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92章 第 92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刚上完钢琴课,顾大的电话就来了——至于已经断了好几年的学业怎么会又突然拾起来,这就要问顾明棋了。那天音乐会上,戚慕听的专注,结束了还拉着顾明棋跟他说有关钢琴师的电影和小说,以及那年戚慕拉着顾小六,江南知和苏牧呈四个人一起看“钢琴师”电影时发生的事。戚慕现在说起那些旧事,心里并没有多大感觉,他真的就像写了一本书,一个故事,在脑海里构造出的画面,情感都可以描绘,刻画,甚至感同身受似的理解,但终究会让他觉得像是在说别人的人生,他心底的感触真要形容起来就像一座孤岛,四面都是海,但凭海水再波涛汹涌,拍岸惊涛,他看得见,也摸的着,但岛屿坚硬的岩石终究无法融于海水,随之一起起伏动荡……

  顾明棋那会儿的表情特别深沉,眼底的心疼压抑不住溢出,但他克制又温柔的抬手揉了几下戚慕的头顶,语气尽可能的让人听起来轻松,说“小慕,你失去的我会全部都补给你。”,戚慕简直莫名其妙,说自己没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人生的选择不同,发生的时间节点不同,自然会走上不同的道路,他没觉得自己的人生哪里有遗憾需要弥补的,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结果再次见顾明棋时,他就找来了本市著名钢琴家周任大师,跟戚慕说大师自己儿子女儿没天赋,特别希望能找个人能继承自己的衣钵,说人家看过戚慕的弹奏,觉得是个好苗子,想要收他为徒用心培养。戚慕当时都听傻了,想不到顾大佬那种垂帘听政,羽扇纶巾的人物也能干出这种睁眼说瞎话的事情来——但戚慕最后不知怎么没舍得拒绝,于是开始了每周一两次的钢琴课。

  紧接着顾明棋又给他安排起上大学的事情来了,刚开始给他收集了很多国内外著名大学的资料,后来就给他结合自身情况分析选择什么专业,最后问到他想让哪所大学,有所保留的建议说其实国内的某某大学就挺不错,先去上着,后期再进一步到国外深造。

  戚慕听的都心如止水了,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看向顾明棋,“我去上学?我这个岁数了重新参加高考吗?”

  那会是在车里,冷气开的清凉不至于冷,细微的鼻息间,闻到的不是寻常车内的汽油味,反而是浅淡的茶香和书墨香。

  顾明棋只穿一件衬衣,衣袖随意挽了小半截,手中却捧着他上课用的一本曲谱,正在轻轻碾平那些翻出的褶皱和卷角,一闪而过的路灯下,光影流动间,那张略显苍白的脸意外的有种沉静的美好。

  听见他的话,顾明棋也没抬眼跟他对视,只轻笑着顺口答道:“不想参加高考也可以,你想上哪所大学,都可以安排。”

  这钱权做主的世道啊!

  戚慕还真有点没辙,顾明棋的关怀一直温温柔柔,细水长流的,让他有点享受,还不舍得拒绝。他有仔细的想过为什么,得出的结论就是顾明棋对他的好一开始就昭告天下,堂而皇之的,还明确表示不需要他回报什么,让他没有心理负担,再加上是他自己因为顾浔亦的事主动给顾明棋创造了对他好的契机,他接受的也心安理得。不像以前季子羡对他好,偷偷摸摸不想让他知道,那他一旦明白过来,就会觉得亏欠而不想再接受。

  但顾明棋给他的不一样。

  让他觉得不仅不用还,哪怕再得寸进尺都没关系。

  戚慕真心实意的笑了,漂亮的眉眼弯着,特别明亮。

  “那叔……以后会去接我上下学吗?”

  顾明棋神色宠溺,也没介意他的称呼,抬手想抚摸他哪里,又克制着收了回去。

  “你如果希望,那就一定会去。”

  “行啊,那一言为定。”

  戚慕说完不是很在意往车座上一靠,突然觉得胃有点不舒服,大概是晚上那顿饭吃多了。

  “怎么了?哪里难受吗?”

  顾明棋观察甚微,他一点不对劲都能及时发现。

  “没什么,”戚慕摆摆手让他坐好,别大惊小怪的,跟这人待久了,总让他觉得自己是什么易碎的瓷娃娃。

  “是不是胃不舒服?”

