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100章 第 100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盛宴清拉着他,一路未松,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心理咨询”,盛宴清推开门,把戚慕也拉进去。

  “你放开我,我不跑。”

  盛宴清松手。

  戚慕在后面抬起头,房间宽敞明亮,装饰也偏温馨舒适,不同于一般医生办公室,有沙发躺椅矮塌,像是让人放松休息的地方。

  “贺老师。”

  盛宴清嗓音含着疲倦,但罕见的恭敬,办公桌后的中年男人起身,笑着对他点头,伸手示意他们坐。

  微微带笑的眼睛看人的时候格外包容,温和,让人感觉轻松,没有丝毫探究的意味,他起身给两人到了杯茶,最后意外的落座于戚慕的对面。

  他抬抬眼镜,“看来你就是患者口中的他了。”

  戚慕喝茶的手顿住,随即扯了个浑不在意的轻笑,“我不明白您说的什么意思。”

  到这一步,他不得不相信顾浔亦真的出现了心理问题。

  “从职业上来说,我不应该透露病人的情况,”贺医生起身,走到办公桌拿起一个文件夹,回头,“但是这个病人情况特殊,已经很危急。”

  他又看向盛宴清,盛宴清按了按眉心,“没关系,全部告诉他。”

  “我若不想知道呢?”

  戚慕放下茶杯,面上清淡的吐息,但胸口不知名的沉闷,总觉着接下来的事情可能超出他所有的预想。

  但盛宴清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语气坚定,“小慕,你应该知道。”

  戚慕讪讪的闭上嘴,随便的表情,

  旁观了这一幕的贺医生,不动声色的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这个反应特别的青年,才打开手中的记录表,坐回他对面。

  “方便问一下,你对病人……是希望他没事的吧?”

  戚慕被问的一愣,对方神色不算多认真,不经意间眉目一挑,好像很随意的一问,他却被他轻轻一挑的神色撞的心口“咚”了一声。

  贺医生像是瞬间明白了什么,并没有再深究这个问题,转而看着手中的记录表说,“顾浔亦患者我不是第一次接触,早在六年前,我就为他治疗了长达一年的时间……”

  他是被盛宴清从英国请回来的。

  戚慕再次愣住。

  “但是很遗憾,现在看来,那个方法并不可行。”

  戚慕,“也就是说,顾浔亦六年前就有过自残的行为?”

  贺医生表情竟然纠结了一下,缓缓开口,“准确来说,并不一样,六年前患者车祸,脑部受到重创,记忆出现过短暂的缺失和混乱,后来慢慢恢复,那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可以说是大脑的保护防御机制,他对于某段记忆想起来的特别艰难。”

  说到这里,他停顿下来看着戚慕,“我想你或许知道是哪段记忆。”

  戚慕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贺医生叹了口气,眼神却并没有移开,“那段记忆里他所能记起来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说有一个人对他说过,他死了就能原谅了……”

  戚慕脑子里一下子就有了那段迷糊的画面,六年前的雨夜,黑色的大伞,淋着雨跪着的少年。

  “好啊,你也去死吧,把命赔给她,我就原谅你。”

  说完这句,黑寂的夜空骤然劈下的雷电,有一瞬间照亮少年低垂的脸,通红的眼圈和悲戚绝望的眸色,他看着撑着伞的人走的决绝。

  唇瓣急切的张合了两下,他嗓音艰涩喑哑,但雷声轰鸣,戚慕那会儿压根一个字都没听清。

  如今想来,难怪他之前因为对方恢复记忆要分开时,顾浔亦在楼下等了他一夜,会问他,“你要我的命吗?”

  “所以,六年前他不是自残,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找机会自,杀。”贺医生说的平静,听着没有带上个人情绪,只是在阐述事实。

  “十八岁的孩子,思想纯粹又简单——”

  听着,戚慕突然冷笑一声打断他,“纯粹?”

  贺医生看出了他的不赞同,但他仍然说,“在我看来,那个时候的他,确实是。”

  “他没坚持多久,后来,随着记忆恢复的越来越多,他的自,杀倾向就越来越严重,有一次他失踪了,等我们找到他,是在一座墓碑前。”

  说到这,贺医生从记录表里抽出几张照片,一一摆在桌子上,指给戚慕看,“那个时候,他每时每刻神经高度紧绷,想什么就一惊一乍的,患上了很严重的燥狂症,他白天需要药物安抚,晚上依赖安眠药入睡,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突然有一天就从医院里跑了出去。”

  桌子上照片,是一座墓碑,墓碑照片上的女孩青春洋溢的淡笑,而碑前的地上蜷缩着一个少年,大冬天穿的单薄,那会儿落了小雪,他身上落了薄薄的一层,双眼轻阖,但嘴角有呕吐的白沫,一边散落了许多的白色小药片,和三四个空了的药瓶。

  ——他吞安眠药自杀了。

  另一张照片是局部近景,手机掉落在耳边,少年的手上只握着一小截树枝,手边大概就是用树枝写下的东西——

  字母mm。

  很多个m,直到没有意识,才停下笔。

  那张照片还被人用红笔圈了几个圈,手机,字母都在其中。

  戚慕看着被圈的手机,恍惚想起,那次雨夜之后半个月,他好像确实接过一个陌生来电,只有轻微的喘息声,他喊了几声,听筒里也没人应,就给挂了。

  戚慕看着那些照片,自言自语似的讽刺,“所以,他自杀是因为我说的?”

