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88章 第 88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日的早晨,这个时间点的阳光已经很灿烂了,透过窗户铺进了一室光辉,铺在餐桌前稳稳当当坐着的青年身上。他背靠着椅子,穿戴精致奢华,哪怕只是简单吃个早餐也姿态优雅的跟个欧洲古典主义世家贵族似的,充满了高贵礼教的克制悱恻。

  但戚慕的话一问完,那睥睨又邪匹的一逼的脸上,瞳孔剧烈一震,心态瞬间崩塌似的,直直的望着他不敢回话。

  戚慕的声音冷静而平稳,又问,“你觉得刚刚苏牧呈是来找谁的?你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吗?你怎么不问呢?苏牧呈说到当年……你为什么那么着急的打断他?”

  顾浔亦要站起来的动作僵住,嘴唇颤抖了两下,一个音节没发出来。

  没必要再试探了,戚慕冷冷的看了他一会儿,脚跟一转,走到门口拉开门,对他吼,“滚出去!”

  “慕慕,”顾浔亦瞬间慌了,站起身太急,带动身后的椅子翻倒,咣当一声,狠狠砸在他的脚上,但他似无所觉,只着急无措的走到戚慕面前,紧紧抓住他的右手,抖着声音认错,“我错了,我不想骗你的,你相信我,我只是……不敢……我不敢——”

  “什么时候想起来的?”戚慕打断他,目光阴沉,充满了戾气,谁都可以骗他,顾小六不行,“最开始是什么时候?”

  顾浔亦脸色煞白,不敢不交代,“第一次想起来一些画面,是看了你的电影,但都比较模糊,直到那次你拿酒瓶砸我后脑,我昏迷时记起了大部分散碎的记忆,最后是得知你车祸时,心悸——才完完整整想起了一切。”

  其实一切都有迹可循。看电影时顾浔亦陷入魔怔一般的状态,顾浔亦住院,戚慕去看望他时,他把自己关在病房里,在黑暗里抽了一地的烟头,手里攥紧的棕色的绳……,还有戚慕车祸醒来时,明明只是简单的小伤,顾浔亦却哭丧一样过分悲痛的反应。

  这一桩桩一件件……戚慕自嘲地笑了笑,怪他不上心,竟然能被骗这么久。

  顾浔亦见他那样笑,心口揪住似的疼,他一再攥紧戚慕的手,想着补救,“我不敢说出来,但我也知道不能一直瞒你,所以我有提醒你……”

  提醒?

  这么一点,戚慕就想起来了,难怪那次在海边餐厅吃饭,他好端端地突然问戚慕是不是会弹钢琴,搬家那天……大城市小区楼下的草丛里哪里有可能会出现萤火虫?

  呵,算他蠢!

  戚慕看着顾浔亦,看着他脸色惨白,满目哀求的那双眼,如果不是顾浔亦已经恢复记忆,他大概还想着按部就班水到渠成的慢慢谋划呢。

  他是安逸的昏了头了吗?

  戚慕压抑着火气,闭了一下眼睛,然后抬起另一只手缓慢而又坚定的去掰顾浔亦的手指,一根一根掰,用力到似乎要将他指骨掰断。

  顾浔亦忍着疼松开,又浑身颤抖着把戚慕抱进怀里,哀求道:“我错了,慕慕,当年的事,你听我解释好吗?”

  他心里慌的厉害,会失去戚慕的恐惧像深渊一样在心底蔓延,几乎要将他溺死在绝望的黑暗里。

  见戚慕冷着脸不发一言,顾浔亦双膝缓缓弯下,跪在了他面前。

  “对不起。”

  戚慕冷眼看着,不为所动。

  顾浔亦痛苦的闭上眼,“我错了,当年我只是不想你和江南知在一起,我没想过她会死,我想跟你说明白的,但是我找不到你,你一句话也不肯听我说,不肯见我,后来我又车祸昏迷,我不知道你会因为我被退学,我真的不知道……我醒来以后又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遭受那一切的,慕慕,对不起,我错了……求你……不要离开我——”

  他说完,只听到头顶响起一声讥讽的轻笑,“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装?既然你已经恢复记忆了,你就该知道我为什么答应跟你在一起。”

  为什么……

  报复他?

  “你用……这种方式……报复我?”

  顾浔亦浑身一怔,宛若惊弓之鸟般倏地抬头,恍然无措。

  戚慕静静的看着他,没再开口。

  顾浔亦一下子就明白了,眼睛里慢慢的积聚了乌云似的一层又一层的黯然,阳光照在那张脸上,影影绰绰,支离破碎。

  片刻之后,突然又疯了似的双目狰狞,顾浔亦眼角都拧的一片血红,吼道:“我不相信!”

