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已经重修)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程府

  “老太爷,京城大老爷来信。”管家程山气喘吁吁的说道。

  他知道老太爷急于了解京中的情况,一接到府中来信,没敢耽误,直接朝老太爷的书房,一路小跑过来。

  “哦,快拿过来!”

  程老先生本来在看书,一听到管家的话,也顾不得手头的书,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

  这封信是他留在京城的长子程远桥寄过来的。

  不过急切的老先生却并未看长子写的家书,反而拿出信纸后,又往里面掏了掏,随之掉出来一个用石蜡密封着的信封,上面并无名字,这才松了口气。

  老先生小心翼翼地用小刀裁开,取出里面的纸张,认真的看了起来。

  管家看着老太爷刚打开时,还脸色凝重逐渐变得松快,这才算放下心来。

  看来,至少不是一个坏消息。

  “老太爷?可是有好消息传来?”

  程山从年幼时就一直跟在老先生的后面,这些年常伴在老先生身边,是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自然有底气问。

  老先生先点点头,又摇摇头,放下手中的信,才说道:“陛下身体有恙,兴许……”

  这话程山就不敢多说了,涉及皇家之事,慎言为妙。

  这封来信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夏朝太子萧旭。

  能与太子相识,程老先生自然也不是凡人,他就是前内阁大臣程颖程阁老。

  大夏朝自建国以来,君主为了防止宰相权力过大,特意成立了内阁,直达天听。

  由四位大臣组成,代替宰相一职,这样既有效的监督了皇帝,又避免出现皇帝被人架空的可能性。

  不过四位大臣自然就有主次之分,除了首辅之外其余三人均为次辅,不过平日并不会这样称呼,都是以阁老相称。

  弘景一朝的内阁由汪堃笙、程颖、颜勋和阚寒四位阁老组成,其中以阚寒为主。

  可惜也是在今年,汪堃笙因为军饷之事被罢免,而程颖则是主动上折子乞骸骨,这内阁一下就少了两位大员,至今还没有补上。

  当然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归根结底还是太子与四皇子两派之间的权利争夺。

  太子萧旭行三,是中宫嫡子,可惜皇后早逝,虽然今年也不过是二十有一,但行事素来端方持重,关于政务也算是手腕卓越,担得起储君之位。

  只是这凡事都有一个但字,太子虽然行事有度,又为国之储君,但是却不为今上所喜。

  今上最为喜欢的是汪堃笙之女汪贵妃所生的四皇子萧昱,只从名字也可以看得出来皇帝的心思。

  说来话长,今上也并不是先皇看中的继承人。

  先皇在世的时候最看重中宫所出的怀敏太子,眼中自然没有包括今上在内的这些庶子,反而倾心教导怀敏太子。

  这怀敏太子确实不负所望,成长成了所有人都满意的储君。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怀敏太子意外坠马而亡。

  先帝悲痛万分,一方面是因为失去了自己最为疼爱的儿子,心理上难以承受,另外一方面则是怀敏太子故去后,自己后继无人。

  其余几个儿子因为他的忽略,或者说是有意,几乎已经被养废了。

  有沉溺书法不理世事的,有斗鸡玩鸟不务正业的,还有耽于美色放浪形骸的,总之各有各的特点。

  若是怀敏太子在,自然无事,他们当一辈子的富贵闲人,也算是兄弟和睦了,可惜……

  先帝看到这种情况敢对放弃了对儿子们的期待,直接把希望寄托到了孙辈身上。

  这时候萧旭就入了先帝的眼,先帝从萧旭身上彷佛看到了怀敏太子年幼时的样子,对其颇为喜爱。

  又害怕他步自己那位沉迷于炼丹的儿子的后尘,就把他接到身边亲自教养。

  可惜先帝的身体并不康健,并没有教导萧旭几年,就驾崩了。

  又担心主少国疑,把皇位留传给了他父亲,也就是今上。不过同时也留下了册封萧旭为太子的遗诏,并为他选好了老师。

  那时候今上初登大宝,还算是谨慎,在大臣的劝解下暂缓丹药之事,积极参与朝中之事,当然私下还是偷偷的继续。

  又有先帝留下的能臣功将辅助,也算是不愧祖宗英明。

  可惜不过也才十年,今上就本性暴露,除了沉迷于炼制丹药之事,还独宠贵妃汪氏。

  这宫闱之事,本来大臣也不会多加干涉,可惜这汪贵妃竟然仗着后面还有阁老汪堃笙的支持鼓动皇上改立太子。

  太子的废立可关乎江山社稷,除了汪堃笙,内阁的其他三位及一众大臣自然不会同意,尤其是程颖。

  先帝遗诏特意命他教导太子,就更是不能同意了,也正是因为这些大臣的极力反对,再加上先帝临终时的话,太子才能在成年后及时的参与朝政,没有被排除在权利之外。

  不过这个位子自然吸引人,汪贵妃一系的人自然不会消停,妖魔诡计层出不穷,都被太子一一给解决了。

  这些年也算是彼此之间尚能维持和平。

  可惜随着四皇子今年入朝,彻底打破了这种平衡,两系之间的斗争愈发的激烈,你来我往都折了不少人手,尤其是四皇子一系。

  汪堃笙一看不行,就怂恿四皇子去边关立军功。

  大夏朝立国已有百载,承平已久,且商业发达,经济繁荣,自然没有什么大的战乱。说是去边关立功,也不过是走走过场,拿几个边陲小国立个威,捞个名声好图大业。

  可惜纵使机关算尽,也禁不住四皇子这个草包拖后腿,大意轻敌。

  堂堂皇子战场上竟然敢公然饮酒,导致最后吃了败仗不说,仓慌逃走的时候还跌了一跤,要不是被几个衷心的侍卫保护着他离开,估计都能被敌人活捉。

  可惜不仅如此,四皇子还受了伤,皇帝更是震怒,这可是汪堃笙信誓旦旦保证的万无一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时有人查出汪堃笙涉及到贪墨军饷之事。今上更是怒不可遏,两罪并罚,废除了他的阁老之职。

  不过今上也不愿意看到太子一家独大,毕竟他才是真正的九五之尊,就存心要打击太子一方的力量。

  这作为太子曾经的老师自然是首选喽,不过被程颖察觉,提前跑路了。

  这次太子来信可不是简单问候,里面暗藏了今上身体状况不佳,时日不久的消息。

  太子虽然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是差不多了。

  不过也难怪,这些年皇上私下命宦官寻找道士炼丹,还大肆服用,日久天长可不就坏了身子。

  虽然为人臣子不应该如此,但是人都是利己的,只要今上在位一天,四皇子就有翻身的机会。

  现在程家已经被打成了太子烙印,是万万脱不开身了,只能向前。

  但是他不想将无辜之人牵扯进来。

  这也是程老先生一直犹豫着没敢收陈留芳为徒的原因,他不忍心让这个才华横溢的年情人带着自己的烙印,被别人打压,另外则是要细看陈留芳的人品。

  现在既然已经有了几分把握,程老先生也算是放下心来了,总算不用因为全家性命担忧了。

  不过还没结束到底还是有风险,他还是决定把陈留芳喊来,让他自己决定。

  “这些就是我给你说的,你怎么想?”

  陈留芳一时有点懵,他确实猜测程老先生的地位不低,但是没想到能高到这种地步。

  堂堂一阁老,竟真的隐于乡野。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