到再也看不到车队的影子,陈留芳才牵着王姝的手离开,看着王姝难过的样子,安慰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努力早日带你去京城可好?”

  “不带我,你带谁?”好吧,成功的抓偏重点。

  陈留芳看着王姝刚刚还一副蔫答答的样子,转眼就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也算是放下心,还配合道:“只有你。”

  “哼,这还不错。”

  看到陈留芳的配合,王姝心里因为程老夫人的离开难过才算是多少有了缓解。

  陈留芳并没有立马带王姝回家,反而带着她在街上闲逛。

  陈留芳其实也没有多少花样,洛城本地游玩的地方也不多,无非就是带着王姝吃吃喝喝,可是这些却都完全对了王姝的胃口,她生平唯喜吃喝玩乐。

  果然美食治愈一切,等到要回家的时候,王姝的心情彻底变好了。

  不过看看身边这个傻子,什么话都不会说,只知道傻乎乎地花费一天的时间来哄自己,主要是放在现在,估计女朋友都跑了几个了,可真是个……

  “憨货。”

  兴许是吃螃蟹是喝了黄酒,王姝觉得今天的自己格外的想说话,想像螃蟹一样张牙舞爪,肆无忌惮的笑。

  陈留芳可是听清楚王姝的话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在自己就在媳妇眼中就成了憨货,要说憨,反而喝完酒的妻子倒是一副娇憨的样子。

  “那你就是憨货家的娘子。”

  “哈哈,那正好,以后我们再生个憨憨子。”王姝脱口而出。

  说完她自己都楞了,她不可置信的摸着自己的嘴唇,原来她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吗?

  不是因为世俗,也不是因为伯娘他们说的保证自己地位,只是简简单单的想和陈留芳生个孩子,生一个有他们共同血脉的孩子。

  “真的!”陈留芳这个平日里再是沉稳不过的人都激动地抓住了王姝的胳膊。

  “真的,阿姝,我们会有一个孩子的,是吗?”

  没错,是会有。

  其实王姝小心翼翼地避孕,陈留芳早就发现了,毕竟他们两个作为夫妻,王姝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

  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的,有时候恨不得黏在一起,但是无论两人到了多么关紧的时刻,只要在特定的日子,王姝都会有意识的避开,或者让陈留芳选择其他的方式。

  或许一开始陈留芳没有注意,但是两年的时间,足以让他重视,又加上他自己翻阅一些资料,自然明白其中的缘故。

  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他想更多的责任还是在自己,是他没有让王姝有信心相信,让她为自己改变。

  他一直相信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再变得好一点,王姝总有一天愿意为了他而停留。

  胳膊上传来的痛感,无不在昭示着陈留芳心中的期待,看着陈留芳求证的眼睛,王姝缓缓地点下了头。

  陈留芳高兴地抱着王姝转开了圈子,也是幸亏晚上没有人,不然真的是糗大了。

  “你说,我们的孩子是像你,还是像我?”

  王姝等陈留芳冷静下来,和他探讨未来孩子的事情。

  陈留芳认证地想了想才说道:“像你最好,无论女儿还是儿子,都要像你一样,惹人喜爱。”

  王姝想着也是,还是得想自己,不然像陈留芳必然要吃亏得,什么话也不说。

  “不过都说女儿像爹,你说要是女儿遗传了你的性子可怎么办?”王姝皱着眉头。

  陈留芳抿了抿嘴,不确定地说道:“应该……不会吧。”

  两个傻子,孩子都还没影,都在想着以后……

  两人走着走着,王姝突然说道:“不用想了。”

  陈留芳很是不解:“嗯?”

  “你忘记了,现在正在国孝,要半年以后才行。”别人可以不注意,但是陈留芳这个要走功名路的人可是一定得注意得。

  陈留芳这才放心了:“那就等半年以后,这样茗树又长一岁,陪孩子玩耍也就更让人放心了。”茗树就是去年买的那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你说,你是不是想要儿子,一早就打算好了,所以才买了茗树。”

  “快说!”王姝扑到陈留芳身上。

  “没有,没有,就是当时不忍心,遇上的刚好是个男孩,如果是个女孩我也会买的。”

  说完还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不要乱说,万一孩子听见了,就不喜欢我们了。”

  王姝知道陈留芳意思,他就是最传统的那种男人,在他心里对男孩和女孩的教育标准不也一样。

  但是其他的待遇,他都会做到对待侄子侄女一样的,不能说错,毕竟这确实是对女人着实不够友好的时代。

  不过看着陈留芳着急解释也是挺有意思的,只是再看看陈留芳环顾四周的举动就感觉有点瘆人了,特别是晚上。

  王姝感觉背上一凉,娇嗔道:“胡说什么呢?快点回家”

  这天晚上,二人自然是度过了一个奇妙而又美好的长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