  顾高临下,戚慕甚至看见他眼底露出的像野兽一样的狠煞戾气。

  他指着门口,“既然都说明白了,你走吧。”

  顾浔亦没动,神志都有点恍惚了,盯着戚慕也不求他了,只反反复复念叨着一句“我不相信”,其他什么也听不进去似的。

  戚慕不耐烦,“我让你出去。”

  顾浔亦被吓到似的恍然回神,垂下眼还是没动。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顾浔亦浑身一颤,顿了几秒,最终慢慢站起身往外走,他走的很缓慢,似乎没什么力气一样,但走出门后,没有任何迟疑的转身又再次对着戚慕的方向跪了下去。

  只有这个方向,他无路可走。

  呵。

  戚慕嗤之以鼻,走过去把门关上,一丝余光也没落在他身上。

  靠在门板上,戚慕呼出一口气,接下来呢?他不知道顾浔亦会怎么做,突然的爆发,他什么都没准备。

  戚慕抬手盖在脸上,慢慢的顺着门板滑坐在地上,他很烦,前所未有的烦燥。

  顾浔亦恢复记忆之后,猜不到吗?不,应该多少是明白的,不然不会瞒着他。可是为什么又不阻止他发现呢?还想着法的提醒。戚慕阴测测的掀起眼皮,顾浔亦想干什么?

  胃空荡荡虚软,戚慕抬眼看向餐桌,早餐似乎还没冷透,那碗粥还有点点烟雾升腾,戚慕走过去坐下,背着光,大理石桌面倒影出自己石雕一般静默的脸。

  戚慕抿了抿嘴角,拿起勺子开始吃起来。

  一碗粥吃完,戚慕本想站起来就走,但看着那空碗,脸色突然难看。

  自从搬了住处,顾浔亦经常过来给他做饭,也经常留宿,这栋房子不仅多了很多顾浔亦的私人用品,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等一应家务活也是他全包揽的,戚慕没再动过手,别说洗碗了,他连厨房都没去过。

  他这是被养废了?

  啧啧了几声,戚慕任命的开始收拾。

  戚慕在家待了一整天,顾浔亦就在门口跪了一整天,因为是一梯一户的公寓,也没有邻居撞见,是直到第二天晚上被小区监控室的保安发现人体力不支昏倒了,才赶紧上来把人送进医院急救。

  紧接着顾明棋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有点惆怅地问他,“你俩吵架了?”

  能这么问就说明顾明棋并不知实情。

  戚慕迟疑了一下,回道:“嗯,处不下去了,要分手,不犯法吧?”

  “气头上容易冲动,”顾明棋似乎并不当真,劝道:“你真不去看看他吗?他昏迷的时候还在叫你的名字。”

  戚慕双目一凝,没吭声。

  对面叹了口气,“二十分钟后,我去接你。”

  操,顾明棋是把自己当知心大姐了?

  “不去!”

  顾明棋满是无可奈何的口气,“不去就不去,但你至少让我见见你,你还好吗?”

  戚慕:“……”

  吃饭,睡觉,写剧本,除了懒得跟外界联系,其他都挺好。

  一阵沉默,电话里只听得见轻淡的呼吸声,戚慕看不见顾明棋的表情,只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像在哄小孩:

  “小慕,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

  戚慕:“……”

  二十分钟后,顾明棋的车准时开到了公寓楼下,戚慕抓着手机从阳台看下去,顾明棋穿的儒雅素净,像大学教授,拄着手杖站在那儿仰头和他对视,一股子文艺的浪漫情怀。

  戚慕抓起手机对他说,“我不去,你走吧。”

  “那你往前站站,我看看你就走。”顾明棋并不逼他,声音一如既往温柔。

  戚慕拉开阳台窗户,伸出头,顾明棋果然笑了笑,然后跟他挥挥手就弯腰准备上车。

  还真是看他一眼就走啊。

  搞什么?

  戚慕莫名不太高兴,转身就往楼下跑。

  楼层不高,电梯很快到了,戚慕跑下去,顾明棋的车正好启动要走,看见他又立刻止住。

  车窗降下,顾明棋探头说,“生气啦?我马上走。”

  “让个位置。”戚慕拉开车门,对他凶。

  戚慕坐进车里,他跑的急,脸颊红红的,眉发垂落,近在咫尺,顾明棋移开眼,问,“想吃什么?”

  戚慕咧嘴,恶劣的笑,“不好意思,吃过了,我要去游乐场。”

  不是要哄小孩吗?

  “可以。”顾明棋宠溺的笑,朝他点点头,没有任何迟疑就吩咐司机开车。

  游乐场离市区很远,开车两个多小时,戚慕坐车无聊,闭眼休息,一不小心真睡着了。

  顾明棋抬眼从后视镜看向司机,司机秒懂,默不作声把空调温度调高,车速平稳。

  戚慕睡的没意识,脑袋往旁边车窗砸去,顾明棋伸手挡住,沉默着看了一会儿眼皮下的睡颜,半响,小心翼翼把戚慕的脑袋扶向自己的肩膀上靠着。

  嘴角轻轻牵扯了一个笑容,顾明棋拿出手机,在对话框里敲字:

  不要让他离开医院。

  作者有话要说:顾大尾巴狼好大一盘棋大。

  后面刀子多。

  感谢abu,清且安的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