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96章 第 96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许是察觉到他一直盯着人看,顾浔亦浅淡的眸子往他这边轻轻转动了一下,但也只是神色一转,就波澜不惊的转了回去,神情利落淡定的几乎看不出任何变化。

  这还是对方第一次看见他是这种反应!

  戚慕仰头喝完了手中的酒,收回了视线。

  这不正是他一直所求的结果吗?他告诫自己。

  很快,不知不觉就灌了好几杯酒,陈恪看见了把他酒杯夺了,“少喝点。”

  戚慕无所谓,只对何默说,“我去洗手间。”

  何默想跟着,但是去的地方让他羞耻犯难,等他纠结完,人已经没了踪影,场上人多,他怕他走开,戚慕回来找不到他,只好暂时先留在原地等。

  从洗手间出来,戚慕却没立刻返回,而是从旁边楼梯上去,到了顶层,想吹吹风,意外的在这里竟然看见了另一个人影。

  那人双手搭在栏杆上,背对着他,楼下的灯光传上来的微弱光亮,让戚慕勉强可以看清,此人黑衣黑裤,几乎与夜色融于一体,无声无息的,没有一点鲜活的死气沉沉,只有紧紧握住栏杆的手,正在拼命压抑着什么似的反复握紧。

  戚慕认出了是顾浔亦,正想退回去,那黑影竟然控制不住一般,弓着身体慢慢往下滑着双膝跪在地上,接着单手按住太阳穴的位置,无声忍耐着什么,只发出牙齿打颤而后紧咬牙关的摩擦声响。

  咯吱咯吱的极其用力。

  这姿势,戚慕不止一次看见了,偶尔在梦里都挥散不去,顾浔亦应该是头疼。

  戚慕双脚莫名沉重的抬不动了。

  直到跪着的人,脊背佝偻的一再往下弯,头颅耸拉的快要抵在地板上,最后像是忍耐不了了,另一只手捏着的酒杯,变成狠狠握着杯壁往地板上一拍。

  一声巨响,玻璃杯被箍在掌心拍碎在地板上,不用看也知道碎片肯定多少会扎进皮肤的。

  应该是没察觉到身后有人,他的头疼因为掌心人为制造的伤口像是转移了一般,不再捂着头,而是轻颤着身体冷漠的看向张开的手掌,血肉模糊,稳稳扎在手心的碎玻璃,尖端淋过鲜红的血……

  滴滴答答落地,因为四周静谧,声音格外清晰。

  戚慕震惊的退后一步。

  控制不住自残的人听到不远处这声轻微的响动,草木皆兵般的惊慌转头。

  看见站在不远处的人是戚慕的那一刻,顾浔亦被定住了似的瞬间僵硬不动。

  昏暗的夜色里,戚慕其实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能看见顾浔亦怔愣了片刻就回过神,沉着冷静的站起来,恍若那狼狈不堪的一面从未被人看见,或许是当戚慕不存在,他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地把扎进左手掌心的碎玻璃一片一片的□□。

  表情麻木的像那根本不是自己的手似的。

  等露在外面的碎片拔完,顾浔亦垂着手,面无表情地往楼梯口处走来,路过戚慕的时候依旧目不斜视,脚步也不曾有过停顿,从容不迫地下了楼,徒留戚慕一人,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走动后蜿蜒一条曲线的血痕。

  不多时,楼下还传来不少惊呼声。

  “哎呦,顾少,你手怎么了?”

  “啊,流血了,快快快,叫医生!”

  楼下人群嚷动,戚慕至始至终没听到正主开口说过一句话。

  ………

  宴会快结束的时候,戚慕站在甲板的角落里抽了支烟,他把何默甩开了,独自一人待着,自是不知何默找他找的有多着急。

  江边的风很大,发丝乱飞,烟也燃的快,红光混着烟雾里的脸,不羁又透着一股子冷,叫人看了失神,又不敢轻易靠近。

  脚步声响起,戚慕侧头去看,两个人影朝他这走,走过斜斜落下来的小片灯光里时,他看见了陆舟白的脸,旁边是一个陌生男人,西装笔挺,姿态矜贵优雅,一闪而过的脸,俊逸里参杂着与之打扮不符的邪肆。

  “原来你在这,”陆舟白笑道,“那边有人找你快找疯了。”

  戚慕撩了一下眼皮,随即转过脸,不感兴趣,也不在意的语气,“嗯。”

  在这种权贵堆里混,戚慕以前也曾圆滑世故,谄媚奉承,脸上挂上油腻的笑容,会让人看了不屑、生厌,倒胃口,从而吸引不了那些眼高于顶世家子弟们的注意,而这会儿……

  陆舟白看着他明显不屑应付,心里又慌又怕,也不敢看身边人的脸色,只好上前一步,继续套近乎。

  “戚老师,真巧啊,”陆舟白领着身边的男人走近两步,介绍说,“周公子,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戚慕戚老师,他很有才华的,编的剧都很有名。戚老师,这位是周沛安,h市华丰的少公子。”