  盛宴清在旁边蹙紧了眉。

  贺医生倒没表现出什么情绪,只是继续说了后来发生的事。

  这一次太过于严重,差一点没抢救回来,顾浔亦的母亲不得已把他带去了英国治疗,贺医生跟着去了,甚至听从了那边几个专家的建议,利用催眠等手段把他那段记忆给抹去了。

  “应该是记忆覆盖,”贺医生说,“人长时间待在封闭空间,没有钟表等工具,作息时间也不固定,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了时间概念。”

  这也就是为什么顾浔亦回国后不仅没有那段记忆,甚至也没觉得自己缺失过记忆。

  戚慕没什么太大感触的抬起头,语气轻飘飘的问,“所以,现在呢?又是什么情况?”

  “现在,不好说。”

  贺医生观察着青年的反应,说道,“因为病人不再配合,他不愿意说出心里的想法,他甚至不愿意开口说话,我们只能从他外在的各种表现来判断。”

  “他经常性突发头疼,有严重的自残倾向,是自我调节的疼痛转移,但是他慢慢的已无法控制,甚至会失去主观意识,会再一次有自杀倾向,”说到这里,贺医生皱着眉摇摇头,“但是很奇怪,这一次,他又不想死,他在跟自己抗争。”

  “不想死?”

  贺医生喝了一口茶,不着痕迹的留意青年的反应,说道,“从我的分析判断,是因为病人口中的那个他,这一次应该是做出了不想他死的行为或者说暗示。”

  戚慕确实有告诉他不想要他的命,只要不出现就好了啊,明明很简单的不是吗?

  不要出现就行了!

  他几乎是觉得好笑的扯开一抹笑,既无情又玩味,“这么一说,怎么觉得他这么听我话。”

  可是真正让他听的,又没有一件按要求做到过。

  “的确可以这么说,”贺医生合上手中的文件,“他在乎你,超出想象。”

  戚慕不以为意的别过脸。

  贺医生看着,没再说话,只是又翻开记录册,拿出上衣口袋的笔,默不作声记录着什么。

  盛宴清看不下去,抓住他的手腕,“跟我去看看他吧。”

  戚慕没动,“都是他自找的,不是吗?”

  谈话时间很长,天色不知何时暗下去,乌云密布,眼见着要下雨。戚慕坐的离窗户近,衬着天色,那张脸神色看着不轻不重的,除了冷,就是平淡,看着无动于衷,波澜不惊。

  这场谈话下来,戚慕从始至终都没有过多的情绪,偶尔唇角掀起的笑都让人看不明白,仿佛听到了不过一件不值一提,又与他无关的小事,哪怕有人因为他要死了。

  盛宴清以为戚慕对顾浔亦肯定是有几分在意的,可是此刻他又不确定了。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当年的事顾浔亦有错在先,后来重逢也是顾浔亦上赶着不依不饶,戚慕从来都是被动的,甚至是摆脱不了,才会给予了反击。

  错从来都不在他。

  “当年的事或许有误会呢?”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何况都这种情况了,顾浔亦也没必要再咬死不放的说谎了吧。

  戚慕没接话。

  盛宴清在他依旧冷淡的眼神下,终是松开手。

  戚慕站起来,往外走,谁知无所觉的走向了反方向,路过的第一间竟然好巧不巧就是顾浔亦所在的病房。

  他就靠坐在病床上,脸朝向窗外,一动不动看着阴沉的天,静静地看着,似乎在等这一场雨。

  他变了很多,变得特别安静,不算憔悴的脸色,还有那仿佛弯折了的脊骨,被踩碾成渣沉寂成灰的少年意气。

  再往下,他的双手竟然被粗绳给紧紧绑在一起——

  缠绕了很多圈,顾浔亦力气大,为了保证他失控时挣脱不开。

  戚慕盯着那绳子,回头看向跟过来的盛宴清,“为什么绑着他?”

  “他自己的要求。”

  戚慕瞬间明白了什么,顾浔亦总是这样,非生即死,很是欠揍。

  他收回视线,继续下楼。

  刚走出医院,就见何墨站在门口等。

  “不是让你跟顾先生回去了吗?”

  何默脸色惴惴的,小心解释,“先生说,你不想看见我,我可以在暗处。”

  “那你还现身做什么?”

  何默,“你被盛总带来这……”

  戚慕点头,突然觉得随便了。游轮那一夜后他谁也不待见,没跟着陈恪他们走,连何默也被他赶走了。

  但他孤身一人在外地,估计顾明棋还是不放心。

  不过现在,郁结于心的那股浊气不知怎么跟散了似的。

  “我饿了,”戚慕说,“你知道这城市哪里的餐厅最有名吗?”

  “这个……等我搜一下。”

  戚慕很有耐心的点头,本来都打开车门坐上车后座了,又退出来,走到驾驶位把何默扯下来。

  “你坐后面去,我开车。”

  作者有话要说:谢阅!

  摸摸顾小六~

  后面内容不多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