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107章 第 107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没回话之后,房间里就静默下来,只能听见某人忍不住唇齿间泄露出断断续续的轻微的,压抑克制的喘息。

  “又头疼了?”

  下意识想到这个,戚慕翻身趴在床边伸手去摸顾浔亦额角。

  黑暗里只能看见他的脸部轮廓,戚慕摸到脸颊的位置,结果摸到一手温湿的水迹。

  哭了?

  我草!戚慕怔住,有点接受无能。

  被触碰到的瞬间,顾浔亦就就浑身僵硬,侧身躲开他的手,慌忙用手擦,“不疼了,我没事。”

  他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哭腔,只是还哑着。

  看来一直是压抑着无声的流泪。

  哭什么呀?有什么好哭的?

  戚慕烦躁不安的盘腿坐起来,黑暗里,也看不清什么,一时间无言。

  顾浔亦就以为他生气了,脸色慌的极惨,明明发誓再也不做会让戚慕讨厌的事,再也不惹他生气,可他怎么又做错!见戚慕默不作声,他垂着头就像是在等待宣判的死囚。

  谁知戚慕开口的声音不像是生气,反而有点不自在,“你哭,哭什么?你一个大男人你丢不丢人?”

  顾浔亦心里顿时一松,又着急又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喊,“慕慕?”

  戚慕听出他担心什么,没好气的“啧”一句,又扬起嘴角,“太蠢了。”

  这笑骂的语气态度明确,顾浔亦整个人惶惶然的不敢相信。

  “慕慕,你不生我气了吗?”

  “生什么气啊?”戚慕喘了口粗气,对方这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态度,让他无言以对。

  半年了,那些恩怨早就清楚了,连情绪他都生不出什么了。

  “把手给我。”

  顾浔亦愣了一下,伸出右手。

  戚慕摸到掌心光滑,甩开,“另一只。”

  顾浔亦迟疑了一瞬,还是把那只手乖乖放在他的手里,戚慕摸着那些疤痕,沿着手腕摸到胳膊。

  “我们以后就当两不相欠吧,你搅乱了我的人生,我蓄谋害过你,现在呢,我过的挺好的,你呢也恢复正常了,所以,我们俩以后就当谁也不欠谁的,可以吗?”

  戚慕以为他都这么说了,两人相处能轻松点了,谁知对方情绪更加低靡,直接改坐为跪。

  夜色黑,实在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个阴影轮廓坚定不移的跪在他床前。

  “对不起,”顾浔亦低着头,声音哑的厉害,“害你被退学,害你背井离乡,害你吃了许多年苦——”

  “停停停,”戚慕伸脚想踹的,结果落在他胸口变成了轻轻的踢,“照你这么说,我可把你害的惨多了,又死又疯的,我是不是也要跟你道歉?”

  他才不要道歉!

  顾浔亦立刻惊慌摇头,“你没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强行闯入你的生活,你——”

  戚慕满意了,懒得再说,有点慌不择路,直接抓着他的手俯身贴上了他张合的唇瓣,把后面车轱辘一般要来回滚动的道歉之语全部堵了回去。

  原本他自己也有点惊讶于自己突然的行为,可是察觉到对方身体瞬间的僵硬,甚至距离近的都让他感受到了对方眼睫轻颤的风,身体都要颤抖,戚慕不知怎么就伸手按住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他没什么技巧,只知道含吮,顾浔亦唇瓣软软的,薄薄的,还算舒服,最重要的是对方持续反应不过来的呆傻状态,让他觉得好笑,越加想逗弄。

  “慕慕……?”被喜欢的人强吻,顾浔亦头皮和脊背都是发麻的,等戚慕放开他,他人都傻了。

  不明白戚慕怎么可能还会吻他呢?

  他觉得自己做梦都梦不到这地步。

  但下一刻,脖子上被盘上胳膊,戚慕散漫的笑声近在咫尺,“突然想起来,我们俩也不能算两不相欠,你还记得你开门时我和童展在房间里做什么吗?”

  顾浔亦的心刚浮在云端,又重重摔下去。

  戚慕忽然义正严辞,“你打扰了我们办事,所以你得赔给我!”

  “?”

  顾浔亦刚要开口问,就被一股大力拽住衣领摔趴在床上,他极力控制才没压到他。

  戚慕在他身,下,摸上他的脸,嗓音压低,哑的恰到好处,“还会伺候人吗?”

  呼吸仿佛带着熊熊烈火,烧的人失去理智,顾浔亦反手搂住戚慕,疯狂的吻,铺天盖地。

  他还是不明白戚慕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此刻也不想明白了,不去想戚慕是不是真的因为被打搅了才让他“赔”,不去想戚慕拉他是想解决欲望还是想让他当替身,他只知道他命都可以给了他。

  吻太过于激烈,戚慕完全被禁锢,快要窒息,周围的温度攀升到烧起来,直到亲吻往下落,戚慕才得以喘息,不满道,“顾浔亦,你想造反啊?”