  他这边牵线搭桥,讲的直白,殊不知戚慕根本没听进去,旁若无人的夹起指间的烟,一口一口吹出烟雾,微醺的眼眸只轻轻往他们这边瞥了一眼,不辩喜怒,看着半醉,玉白的脸,脸颊一抹红,眼神冷漠中又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显得晶亮璀璨,微弱的灯光里,整个人精致跟假人似的。

  无意识流露的风情,直勾的人心魂微颤,让人明知面前这人不能碰,还是打心底里滋生出些许妄念。

  随着他长时间的不接话,场面还是冷下来了,陆舟白尴尬地看向周沛安,只见他紧盯着戚慕不紧不慢的又往前靠近了两步。

  看着眼前之人微仰的脖颈,滚动的喉结,往上落在他漫不经心掀动的唇瓣上,周沛安眼神不自觉晦暗下来。

  离的太近,戚慕似乎终于有所察觉,微微蹙眉地转过脸,朝着来人看去,水亮的眸子里带着几丝迷蒙,似是不能理解这人靠这么近做什么。

  周沛安被那眼神看的心口一窒,麻痹了理智一般,俯身弯下腰,越靠越近,几乎脸贴脸,眼前颤抖的睫毛,缓慢的一开一合。

  这就是那个人睡梦里都在喊的人啊。

  他终是被蛊惑了,放轻语气喊了一声,“戚慕。”

  一听这仿佛黏腻在口齿间的旖旎声音,戚慕就皱着眉往后仰头,拉开了点距离之后,才认真地辨认是否是自己认识的人,看清是张陌生的脸,他反倒歪头一哂,含着几分意味不明的坏笑。

  出乎意料的笑颜几乎让周沛安失了魂。

  只是接着那红唇微启,吐出的白色的烟雾尽数喷在了他的脸上,然后一声轻斥:

  “滚。”

  陆舟白听的心惊胆战,立刻看向周沛安,却只见他神色怔松的站着,还带着几分痴迷,没有任何闪躲的任人喷了一脸的二手烟。

  瞧见人这份沉迷其中,陆舟白恍惚一愣就明了了,这份不论眼前人什么身份,就敢在人脑袋上蹦迪的姿态,他这辈子都学不来。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就这么对待朋友?”周沛安回过神笑道。

  朋友?

  戚慕脑子不甚清醒,但依旧恶心这俩个字,撇嘴不耐烦道,“我没有朋友,赶紧滚蛋。”

  如果没看错,青年在说这句话时,眼底竟有几分伤感,这可跟传闻的不太一样。

  “相逢就是缘。”周沛安摆手让陆舟白离开,又对人使了眼色。

  陆舟白知道什么意思,戚慕选的地方隐蔽,船上人多,不是他有心一直盯着,还真不能轻易找到他。如今周公子想要跟人有相谈的机会,自是要让他拦住正在四处寻找戚慕的人。

  他倒也不担心周公子敢对人做什么,有顾家在。因在m市被护的铜墙铁壁,固若金汤,如今换了地方才有这一机会。

  看见陆舟白被人撵走,戚慕才算正视眼下形势的微微不妙,冷下脸,说道,“我不认识你。”

  “我叫周沛安,现在认识了。”

  “所以呢?”戚慕不想跟人交谈,他没心情,甚至因为顾浔亦还在气头上,眉峰一扬,堂而皇之的厌恶,“你想干什么?”

  周沛安有点受伤,他也没做什么,怎么就让青年这般不待见了。

  他能说什么呢?

  想青年想的睡不着觉,整天抓肝挠肺的想跟人结交?

  “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人……”他敛下眼。

  “以前?”

  “对,”周沛安有些怀念的缓缓道,“仙玉棠,后门楼梯口,你问我借过烟,还给我讲了一堆道理。”

  仙玉棠他知道,后门楼梯口,他的确坐在那儿抽过烟,可对面前的人,戚慕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记得。”戚慕无所谓的耸肩。

  周沛安笑的无奈,前边甲板上欢歌笑语的声音渐渐冷落下来,宴会就快结束散场了,可青年这态度,让他不仅着急,还有点生气。

  偏过脸,看见拐角处的休息间,他计上心来,故意轻松道,“我请你喝酒吧。”

  他知道青年此刻绝对有借酒消愁的想法。

  果然,戚慕垂眸盯着自己的右手看了一会儿,就说,“好啊。”

  甚至领他去了休息间,人也没在意。

  周沛安从房间里的酒柜里熟门熟路的拿出一瓶烈酒,笑着放在戚慕面前的茶几上,“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

  戚慕靠在沙发上看他,周沛安长得算英俊,垂眸脸目不拧笑时,有几分君子如玉的做派,答应来这喝酒,倒不是他对此人放下心防,只是……

  今晚见到的顾浔亦,太过于不正常。

  作者有话要说:摸摸顾六吧……毕竟也是儿砸。

  感谢投雷的小可爱!!!感谢在2021-08-1920:48:23~2021-08-2216:59: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啥啊(⊙⊙)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啥啊(⊙⊙)10瓶;非也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