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84章 第 84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脚一崴扑向乔斯昂,乔斯昂下意识伸手抱住他,巨大的冲力,乔斯昂被撞的站不稳,结果抱着他一起往后摔。

  咚的一声,乔斯昂后脑勺砸在了地砖上。戚慕听的真切,撑起手臂垂头看他,当初因为乔正析,戚慕没给他好脸色,过去了这么久,乔斯昂不计前嫌,还这么护着他?

  乔斯昂摊在地上,毫无矜贵,只笑着和他对视,问道,“你没事吧?”

  还反过来问他有没有事?

  戚慕没说话,从他身上起来。

  乔斯昂也起来,戚慕看见他一身一丝褶子都没有的西装,此刻沾满了泥土。

  “小慕?”

  “我没事,是你有没有事?”戚慕伸出手从他耳边绕过去摸他后脑勺。

  乔斯昂没有躲,但手指摸到那处,疼的无声抽气。

  “疼吗?”戚慕脸色不忍,一会儿该肿包了。

  乔斯昂顿住,静静地看着戚慕。

  太蠢了!

  戚慕皱眉,手落下,转身上车,乔斯昂跟着坐进驾驶位,车上竟然没司机,“司机呢?你自己开车啊?”

  司机?

  司机早在乔斯昂看见戚慕孤身一人拦车时,就被他赶下车扔大街上了。

  “生病请假了,所以这段时间我自己开。”乔斯昂面不改色。

  戚慕也就随口问问,并不在意,乔斯昂一个企业掌权人,戚慕也不能拿他当司机,于是就坐在了副驾驶。

  “去你家吗?”乔斯昂启动前转头问。

  “去医院。”

  乔斯昂一听,立刻又把车熄火,拉住戚慕一只胳膊,紧张的上上下下仔细地看,“你哪里受伤了?”

  戚慕无语了,这人好像眼里只有他没有自己。

  “我好好的,你脑袋砸一包没感觉的?”

  乔斯昂反应过来,松口气,抓住戚慕胳膊的手松开转而揉上他的头顶,眼神特别温柔地回望着他眼底的担忧,“我没事,”当初戚慕车祸,碍于各种原因,他没能当面关怀,只能侧面打听,远远的看,这会儿的相处,几乎是他梦寐以求,“这点小伤,不久就能自愈,不用去医院挤占医疗资源。”

  “……,您老觉悟真高!”

  戚慕被他逗笑了,也没躲开头顶上的手,顾明棋每次见面都这样,拿他当小孩,戚慕都习惯了。

  不用去医院,乔斯昂开车直奔戚慕住处的小区,到了楼下,戚慕下车,回头跟乔斯昂说了声谢谢,才关上车门,然后转头就看见楼梯口的屋檐下站着顾浔亦。

  他人站在那儿,脸色阴沉,眼神微冷地越过戚慕的肩头看向他身后车里的人。有那么一瞬间,戚慕觉得顾浔亦会忍不住上去揍人。

  但他没有,他就那么往那一站,霸道的,强硬的,凶狠的,用凉飕飕的眼神宣告主权。

  乔斯昂和他对视一眼,就轻飘飘地移开了,不想给戚慕带来不必要的误会,当即发动车离开,甚至没有跟戚慕告别。

  喜欢他吗?

  喜欢,很喜欢。

  可是,喜欢有什么用呢?

  戚慕喜欢的不是他,如若是,他拼死也会做点什么。乔斯昂以前局外人,看着亲弟弟给戚慕惹麻烦,如今他自己入了局,他依旧看得清,也知道怎么做。

  戚慕若需要他,他可以出现,不需要,他也可以站的远远的……

  乔斯昂开车离开,戚慕视线跟着落过去,下一秒,顾浔亦走过来,语气有点微妙,“还看?”

  戚慕一听这话就知道在吃醋,顾浔亦谁的醋都吃,戚慕懒得理他,转身上楼。

  顾浔亦跟着,“慕慕,你怎么会坐他的车回来?”

  戚慕一边走,一边懒懒地回答,“我没开车。”

  顾浔亦脸更阴了,特别不服气,“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为什么宁愿找别人?

  “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

  顾浔亦被这话噎住,好半天,才继续开口,“你不能开车,那我给你配司机吧?”

  戚慕脚步顿住,回头看他,“你觉得我这种身份需要有司机?”

  “可以随时接送你去任何地方。”

  戚慕笑了,“你有病吧?”

  顾浔亦一口气卡在心口,快憋死,一句话不再说,头扭到一边。

  戚慕觉得好笑,顾浔亦挺容易受刺激,但戚慕现在不想和他闹掰,不是时候。

  戚慕继续上楼,问道,“你怎么会过来?”

  “想你了。”顾浔亦声音闷闷的传过来。

  “以后别随便过来等我,”要是戚夫人过来撞见,那天得塌了,戚慕声音沉下来,警告,“听见了吗?”

