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87章 第 87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最终还是没能提前溜走,等晚宴结束,他胃里没多少东西,灌的全是酒,特别不舒服。刚出门口就看见顾浔亦身姿挺拔的立在那儿,遥遥相望那一刻,戚慕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松了口气。

  “一直等在这吗?”神经被酒精麻痹,戚慕说话都不利索。

  等顾浔亦走过来扶他,戚慕顺势放松力气靠过去,额头抵在他肩膀上,头疼。

  顾浔亦赶紧伸手抱住他,见他难受的模样,满眼心疼,“累不累?”

  酒局散了,戚慕出来的晚,周边很安静,也没什么人再出来。

  戚慕放松下来之后,脑子昏沉,没听见对方回答他的问话还反过来问他问题,他没过多思考就仰起脸,怒气冲冲说道:“我先问你的!”

  梳上去的头发被蹭乱掉落几缕垂下,戚慕眉眼嗔怒,显出娇横。

  顾浔亦心尖深深触动了一下,老实回话,“是,不是你让我在这等的吗?”

  “我让你等,你就等?”戚慕尽力睁着眼睛看他,“这么听话?”

  顾浔亦没忍住,伸出手把他眉间落发挑开,露出那双迷蒙中透彻水亮的双眸,他靠近,灼热的呼吸,戚慕不适偏头躲开,吻落在脸蛋上。

  “对,你说什么我都听。”顾浔亦唇瓣擦过那片肌肤,声音颤动,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安抚。

  戚慕转过脸,眨眨眼睛,迷蒙了一会儿才确定,他是喜欢听话,还不会给他惹麻烦的人。

  他顿时眼尾上扬,波光艳艳的,满意的夸奖道,“嗯,真乖。”

  顾浔亦整个胸腔都被这个笑容填满,心脏发紧,抵死不换,他伸手把怀里人抱紧,反而被推开。

  “不要抱,你背我。”

  “好。”顾浔亦听话的转身弯下腰。

  戚慕爬上他的背,还不忘叮嘱道,“以后也要听话。”

  “好。”

  “你走慢点。”

  “好。”

  “困了,我睡会儿。”

  “好。”

  “到家了叫我,我要洗澡。”

  “好。”

  ……

  背着背上的人前行,像背着他的全世界,顾浔亦一步一缓,想这一刻永恒,能这么走一生。

  夜色很深,但路灯明亮,两人远去的身影清晰,连背上那人闭眼安睡的眼睫都照的分明,所以一直等在他们身后的几人,也自然看的真切。

  盛宴清最后又看了一眼,然后垂下眼摸口袋找烟盒,抽出一根塞进嘴里,一边拢着火光点燃,一边往相反的方向走,那里的黑暗张牙舞爪似的要吞噬。

  听到脚步声响,乔斯昂把视线从远处的两人身上收回来,看向盛宴清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有人从宴会厅出来,看见乔斯昂,惊喜地迎上去,“乔总,还没走呢?走走走,我们再聊聊。”

  乔斯昂把胳膊上的手扶开,一改之前相谈甚欢的热情,语气冷淡,说道:“不必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就是为了合理的看看思念的人,现在人看完了,乔斯昂精神气也被抽空了似的。

  乔斯昂也离开后,不远处的萧若堇微微偏头,看向斜后方的那片阴影,看不清也能猜到阴影里那位是怎样震惊和难以接受的脸色,最后旁边经纪人拉不住,阴影里的人冲出来向着某两个人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一闪而过他的身边,萧若堇看着追上去的人,黑眸冷凌凌的沉静,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手指轻点了几下编辑信息发出去。

  ……

  第二天早上,戚慕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苏牧呈。

  戚慕清醒了几分,昨天晚上的酒会上匆匆见过一面,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对方就被经纪人拉走了。苏牧呈算是听话,之前不让他随便打扰他生活,就未曾主动露面过。戚慕对待不会成为麻烦的人向来大度,就接通了。

  苏牧呈对外一向清冷的声线特别惊喜的传过来,“阿慕。”

  戚慕懒洋洋的“嗯”了一声,闭着眼说,“有事吗?”

  “有,”苏牧呈的声音焦急万分,迟一秒就万劫不复似的,说,“阿慕,我们能见一面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说什么?电话里说。”戚慕口气不容置疑的命令。

  手机另一端突然沉默。

  好好的观感都这么弄没了,戚慕眉头皱起,不耐烦,“不说我挂了。”

  “等一下,”苏牧呈着急,“我就在你家门口。”

  “啧,”戚慕把手机扔了,从床上爬下去,准备去开门。

  低头看到自己穿的睡衣,身上干净清爽没有酒味,连发尾都残留着他惯用的洗发露的清香,戚慕懊恼的一边走一边摇头。

  完蛋,他是一点儿想不起来他昨晚是怎么回来的,竟然还能有能耐洗完澡再睡!

  打开房门走出去,意外的一缕饭香扑鼻,戚慕抬眼看见开放式厨房里正在忙碌的顾浔亦,当场震惊的忘了自己准备要干什么。

  “你怎么在我家?”

  顾浔亦穿着围裙,闻言看过来,目光无奈又温柔,说,“醒了?快去洗漱吧,早餐马上就好。”

  戚慕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昨晚上好像是顾浔亦把他背回来的,没再多想,戚慕脚步一转真准备去洗漱,突然想起来门外还有苏牧呈呢,我靠!