  把曲谱放下,顾明棋伸手过去想要给他揉揉。

  “不用,”戚慕及时抓住他的手,闭着眼不满的哼唧,“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当养儿子呢!”

  手被攥着放下,但却没有被撒开,戚慕保持握着他手的姿势,躺靠着休息。对方手心的温度从手背传过来像是能传递到心里,越来越热,烧起来,热到烫!直到烫的顾明棋心尖都不可抑制的颤动不停——

  看着人轻闭的眼睫,侧脸的弧度蜿蜒下来像打了光,太过于耀眼,直直的往他心里撞。

  他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了?

  到了小区楼下,戚慕总感觉有人影在徘徊等待,仔细看去又没有,他第一感觉就是顾浔亦。但是那晚顾浔亦虽然喝醉了却好像仍然记得自己的话,让他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此后就真的没有再看见过他。

  但也说不准是躲在了暗处。

  坐在车里没着急下车,戚慕垂着眼觉得胃更加绞痛了,他咬着牙忍了忍,想着也许顾浔亦正躲在黑暗里的某一处,不露面就是为了想要看他一眼。戚慕忍着疼伸手按下车窗,然后另一只手抓住顾明棋的衣领,轻轻一拉,就把人拉到了自己眼前。

  看着眼前这张温柔含笑的脸,好像他做什么都不会抗拒,戚慕动作粗鲁的按住顾明棋的后脑,下巴一抬,堵住他的嘴。

  旁边就是路灯,车窗降下,灯光撒下来,可以很清晰地看清他们是谁,他们在做什么,想到此,戚慕亲吻的越发用力投入,情意绵绵。

  哪怕自认演技不咋滴,但这一出也足够某人奔溃了吧——戚慕有点恶意的想着。

  ……

  等到楼上那个房间灯光熄灭了,顾明棋才让司机开车回去,坐在车后座,他慢条斯理地开始整理被戚慕弄乱的衣衫。

  车回的是他常住的那栋楼。

  门打开,会客室的灯亮着,沙发上竟然坐着一个人。

  西装外套被摔在地上,领带随意扯开一半要掉不掉的挂在肩膀上,衬衫的扣子也被扯的崩坏了一半敞开着,像是主人完全没有耐心一颗一颗动手解,他垂着脑袋,双手捂脸,又急又慌,又惊又俱的,全身发抖,狼狈不堪。

  听到动静,男人身体一僵,随后很快沉静下来——哪怕那么不堪的一幕已经被人瞧见了,他神色镇定,缓缓看过去。

  顾明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把手肘处的衣袖放下,神态自若地往里走,并吩咐身后的跟着的何默离开。

  手杖敲在地板上,哒哒哒的声音,不急不缓有规律的响起,仿佛敲进了顾浔亦心里去,他抬眼盯着走过来的人。

  茶座上的茶盘换成了咖啡机,旁边还有一袋未拆封的咖啡豆,戚慕喝不惯茶,他喜欢煮咖啡的香气。

  顾明棋拿起那袋咖啡豆,看后面的产地说明,眼未抬,很是随意的开口,“一直跟着他?”

  “没有。”

  顾浔亦松了松肩颈,弯下去的脊骨挺直,坐姿依如往常那般睥睨不屑,声音平稳淡定,“只是今晚……去看看他。”

  心性比他想象的要强,顾明棋抬眸看了一眼,又不在意的收回来,“既然都看见了,那该知道他不想见你,今后把重心放在工作上面,别再去打扰他了。”

  他说的随意,手里还在认真地摆弄着磨咖啡豆的器具和说明书,但话里话外都蕴含着警告和命令之意。

  “不再打扰他?”顾浔亦拳头不自觉越捏越紧,指骨都摩擦出声响,“好让你们双宿双飞?”

  哪怕说出这种话,他也保持着一丝理智极力的克制住暴虐的情绪,不让自己失态的太难看,在戚慕面前他可以没有骨气,不要脸面,失去自我,但在他人面前不会。

  顾浔亦抬头,直视顾明棋,黑漆漆的一双眼,刀锋凛然,冷冷地盯着他,“他可是你亲弟弟的爱人。”

  “哦,是吗?”

  顾明棋回答的很是轻慢,眼都没抬,还在专注的研读说明书的条例,“你觉得你们还有在一起的可能吗?”