  身后没回话,连脚步声也停了,戚慕回头就撞见顾浔亦被他几句话搅得破碎的目光。

  “怎么了?”到了门口,戚慕拿出钥匙开门,轻笑,“不想进来就回去吧。”

  “……”戚慕说的话都像刀,没有一句不中要害。

  脚步声加快了。

  戚慕刚进门,顾浔亦就跟进来,顺手把门带上,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按在了门板上。

  他没挣扎,闲闲地靠着,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眼,对别人再凶狠,落在戚慕这儿轻易就溃不成军,执拗又悲鸣。

  顾浔亦就那么看着他,没下一步动作,戚慕想到以后,想到退路还没铺好,半响,伸出手主动抚摸顾浔亦的后脖颈,轻轻的往前压,“怎么了?不想吻我吗?”

  呼吸一滞,顾浔亦猛的逼近,亲吻铺天盖地,带着疯狂。

  顾浔亦很好哄,代价是他差点窒息。

  许久,亲吻往下落,戚慕仰起脖子喘息,“别在这,去床上。”

  ……

  因为那一晚,戚慕当下决定了换房子,他现在住的离家太近,戚夫人隔三岔五会过来给他冰箱塞满食物,打扫房间。虽然警告了顾浔亦没他的允许不准过来,但他摸不准哪天两人会撞上,所以只能跟家里说因为工作原因,要搬进市中心。

  还是两居室,除了价格翻了好几翻,小区的环境设施和安保都是顶尖,闲杂人等轻易不能进。

  顾浔亦知道了倒是想送他几套别墅让他挑,但又怕戚慕听了骂他有病,所以就没发表任何意见,只是戚慕搬家的那天过去帮忙。

  那天戚慕没让父母过来,也就同意了,免费劳动力,不要白不要。除了他书房的书和文件是他自己收拾的以外,其他全让顾浔亦解决。

  顾浔亦大少爷,从小锦衣玉食,被人伺候,没搭过手,不是体力好,那天非得累瘫了。

  到晚上,戚慕差不多收拾完书房,推门出来时,顾浔亦正指挥着工人往屋里搬床,戚慕靠在门框看了一会儿,觉出不对味了,他跑进卧室,“等等,我没买新床吧?”

  “我买的,”顾浔亦用手压在上面试舒适度,“你那床真不是人睡的。”

  戚慕看那散发着不少人民币味道的床,抬脚踹他,“又没让你睡。”

  顾浔亦揉着腿跳脚哀嚎,“我也是为你好啊,你想想,人的一生有一半的时间是在睡觉上面,不能在这一点上委屈自己啊。”说着他直接仰倒向后躺下,对着戚慕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你试试,睡的好了,第二天起床才能精神好。”

  这货怎么不去给厂家拍广告!

  “多少钱?我转账给你。”戚慕拿出手机。

  “没多少,十五万八。”

  操!

  戚慕把手机装回兜里,他需要存钱跑路,可不想浪费在这上面。

  戚慕改口,“我饿了。”

  顾浔亦仰起脸,灰头土脸的模样,快和搬家公司的小工差不多了,“我去做?”

  “做什么?冰箱空的,叫外卖。”

  “你胃不好,别乱吃东西,”顾浔亦站起身,摸出手机,“我叫人做好了送过来。”

  行吧,有的吃就行。

  在阳台打完电话,顾浔亦转进浴室,说,“身上都是汗,我去洗澡,但是没衣服换,慕慕,你的借我一身。”

  虽然不太情愿,觉得别扭,但到底是给他做了一天的苦力,所以戚慕还是找了一身不常穿的递进去。

  等顾浔亦洗完澡出来,戚慕也转进浴室洗,出来时穿简单的短袖短裤,像学生。戚慕不笑时,眼睛还是漂亮,但看着冷,跟以前不同,像是变了。

  饭菜已经送到了,顾浔亦招呼戚慕过来吃,吃完饭,顾浔亦还没有要离开的迹象,拉过戚慕的手去了阳台,看楼下夜景。

  看着看着,顾浔亦突然指着楼下,“看,慕慕,那草丛里一闪一闪的像不像萤火虫?”

  他们在六楼,戚慕眯着眼瞅了半天,嗤笑一声,“那是草地里小灯,这地方想看见萤火虫,做梦呢?”

  沉默了一会儿,顾浔亦脸隐在黑暗里,声音低靡,“我好像真的见过萤火虫,漫山遍野,撑满整个天地……”

  那年夏天,戚慕确实有一天晚上带着他爬山,就在学校后山,萤火虫飞舞一个山林间,在夜空下起起落落,明明灭灭,特别好看。

  “在哪见过?”戚慕试探着问。

  “……,”顾浔亦顿了一下,“想不起来了。”

  戚慕:“……”

  顾浔亦忽的侧头看着他笑,然后抓起他的手托在手心,戚慕手指非常漂亮,指甲干净,手指修长白皙。顾浔亦小心翼翼捡了他左手无名指挑起来,然后变魔法似的,突然给戚慕手指上套了一个男士戒指。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戚慕压根没反应过来呢就被套牢,他翻着白眼,把手往回抽,想把戒指取下扔了,顾浔亦按着他的手指,神色郑重,一双黑的蹭亮,“求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onclick="hui"