  恰在此时,敲门声响了,戚慕知道是谁,迟疑着脚步没动,不曾想顾浔亦把手中的餐盘摆上桌竟然积极的跑去主动开门,然后门里门外两人对上眼,齐齐愣在原地。

  门外的人确实是苏牧呈,戚慕也有很长时间没跟他见过面了,除去昨晚上匆匆一瞥,上一次见面还是几个月前在影视城,苏牧呈在隔壁剧组拍戏,抽空和戚慕一块儿坐在影视城的城楼上喝酒。大概难得见面,苏牧呈那天说了很多年少时期的事儿,戚慕也有跟着回忆,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剔除掉一个人,只字未提。

  如今再见,那个未曾提及的人明晃晃扎在眼前。

  门里门外两人目光对上的时候,戚慕看不见顾浔亦的反应,但他看得见苏牧呈的脸,冷冷清清如同雪峰料峭的眉眼一瞬间的狰狞和凶狠,阴鸷又锋利的像是把面前人撕了。

  戚慕心惊了一下,这表情看着顾浔亦,搁以前怕是早被一脚给踹倒在地了,然而这会儿顾浔亦什么动作也没有,也没让人进来,只是握着门把的手微不可查的一再捏紧。

  戚慕往前走了几步,苏牧呈的视线才被吸引过来落在他身上,满眼不可置信的艰难开口问道,“阿慕,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说话的声线都是颤抖的,戚慕看着他眼里似乎整个世界都颠覆了的崩溃表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换做别人,他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什么海誓山盟,甜言蜜语的宣誓他可以张口就来,眼都不眨,可对着苏牧呈他蹦不出来一个字,这人清楚的知道他和顾浔亦之间的恩恩怨怨,若说他能喜欢上顾浔亦,怕不是苏牧呈疯了,就是他自己疯了。

  但是他当着顾浔亦的面,也不能说出真相,只好沉默。戚慕眼神警告的看着苏牧呈,希望他不要乱说话。

  可结果苏牧呈就以为他默认了,警告的眼神也被当作在庇护顾浔亦,不可思议之后,整个人陷入癫狂,红着的眼睛吼道,“你们怎么可以在一起呢?阿慕,你忘了他对你做过什么了吗?你忘了当年——”

  顾浔亦:“苏牧呈!”

  戚慕:“操!”

  几乎同一时间,两个人都出声打断苏牧呈后面的话,戚慕赶紧上前把苏牧呈往外推,自己也出去,又顺手把门带上,把顾浔亦一人关在门里。

  戚慕拉着苏牧呈下楼,楼下停着他的车,两人坐进车里,戚慕冷冷的看着苏牧呈,“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苏牧呈缓慢地抬起眼皮,眼眶通红,神色凶狠,死死咬着牙,默不作声的模样透出一股子要弄死谁的冲劲。

  戚慕见他这样就来气,抬脚狠狠踹过去,“说话!”

  苏牧呈被踹的弓着腰从车座上滑下去,忍着疼直抽气,说道:“你跟谁在一起都不可以和顾浔亦,阿慕,他不是好人,他会害了你!”

  “我要你管!”戚慕冷眼看他,虽说是为了自己,但戚慕还是烦他插手,“我自有分寸,你赶紧给我滚!”

  苏牧呈垂着眼一言不发,明显不愿配合,戚慕那一脚踹的狠,他疼的唇色发白,额角都是冷汗。

  戚慕想跟他解释,又觉得对他犯不着,但又怕他一时冲动坏了自己的事,沉默了一会儿,戚慕缓了缓语气,说,“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话一出,苏牧呈眼睛里水光泛滥但亮晶晶的,小声问,“所以……,阿慕不喜欢他,是吗?”

  戚慕点头。

  苏牧呈放心了,但垂着头无声的落泪,戚慕从前面抽了两张纸巾塞他手里,怕他坏事,还得哄一下,“你听话,别插手我的事,好吗?”

  “好,我知道了,对不起。”苏牧呈啜泣着答应。

  戚慕又陪了他一会儿,直到胃叽里咕噜叫起来,才想起来自己早饭还没吃,最后再连哄带骗带警告了一番,戚慕下车离开。

  解决完了一个还有另一个等着他,戚慕一边上楼一边想该怎么在顾浔亦面前把这事糊弄过去,往回推演了一遍那会儿发生的剧情,戚慕突然神色一凛,脚步瞬间顿住——

  他转身又走回去,苏牧呈的车还没开走,他拉开车门问道,“你有跟顾浔亦说过我们俩的关系吗?”

  “没……没有。”苏牧呈一脸懵的摇摇头。

  戚慕点点头,又问,“当年是因为那半块吉他拨片他才护着你,后来呢?他有没有问过你什么?”

  苏牧呈见他问的严肃,来不及多想立刻交代说,“没有,他自从再次和你相遇后,就没再管过我了,我本来也不希望和他有关系,自然乐意和他划清界限,后来……他也一直也没来找过我了。”

  “那半块吉他拨片是用一根棕色的绳串着?”

  “是……”

  戚慕听完,侧过脸沉默了一会儿,半响,冷笑一声,脚步飞快的往楼上走。

  屋内,顾浔亦正坐在餐桌前,见戚慕回来,若无其事的笑着问,“回来了,快吃饭吧。”

  戚慕走过去,看了一眼餐桌上的早餐,有三明治,煮鸡蛋在玻璃碗里的冷水里凉着,还有一碗冒着热气的粥,和被温热的牛奶。

  戚慕抬眸,很平静地看向顾浔亦,问,“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