  身上的力道松下来,戚慕一个翻身把人压在下面,顾浔亦又抬起脸亲吻他的下巴,喘息滚烫,“不是要伺候你吗?”

  脖子被舔吻的又痒又麻,戚慕喉结滚动,被咬在嘴巴里,他身子瞬间抖了一下,顾浔亦趁机翻上去,细密的吻,激烈又极尽缠绵。

  那段日子两人没少鬼混,顾浔亦知道怎么让他舒服,也只想让他舒服。

  后来情动,顾浔亦在他身下,一遍又一遍的轻声呢喃。

  “慕慕,我爱你。”

  “很爱,很爱……”

  戚慕喘息不稳,只低头在他发丝上轻啄,并不答话,顾浔亦也不在乎,只是用力的抱紧他。

  ……

  不明不白的一夜荒唐,第二天顾浔亦竟然也不找他要个说法,戚慕总觉得这次见到的顾浔亦有点奇怪。

  哪怕他跟别人亲近,哪怕他说晚上要去找童展,顾浔亦也只是笑着点头,没有任何意见,不争不抢的全部由他,不再像以前那般动则就吃醋发疯。

  这是真听话了,还是对他死心了?

  但昨晚那样能是死心吗?

  看着对面认真吃早餐的人,对方穿着他的浅色毛衣,柔和了面部的锋利轮廓,显得异常乖顺,戚慕心里犯嘀咕,试探着问,“今天雨小了,我有工作要忙,你下午就回去吧?”

  顾浔亦握勺子的手紧了下,很快就松开。

  “好。”

  “吃完早餐我就要忙了,你自己走,我就不送了。”戚慕边喝粥,边不怎么在意的说道。

  顾浔亦一听,手不大稳,干脆放下勺子,状似轻松,但放在桌子下的手越握越紧,指尖扎在掌心,用力提醒自己,一定要忍住。

  “好。”

  他看着面前的人,想着能多看几眼就多看几眼,他们半年没见,思念噬骨,昨晚的事他总觉得不真实,他也不管戚慕报的什么目的,只要他要,他就在,不要,他就走。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戚慕抬头看他。

  顾浔亦没说话,但视线移开了,看向窗外还在淅淅沥沥的小雨,半响,说道,“我收拾东西,收拾完就走。”

  他站起身,站起来的时候两腿发软,差点摔下去。戚慕看见了,刷的移开眼。

  顾浔亦没脸没皮的完全不觉得有什么,见戚慕害羞,他心底还觉得像灌了蜜。

  又甜又飘。

  但是悲惨的是,他得听话的离开了。

  他没敢再盯着他看,深呼口气,想着要收拾。

  但来的时候他只是开车,半道上又弃车步行,其实没什么东西,连身上穿的都是戚慕的,除去那身泡水的衣服,他也就剩手机和车钥匙了,哪有东西可以收拾?

  看着他茫然四顾的样子,戚慕是真憋不住了,双手抱怀的扯了扯嘴角,“傻不傻?不想走就直说啊!”

  “我怕你生气。”

  戚慕无奈了,感觉对方这个态度,什么都听他的,也什么都不敢反对,他好像也并不喜欢。

  他觉得自己也太奇怪了。

  他放下手,认真说道:“我不是说了我们以后两不相欠吗?”

  两不相欠以后,是该形同陌路了吧?

  顾浔亦身行一僵,却还是没有开口争取什么,只是低声应道,“好。”

  他不敢奢望其他,如果以后还可以远远的看着他就挺好。

  戚慕可不知他心里想什么,觉得他应下,就应该明白了,不料起身要离开餐桌时,手碰到了餐盘。

  餐盘和装牛奶的玻璃杯都掉在地上摔碎,就在戚慕脚边,他还被突然的声响吓得往后挪了一点,反应过来后,正要抬脚迈过去,就听到顾浔亦着急万分的声音,“慕慕,你别动。”

  下一秒他被拦腰抱起,跨过那片玻璃残渣,才被放下,猝不及防和头顶上的双目对视间,顾浔亦眼底浓烈的担忧和后怕。

  “你别被扎到了。”

  很疼的。

  把他放下,顾浔亦就过去蹲在那儿,一片一片捡玻璃碎片。

  戚慕看着他专注的侧脸,就想起他往自己手心拍玻璃渣的场景,被扎的满手血都不在乎,现在却担心自己穿着鞋踩在上面会被扎到?

  他原本还挺不高兴顾浔亦竟然公主抱他的,想到这些,他就没气了。

  “好了,你别收拾了,叫客服服务,雨小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顾浔亦立刻扭过头看他,眼眸晶亮,“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吗?”

  这么看倒是恢复了几分以前的神采。

  戚慕靠着门框,笑了,“嗯,缺个给我撑伞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小声嘘,其实写了一章车,后又被删完了。

  我不确定这么一点会不会被锁。

  谢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