  被最后一次句话刺的心脏撕裂般的疼,顾浔亦轻轻吐出口气,极力的压抑着,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和他今后如何,你断定的未免太早了,最后鹿死谁手可不一定。”

  眉峰微微拧了一下,顾明棋终于把说明书放下,似乎是不想应付,但勉为其难想让面前这人认清事实,他审视了顾浔亦片刻,垂眸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文件袋,放在他面前。

  “这么多年他都经历了什么,你可以看看,浔亦,有些伤害一旦造成了,想要弥补是不可能的,即便现在补给他,也不是当年他要的了。”

  文件袋鼓鼓的,装着厚厚一沓什么东西,顾浔亦看着突然莫名心虚害怕的颤抖起来,其实不用看他也大概知道他最爱的人因为他都遭遇了什么。

  他不敢看,但是……他需要知道。

  顾浔亦把文件袋拿起来打开,抽出里面厚厚那叠文件纸,一页一页,上面记录满了这些年戚慕的生活。

  从第一页开始,戚慕天之骄子才华横溢,因为打架高考前退学,遭邻居议论纷纷,周边或是可怜哀叹或是幸灾乐祸,流言不止——最后不得已举家搬离,背井离乡,重新开始生活。

  ………

  书房里一柜子的手稿,顾浔亦其实有看到过——

  他有多努力才过好现在的生活。

  纸张从手中滑下,散落一地,顾浔亦双手抱头蹲下去,头疼的厉害,神经跳动都像无数根细小的银针丝丝缕缕的扎进去,刺痛感袭遍全身,一寸一寸撕裂,一寸也没放过……

  有多爱,就有多疼。

  顾明棋一直漠然的看着他,静谧的空间里,只有他头痛欲裂无声挣扎的丑态。

  许久,顾浔亦才发出气息微弱的喑哑嗓音,“我有几个问题。”

  “你问。”

  “既然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关注他,为什么不帮他,护着他?”还要让他那么幸苦。

  顾明棋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回答的很坦然,“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他大的灾难没有,小的苦难一样不拉,你以为是为什么?他要好好活着就要靠他自己站起来,”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毫无保留的抛出自己的私心,“当然还有……我以为他过不下去,会来投奔我。”

  他明明说过的啊。

  顾浔亦嗤笑了一声,又可怜又嘲讽,“最后一个疑问,那个时候我明明不记得他了,你为什么不阻止我们相遇?”

  这个问题戚慕也问过他,他当时怎么回答的——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顾明棋垂下眼,手指有细微的抖动,没有立刻回话。

  但是他不说,顾浔亦也猜到了什么,他重新直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慢慢前倾,逼视顾明棋,铺天盖地的压迫,一字一句说道:“你算计我,也算计他,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

  “算计”这个词词意太重,用在谁身上也不可以出现在戚慕身上。

  始终应付自如游刃有余轻视这场对峙的人,面上骤然变色,顾明棋眼底翻滚着浓墨,抓起旁边早已冷掉的茶盏就狠狠砸在了面前人的脸上。

  “如果不是为了让他解开心结,顾浔亦,你以为你有机会再接近他吗?”

  …………

  这边戚慕悠哉悠哉地等着人给他张罗上学的事呢,结果接到了陈恪的电话,“你最近自闭呢?”

  “咋了?”

  “你看《妖谱录》的选角新闻了吗?”

  戚慕动作一顿,把手里的高校宣传册扔了,打开电脑。

  沈修大导演在选角上一向让人叹为观止,又抓狂。以往,他不在乎演员红不红,有多少粉丝买单带票房,但他讲究角色贴切,还要演技顶尖,把电影拍好了,口碑出来了,票房也能一路高涨,还能拿奖拿到手软。除此之外,沈修也不是那种喜好拍文艺片奔着国际大奖而去的导演,如何商业化,炒票房他也很懂的。所以近年来,他拍的作品虽然不多,但每一部几乎都票房口碑双丰收。

  只是这一次在一向让人眼前一亮的选角上,沈修竟然选择了重要角色几乎全部采用新人。

  新人?意外着什么?

  多数情况下,大概都会认为是要流量没流量,要演技没演技的。

  就算他沈修会教导演员,但一个电影那么多角色是他一朝一夕能调教出来的?

  那这电影票房?

  其实现在拍电影选角上看出点门道的知道,想要高票房,一个流量明星配多个老戏骨可行,但反过来十之八九扑街。

  结果,好家伙,沈修是一样都没占。

  难怪网上现在炸翻了天,戚慕又翻了翻几家营销号的文章,预判沈修会马失前蹄的有,说这纯粹是拿作炒作噱头的也有,甚至各种阴谋论潜规则……五花八门的。

  但不管怎样,这电影还没开拍,热度已经炒到顶天了。

  “你怎么看?”陈恪问。

  戚慕笑了笑,感叹,“沈老玩的真野。”

  “你别乐了,若真搞砸了,你也一样挨骂。”毕竟是陈恪牵的线,他可不想让戚慕积累下来的名声败光,“当初沈导接这电影的时候公司给予了他几乎全部的决策权,现在公司那边也管不了,病急乱投医了,希望跟你谈谈。”

  戚慕拿起电脑又翻了翻,就同意了,毕竟是他的剧,他总希望是能好好拍出来的,就是公司老板是盛宴清,让他有点不大乐意去见。

  作者有话要说:顾大好大一盘棋,其实我前面都有提到,他自己跟慕慕说什么等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结果后面萧若堇怎么说的,说这些年慕慕的生活定时都有人整理成册送上他的办公桌,再转交给顾大,所以啊,他肯定知道慕慕和顾六相遇的事啊,想阻止肯定简单,不阻止,还随着事态发展那么晚才露面(他露面的时机也超级巧秒),所以啊,这都是顾大刻意安排的,他算计了很多人,很多事,到这一步也应该比较明了了,因为攻宝被当年的事受刺激,心理上出了点问题(看他怎么交朋友的),单纯的对他好是不可能让他再敞开心爱上谁的(比如季),顾大关注了他那么多年,肯定知道的(摸他脾性摸的透透的),然后他知道谁造成的心结肯定要由谁来解,所以才会算计安排他们相遇,在合适的时机出现精准的攻心,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治好慕慕,让慕慕能放下心里障碍试着爱上他,当然顾大不止算计了这些,他算计的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后面再解释吧。还有一个问题关于攻宝性格,这个要是一直没有拉的看应该能看懂怎么慢慢变了的(不过我知道写的很垃圾,后面断断续续更是尴尬的脚趾扣地,但这第一本文吧,不写完没办法开别的文,好几次都不想写了,朋友说开别的吧,我也想开本渣攻文,这本缘更,但是我自己也有障碍了,这本不更完我写不了别的文,哪怕我兴致不高,总是不想码字),好吧,关于攻暴力的问题,我前面还因为这个被刷负(笑哭),但是攻宝每次想揍人的时候作者按都按不住!!!他情绪到了那个点上,惹着他了,他又有能耐揍,那他就揍了,至于文案上豁达的性格,其实前面攻宝真的挺豁达,很多事情都不怎么在意,还怂,为什么呢,他刚开始和顾六重逢的时候,也没想过要报复他,因为攻宝知道身份悬殊,不想毁了现在好不容易努力的一切,二来那个时候攻并不知道顾小六是因为喜欢他,才害死的江(当然这里面有误会),他只知道自己付出的真心被背叛,再也不愿对谁交出真心,他不知道江的死跟她有关,后来知道了,顾六还不放过他他才起了报复的心思,但其实要说攻宝有多恨有多在意,其实也没有(心理上确实出现了问题)如果他真的在意,那也就离解开心结不远了,他后来性格慢慢变成那样,也算一步一步来的吧,真实的攻宝性格并不好,没耐心,不在意的事情随便,在意的事情他是超级在意!!!惹着他了,他确实会说动手就动手,(小小声—后面可能还有,那次刷负让我一直不怎么太敢写攻宝揍人,但是啊,有时候我按不住,比如那个江易,攻宝狠起来掐他喉咙,没办法他那个时候正烦躁的时候,撞上来了,看着吧,后面搞不好还有人挨揍,所以不要惹我家攻宝,作者亲妈,谁惹谁惨!),好了,今天啰嗦的有点多,文写的确实不好,注定黑历史了!感谢看文的所有小可爱们!感谢在2021-08-0517:39:30~2021-08-0622:57: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非也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